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雲清的手機響起,他連忙接下。

「喂,長老。」

「雲清,讓葉飛過來一下,劍靈馬上就要逼出來了,他可以見到自己的女朋友了。」

「真的嗎?我馬上過去。」

電話那頭的長老剛說完,葉飛就啪的一下把手機從雲清的手中搶來,迫不及待的說着,愛麗絲彤,馬上能夠見到愛麗絲彤了,葉飛內心激動無比。 王興雲說完,直接揮手大喝:「大家一起上,和他拼了!」

「我就不信,咱們九個人聯手,還撐不到咱們九大家族的人來支援?」

「大家別忘了,這裏是省城,是咱們九大家族的地盤。」

「咱們九大家族的人一起殺過來,就算是用人命堆,也絕對能殺他了!」

其他八個家主頓時生出信心,皆是躍躍欲試地看着林漠。

林漠冷然一笑:「王興雲,你不用說這種蠱惑人心的話。」

「這裏是省城又能怎麼樣?」

「你真以為我是傻子,一個人跑來讓你們殺?」

「你們別忘了,我兄弟太子還沒露面呢。」

王興雲面色頓變,急道:「太子……太子在哪?」

林漠慢悠悠地道:「太子就在省城裏面。」

「而且,不僅是他在省城,連毒蜘蛛也來了!」

聽聞這話,九個家主面色皆變。

一個太子,都夠恐怖了。

再加上一個毒蜘蛛,他們在省城裏面,誰知道會鬧出什麼樣的事情啊!

原本還氣勢洶洶的九大家主,現在頓時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樣,直接蔫了。

「你……你想做什麼?」

一個家主顫聲問道。

林漠笑了笑:「也沒什麼,我這次來,主要是想跟各位談個生意的!」

眾人詫異,黃家主奇道:「生意?什麼生意?」

林漠道:「我們許氏葯業最近研發了一種新葯,馬上就要正式投產了。」

「我想跟各位談一下,不知道各位是否願意代理我們許氏葯業的這款新葯呢?」

眾人面面相覷,黃家主道:「林先生,醫藥方面,那是霍家最擅長的。」

「我們不懂這些,也做不了這方面的生意。」

「你跟我們談這個,是不是找錯人了?」

林漠淡笑擺手:「不着急,你們聽我說完就知道了。」

「我說的這種葯,名為再造丸,能夠治療三種最為常見的癌症。」

聽聞這話,現場九個人同時瞪大了眼睛,直接哄鬧了起來。

「你開玩笑吧?」

「治療癌症?」

「那可是不治之症啊!」

一個家主大聲嚷嚷。

林漠:「各位,上次六省醫學交流會的事情,你們應該也聽過。」

「在下不才,醫術略勝海城呂三針一籌。」

「我可以用我的性命擔保,這再造丸,絕對能夠治療癌症!」

九個家主面面相覷,黃家主深吸一口氣,聲音略帶顫抖:「林先生,如果……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這再造丸的生意,那絕對是穩賺不賠啊!」

「能夠治療癌症的葯,那得會引來多少人的爭搶?」

「到時候,如果能夠代理這種葯,那可就不僅僅只是在咱們國內賺錢。」

「甚至,這些葯簡直可以賣到全世界啊!」

「到時候,這恐怕就是幾千億,甚至上萬億的大生意了!」

其他幾個家主也都是滿臉激動。

九大家族雖然財力雄厚,但他們的資產加一起,也就幾千億罷了。

而現在,如果能夠代理這種葯,那就是上萬億的大生意。

如果這生意做成了,那九大家族的資產至少能翻一番,甚至能翻幾倍,九大家族的實力也能跟着暴漲啊!

這樣的生意,簡直就是天上掉餡餅啊!

眾人紛紛看向林漠,一個家主激動地道:「林先生,您……您說的這都是真的嗎?」

「您真的願意讓我們代理許氏葯業的這款新葯?」 伊格瑞特園區北部貼靠海灣沿線修建了一排規格很高的豪華別墅,這些豪宅基本上都被三藩市灣區維斯特洛體系一干企業的高層瓜分,西蒙自然不缺。

上午參加過汀科拜爾公司的新品開賣總結會議,又在汀科拜爾的實驗室內泡了一個小時,查看這家電子企業一系列新品的研發進度,中午時分,西蒙和C女郎就近趕來這邊的別墅吃午餐。

A女郎已經提前過來準備。

西蒙和克萊爾抵達,還有D女郎、小珍妮、愛麗絲、腰精、腿精、陳晴、林素等一大群女人已經聚在這邊,再加上負責西蒙日常起居的諸位女侍。

又一個女兒國。

跟隨陳晴兩女過來蹭飯的艾曼紐爾·布蘭特看到別墅內的場景,甚至都有點恍惚。

法國女郎出生在富貴之家,見過不少一棟房子裏雇傭三五十位僕人的豪奢家族。然而,西蒙·維斯特洛的居所,給她的感覺完全不同。待了好一會兒才明白,不同於其他富豪名流,這棟別墅里,全是女人,而且全部都是漂亮女人,無論是幾位字母女郎還是那些穿着制服的女侍,外貌身材都在80分以上。

這是那些普通富貴門庭完全無法企及的。

對於富人而言,美女並不算稀缺資源,像維斯特洛這樣隨便聚起一屋子,同時又都不是只有外貌缺乏內涵的普通花瓶,那就難上加難。歸根結底,漂亮女人都是驕傲的,聰明而又漂亮的女人,更不可能輕易馴服於某個男人,更何況還是一次一堆。

這個世界,大概也確實只有西蒙·維斯特洛能夠達到這一點。

意識到這件事,再想想某個年輕男人橫空出世這些年來的種種創舉,這位無論是驚艷外貌還是強勢個性都讓人覺得充滿攻擊性的法國女郎,被陳晴引著來到西蒙面前,不知為何本能地就產生了一種拘束情緒。

……

……

伊格瑞特園區北部貼靠海灣沿線修建了一排規格很高的豪華別墅,這些豪宅基本上都被三藩市灣區維斯特洛體系一干企業的高層瓜分,西蒙自然不缺。

上午參加過汀科拜爾公司的新品開賣總結會議,又在汀科拜爾的實驗室內泡了一個小時,查看這家電子企業一系列新品的研發進度,中午時分,西蒙和C女郎就近趕來這邊的別墅吃午餐。

A女郎已經提前過來準備。

西蒙和克萊爾抵達,還有D女郎、小珍妮、愛麗絲、腰精、腿精、陳晴、林素等一大群女人已經聚在這邊,再加上負責西蒙日常起居的諸位女侍。

又一個女兒國。

跟隨陳晴兩女過來蹭飯的艾曼紐爾·布蘭特看到別墅內的場景,甚至都有點恍惚。

法國女郎出生在富貴之家,見過不少一棟房子裏雇傭三五十位僕人的豪奢家族。然而,西蒙·維斯特洛的居所,給她的感覺完全不同。待了好一會兒才明白,不同於其他富豪名流,這棟別墅里,全是女人,而且全部都是漂亮女人,無論是幾位字母女郎還是那些穿着制服的女侍,外貌身材都在80分以上。

這是那些普通富貴門庭完全無法企及的。

對於富人而言,美女並不算稀缺資源,像維斯特洛這樣隨便聚起一屋子,同時又都不是只有外貌缺乏內涵的普通花瓶,那就難上加難。歸根結底,漂亮女人都是驕傲的,聰明而又漂亮的女人,更不可能輕易馴服於某個男人,更何況還是一次一堆。

這個世界,大概也確實只有西蒙·維斯特洛能夠達到這一點。

意識到這件事,再想想某個年輕男人橫空出世這些年來的種種創舉,這位無論是驚艷外貌還是強勢個性都讓人覺得充滿攻擊性的法國女郎,被陳晴引著來到西蒙面前,不知為何本能地就產生了一種拘束情緒。

伊格瑞特園區北部貼靠海灣沿線修建了一排規格很高的豪華別墅,這些豪宅基本上都被三藩市灣區維斯特洛體系一干企業的高層瓜分,西蒙自然不缺。

上午參加過汀科拜爾公司的新品開賣總結會議,又在汀科拜爾的實驗室內泡了一個小時,查看這家電子企業一系列新品的研發進度,中午時分,西蒙和C女郎就近趕來這邊的別墅吃午餐。

A女郎已經提前過來準備。

西蒙和克萊爾抵達,還有D女郎、小珍妮、愛麗絲、腰精、腿精、陳晴、林素等一大群女人已經聚在這邊,再加上負責西蒙日常起居的諸位女侍。

又一個女兒國。

跟隨陳晴兩女過來蹭飯的艾曼紐爾·布蘭特看到別墅內的場景,甚至都有點恍惚。

法國女郎出生在富貴之家,見過不少一棟房子裏雇傭三五十位僕人的豪奢家族。然而,西蒙·維斯特洛的居所,給她的感覺完全不同。待了好一會兒才明白,不同於其他富豪名流,這棟別墅里,全是女人,而且全部都是漂亮女人,無論是幾位字母女郎還是那些穿着制服的女侍,外貌身材都在80分以上。

這是那些普通富貴門庭完全無法企及的。

對於富人而言,美女並不算稀缺資源,像維斯特洛這樣隨便聚起一屋子,同時又都不是只有外貌缺乏內涵的普通花瓶,那就難上加難。歸根結底,漂亮女人都是驕傲的,聰明而又漂亮的女人,更不可能輕易馴服於某個男人,更何況還是一次一堆。

這個世界,大概也確實只有西蒙·維斯特洛能夠達到這一點。

意識到這件事,再想想某個年輕男人橫空出世這些年來的種種創舉,這位無論是驚艷外貌還是強勢個性都讓人覺得充滿攻擊性的法國女郎,被陳晴引著來到西蒙面前,不知為何本能地就產生了一種拘束情緒。

伊格瑞特園區北部貼靠海灣沿線修建了一排規格很高的豪華別墅,這些豪宅基本上都被三藩市灣區維斯特洛體系一干企業的高層瓜分,西蒙自然不缺。

上午參加過汀科拜爾公司的新品開賣總結會議,又在汀科拜爾的實驗室內泡了一個小時,查看這家電子企業一系列新品的研發進度,中午時分,西蒙和C女郎就近趕來這邊的別墅吃午餐。

A女郎已經提前過來準備。

西蒙和克萊爾抵達,還有D女郎、小珍妮、愛麗絲、腰精、腿精、陳晴、林素等一大群女人已經聚在這邊,再加上負責西蒙日常起居的諸位女侍。

又一個女兒國。

跟隨陳晴兩女過來蹭飯的艾曼紐爾·布蘭特看到別墅內的場景,甚至都有點恍惚。

法國女郎出生在富貴之家,見過不少一棟房子裏雇傭三五十位僕人的豪奢家族。然而,西蒙·維斯特洛的居所,給她的感覺完全不同。待了好一會兒才明白,不同於其他富豪名流,這棟別墅里,全是女人,而且全部都是漂亮女人,無論是幾位字母女郎還是那些穿着制服的女侍,外貌身材都在80分以上。

這是那些普通富貴門庭完全無法企及的。

對於富人而言,美女並不算稀缺資源,像維斯特洛這樣隨便聚起一屋子,同時又都不是只有外貌缺乏內涵的普通花瓶,那就難上加難。歸根結底,漂亮女人都是驕傲的,聰明而又漂亮的女人,更不可能輕易馴服於某個男人,更何況還是一次一堆。

這個世界,大概也確實只有西蒙·維斯特洛能夠達到這一點。

意識到這件事,再想想某個年輕男人橫空出世這些年來的種種創舉,這位無論是驚艷外貌還是強勢個性都讓人覺得充滿攻擊性的法國女郎,被陳晴引著來到西蒙面前,不知為何本能地就產生了一種拘束情緒。

伊格瑞特園區北部貼靠海灣沿線修建了一排規格很高的豪華別墅,這些豪宅基本上都被三藩市灣區維斯特洛體系一干企業的高層瓜分,西蒙自然不缺。

上午參加過汀科拜爾公司的新品開賣總結會議,又在汀科拜爾的實驗室內泡了一個小時,查看這家電子企業一系列新品的研發進度,中午時分,西蒙和C女郎就近趕來這邊的別墅吃午餐。

A女郎已經提前過來準備。

西蒙和克萊爾抵達,還有D女郎、小珍妮、愛麗絲、腰精、腿精、陳晴、林素等一大群女人已經聚在這邊,再加上負責西蒙日常起居的諸位女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