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是太合他的胃口了!

與此同時,火道山脈。

轟隆!

一道驚人的光華,鋪天蓋地卷下,將那幾道身影,瞬間捲成了虛無。

「該死的!」周城主忍不住破口大罵,滿臉黑線,道:「我們中計了!沒想到這兩個人,居然還有這種手段!」

不只是他,崔立虛等等其他人,剛才的興奮消失不見,臉色變的頗為難看。

他們為了追蹤這幾個人,可是耗費了巨大的力氣,可誰知道,到最後居然發現,這幾個人居然是稻草人所化!

「周城主!」崔立虛咬了咬牙,道:「秦南等人的手段不差,在追下去,恐怕是浪費時間了,我現在就不奉陪了!」

此話一出,周城主的臉色,變的有點陰晴不定。

少了一個崔立虛,也等於少了許多手段。

「放心。」崔立虛看了他一眼,淡淡道:「秦南這次做的事情,天怒人怨,我不信他一輩子都躲在這山脈之中,假以時日,我必然讓他生不如死!」

最後四個字,閃現出來了驚人的殺意。

他豈是不恨秦南,只不過在找下去,純粹浪費時間,還不如好好去修鍊。

「那好。」周城主點了點頭,眼神冰冷,道:「反正我是不會放棄的,我一定要把他給揪出來……」

崔立虛點了點頭,不再多言,轉身離開。

周城主站立良久,隨即擺了擺手,讓其他人等也離開了。

雷靈城還要運轉,還要穩定局勢,如果全部都出來追殺一個人,而且還是漫無目的的追殺,那後果還是不太好。

「十天!十天之內,在找不到他,我也只能等以後了!」

周城主眼神冷冷的看著四周,身形一閃,沒入其中。

此時此刻,裂縫之中,洞天之內。

「先將這打妖棒收下了。」秦南心神恢復了平靜,將打妖棒收入了儲物袋之中,朝著遠處看去。

司馬空和兩狗一鼠,在那大殿之中,正不亦樂乎的搜索著,偶爾撿到一點小小的寶物,都開心的要死。

「司馬空,你身上有多少帝晶,我需要用它!」

秦南傳去神念。

「擦,秦南,我身上也沒多少,這三萬帝晶你拿去吧……」司馬空肉疼的聲音響起,緊接著一個儲物袋,破空飛來。

「謝啦!」

秦南笑了笑,隨即站起身來,離開了道場,反而是來到了這火焰山谷內,一座比較隱蔽的山洞內。

他倒不是不信司馬空,主要是戰神之魂的事情,他不想讓其他人知道。

「開始吞服!」

秦南大手一伸,就將這帝晶,全部抓入口中。

四千!

九千!

一萬!

兩萬!

直到五萬帝晶全部吞服,他的戰神之魂,仍然毫無動靜,唯有體內,誕生了足足二十縷鴻蒙之氣。

「雖然沒有晉陞,但是我能感覺到,提升到天級四品,不需要多少帝晶了。」

秦南眼中閃過了抹精芒。

提升到了天級四品武魂,到時候放眼帝榜上,除了那三十多位天才之外,其他所有的天才,在他的面前,戰鬥力都要大打折扣。

「武魂之事,暫且不想,現在開始,塑造雷劫吧!」

秦南搖了搖頭,身形一閃,重新回到了道場。

在山谷渡劫的話,動靜就太大了,很有可能把周城主等人吸引過來。

「先把它給吸收。」

秦南從儲物袋內,將那塊雷靈城至寶,拿了出來,神念隨即探入金印之中,開始催動。

嗡嗡嗡……

金印似乎有點不太情願,震顫了幾下之後,才慢悠悠的晃了出來,彷彿極為勉為其難的樣子,散發出那股奇特吸力,將至寶內具備的天地之力,全部吸了過來。

轟!

金印突然一震,盪開一陣罡氣,抽打在了秦南的身上,將秦南的一頭黑髮,吹的飛舞起來。

「這傢伙,原來不想吸收這種至寶內蘊含的天地之力啊。」

秦南哭笑不得。

看來以後,只能吸收天地雷劫了。

「全神貫注,一心一意!」

秦南暗道一聲,隨著呼吸,他的心神,也逐漸攀升到了戴峰。

「釋放雷劫!」

突兀的,秦南一聲大喝,金印一陣,裡面的天地之力,全部洶湧而出,在這道場的上方,迅速凝聚起來。

四面八方,都陷入了一片黑暗,無數道的雷霆,齊齊翻滾。

「卧槽,秦南,你要幹嘛,居然在這裡釋放雷劫!」身在大殿之中的司馬空,臉色瞬間就綠了。

這個秦南,難道想把這洞天都給毀了?

等等……

司馬空突然一怔,想到了一個問題。

秦南武祖二重的修為,堪比武祖六重的戰力,居然一直都沒有渡劫?

轟隆!

一聲爆響。

無數黑雲,匯聚起來,竟是凝聚成為了一把雷劍,威能驚天。

在這雷劍之下,秦南的氣息,或者是其他的氣息,都變得非常渺小。

「可惜了,弄來的天地之力,還是不夠,居然只能化作一把雷劍……」秦南見此一幕,不僅毫無懼色,反而搖頭嘆息。

雷劫越強,他扛過去之後,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大。

如果在平常,這天地雷劫,定然會「憤怒」,只不過現在,這天地之力,都是屬於無主的狀態,與天地失去了聯繫。

「不管了!武祖之樹……釋放!」

秦南一聲低喝,渾身血液,驟然沸騰。

他整個人的氣勢,也隨之大變。

上一刻,鋒芒在內。

這一刻,氣勢滔天!

轟!

轟!

轟!

伴隨著一道道爆響,司馬空見到了永生難忘的一幕。

六顆長達兩丈的武祖之樹,齊齊升空,那散發出來的帝術意志,幾乎瀰漫了整個洞天,哪怕是這氣勢恐怖的雷劫,在這面前,氣勢也變得異常渺小! 因為氣質太過出眾,少女一出現便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突如其來的矚目讓她臉一下子紅到了底,而恰恰因為如此,才讓她更顯得楚楚動人。

「我去,太漂亮了吧!」

有男生忍不住出聲感嘆。

「新來的吧?之前沒見過咱們高一有這號美女啊!」

「是吧,我也沒見過。」

「天哪,皮膚也太好了吧?真羨慕……」

「那一身衣服得好幾萬吧?卡地亞的項鏈?」

議論聲漸多,女生立在門口略顯不安,像是一隻受了驚的兔子。

「依依?」

這時,突然有人叫出了她的名字。教室里的喧嘩也緊跟著一滯,眾人向聲源看去,卻發現那個叫出女生名字的人是突然出現在她身後的李芸美。

簡依依也是一愣,回身看去,當看到身後的李芸美時,簡依依像是看見了救命恩人一樣激動:「小美!」

「真的是你啊依依,你回國了!」李芸美也很是激動,一把抓過簡依依的手:「我剛才看大榜的時候還嚇了一跳,在想會不會是你回來了,沒想到真的是!」

簡依依見到李芸美整個人才放鬆下來,當下笑起來整個臉燦若星河,看的男生直咽口水。

「走,我帶你找位置!」李芸美說著拉起簡依依的手進了教室。

和簡艾剛才的情況一樣,兩人一眼就看到了簡依依的座位。

而當李芸美看到坐在靠窗位置的簡艾時,臉頓時一黑,冷哼一聲:「真是喪門,依依怎麼會跟你同桌。」

簡艾靠在椅子上冷冷的看了李芸美一眼,嗤笑一聲:「她不跟我同桌,難道你想和我同桌?你不配!」

「呸,鬼才想和你同桌呢,窮酸!」李芸美罵道。

簡依依在一旁見狀連忙輕輕扯了扯李芸美的袖口,搖頭道:「小美,都是同學,別吵了。」

李芸美本來就因為之前的事情一肚子怨氣,這個簡艾坑了她們家三百萬,這口氣她李芸美現在還沒順過來呢。

「依依你可別被她這副無害的樣子給騙了,這個簡艾在我們高一可是出了名的喜歡攀高枝。先是讓林氏集團的少爺請她吃午飯,後來又費盡心機和夏氏集團的千金小姐做朋友,一個南城出身的野丫頭,手段可高明的很呢!」李芸美說的咬牙切齒,眼底一片狠厲,末了,李芸美冷笑一聲:「你知道她母親是做什麼的嗎?聽說是在……」

「啪!」

李芸美諷刺的話還沒說完,臉上便結結實實的挨了一巴掌。

眾人呼吸一滯,教室里瞬間靜的落針可聞。

簡艾的動作太過突然,以至於眾人都沒反應過來。只見她站在座位處,微微側著頭看著李芸美,一雙星眸里沒有一絲溫度,一字一句的道:「再有下次,我絞了你的舌頭。」

一句話,霸氣側漏。

同學們都跟看瘟神一般的看著簡艾,一時間三觀盡碎。

這還是那個簡艾嗎?

這簡艾是被魔鬼附體了吧?

「你敢打我?你這個賤人!」李芸美從震驚中回過神,尖叫一聲就要撲上來,還是簡依依眼疾手快,連忙伸手將她攔得住:「小美,你冷靜一下。」 第九百二十二章九顆武樹

「武道規則……這個傢伙,居然超越了武道規則!」

司馬空回過神來,到吸了口冷氣。

他繼承了盜帝傳承,自然清楚,超越武道規則,這意味著什麼。

不知為何,他突然想到,在東洲的時候,偶遇過一名白髮老者,白髮老者對他說了一句奇怪的話,當初不以為然,現在卻讓他有點失神。

轟隆!

道場之上,響起一聲驚天爆響,那恐怖雷劍,像是察覺了什麼,爆發出來了驚人的劍氣,交織著無數雷霆奧義,兇猛斬下。

「鎮!」

秦南一聲長嘯,背後六顆武祖之樹,衝天而起,朝著雷劍,狠狠撞去。

沒有任何招式,沒有任何奧義,只有簡單粗暴的力量!

砰砰砰……

一道道爆炸聲,連續響徹起來。

六顆武祖之樹的威能,居然與這雷劫,戰的不分上下。

尤其是那顆灰白色的武祖之樹,有了一種統領五顆戰神之樹的趨勢,如同將軍一般,下令指揮,使其力量,發揮到了極致。

「斷天刀!」

秦南右臂炸開,一抹驚人的刀光,閃耀天地。

「斬!」

秦南體內,滾滾戰意,洶湧而起。

大步一踏,他整個人直接衝起,左手執刀,朝著雷劫,狠狠斬去。

轟!轟!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