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很放鬆,鳥嘴咔嘣一聲將堅果咬碎,含糊不清,將自己出外探查的情況講述了出來。

各大勢力,對於趙天的搜索依然在繼續,似乎還派出了更多的強者。

不過,暫時沒有人想到,趙天竟如此的大膽,根本就沒有離開。

然而,這種燈下黑的情況,絕對維持不了多久。

一旦長時間沒有發現趙天他們,各大勢力肯定會反應過來,猜測到趙天其實根本就沒有逃遠。

一雙玉腿修長筆直,滿頭白金色碎發閃耀,黛安娜坐在沙發上,望著對面,笑吟吟的,道:

「跟我走吧,像你這樣的人才,我們亞瑟王家族還是非常歡迎的。」

這小妞,居然打起了把趙天拐到國外的主意!

「別以為在國外就沒事,你畢竟是被牽連的還好,趙天這小子肯定是不能露面的,不然亞瑟王家族也要受到重創。」

還沒有等趙天說話,蹲在一邊的二哈就撇了撇嘴,淡淡說道。

黛安娜眯眼,對於面前這隻黑白大狗所說的話根本不信。

作為一名從小接受精英教育的貴族,黛安娜雖然某些方面有點另類,但卻絕不缺少智慧與手腕。

她認為,相對於可能面對的風險而言,趙天與萬靈火池加在一起的價值絕對是足夠高的,十分值得冒險一試!

二哈似乎目的並不單純,身上有著太多疑點。

「面對這麼多人的追殺,在這片大地肯定是呆不下去了,終究是要選擇離開的。

天地大變的時間畢竟還短,這些年來,科技崛起,東方的強大勢力全部都收縮了自身的勢力範圍。

即便如今這些古老存在重新開始擴張,對於我們國外的掌控力依然很弱!」

黛安娜眉頭一挑,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繼續勸說。

她雙眼閃亮,竟收斂了那種花花公子的氣質,變得十分的認真!

最終,趙天還是拒絕了,選擇了二哈提出的建議。

據二哈說,如今天地大變,眾多古老遺迹出世,大海中的那幾座洞天福地,很可能也已經出現了。他表示,對於其中的一座海外遺迹,他十分的熟悉,能夠幫助趙天進入其中。

「只要修復了萬靈火池,小香可以自主復甦,咱就可以重新殺回大陸,無人敢惹了!」

二哈莊重而嚴肅,認真解釋,狗臉上看不到絲毫開玩笑的痕迹。

不過,趙天怎麼看都覺得,這隻狗就像是傳銷組織的工作人員,正在一本正經的給自己畫大餅!

下午,有一輛黑色轎車駛來,接走了黛安娜。

「兄弟妻不可欺!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小紅小聲嘀咕道。

然而這聲音其實並不小,正在收拾東西的趙天恰好能聽見。

嘴角抽搐了一下,趙天無語,他想起了自己送帶安娜離開的時候的畫面。

打開車門,黛安娜正要鑽進去,忽然似乎想起了什麼,一把將趙天拖到了邊上,道:

「一路上並肩作戰,咱倆也算是兄弟了吧?」

趙天有點茫然,點頭表示認可。

「王珂是兄弟的老婆,你這傢伙可不許再打珂珂的主意了!」

重生之前方高能 想到這裡,趙天不由搖頭,道:

「真是浪費!怪不得現在的單身汪越來越多!」

趁著夜色,趙天與小紅、二哈也動身,鑽進了一座座洪荒大山之中。

一路向東!趙天的目標是神秘未知的大海。

在遙遠的一個地方,一間裝修奢華的客廳中,四道人影相對而坐。

這四個人都很蒼老,臉上皺紋密布,血氣都開始衰敗了!

但是,大廳中恐怖的氣機瀰漫,隱晦的強大能量一次次碰撞。

這幾個老者,都是極其恐怖的強大存在!

「如今這個黃金大世,我等怎麼能夠落於人后!」有人開口,聲音雄渾,道。

其餘三三位老者紛紛將目光轉來,與之對視。

空氣中有爆炸之聲響起,目光碰撞,周圍的契機都發生了改變。

砰!…

客廳中的一個花瓶,最先承受不住,直接爆炸,變成了細小的粉末。

不斷有東西爆開,化作齏粉,在客廳中留下一堆堆碎屑。

直到很久以後,這次秘會結束,三名老人相繼離開,客廳中才重新恢復了安靜。

坐在沙發上,身穿一身黑衣的老者,嘴角勾起了一絲笑容。

「秦忠這小子,誤打誤撞,一個錯漏百出的栽贓嫁禍的計劃,卻給我們創造了一個良機!」

老人來自朱聖書院,同樣姓秦,輩分高的嚇人。

他是上個時代的強者,年紀真的很大了!枯瘦老者秦忠,也不過是他的重孫子而已! 「以我們四家聯手,足以探一探唐家的底細了。」

秦姓老者微微一笑,臉上露出一絲森然殺機。

上古時代,一直有一種說法流傳下來,成為了一種不是秘密的秘密,在各大勢力之間流傳。

終有一日,當大地從死寂中開始復甦,超脫的契機將重新出現,遠去的仙神將回到人間。

一個又一個時代以來,無數人都堅信,這顆星辰終將復甦。

「我堅信,上古洪荒時代仙神林立的盛況必將重現於世!」

曾經有一位老宗師,年紀太大了,將要腐朽了。

他在生命的最後,躺在床上,對自己的兒子這樣說道。

因為這方天地越來越枯竭,超脫之路徹底斷絕。

太多人被埋沒!蹉跎了歲月。

他們或許是一時天驕,或者是氣運鼎盛,或者是天賦驚人,又或者是意志如鐵…

然而,他們卻終究敵不過時間。

縱然不甘!縱然怨恨!

當曾經的天才化作黃土,被時間的風沙一層又一層掩蓋,埋葬在了不可知的深處。

他們所留下的痕迹,也終究不過是過眼煙雲。

然而,卻也有許多例外。

許多人在壽命將要終結的時候,會捨棄一切,拚命一搏。

他們或許會進入那些古老的遺迹,尋找可能存在的一絲機緣。

只不過,從古至今,能夠成功的人可謂是屈指可數。

七日,魔鬼強強愛 而一些擁有足夠底蘊的強者,則會選擇封印自身。

他們選擇了沉睡,等待將來那渺茫的希望。

山西省境內,崇山峻岭,數千丈高的山峰一座又一座,時不時可以看到,翼展十多米的巨大飛禽在天空中追逐廝殺。

唐家祖宅坐落在這片越發蠻荒的區域,古老建築連綿成片,一眼望不到盡頭。

距離趙天離開這裡,僅僅過去了一個月。

但是,整個唐家祖宅都變得不同了!

大地深處,有強大的場域在復甦,一道道黑白色的氣勁衝天而起,如同一條條大龍,太壯觀了!

尤其是,唐家祖宅的深處,有朦朧的霧靄瀰漫,可怕的契機在醞釀。

在那朦朧的霧氣之間,似乎可以看到一座座古老宮殿,噴發出燦爛的仙光,讓人心悸的可怕氣息,從這一座座古老宮殿深處傳出。

「小天絕對不是那樣的人,無緣無故殺死這麼多人,這不是他的性格!」

武秋嵐搖頭,道:

「如果給家族帶來了麻煩,我們夫妻兩個會獨自承擔的。」

大殿之中,氣氛有點壓抑,眾多唐家長老沉默不語。

「四大勢力聯手針對我們唐家,要說跟那小子一點關係都沒有也不對,畢竟事情是因他而起。」

唐落軒微微一笑,從座位上站起身來,朗聲開口說道。

環視全場,將大殿中的唐家長老臉色收入眼底,不禁暗暗鬆了一口氣。

還好,沒有人真的把這件事情怪到趙天身上。

接著,他的臉色也變得鄭重起來,道:

「不過—」

但是,他的話卻被打斷。

「這件事情有什麼好討論的,瞎子都能看得出來,趙天的這件事情不過就是借口而已,那四家本來就是沖著我們唐家來的。」

大殿門外,一道雄渾而霸烈的聲音響起,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父親!」

「老家主大人!…」

眾人紛紛站起身來,帶著驚喜,十分的高興!

看著從大殿門外大步流星走進來的唐霸仙,一身黑袍獵獵散發的生命波動比之一個月前明顯強大了許多。

武秋嵐心中的一塊大石落地,看樣子,唐霸仙在那個地方並未受傷。對於父親這次所去的那個地方,她雖然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但卻不難想象,那個地方恐怕十分的危險!

根據她從一些隻言片語的記載中找到的線索,那個地方是一處可怕境地,與傳說中神秘消失的天庭有關!

唐玄身為當世最頂尖的天驕,早早就已經邁入了王者境界,卻差點沒能從那個地方逃出來,足可見其可怕與恐怖之處!

唐霸仙沒有說任何有關於自己這次經歷的事情,在大殿中空著的上首位坐下,轉而繼續開口,接著道:

「至於這四大勢力為何針對我們唐家,大家心裡應該都很清楚,我們也就沒必要多說這個了。」

他的神色也凝重起來,帶著嚴肅與鄭重,道:「接下來我們商量一下應對之策,唐十六你…」

不少唐家長老忍不住嘴角抽搐,相當的無語。

他們當然知道這件事與趙天其實關係不大,只不過是倒霉的恰好成為了借口,對於那些人,即便沒有趙天這件事,也會有其他的借口的。

整個天地突然開始復甦,精氣能量逐漸充盈起來,但是,這一切與那古老的記載不同,離開的仙神並未歸來!

於是,一切都不一樣了!

對於許多人而言,對於以前不敢想的很多東西,如今都有了想法。

除開神秘未知的天家,這片大地,明面上最強的勢力,便是天子唐家了。

隨著整個世界的進一步復甦,當那些真正能夠吸引這些強大勢力的進化契機出現的時候,一場場血戰必然爆發。

兒唐家很倒霉的,首當其衝,早晚都難以避免各大勢力的聯手針對。

至於說最開始的時候,眾多唐家長老全都沉默,沒有人將原因說出來。廢話!像這種事情,除了唐霸仙與當代族長唐落軒之外,誰說都不合適好吧!

經過一番商議與安排,眾多唐家長老陸續離去。

很快,大殿便安靜下來,只剩下唐霸仙與武秋嵐父女兩人。

「這是令牌,帶著玄空一起去禁地中好好閉關一段時間吧。」

「可是,現在外面的情況,我們怎麼能夠安心修鍊!」

「沒什麼好可是的!馬上去!」

唐霸仙面色一冷,打斷了武秋嵐的話語,揮手說道。

他臉色鋼硬,如同雕像,帶著不容置疑的命令口氣。

「我們會去的。」

武秋嵐漠然,心中苦澀,輕輕點了點頭,徑直轉身離開。

等到腳步聲逐漸遠去,唐霸仙繃緊的身體才終於鬆弛下來。

「那四家應該都有老傢伙出來了,我真的沒把握啊!」

他輕嘆,帶著苦笑,起身緩緩向著大殿深處行去,背影顯得有些落寞。

而在那張他做過的椅子上,點點猩紅,帶著黑暗與不祥,太刺眼了! 陽光燦爛,旭日緩緩從地平線上升起,蓬勃的精氣蘊含在了朝霞之中,灑落這片大地。

清晨的山林格外寂靜,一株株草木翠綠欲滴,閃著晶瑩的光,有透亮的露珠緩緩滴落。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