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一刻,冢龍出手了,眼前的這些人,大多數都修爲一般,無法與他一戰,他從虛空落下,抱起冢麟,對着冢麟哈哈一笑“麟兒,這些人,對你好嗎?他們個個對你不懷好意,殺了怎樣?”

冢麟臉蛋粉嫩,拍打着雙手“父親!你好厲害!打的乾爹他都不敢說話了呢!”

冢麟很天真,一臉無邪,走着邯鄲步伐,從地面被冢龍抱起來,他雖然年紀很小,但也知道殺人是什麼意思,他不知道冢龍爲什麼要殺這些伯伯與大哥哥,他也不想看到有人死,嘟起笑臉一笑“父親,帶我走吧!離開這裏!” 冢龍之威,方家衆人大驚,他如同一顆最閃耀的星辰,出現在這世間。

“如此強大的聖體,爲何之前未聽說過?難道是隱世修行,修爲小成,走出深山不成?”方家弟子有人驚呼!

“聖體現世,這般強勢,是要逆天了不成?”一位身後騰出一頭蒼龍的方家弟子大驚,他在方家已算的上天才,而如今,看到冢龍,竟然有種想要臣服的感覺。

“汝等一羣烏合之衆,膽敢掠走我麟兒,是貪圖他的無上血脈?”冢龍聖皇神威,帝皇之勢,他雖然如今修爲盡失,但氣勢還在,金色氣息澎湃,不斷翻滾,其身後的星辰閃爍,腳下的星辰不斷涌動,演化,爲這片天地佈滿色彩,懷裏的冢麟如同神靈之子,一臉無邪。

方家大院,在這裏只是外院,其真正所在,並非這裏,而是在城外的一座仙山之上。

“聖體當空,強勢出手,快呼族內宿老前來,斬殺聖體,煉化聖血!”一位修爲不凡的老者高呼,眼中充滿了恐懼,這裏不過是他方家的一個據點,只要族內宿老前來,在他心裏,聖體再怎麼強勢,也絕對不是族內宿老的對手,鎮壓聖體,如探囊取物一般。

“當世聖體?很強大嗎?”一聲怒吼,只見一名青年從虛空落下,他白衣黑髮,英姿散發,一股滔天殺意直逼冢龍而來,他神色冷酷,一張極爲普通的臉,周圍懸浮着點點道韻,如同仙人。

青年如同至尊,面對冢龍,依然不懼,戰意直逼冢龍。

“好傢伙!終於來了個可靠的!”冢龍吃驚,很是興奮,體內的戰粒不斷迸發,身後的星辰越來越大,放下懷中的冢麟,踏星辰直逼虛空!

“聖體?可敢與我一戰!”青年冷酷,聲音冰冷,戰意滔天。

“是方無水!我族的青年天才!”有人大聲吆喝,眼中露出希望之色。

方家在北荒城,算的上古老家族,族內曾有一名武皇,橫慣天地,以武入道,有武皇之稱。

武皇隕落之後,家族敗落,但也不是一般的小家族所能比肩。

方無水,人如其名,天生九陰之體,天賦異稟,如今一身修爲,深不可測,在當今這個天才凋零的時代,其修爲足以橫掃年輕一代。

“無水來了,好啊!終於能夠有人與這聖體一戰了,無水天生九陰體,修爲通天,我們這些分支,竟然能夠見到我族的真正天才真是死而無憾了啊!”一名老者眼淚橫流,神情激動,宛若見到了救世主一般。

當今時代,各種體質顯現,雖修爲一般,但天佑神通,血脈傳承,神通可鎮壓一切。

無強大修者,但血脈還在,神通依然,冢龍枷鎖未開,神通無法顯現,聖體不屈,體內戰粒再次迸發,快速再其體內分裂,由一顆分散,再次凝聚,身後星辰涌動,宛若仙靈。

“有何不可?如此,就陪你一戰!”天地之間,未知血脈無盡,冢龍並不能一一所知,感覺到青年體內的浩瀚力量,他大步跨出,雙手演化星空,星辰祕法再次摧動,道紋顯現,神祕而華麗。

如今,冢龍一身修爲,只能摧動星辰祕法,若換一種,就算強去其身體,也定然會身體崩潰,修爲反噬。

星辰祕法可進可退,爲九祕之一,八極之首。

其創者葉星辰,一身修爲通天,破天道而立,大聖修爲,極盡昇華,乃一代天驕。

“如此!我就斬殺與你,讓你聖血拋灑與方家!”方無水黑髮無風而動,頭頂一柄黑色長槍懸浮,將其緊緊護在其中,在其身後,一株仙草自海中浮出,仙光四溢,通體晶瑩,道紋在其周圍閃動,這是其丹海大開,異象幻化而出。

“錚!”

方無水頭頂黑色長槍,一聲嗡鳴,仙草自其身後飛出,草葉搖擺,通體剔透,流轉若水,宛若琉璃。

仙草演化,一隻大手探了出來,鋪天蓋地,威力驚人,直朝冢龍拍來。

冢龍不懼,肉身無雙,金色氣息瀰漫,拳頭揮舞,宛如戰仙,道道聖體符文流轉,金色拳頭化作一道金光,直對那大手轟去。

“轟隆!”

虛空巨響,方家大院瞬間化爲廢墟,兩道人影虛空而立,冢龍大手顫抖,方無水頭頂黑色長槍懸浮,神祕而又充滿了毀滅的氣息。

“天啊!這是什麼?”廢墟外傳來震驚,方家大院巨大無比,全部化爲廢墟,一名修者路過,不幸被一道破碎的朦朧道紋擊中,飛出倒地重傷。

“方家難道又出了無上血脈了不成?”有人大呼。

“我看是又有天才突破,如此陣勢,恐怕是要誕生年輕一代的至尊啊!”有修者回應,眼神死死的盯着虛空上的兩道人影。

此時此刻,整個北荒城,一羣修者虛空而立,死死的盯着兩人。

“聒噪!”

冢龍臉色難堪,一頭黑髮隨風飄揚,身體微微顫抖。

“我當聖體如何,原來不過如此!”青年冷聲譏諷,傲慢囂張。

方纔,兩人試探,很顯然,冢龍吃了暗虧,畢竟他丹海無法打開,血脈神通無法發揮,僅憑肉身硬抗請你丹海異象,已經堪稱逆天!

冢龍周身金色氣息略顯暗淡,道紋不穩,腳下星辰無光,但他依然不懼,身體猛的一震,金色氣息再次瀰漫,更加的濃烈,腳下星辰,星光閃爍,道紋穩固,向前跨出一步。

“方家天才,果然非同凡響,如此,接我一招如何?”

聲音浩大,如同神音,從冢龍口中吐出,散出道道漣漪。

“什麼!那是聖體?”一些修者暗歎。

“聖體現世,這天又要變了嗎?”

“我看未必,如今聖體有不世枷鎖,若是逆天,恐怕是要遭天譴啊!”有人迴應,亦在嘆息。

“聖體?又現世了嗎?”一位中年人虛空而立,目視冢龍,臉色變換。

“哈哈!我方氏一族,鎮壓聖體,無水天生九陰體,佑我方氏一族!”一方家老者大笑,聲音顫抖,大呼着。

“方家出了九陰體?這是什麼血脈?難道這就是當年誕生的哪位……”

“…….” 聖體現世,無人不驚,方家天才,青年至尊,大驚世間,各路強者虛空當立,坐觀兩大天才一戰。

當世聖人不出,龍騰強者隱世,人海茫茫,各種體質天驕,未知血脈仙靈出世,受天道枷鎖,只能苦苦逆天而行,互相吞噬,力要逆道。

兩大天才對立,無數青年才俊從城外踏祥瑞之光御空而來,欲要收漁翁之利,收取兩人寶血,普通修者爲獲取仙血,極盡昇華,打破天道枷鎖,仙路爭雄!

“阿彌陀佛!”一位苦修老者,身後佛光普照,道道神環在身後飛出,一尊佛陀虛影顯現,他宛如佛祖,虛空而立,他的強大不庸質疑,身後佛子百位,浩浩蕩蕩,佛氣沖天而起。

“聖體當世,不知各大神體又會有什麼反應?”一名身穿道袍的白髮道人,手握拂塵,身後道紋交織,八卦烙印,不停旋轉,如同仙尊,身後同樣是百名道童虛空而立。

“聖體……”一名狼頭人身,頭角崢嶸,身浮神環,背生羽翼,面部猙獰的未知血脈吐出兩字。

冢龍凌空當至,黑髮飛揚,眸子犀利,金色氣息瀰漫,身後星辰涌動,一顆顆小如粒子般大小的戰粒浮現,一股強大的戰意滔天而起,直逼方家天才。

方家天才不懼,同樣是一柄黑色長槍懸浮頭頂,身後仙草演化,通體晶瑩,流轉仙光,琉璃剔透,自若水中撫水而出。

“聖體又如何?斬你如屠狗,我一生難遇對手,今日,就讓你聖血拋灑!”

聲音傳出,無人不驚,方家天才血斬當世聖體,北荒城一陣騷動。

不過,冢龍又豈是那麼容易被斬殺?對於方家天才的自信,冢龍一笑而過,雖然他此時修爲盡失,但境界通天,又被壓制,只有一步一步的打破,再上昔日巔峯。

冢龍祕法用之不盡,有低下,有絕頂神通,雖說他實力不強,但在戰力上,也不一定就會敗給這方家天才。

“斬我?能斬我者的確存在,但也絕對不會是你!”

聖體虛空回覆,話語沒有強勢,有的只是霸氣。

“錚!”

一聲槍鳴,黑色長槍被方家天才握在手中,虛空揮動,一道朦朧劃破虛空,他如同神靈,身後仙草飛出,仙光四射,大步跨出,長槍直揮,直逼冢龍而來。

冢龍金色血氣分發,聖體道紋交織,虛空瀰漫戰粒,他如同戰神,身體晃動,一道漣漪散開,他在虛空奔跑,手掌揮動,直向長槍拍去。

“噹!”

碰撞之聲發出,一隻大手接下長槍,股股毀滅氣息自長槍瀰漫在大手之上,大手顫抖,一股不朽神性爆發而出,強勢鎮壓毀滅氣息。

不朽的神性來自聖體血脈,加上準帝肉身,雖無法發揮所有肉身力量,但接下長槍,搓搓有餘。

聖體肉身無敵,強勢鎮壓長槍,冢龍如同仙靈,一把抓着長槍奪了過來,他神色自若,眼中露出痛苦之色,一雙眸子犀利,顫抖無比。

方家天才暴怒,這長槍是他祭煉多年的仙兵,雖說他不知道其等級,但從其身上散發出的毀滅氣息,足以證明長槍的強大。

“還我槍來!”方無水大喝,身後仙草飛出,流光溢彩,通體晶瑩,直掃冢龍。

“滾開!”聖體大喝,一股不朽神性直掃方家天才,狠狠的把其推到天邊。

這種神性,並非受冢龍控制,而是在碰到長槍的瞬間,從冢龍體內散發而出。

“毀滅的氣息……此槍不該出現啊!否則定然會殺伐一切!”冢龍嘆息,盯着長槍看了很久,雖後他虎背熊腰,一把抓着長槍向遠方重重丟出。

長槍化作一道烏光,直射天邊,消失在天際。

“你……”

方家天才氣憤,他身後仙草顫抖,在若水中不斷的擺動。

“那槍不是你能掌控的,有天他會再次出現,不過,我想當它再次出現時,我應該可以毀滅了它。”冢龍微笑,隨後不再有所動作。

“我……我必斬你!”方家天才暴怒,身後仙草再次發出,一股強大的力量撐天而起,失去長槍,他身體不適,原本他只需要再過幾年,便可與長槍通靈,如今長槍失去,他心中不甘,欲斬殺冢龍。

仙草飛出,晶瑩剔透,仙光流轉,然而這次仙草卻是並未向冢龍飛來,只見方家天才身後若水洶涌,澎湃而出,浮在天際,一股冰冷的氣息慣絕天地,如同仙河從天宮墜落而下。

這是方家天才血脈神通,自丹海中開闢而出,一股冰冷的殺伐神性在若水之上洶涌,生出一朵冰色蓮花,蓮花出淤泥而不染,浮出水面,散發出耀人的異芒。

“天!這是什麼?是神蓮嗎?”有人驚呼,他腳踏虛空,一股冰寒之氣,瞬間將其凍結,陽光照射,瞬間化爲一灘黑水,墜落虛空。

“這……這是九陰真水?”苦修老者身後佛光普照,發出隆隆聲,手中一串佛珠拋至空中,緊緊的把身後的佛子護在其中。

“然也!此乃九陰冰蓮,自他丹海中演化而出,化作神通凝出實體,欲要斬殺聖體!”

長袍道人否認,開口解釋,一身修爲通天,他拂塵一揚,點點道紋交織,化作結界,把冢龍兩人與衆修者隔離開來。

看到冰蓮,冢龍大驚,他聖體的不朽神性早已經迴歸體內再次沉睡,如今這冰蓮顯現,冰冷的殺伐氣息,強如聖體也無法承受,其身上已有地方開始龜裂,金色氣息內斂暗淡無光。

“感覺如何?我的神通!九陰神通,斬你如屠狗!”聲音譏諷,浩大無邊,結界之外的衆人無一人聽不到。

方家天才每吐出一字,身後的蓮花便開出一朵蓮瓣,由最初的一圈,化作二圈、三圈、四圈,直到九圈,才停止開花。

“聖體這是要被斬殺與此啊!畢竟不受天道眷顧,無法發揮血脈神通,修爲無法走的上去,被斬殺,實爲可惜了……”有人嘆息,似乎已經看到了冢龍隕落,眼神憂傷。

“方家天才,青年至尊,力斬聖體,這是要橫掃年輕一代嗎?若是這般,各大神體會不會挺身而出,爭搶聖血?”有修者疑問。 冢龍不懼,他爲當世聖體,打破枷鎖對他來說,沒有任何難度,然而就在此時,前方的方家天才,身後若水再次涌動。

шωш☢ttκǎ n☢c○

方家天才宛若琉璃,九陰之體虛空而立,他黑髮飄揚, 周身仙光縈繞,仙草輔助,冰蓮掌控殺伐,丹海大開,異象幻化而出。

“聖體!給我死!”方家天才大怒,一步跨出,他化作一道朦朧,道紋交織,大手從虛空拍來。

“哼!”聖體不屈,身體震動,一拳揮出,一股戰意迸發,拳頭金光圍繞,對了上去。

“轟隆!”

一聲巨響,聖血拋灑而出,九陰神液滴落而下,冢龍拳頭龜裂,一滴滴聖血從其拳頭滴落至地面,發出“嘖嘖”他化作一道金光,退向遠方。

方家天才大掌破裂開來,亦是不懼,九陰神液滴落,瞬間化爲烏有,不復存在,他在虛空奔跑,直追冢龍而去。

“逆天了嗎?這九陰體過於強大,連聖體都要被壓着打,聖血滴落,還曾有痕跡,這九陰神液竟一點不存,可怕……”一尊強大的修者驚歎,他不懼,踏虛空而行,一點點的收集着兩大血脈神液。

“殺啊!聖血拋灑,只要我們煉化,便能改變自我資質,昇華肉體,不懼與古族!”

一些修者如同發瘋一般,在虛空爭搶聖血神液,他們殺紅了眼,一滴滴修者血液自虛空落下,一具具修者屍體墜落虛空。

他們大多數都是心有不甘,資質一般,無法去追尋長生,更是無法在這茫茫大世之中佔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