宋雲的聲音恰到好處,傳來過來。聽到宋雲的聲音,方子天總算是穩定了下來,他心中會意,立即把世俗之中葉寒幫助葉家把方李二家連根拔起的事情說了一遍,但是卻隻字不提和葉寒的恩怨,只說葉寒不知來路,無故殺人。

方子天二人說完之後,宋雲又是接着說關於妖屍任務的事情,把事實扭曲,說成葉寒歹毒殘忍,殘殺同門。

執法天王聽完之後,神色震怒,臉色鐵青:

“想不到,學院之中,居然有如此叛逆,巧取豪奪,殘殺同門,簡直是十惡不赦!”

雙眸之中,寒光一閃,護法長老突然怒道:“左右聽令,立刻前往葉寒住處,捉拿精英弟子葉寒,帶來執法大殿,聽候發落!”

“弟子領命!”

眨眼之間,執法大殿之中,兩名真氣震盪,氣息雄渾的弟子,應聲而出,剎那之間,化爲兩道流光,破空而去。

看這兩人修爲,最少是命海巔峯甚至是半步傳奇境界的高手。

…………

此時葉寒四人商議完成之後,葉寒再次爲三人伐毛洗髓。

之後葉寒便獨自一人,開始鞏固突破之後的功力。

大衍四九。葉寒如今已經有了四十九枚龍象印記,就算是傳奇五重天以上的高手也要被自己鎮壓甚至打死。只要突破四九達到五十之數,那麼立刻就可以進去無上傳奇境界。

此時葉寒在腦海之中想着阿賴耶地藏煉神法。這種精神修煉之術,葉寒已經想好,等他修煉完成之後就傳給許然等人其中比較粗淺的一部分,不是葉寒小氣不想完全傳授,而是他們沒有修煉龍象鎮天決,根本無法修煉屬於龍象鎮天的功法,如果強行修煉,最後只有一個結果,那就是死。

神的尊嚴不允許任何冒犯,同樣,神祗修煉功法也不是一般人可以修煉的。

葉寒至今都還沒有弄清楚自己到底爲什麼會得到第一枚最初始的龍象印記,要想修煉龍象鎮天決,只有擁有龍象印記纔有資格修煉,否則就算是再天才的天才修煉了之後也要爆體而亡。

龍象印記就象是一個媒介,一個修煉龍象鎮天的媒介或者說是證明。

至於阿賴耶地藏煉神篇,這是屬於無上煉神之法,雖然葉寒傳給許然三人的不過是最爲粗淺的,但也差不多算是皇階甚至是聖階這種級別的了。

比一般的煉神功法簡直好了千萬倍,神祗修煉的功法上面掉一粒芝麻也比普通的西瓜大。不過現在還不是傳給他們的時候,葉寒按照阿賴耶地藏煉神篇所述慢慢的控制神念進入自己的第一個識海。

識海內平靜如水一般,沒有任何的波動,但是阿賴耶之力剛一進入,就如同油鍋裏進了水一樣,猛烈的波動了起來,瞬間便如同海嘯,無邊的神念簡直都要翻天覆地,而葉寒的靈魂在這一刻竟然有一種清晰的感覺,好像要破體而出一般。

只修煉了幾分鐘葉寒就感覺到自己對全身的真力的控制更加的隨心所欲。

正在此時——

“嗡!”

突然之間,一股強烈的真力波動直接打擊在葉寒等人所在的禁制上。

“怎麼回事?”

葉寒心中一驚。這股震動,來自外部,似乎是有什麼人,驚動了外部的禁制。

“什麼人這麼大膽,居然敢強闖他人住所!”在鬥戰學院無緣無故闖進他人住所絕對是一件很忌諱的事情,因爲很有他人正在修煉,打擾之下很有可能就會走火入魔。

不過葉寒眼中閃過一抹亮光,心念一動,就往外走去。

知道這裏是精英弟子的住處,竟然還敢強闖,膽子不小!

“是什麼人敢強闖我的住所?”

剎那之間,葉寒的強大的氣息就破空而出,向震盪的地方掠去。

“葉寒,你的事情已經犯了,我等奉執法天王之命,帶你到執法大殿,速開禁制!”

一個同樣雄渾的聲音,響徹四方。

葉寒心中無奈,該來的還是要來。隨即打開禁制,就看到兩個神色冷漠的弟子,並肩站立,目光正在掃射葉寒開門的地方。

兩人冷漠的聲音,猶如洪鐘巨呂,響徹整個弟子聚集處。

葉寒眼睛微咪,腦海之中閃過許許多多的念頭,剎那間,隱隱約約知道了什麼。

而周圍的人還一臉茫然,不明白葉寒到底犯了什麼事。

許然三人剛要辯解,不過被葉寒擺了擺手示意無需多說,一人做事,一人當。葉寒不想連累他們三人,心念一動,已經走了出來。

“不知兩位師兄有何賜教。”

葉寒望着兩人,平靜道。

“賜教不敢當,不過我等奉天王之命,押解你去執法大殿,聽候發落,不要試圖反抗,否則的話,視同謀逆判門罪。立刻誅殺!”

兩名氣息磅礴,強橫無比的執法殿弟子,一聲不吭,徑直朝葉寒走了過來,漠無表情的看着他說着。 葉寒淡然的隨着兩大執法殿弟子前往執法殿,這種事情沒有任何人可以出手幫忙,除非是天王級別的人物,但是天王級別的誰閒着沒事來幫助葉寒?何況是許然這種不過是內門級別的弟子?

葉寒到了執法大殿的時候,就看到宋雲與方子天兄妹一臉奸計得逞的樣子,眼中滿是濃濃的痛恨與惡毒。

不過葉寒不過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隨即不再多看。

葉寒和他們的恩恩怨怨不是這麼一下就能解決的。

尤其是宋雲眼中的惡毒和仇恨毫不加掩飾,看着葉寒被兩大執法弟子帶來大殿之中好像在說,有本事繼續對我出手?

但是看到葉寒那種淡然的看都不看他一眼的樣子心中又是暴怒。

作爲鬥戰學院的弟子,花費了如此多的手段來對付葉寒,葉寒雖然臉色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心中已經打定主意,只要找到機會,就讓宋雲與方子天兄妹死。

葉寒就是這種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趕盡殺絕。

“看來華師兄說的沒錯,這個小畜生,果然是個威脅,必須要死。”

宋雲看着葉寒身穿的精英弟子的衣服。嫉妒的火焰濃濃燃起,幾個月前葉寒還不過是外門弟子,現在竟然已經成了精英弟子。幾乎沒有任何來由,在看到葉寒的瞬間,宋雲三人愈加的心驚。心中頓時產生一種很壓抑的感覺。

這是一種很微妙的感覺,沒有任何道理可講。完全是本能的直覺,但是他們三人卻深信不疑,這種感覺就像被一條致命的隱藏在明處的毒蛇盯上,無論你如何躲避都於事無補。

“怪不得華師兄讓我提前就對付他!”宋雲細小的眼眸轉動之間心中閃過若干的想法。

宋雲本來以爲華心魂等人身爲聖子,怎麼會對一個小小的弟子放在心上?宋雲對於葉寒的印象還留在數月之前,本來以爲已經很高估了,但是現在真正的看到的時候,才知道,自己還是低估了。

至於方子天兄妹,則是深深地仇恨,葉寒本來不過是他們的家僕,奴才。現在一夜之間比他們地位還高,這絕對令人不能接受的事情。

不過押解葉寒前來的兩位弟子,卻對葉寒敬佩有加,試問鬥戰學院哪一個弟子聽到執法殿的名頭不是心中發寒渾身打顫?

他們二人從葉寒身上看到的感受到東西,不是葉寒的修爲,不是他的眼神,也不是他的容貌,而是他的鎮定。

兩人是第一次看到,一個來到執法大殿,並且面對鬥戰學院最爲嚴厲殘酷的執法天王,卻表現的如此鎮定,無比的鎮定。

他甚至還有閒暇時間來打量自己!

這一點就算是聖子級別的人物也做不到。

兩人心中佩服之極。

人們總是對於自己做不到,而別人能做到的事情,充滿敬意。

“這個少年,真是人中之龍!只是可惜,得罪了天玄心魂兩大聖子!”

兩人心中暗暗惋惜。

很少有一個人,能給他們如此深的印象。

“葉寒,你好大的膽子!”

一個聲音突然打破寂靜,如雷霆震怒,隆隆不絕,從高聳如雲的執法大殿頂,滾落下來,每一個字吐出,都彷彿一塊巨大的石磨碾壓下來。

一時間,整座執法大殿都在嗡嗡震怒,好像承受不住這聲音的主人的震怒!

葉寒看不到執法天王,卻能感覺到他的存在。

尋常弟子,聽到執法大殿的名字,就已是談虎色變。感受到執法天王的震怒,早已戰戰兢兢,誠惶誠恐了。

不過,葉寒不然。

幾乎是在看到宋雲三人的剎那,葉寒腦海中就把整件事情過濾了一遍,也隱約明白了他們的陰謀算計。

他躬身一鞠,然後不慌不忙的跪倒在臺階前:

“弟子葉寒,見過執法天王。恕弟子愚昧,不明白天王震怒,所爲何事?葉寒自問平素行事,合乎規矩,並無逾越之處,還請天王明鑑!”

“哼!還敢狡辨,我且問你,你在妖屍任務之中,搶奪四大聖子分身寶藏,可有此事?”

執法天王的聲音,如雷霆炸開,在葉寒耳畔響起。

“來得好快!”

葉寒心中暗道。

在荒山的時候,他自問做的還算隱蔽,並沒有留下手腳,原本估計,就算是四大聖子找上門來,還得等武道大會七十二聖子本尊返回纔可以,但是到了那時候?四大聖子本尊前來又如何?根本奈何不得自己。但是現在沒想到就已經挑了出來。

這遠遠超乎葉寒的預料。

葉寒眼睛微眯,腦海中轉過許許多多的念頭。他心中瞭然,執法天王既然敢把人叫到這裏來,又當面質問,恐怕絕不僅僅是捕風捉影那麼簡單。

“這件事情,恐怕是瞞不過去了!”

葉寒心中瞭然。心念一動,立即開口道:

“迴天王大人。葉寒接受學院任務,前往荒山,不過卻是單單的純粹的想獲得晶核來換取貢獻點,不過卻不知道什麼妖屍寶藏的事情,既然天王大人問起,那弟子也有一事稟告,這宋雲當時仗着有聖子撐腰無緣無故欺辱本門弟子,這件事情獨孤紫衣可以作證!而且….…”

“住口!!”

葉寒話還沒說完,就被執法天王打斷:

“四大聖子的法符,已經告到本座面前。證據確鑿,你還敢狡辨。你一個小小的精英弟子弟子,何德何能,能讓四大聖子一起出手?如果你所言屬實,豈非是四大聖子說謊?——你一個小小的弟子,妄圖誣衊四大聖子的聲譽,真是可卑可鄙,再不說實話,休怪本座辣手無情!”

執法大殿中,金光閃爍,執法天王的聲音,冷酷無情,透着陣陣殺機,從虛空中傳來。

葉寒心中一凜。

執法天王地位顯赫,他本來以爲,執法天王只是受了宋雲,或者是四大聖子的誤導。只要自己說明情況,未必就不能讓執法天王,認清事實,識穿他們的陰謀。

然而,沒想到,鬥戰學院堂堂天王,居然偏聽一面。四大聖子說什麼,他就信什麼。而自已同樣是鬥戰學院的弟子,他不但不袒護,反而自己話都沒說完,就打斷了。

而且,自己稟報宋雲欺辱本門弟子的事情,乃是事實。執法天王居然調查都不調查,僅憑他們的一面之辭,居然就認定自己在撒謊! 執法殿周圍千丈之內,沒有任何宮殿,只此一家,整個執法殿,全部都是漆黑的顏色,凌厲的殺機和煞氣,讓人身體發寒,是整個鬥戰學院最不敢接近的地方。

從天空俯瞰而下,一座陰森的暗紅中透着漆黑的大殿矗立着,大殿大門打開,裏面黑洞洞,陰森森,彷彿通往森羅地獄,一片可怖。

大殿往下,一條鐵汁澆鑄的臺階,蜿蜒而下,足有數萬層。這條臺階鑄成,已不知經過了多少歲月,早已是血污斑斑。

臺階兩側,武器林立,刀槍斧鉞,直升天空。

這些武器,林林總總,大約有十八種之多,正是代表着鬥戰學院的十八條大門規。

武器往下,許許多多的骷髏,骸骨,指、掌,沿着近萬層的臺階滾下,散佈在整條血污的臺階上。

這些骨頭,顏色各異,顯然代表着不同的境界修爲。一個個頭骨朝天,空洞洞的眼窟窿,望着天空,似乎在期待什麼,又似乎在望着什麼。

這些人,都是數萬年來,觸犯門規。被處死在執法殿上的囚犯。他們有的默默無聞,有的聲名顯赫,威霸八方。但此刻,早已化爲一具具的白骨!

他們的骨頭,早已融入臺階之中,成爲這條“血腥臺階”的一部分。

數萬年來,這裏已不知道積累了多少白骨,強烈的煞氣和殺氣。早已讓這裏成爲了不毛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