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眼睛微微一亮,這女人終於聰明了一次,「你上次進去我忘記告訴你了!神戒里有你這個時候能夠修鍊的功法,我建議你進去看看!你要是修鍊凌天大陸的功法還不知道要幾十年後才能修到靈尊!」

小白語氣中滿滿的都是對凌天大陸的嫌棄,言語中把凌天大陸貶的一文不值,夜璃茉聽了倒是心中一動!「你的意思是神戒里的功法很厲害嘍?」

小白語氣驕傲,「那是當然!比你們凌天大陸的功法,強上個一百倍不止吧!」

夜璃茉不信,「你就吹吧!」

小白瞪著她,「不信你進去看看!我要是騙你,我就永遠給你當契約獸!」

夜璃茉震驚的不行,這個狠啊!小白最不願意的就時當她的契約獸了!現在居然說出要是騙她就永遠給她當契約獸的話?這得是對神戒里的功法多有信心吶!

沉吟了半晌,道「反正現在也沒什麼事,不如現在就進去看看?」

「好啊!」小白欣然同意!

夜璃茉的意識進去之後發現待的還是上次走的那個地方,「莫非這神戒還有記憶?在哪走的,再進來的時候就還是那裡?」夜璃茉不由的猜測!

不過這個不重要夜璃茉也不再糾結!「小白,你說的功法在哪?快帶我去!」

小白把她帶到了一個富麗堂皇的宮殿門口停了下來,「就是這裡面嗎?」夜璃茉問道。

小白輕輕搖了搖頭,「不是!」

「不是?」夜璃茉睜大了眼睛,面帶疑惑,「不是你把我帶到這裡幹嘛?」

「我是說,功法在宮殿外面!」小白無奈道,攤上了這麼一個主人,它真的是很無奈啊!

外面?夜璃茉驚呆了!那麼貴重的東西怎麼能放在外面嘛?讓夜璃茉沒想到的是,打擊竟然還接踵而至!

「你在這外圍找找吧!估計被哪個不長眼的拿去襯窩了!」

襯?窩?夜璃茉突然覺得她看的那些關於凌天大陸上的事情可能是假的!什麼功法極其珍貴?這都拿來讓人家墊窩了還珍貴個球啊?

但是,她不得不找啊!無奈,只能捲起袖子開始找!不知道找了多久,卻一點蹤跡都沒有發現,「小白,你確定這裡真的有功法?不是在蒙我?」

小白也覺得有些尷尬,他們把這裡能找的都找了!可就是找不到,遲疑道,「要不,我們再找一遍?」

夜璃茉也只能黑著臉點頭,最終在一個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本爛的不成樣子的書,但所幸內容沒少,只是上面那各種各樣的爪子印實在是慘不忍睹!怪不得他們第一遍把沒找到呢,都和泥土一個顏色了,那麼好找才怪呢!

看著小白皮笑肉不笑的,聲音陰測測的,「小白,這本功法要是不行的話,你就等著我剝了你的狐狸吧!」

小白看到夜璃茉的眼神,不知怎麼的就覺得身上莫名一涼,但還是忍不住反駁,「不是狐狸,我是神狐!」

「哼!」夜璃茉冷哼一聲,沒有再理他!

翻開了那本書,這是一本非常系統的書,裡面的內容也十分全面,不光有靈力的運行方式,相對應的還有和這套靈力運行方式相配套的武技!奪命七式?嗯,名字倒是挺霸氣的!還有一個是單獨的鍛煉神識的功法!總結下來倒也頗為滿意!

「小白,我現在是神識,那我能把這部功法給帶出去嗎?」夜璃茉突然想起了這麼一件事!她要是帶不出去的話,那豈不是要待在這裡直到她把這本書的內容全部記住?現在她的記憶力雖然有所提升,但記這麼厚的一本書照樣有難度啊!再加上,要是一不小心記錯一個字,那可就是要人命的事啊!

小白無奈了,到底它是小白還是她是小白啊?「這神戒現在既然已經認主了,那你帶個東西出去還不是輕而易舉的嗎?」

「那好,我試試!」說完,夜璃茉就消失在了原地!

小白等到夜璃茉走了以後,猛一拍腦門,「糟了,忘記讓她把那條臭龍給弄出去了!」可是它出去找她不就是因為那條龍的事嗎?

隨後耷拉著腦袋,「算了,下次再說吧!」 翌日,夜璃茉起了個大早,修鍊了一夜的她顯得神清氣爽,她昨晚照著那本書上的修鍊方法修鍊了一夜,發現那功法確實不錯,所以她現在心情甚好!

和傳統的功法不一樣,那本功法上的修鍊方法不是一味的修鍊增加靈力,從而晉級,而是讓她每天分出一點時間把靈力一點一點的壓縮在骨頭、筋脈、和血肉里,以此來達到強化身體的目的!隨著日積月累當她的身體強度達到一定程度,她吸收靈力的速度也會越來越快!到那時候,她的修鍊速度也會越來越快!不過修鍊起來也是相當難,壓縮靈力本就不容易,還要把它壓縮進身體里,那就更不容易了!夜璃茉忙活了一晚上,也只成功了一點點,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讓修鍊速度快一點!

午夜冥婚:閻王的心尖寵 麻煩是麻煩了點,但若真如書上所說,那對她是百利而無一害的!只要一直堅持下去,相當於是把身體打造成一個刀槍不入的神兵利器啊!

其實這樣也好,一天天都那麼忙也就不會有時間去想衍一了!

「夜姐姐?」出聲的是藍凌羽,她沒想到原本只是出來碰碰運氣而已,竟然真的在這裡看到了夜璃茉?

藍凌羽來到夜府後就住在了里夜璃茉房間不遠的客房裡,也是剛醒來,沒想到今天夜姐姐也醒的這麼早?

藍凌羽朝著夜璃茉身邊看了看,半天都沒見到那抹紅色的身影,不由得好奇道,「咦,夜姐姐,衍一呢?他不是總愛跟著你嗎?」

夜璃茉眼睛微微一暗,沉聲道,「他走了,以後不要再提起他了!」

藍凌羽眼睛微微睜大,「走了?為什麼要走?」他不是最愛粘著夜姐姐嗎?怎麼突然就走了?

夜璃茉自嘲一笑,「我也不知道!她怎麼就走了呢?」

提到這個夜璃茉的眼神裡帶著迷茫,是她對他不夠好嗎?

藍凌羽看到夜璃茉這個樣子,心裡突然有些後悔,為什麼要嘴賤的問一句衍一在哪兒?不在就不在嘛,有什麼好問的!

「夜姐姐,你也別傷心了!對了,我們不是要參加中域的招生比賽嗎?我們就一邊比賽一邊找他,找到了就把他給綁回來,你說怎麼樣?」藍凌羽試著安慰夜璃茉!

夜璃茉眼睛微微一亮,這倒是個好辦法!可隨即問題就又來了!「可是我打不過他啊!他要是非要走,我還是攔不住他啊!」夜璃茉很苦惱!

「那夜姐姐你就努力修鍊啊,只要你比他強大了,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藍凌羽理所當然道。

夜璃茉心中一震,是啊!只要她實力強大了,又有什麼辦不到的?自從衍一走了以後,她就一直沒有什麼目標,現在心裡突然打開了一扇門,心中頓時有了方向!

朝著藍凌羽粲然一笑,「謝謝你啊凌羽,多虧你點醒我!」

藍凌羽也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說的話,竟然真的對夜璃茉起了作用,不好意思的撓著頭「嘿嘿,夜姐姐你幫我也挺多的!我們就不用說謝謝了!」

約戰的時間到了,夜璃茉走出房門,到了門口后,發現今天的人竟然比昨天還要多,夜霸天坐在主位上黑著一張臉,看到她也當沒看到!夜璃茉看到他的黑臉后突然福至心靈,莫非爺爺是因為這場對戰才生氣的?因為怕他會受傷?

或者說是因為她昨天給了謝家難堪,所以今天的處境變得危險了!爺爺有心要讓她認識到錯誤所以才生氣?

越想越覺得她的猜測是對的,但這件事還真沒有轉圜的餘地,她話都已經說出去了,怎麼可能又臨時反悔?再說了,她不上,那夜府還有誰能上?這件事說小了,那只是一個定親信物的事,但說大了,那可關係到兩家的顏面!

更何況,謝家寧願搞這麼一出也不願意把信物還回來,只怕那信物可能還是個寶貝!所以,說什麼也不能便宜了謝家!

抬眸看向謝家那一波人,發現這次領頭的不是昨天的謝林,而是一個看起來十七八歲的少年,長得倒是還行,就是那一身詭譎的氣質讓她不由的警惕!

謝林走在那少年的後面,面色蒼白,像是受了什麼傷一樣!

夜璃茉瞭然,應該是昨天的事情讓他受到懲罰了吧!走個路都滿頭大汗的,應該還傷的不輕!眸子里劃過一抹幸災樂禍,她早就看那個謝林不順眼了,那趾高氣昂的樣子,就差沒在臉上寫個老子天下第一了!

當那個少年走上擂台時,夜璃茉倒是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少年竟然是來參賽的?看樣子他在謝家的地位不會低,就這麼上來,難道就不擔心被打個半死?還是說,他對自己的實力有絕對的自信?

看樣子應該是後者,『看來,這是一個強敵了!』夜璃茉暗暗想著。

謝寧天看到夜璃茉的長相后先是有些驚訝,實在是沒想到,這個敢當眾拋出休書的人竟然長得如此普通?後面心裡便又是一喜,這麼一來的話,他想向她提親的話,豈不是很容易?她長這麼普通,一定嫁不出去!

夜璃茉走上擂台,微微抱拳,「夜家,夜璃茉!」

謝寧天先是上下打量了她一番,隨後問道,「我叫謝寧天……你昨天給我那個哥哥寫了休書了?」

夜璃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的哥哥?既然是哥哥,為什麼他問這句話的時候沒有一點點生氣的跡象,反而還有幾分開心?難道他們兄弟兩個感情不好?

雖然心裡驚疑不定,但還是點了點頭,「是!」

接下來就該開打了吧!夜璃茉想著,沒想到謝寧天的下一步動作更是讓她跌破了眼鏡!

只見謝寧天豎起大拇指,讚歎道,「姑娘好魄力啊!本公子就欣賞這樣彪悍的姑娘!」

「不知道,如果我上門提親,姑娘會同意嗎?」謝寧天眼中篤定,彷彿料定了她一定會答應一樣!

夜璃茉看到他這個樣子,略微有些無語,他是有毛病吧!

面無表情道,「我們今天是對戰的,閑事免談!出手吧!」

謝寧天沒想到夜璃茉竟然會拒絕,雖然沒有直接說,但也算是間接的拒絕了!

看了夜璃茉一會兒,就在她以為他會動手的時候,他突然道,「這怎麼能是閑事呢?這可是終身大事啊!」看那樣子還頗有幾分無賴!

夜璃茉扶額,這是哪來的無賴啊?這確定是上來對戰的,不是耍二的嗎?

實在是受不了了,直接沖著台下的謝林喊道,「你們謝家到底還打不打了?」

謝林自嘴唇抽動,他很想說打啊,但是已經由不得他了啊!

台下的其他謝家人也是木木的站著,那表情,好像對這場對戰已經不抱一絲希望了!

夜璃茉算是明白了,這謝寧天就是謝家的一根攪屎棍!

「謝大少爺,你還打不打了?你要是不打,那乾脆就直接認輸好了!我也懶得動手!」夜璃茉實在是無語了,這個大少爺也真是,自己不打還非要上來,這不佔著茅坑不拉屎嗎?

謝寧天像是沒聽懂夜璃茉話里的意思,歪頭問道,「我認輸你就和我定親嗎?」

夜璃茉暴脾氣徹底上來了!最討厭這種磨磨唧唧的人,要打就打,不打就滾,非要嘰嘰歪歪說這麼多!怒喝,「我看你就是欠抽!」

話音一落,手上的靈力化形成一條黃色鞭子,靈活飛舞,甩的啪啪作響!二話不說就朝著謝寧天抽了過去,一點也沒有留手!抽的謝寧天嗷嗷直叫!

謝寧天是真的沒想到夜璃茉會直接動手,更沒有想到夜璃茉竟然也是一個靈師?一時之間竟被抽的沒有一點還手之力!

「停停停!我認輸!」謝寧天被抽怕了,直截了當的認輸了!他非常不要臉的認為,輸給自己媳婦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認輸認得那叫一個乾脆利落! 夜璃茉聽到他的話,立刻停手,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絲毫不理會身後那個聒噪的傢伙!

謝寧天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中氣十足的對著夜璃茉喊道,「我過一段時間就來提親啊!」

夜璃茉只當沒聽見,她要是跟個智障計較,那不也成個智障了?再說了,提親?他家裡人能同意才怪了!這件事一過夜家和謝家應該就永遠都不可能和解了!更何況他就算真的來提親,她也不會同意的!

藍凌羽見夜璃茉下了擂台,直接跑到夜璃茉旁邊,「夜姐姐,那個謝寧天是腦子有問題嗎?我還以為今天會是一場惡戰呢,結果,就這樣結束了?」藍凌羽頗有些惋惜,都沒看到夜姐姐大發神威!

夜璃茉似笑非笑斜睨著她,「那不如,我跟你來一場惡戰?」

藍凌羽連忙擺手,「不不不!還是算了,夜姐姐你要打架就找別人,千萬別找我!」

藍凌羽嚇得驚慌失措,和夜姐姐對練?想起絕命山脈那些靈獸的下場,心裡一陣膽寒!不,她絕對不要和夜姐姐對練,就算她修為比她強也不行!

「哼!」夜璃茉冷哼一聲,就知道她不會同意!不過她也沒想過真的和她打,所幸就放過她了,朝著夜家所在的方向走去!

藍凌羽猛的鬆了一口氣,她知道,夜璃茉這是放過她了!

謝家人大概是覺得太丟人了,一聲不吭的就走了,臨行前託人送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信物日後送回!』

人群中,白月臉上青黑交錯,好不精彩!袖中,雙手死死的攥著!她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是這樣一個結果?看向夜璃茉的表情中帶著憤恨,為什麼?為什麼她每一次都能好運的逃過一劫?

夜璃茉自然不知道白月心裡的想法,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在意,直接就回到了府中!

回到府中后,夜璃茉急匆匆跑到了夜霸天的書房。

「爺爺,我已經知道你為什麼生氣了!」

夜璃茉在夜霸天面前站定,平靜的說道!

「爺爺你是因為擔心我,才會生氣!」

夜霸天面無表情,看樣子還余怒未消,沉聲道,「既然知道,那你為何還是上台了?」

夜璃茉嘆了口氣,並不急著解釋,「爺爺,你的意思是要我拋下夜家不管嗎?」

夜霸天被堵的啞口無言!他明白她話中的意思,如果問他夜家和夜璃茉兩者誰在他心中的分量重,那一定是一樣重的!

「爺爺,在我心中,為了你我可以付出一切的!」

夜璃茉表情異常凝重,她好不容易再次擁有了這份溫暖,因此,她不惜一切也要守護好這一份溫暖!

所以,爺爺你明白嗎?這件事我是不會妥協的!

「你知道嗎?這樣……很危險!」夜霸天表情複雜,語氣中盡顯沉重!

夜璃茉看到爺爺這樣心裡也不好受,可是有些事情真的是身不由己!

「爺爺,我只能告訴你,我會為了你,盡自己最大的努力保證這條命!」

夜璃茉眼睛里是滿滿的堅定,在這雙眼睛里,他彷彿看到了一個青澀的少年,也是如她這般堅定,卻最終……一去不回!

夜霸天眼睛有些澀澀的!終於,他放棄了,既然她都這樣說了!那她應該已經把以後的事情都規劃好了吧!他不該阻止她的,對嗎?

「……好,我……不會再插手這件事情!你……自己做決定吧!」

一句話,卻好像耗盡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氣,他不想再看到夜璃茉這個糟心孩子!

夜璃茉知道此時應該給爺爺足夠的空間,一句話都沒說的出去了!

夜璃茉走在路上,明明是解決了一件大事,但心裡卻依然沉重!,像是壓了一塊大石頭一樣!

書房,夜霸天癱軟在椅子上,苦笑道,「楓兒,你的女兒果然和你一樣,都是十頭牛都拉不回來的倔脾氣!」

「小白,有沒有什麼快速提升修為的辦法?」夜璃茉一回到房間就迫不及待的進入空間問小白,它活的這麼久,知道的事情一定也多,所以她想來想去,這個可能也就小白能幫她了!

小白一雙黑黝黝的眼睛里滿是不解,為什麼要快速提升修為的方法?是遇到了什麼事嗎?小白很嚴肅的看著她,「你現在的修鍊速度其實已經不慢了!更何況,凡是快速修鍊的方法,大都是弊大於利的,你沒有必要為了一時的快意,毀了你自己的!」

夜璃茉那雙眸子瞬間暗了暗,沮喪的耷拉著腦袋,也是,這世界上哪有免費的午餐?「既然這樣!那我也只能抓緊時間修鍊了!」

小白敏銳的察覺到了夜璃茉情緒上的不對勁,無緣無故的她怎麼會突然問它要快速修鍊的方法?「我給你的那本功法你沒有練習嗎?那本功法後期是可以讓你修鍊速度越來越快的!」

夜璃茉聽到它的話,眼睛瞬時亮了幾分,但緊跟著又暗了下來,中域招生明天就開始了,她根本就沒有時間練習啊!

「算了,我再想想別的辦法吧!」夜璃茉表情無奈,說完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小白頓時一拍腦門兒,「怎麼又走到這麼突然,那條龍的事還沒說呢!」

小白一臉糾結,它到底要不要出去告訴她?糾結了半天,還是決定等下次再說!

房間,夜璃茉一睜開眼睛就發現藍凌羽正一瞬不瞬的看著她,像是發現了什麼新奇事物,夜璃茉一手拍在了藍凌羽腦門上,歪著頭,皮笑肉不笑道,「看夠了沒?」

藍凌羽瞬間回神,看夜璃茉的眼神中充滿了崇拜,「夜姐姐,你居然可以站著睡著?不過,夜姐姐,你到底是有多累啊?床離你也不過就幾步之遙,你居然都等不及直接站著睡著了?」

夜璃茉一頭黑線,她不過是太急了,想著反正是在房間里,乾脆就站著進空間了,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藍凌羽,也就有了這烏龍事件,她既然認為她是站著睡覺那就姑且這麼認為吧!

看到藍凌羽因激動而紅撲撲的臉時,夜璃茉一雙眼睛瞬間亮了!戲謔道,「那你想不想學啊?」

藍凌羽看到夜璃茉那大灰狼誘拐小白兔的神情時,心中一緊,總感覺這笑容不懷好意!連忙矢口否認,「不……不想!一點都不想!」

夜璃茉大為失望,撇了撇嘴道,「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

藍凌羽聽到夜璃茉的話,瞬間想起了來找夜璃茉的原因,主要還是一進來就看到夜姐姐站著睡覺太驚訝了,一時沒有緩過神!現在夜璃茉一提她就想起來了!

「夜姐姐,我上次不是跟你說過,中域招生明天就開始了嗎?」藍凌羽開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