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血線衝出祝書平體內的一剎那,他的氣息迅速跌落,居然只剩下真位五重天。

與此同時,作用在柳雲瑤和黑毛意識上的詭異神通,也直接消失。

恢復清醒的柳雲瑤心念一動,【碎空輪】就破開空間,直接來到了祝書平的身前。

刀輪切割而來,他剛舉起金盾,就被鋒銳的空間之力破開,連人一起,被切成了兩半。

另一邊,血光鑽入身體內部之後,楚雲曦就知道情況非常不妙。

怪不得祝書平的表現那麼詭異,原來他被什麼東西給寄生和控制了。

或許連那株榕樹妖,也只是一個傀儡。

事實就是他所猜測的那樣,寄生祝書平,乃至於榕樹妖的,都是一隻6星巔峰的血吸蟲。

它原本寄生在湖底一隻兇猛的大黑魚身上,在靈潮爆發的時候,直接以黑魚為養料,晉陞為1星妖獸,覺醒了【傀儡寄生】神通。

做為湖中的最強者,被血吸蟲寄生的大黑魚,很快就橫掃湖中養殖的魚蝦,成為水中一霸。

當大黑魚和血吸蟲雙雙晉陞2星妖獸,並且後者還覺醒【定神鎮魂】神通以後,它們直接對岸上生物,以及會飛的蜂群下手。

恰巧此時有白玉蜂皇崛起,最後一場大戰,被神聖屬性克制的血吸蟲,慘遭蜂群群毆,還是依靠寄生智慧地下且行動笨拙的榕樹妖,才拼了個不分勝負。

無可奈何之下,兩隻強大的妖獸罷戰,開始井水不犯河水。

等到人類的力量介入,更是團結起來,共同保衛這座次元秘境。

毫無疑問,祝書平被血吸蟲操縱的榕樹妖活捉之後,沒有被它殺死,而是變成了第二個寄生的傀儡。

腹黑男神,別心急 為此,它直接放棄那條大黑魚,當作提升祝書平的補品。

血吸蟲的【傀儡寄生】神通,雖然相當逆天,但限制也很明顯,它每提升一個星級,才能多出一個寄生名額。

楚雲曦和白玉蜂皇大戰,鬧出那麼大的動靜,全都落入了血吸蟲的眼中。

寄生祝書平之後,它的智慧大大增強,這才演了一場「好戲」,成功把楚雲曦算計進坑裡。

真應了一句話:不怕妖獸會打架,就怕妖獸有文化!

之前被楚雲曦收服的水晶蜂后,其實誕生的比較晚,根本不知道血吸蟲和榕樹妖的存在。

否則他要是提前知道這些信息,肯定要多幾個心眼。

眼見著血吸蟲就要鑽進識海,到時候形勢再難逆轉,不等秦子墨廢話,楚雲曦就使出了玉石俱焚的手段。

「唰……」

識海之內,龐大的神識之力瞬間燃燒起來,化做一股巨大的推動力,催動了代表【太極弦】神通的那道符籙。

「嗤!」

化做血絲的血吸蟲,剛進入識海,迎面就是一道和它體型差不多的金色光絲。

血吸蟲當場被滅,龐大的血光湧入秦子墨的軀體,精純的靈魂神念衝進識海。

它們猶如超級補品,填補著這個空虛的容器。

只不過,無論是那些血光,還是靈魂神念,都帶著一絲邪惡污穢的屬性。

看到楚雲曦渾身騰起暗沉的污穢血光,柳雲瑤頓時深感不妙。

她神念探出,直接激活了裝在他口袋裡的白玉蜂皇圖騰珠。

神聖之力湧出,把他全身包裹起來,凈化血光中邪惡污穢的力量。

直到神聖光輝來到識海之外,柳雲瑤躊躇起來,不敢繼續凈化,害怕對他造成無可挽回的傷害。

楚雲曦的意識,其實早就被踢了回去,重新回歸自己的本體。

下一剎那,大量的進化之光憑空浮現,在他體內蠢蠢欲動。

可楚雲曦偷偷一瞥,打量了一下看似正在運功療傷,實際上不知在做什麼的陸明一眼,直接壓制住提升實力的念頭。

「妖女休走!」

遠方傳來一聲爆喝,是火羽的聲音,他聲震四野,彷彿在開口提醒。

「咯咯咯……」

銀鈴似的笑聲,自耳邊響起,無論是楚雲曦,還是姬霸和姬矛兄弟,都感覺渾身燥熱起來。

陸明迅速睜眼,電光閃現,可見他的大部分意識,確實在關注著外面。

心中暗自慶幸,楚雲曦知道,沒有貿然行動果然是對的,不然肯定瞞不過這位近在咫尺的天位高手。

「不好,兩位出自赤帝部族和人皇部族的天位高手,居然都沒有攔住這個妖女?」

眉頭微微一皺,陸明很快想透了其中的道理。

「天池部的巫和酋長,這是和妖女達成了默契。剛剛的吼聲,就是故意在提醒我。」

「他們只攔住被妖女驅動的妖獸,又允許妖女找到這裡,和我了結恩怨。」

「與此同時,也是對我的警告。他們兩個攔住妖獸,已經仁至義盡。」

「如果我不識抬舉,敢動眼前天池部的人,他們說不定會調轉槍口,對我進行圍攻,為死去的族人報仇雪恨!」

「真狠!居然敢這樣逼我,真以為不敢殺了這三個小子,還有外面的天池部族人?」

嘴裡罵罵咧咧,可陸明的手腳卻重若千鈞。

很好選,他敢動天池部的人,十死無生,說不定還會被刨根問底,連累家族,令祖宗蒙羞。

反倒是現在掉頭就跑,說不定還有一些機會,逃脫四尾妖狐的追殺。 簡馨已經不想繼續在沈闊的事情上繼續討論下去,「清音,我得回去了,待會主管發現我不在,他會生氣的。」

清音也知道簡馨上班重要,也就沒有繼續多說,「好,你去吧。」

葉清音剛打完電話,這個時候,墨北辰剛好回來了。

他的眼睛盯著葉清音眼前的東西,「不是讓你等我回來我來做這些嗎,你怎麼自己來了。」

墨北辰知道葉清音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可是他現在也不想葉清音做這些事情。

葉清音聽到他斥責,心裡特別沒有不開心,反而覺得特別的暖,「嗯,我這不是因為傷口有點癢,我想要去抓,你又不給,所以我找點事做嘛。」

墨北辰聽著她有點委屈又有點撒嬌的意思,嘆了一口氣,「是我不對,走吧,我們現在回家。」

葉清音突然想到豆豆還在老宅,「豆豆呢,我們要順便去接他回來嗎?」

這幾天她已經開始好轉了,所以豆豆放下心來以後,墨北耀說自己一個人在家很無聊,希望豆豆可以陪著自己。

豆豆最後愉快的答應了,墨北辰想到了自己剛剛接到的電話,「爺爺讓我們今晚回去吃飯,所以我們正好可以接他回來。」

葉清音覺得也只能是這樣了,只是老爺子怎麼會讓他們去吃飯呢。

「爺爺,這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叫我們去吃飯?」

墨北辰知道葉清音已經猜到了,只是她不敢確定,墨北辰只是淡淡的說,「就是你想的那個意思。」

葉清音一愣,墨北辰怎麼會知道她在想什麼,可是不對啊,老爺子是真的會因為自己才辦的晚宴嗎。

墨北辰把剩下的東西都裝好了之後,然後就帶著葉清音離開。

回到家裡之後,墨北辰就怕葉清音渴了,所以立馬去幫她燒水。葉清音完全可以感覺到墨北辰做這些瑣碎的事情是越來越順手了。

她這個坐在沙發上,盯著自己的傷口,醫生說了要過幾天才可以拆線,所以現在她還是忍不住想要去抓自己的傷口。

只是葉清音的手還沒有碰到,這個時候就聽到墨北辰的聲音,「你在做什麼?」

他的出現讓葉清音嚇了一跳,她趕緊收回自己的手放在身後,「沒,沒有。」

她自己什麼話都不敢說,這個時候她就想著,就把自己手藏在身後。

墨北辰看著她的模樣,就知道她這個模樣是做賊心虛了。

「之後要是太抓了,你可以抓我。」墨北辰知道葉清音不舒服,可是他更加擔心的是,葉清音要是抓了傷口,這恢復期會更加長。

墨北辰這個時候就想著自己能夠盡量看著葉清音,可是他明天也要開始上班了,所以這個任務,就只能讓豆豆來幫忙看了。

葉清音低下頭,也不敢抬起頭看著他的模樣,「我,我之後再也不會了,」

墨北辰只是點點頭,「你休息一會,待會到了時間到了,我到時候可以叫你起來。」

葉清音不敢再違抗墨北辰的命令,其實是她現在心疼他最近一直照顧自己,也挺累的。 「走!」

沒有太多猶豫,陸明心思電轉,瞬間就堅定了信念。

黑色繩索自動解開,放掉了姬霸和姬矛兄弟,在輪到楚雲曦時,他突然眼珠子一轉,停了下來。

遁光亮起,裹著兩道身影,直接沉入地下百丈岩層,向遠方逃去。

ヾ(。 ̄□ ̄)゜゜゜!

「什麼意思?幹嘛要拉著我?不知道另外兩個人質,比我更值錢嗎?」

懵逼的表情自楚雲曦臉上浮現,他真的很想口吐芬芳,一刀劈死眼前的傢伙。

瞥了一眼自己的金手指,光屏中的秦子墨,還在昏迷狀態,他根本無法意識降臨。

那個代表搜索功能的破雷達,至今都沒有幫楚雲曦搜索連線到第二個撲街穿越者。

嗖!

黑紅色的蟲子,自陸明手中飛出,沒入楚雲曦的心臟部位。

「小子,這是噬心蠱,只要我出了什麼意外,或者接收到我的命令,它就會直接吞掉你的心臟。」

聽了陸明的話,楚雲曦先是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冷聲問了一句。

「你想讓我做什麼,還是直說吧!」

看到他這麼聰明,這麼上道,陸明讚賞的點點頭:「很好,我就喜歡你這種聰明的孩子!」

「放心!只要你乖乖聽話,幫我做成一件事情,事後我肯定幫你解除噬心蠱,絕不會傷害你。」

「畢竟你們部落的巫和酋長,也不好惹!」

「一不小心,我很可能就會登上人族通緝令,那就得不償失了。」

先開口解釋,安楚雲曦的心,陸明這才接著吩咐道:「我這裡有一架太陽金光弩,待會你幫我激活,對準追我的妖女。」

「記住,把握好時機。我要是死了,你也活不了。只有你幫我打贏那個妖女,你才能和我一起活下去。」

說話的時候,陸明遞來一架巴掌大小的金色弩弓,上面是一根不足鉛筆長的赤金木箭,布滿了玄奧的紫色紋路。

在這架小巧的弩弓上,楚雲曦感應到了死亡的危機,顯然它是一種可怕的武器。

「3星極品法器!」

剛一入手,楚雲曦輸入自己的元罡之力,立馬就判斷出了它的等級,輕輕的鬆了一口氣。

按理說,想要輕鬆使用3星極品法器,差不多要真位九重天的實力。

或者,放寬到真位七重天,也還可以,不過會比較吃力,根本用不了幾下,但好歹它們都還屬於3星範疇。

2星實力,從真位四重天到六重天,就很難運用這種遠超自己當前品級的強大法器了。

毫無疑問,陸明敢把太陽金光弩,交給楚雲曦,說明這是一件超出正常範疇的法器。

正常情況下,太陽金光弩不需要實體的箭,就能夠直接凝練出太陽金光箭,這是一種能量光矢。

在安裝實體箭矢的情況下,使用者需要做的,就是提供一個發射箭矢的底火,做為發射推動力。

真位四重天,耗盡全身功力,估計勉強夠用了。

這也是為什麼,陸明放棄了姬霸和姬矛,卻擄走了楚雲曦的根本原因,誰讓他符合要求呢?

若是他修為沒有突破,降低一個層次,估計也會被隨手拋棄。

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老祖宗早就說過這個道理。

大約逃了將近一個小時,身處地底的楚雲曦,根本無法判斷他們逃到了哪裡。

「找到你了!陸明,我看你還往哪裡跑?」

伴隨著一聲嬌叱,雄渾的大地之力擠壓過來。

與此同時,四周的土石染上一層銀白,彷彿化做了某種堅不可摧的金屬,打斷了陸明的遁光。

同時運轉兩種不同屬性的法術技能,且舉重若輕,九尾狐的天賦,確實不下於龍鳳。

據說在成就神位之前,九尾狐能夠長出九根尾巴,每一根都代表不同的屬性。

唯有第一根尾巴,無論是九尾天狐、九尾靈狐,還是九尾妖狐,覺醒的都一定是幻屬性,具有幻化和魅惑之力。

區別在於,九尾天狐的幻術偏向磅礴大氣,九尾靈狐的幻術偏向於靈秀神聖,九尾妖狐的幻術卻偏向於邪異奇詭。

從二尾到六尾,一定是五行屬性,按照五行相生依次覺醒,區別在於第二尾先覺醒哪種屬性。

往往都是隨機出現,無法提前確定。

到了七尾和八尾,則是風雷兩種屬性,也是隨機而定。

唯有第九尾,會按照性別不同,覺醒陰陽兩種屬性的一個。

狐女至陽,狐男至陰,代表著否極泰來,陰極陽生或陽極陰生。

不得不說,陸明很倒霉,眼前搜捕他的四尾狐女,五選三,掌握的正好是土、金、水這三種屬性,而土、金屬性都很克制土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