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會賠付整整2.2億華夏幣!

戴拉夫眼神空洞的瞪着賀平,“都是你害得我!!”

說着就舉起拳頭一步步衝向他,賀平只是轉過身去。

“轟!”

剎那間戴拉夫已經飛出數十米遠,一場戰鬥,讓自己提升了整整三個階段。

在沒有修煉過國術的人眼裏,他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了。

這戴拉夫簡直是失心瘋了,想赤手空拳跟賀平肉搏。

如今直播間的人都在看戴拉夫笑話,他捂住肚子惡狠狠的看着,最後灰溜溜的走了。

賀平冷笑了一下,將正在直播的手機哪了過來。

我靠!

賀平心裏發出一陣感嘆。

直播間人數已然達到了一百萬加!

賀平一臉蒙的看着屏幕,那可是整整一百萬人啊。

看着那流水一樣的評論,賀平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亂。

“滴!您已關閉直播!”

他慌亂的手不小心碰了一個地方,然後就關閉了直播。

這下他才長舒一口氣,緊接着他點開收益,又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

整整三百萬!自己一天就賺了整整三百萬!

他從來都沒有碰到過這麼多錢,還想着小打小鬧,一天也就賺點小錢。

沒想到竟然發家致富了,如今自己也是百萬富翁了。

賀平臉上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高興。

與此同時在另一邊……

“報告,麥克斯已報廢!”

那是一名手拿太刀的老者,雖然皺紋已經在他臉上紮了根,但是他的氣勢依然強大。

身穿和服的他,面對着同樣也是穿着白大褂衣服的老者顯得格外敬畏。

麥克斯是他們兩個一起創造出來的,他們有預料過麥克斯會戰敗。

但是從來沒有想過麥克斯竟然能恢復原形。

對於國術境界他們還是知道的太少了,賀平從化氣中期在短短的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成爲了化氣巔峯。

面對這樣恐怖的一號人物,此時的他們顯得格外的渺小。

“看來我們還得用我們的劍法去打敗他!”哪位手拿太刀的老者激動的說道。

他手裏拿的太刀跟隨了他大半輩子,他也修煉了大半輩子的劍法。

只要自己的太刀出鞘,一頂會斬碎一件物品,飲一口新鮮的血。

“你沒見到上次我們派出的三個使用劍法的頂尖忍者是怎麼敗的嗎?”

穿白大褂的人手裏拿着試管,慢悠悠的說道。

“颯!”

剎那間,他手裏的試管已然成了兩半。

此時手拿太刀的老者,用着惡狠狠的眼睛盯着他,“你再敢那我跟那三個爲國度蒙羞的人做比較,下一刀我就砍在你的頭上!”

確實,那三人現在已經成了整個島國度的恥辱,如果不是他們能力不足,根本就不會鬧出這樣不盡人意的事情來。

穿白大褂的人對於這件事也是見怪不怪了,他只是又拿出來一支新的試管再次開始了他的研究。

良久,他眯着眼滿意的笑了一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實力。”

“又是在戰鬥中晉升,又是在戰鬥中創造劍法。”

“如果你想跟他打,你覺得打得過?!”

他緊緊的握着刀,儘管臉上寫滿了不服,但是也不敢說出一句話來反駁。

看到他這幅模樣,那位老者笑了笑,“你也不用一臉惆悵,諾,給你。”

說着就把手裏的試管丟給了他。

“這藥能夠讓你瞬間提升境界,到時候別說是賀平了,所有國術界的人一起挑戰你,都不在話下。”

“放心吧,這藥沒什麼副作用,是我通過賀平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芒而產生的靈感創造出來的。”

拿太刀的老者臉上寫滿了質疑,一位武者最牴觸的一件事情就是作弊。

如果自己真的拿着藥物上去,贏得不光彩,輸了更丟人。

“這只是讓你提升,並不是根那些粗暴的藥一樣瞬間提升,吃了之後你還得看你自己才行。”

他看出了他心中所擔心的事情,便慢吞吞的說道。

自己研究了一生的藥物,從來都沒有見到那樣的事情發生。

光芒一現,治癒萬物。

如果不是自己也看了那場直播,就算天王老子來了,可能自己也不會相信。

“咕咚!”

他一口就將那半瓶藥物給喝到了肚子裏,不管是不是作弊……

他只想當強者!

“啊!!!!!”

……

此時的賀平拿着新手機正在觀賞,跟正常人一樣,賺到錢了就想換一部更加新穎的手機來。

更重要的是上一個手機實在承受不了那麼大的直播量,只好再換一部了。

就算賀平賺了這麼多錢,他也絲毫沒有忘記對國術的初心。

每天都在系統的修煉空間進行日復一日的訓練。

他太想知道化氣之上是什麼境界了,他也想當那手觸星辰之人。

儘管每天的進步微乎其微,他也沒有絲毫放棄的跡象。

那一戰過後,已經有一星期沒人來找賀平進行切磋了。

所有人都看到了他的實力,哪怕自己有再大的勇氣,也不敢來挑戰一位化氣絕巔的人。

關於化氣絕巔,只有流傳着傳說。

到達化氣絕巔的人,只需要一個招式,就能讓絕巔之下的人全部都倒地不起。

即使有人知道這是傳說,也不敢前來嘗試。

“我來找賀平切磋!”

門外傳來一陣豪橫的聲音,嚷嚷着要來找賀平單挑。

說來也奇怪,這也是以爲海外的人。

是一位年輕的島國度的人,他的劍眉格外出衆,誰人一看都以爲這是哪家的公子。

賀平應聲走了出來,“來吧。”

說着就揮了揮手,把他引到了角鬥場裏,纔剛剛到達這戰鬥的地方。

他就瞬間拔出太刀來,臉上寫滿了義憤填膺,彷彿賀平欠了他五六百萬一樣。 賀平擺了擺手,示意他稍安勿躁,想要先打開直播來。

這時他才收起太刀,靜靜地等待着賀平。

賀平趁機打量了一下他,那年輕的模樣,彷彿跟自己同齡一般。

他冷笑了一下,畢竟跟自己同齡的敢來找自己挑戰,確實有些不自量力。

賀平自然不敢說自己站在世界巔峯,但是絕對是站在同齡人的巔峯。

“好了,可以開始了。”賀平整理好直播之後,便來到了角鬥場內。

他就再次擺出一副戰鬥的模樣,這一次彷彿比上次增添了幾分不少的氣勢。

“吾乃島國度工藤新億!今日便要將你斬殺在這亂塵之地!”

說完之後,便拿着太刀衝向了賀平。

“太極拳!”

賀平雙手展開,想要接下他這一擊,再進行反擊。

如果自己使用八極拳,怕傷及到他的性命。

“啪啦!”

賀平瞳孔微縮,他的太極拳……被砍破了。

“颯!”

他連忙用輕功撤了幾步,如果不是自己反應及時,可能已經被刀刃抹了脖子了。

荏苒舊時光 賀平的額頭上冒下來幾滴冷汗,縱使自己再怎麼輕敵,太極拳的招式是絕對不可能減弱的。

別說是化氣終極的人了,哪怕是跟自己同等級的化氣絕巔,也絕對不可能一刀砍破自己日太極拳。

難道這人的實力在自己之上?也就區區十八歲?!

賀平都沒來得及感嘆,工藤新億得下一次進攻就朝着他衝過來了。

“彭輝!劍!”賀平急忙的朝着彭輝喊道。

彭輝從來都沒有見過他這麼緊張慌亂過,基本每次他都能沉穩應對。

哪怕是跟自己高兩個階段的人,他也能夠從容應對。

在旁人看來,工藤新億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只不過是揮起刀來砍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