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雙方戰鬥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

轟!

南方山峯上傳來一聲爆響,塵煙暴起,如山崩地裂一般。

而石臺之上的衆人,也是神情陡變。

他們腳下的大地開始顫抖起來,轟隆隆的巨響不絕於耳。

這一瞬間,天地變色,日月無光,整個祕境的空間,都在撕裂和顫抖着。

“山峯上面有異變!”

不知是誰率先喊出這一聲。

而後,無數道人影從石臺之上躥出,向山峯的方向掠去。

他們來到祕境,並不是爲了爭強鬥勝的,而此時他們大漠、密林、長河都走遍,一無所獲,只有南方的山峯還未探尋。

異變突起,他們的心,立馬被吸引過去。

於是那原本一觸即發的戰鬥,反而就此擱置下來。

衆人一個個離去,石臺上很快就剩下葉衝、李秋蟬、雲狄三人。

“ 東方鼎天一直都沒有出現,他們應該就在山峯之上。”葉衝心中早已有了判斷,目光與李秋蟬和雲狄示意一下,便同時都點了點頭,也朝着山峯橫掠而去。

……

驚變來得突然,去得也突然。等到最後出發的葉衝,來到山腳下的時候,天地已經重新平靜下來。

神殿衆人、東方鼎天和他的部下、柳三兒和齊國的高手、都已經對峙在山腳下。

葉衝依舊帶着人皮面具,與兩位同行者站立在人羣中。

此刻,他們的目光都沒有放在敵人或者對手的身上,而是同時望向山峯。

就在他們站立的山腳下,山壁上面出現一個黑窟窿東的洞口,周圍盡是凋落的巨石。

這山,是中空的?

那麼山裏面,有什麼東西?

許多人的目光,都流露出興奮、激動、震撼以及……貪婪。

然而,天地平靜不過幾息的功夫,大地再一次顫抖起來。

這一次不僅山石崩塌,更是有一聲巨大的咆哮,像是從大地深處傳來,在衆人的耳畔轟然炸響。

衆人無不駭然。

“這……應該是上古妖魔?”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姬洛洛,她面色蒼白無比,疾呼道:“快!快退走!”

“神殿的古籍上面有記載,一些在上古受到重創沉睡的妖魔,曾在幾千年前醒來,禍害世間,被人類前輩以慘痛的代價封印起來,而封印之地,卻沒有人知曉。想來是那妖魔再次復甦,即將衝破封印,纔會造成類似於祕境開啓的預兆。這裏不是什麼前朝祕境,而是妖魔的封印祕境!”

姬洛洛一番話如珠玉落盤,也落在了衆人不敢置信的心底。

“先離開此地!”項東亭也反映極快,顯然所謂的古籍記載,他也有印象。

於是神殿中人率先遠遁出去。

“次奧!退有個屁用啊,咱們一時半會兒也無法離開祕境,這妖魔出來了,還不是個死?”

路元霸跳腳怒罵,而後看向柳三兒,“你說咋辦?”

就在此時,東方鼎天也臉色晦暗地向手下道:“咱們也退!”

“慢着!”

李秋蟬一步踏出,伸手撕開了臉上的面紗,“東方鼎天,今日你退不了了!”

身邊山崩地裂,李秋蟬卻無動於衷,手握長劍,遙指着東方鼎天。

“是你?”

東方鼎天自然早就注意到雲狄的身側,有兩個陌生人,只不過情勢緊急,來不及追究,此刻卻發現,那女子竟然是在戰場上跟自己交過手之人。

“雲統領,這是怎麼回事?”

他聲音冷厲,目光逼視雲狄。

雲狄嘆息一聲,誰都沒料到這裏居然是封印妖魔的祕境,本來他已經打算放棄擊殺東方鼎天了,畢竟比起妖魔,無疑還是活命更重要。

“嘿嘿。”葉衝冷笑一聲,身手撕掉了自己臉上的人皮面具,既然李秋蟬站出來了,那麼他也無需繼續掩飾下去,“東方鼎天,我們今日來到這裏,就是爲了取你的狗命。”

“葉衝?”東方鼎天認出葉衝的真面目後,縱聲狂笑,“好好好,看來在這妖魔降世之前,一場惡戰是避免不了了。”

他手握長槍,冷哼一聲,道:“那咱們速戰速決吧!” 天地震動,山石崩裂,祕境之內,混亂不堪。

石臺之上,姬洛洛和項東亭等人,神色焦急無比。

按照教總大人的預測,想要離開祕境,至少要找到祕境的境眼。

然而,此時此刻,他們根本無暇去尋找什麼境眼,因爲一旦境眼被打開,祕境就會直接出現在人間,那個時候,打破封印的妖魔,自然也會直接降臨人間。

妖魔降世,會給人間帶來多少災難,這個責任,他們沒有一個人擔當得起。

就在焦急無措的時候,他們卻忽然看到,山峯上突然響起了戰鬥的聲音。

“他們在這個時候……打起來了?”

一個神殿弟子愕然不已地道。

其他神殿弟子也都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瞠目結舌。

姬洛洛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她有些黯然地道:“妖魔降世,我們阻止不了,我聽教總大人說過,一旦妖魔徹底衝破封印,那麼封印祕境,也會直接消失。也就是說,即便咱們找不到境眼,等到山中封印妖魔出現的時候,這個祕境也會自動消失,那個時候,我們自然也就回到了外面的世界。不過,恐怕還是難逃被妖魔扼殺的命運。”

上古時期的妖魔,讓人類前輩付出巨大代價封印起來的妖魔,擁有這樣的力量,他們不得而知。

神醫廢柴妃:鬼王,別纏我 但是卻沒有任何信心,去對面那個即將面世的妖魔。

姬洛洛的聲音,並沒有因此停止,而是繼續道:“這件事,必須告知教教宗大人!”

她陡然伸出右手,手掌中心有一顆蓮子一般的物件,稍稍運力,那蓮子便如一粒塵沙,刺破蒼穹而去。

此物名叫靈犀子,不受任何限制,可以突破封印祕境,將消息瞬間傳達到神殿山上。

這也是教宗大人,給他們一行人準備的保命之物。

“只盼教宗能夠找到解決之法,及時趕來。”姬洛洛的聲音,在這一刻乾澀無比。

……

山峯下,葉衝等人卻已經與東方鼎天陷入激戰。

李秋蟬的決然出劍,讓這場戰鬥不得不在此危機重重的時刻爆發。

而葉沖和路元霸都跟她早有約定,此時必然要加入其中,柳三兒和雲狄,也沒有太多的猶豫,便也參與了這場戰鬥。

劍冢陣營,修爲最低的雲狄,也有地宮境五重天的實力,僅僅是略遜於地宮境六重天的葉衝,柳三兒更是到了地宮境九重天。

而東方鼎天雖然也是地宮境九重天,身邊的手下,修爲也遠沒有那麼出色,達到地宮境的,聊聊可數,在妖魔即將降世,天地變色的時刻,又大多心驚膽顫,無心戰鬥。

局勢很快就逐漸明朗。

東方鼎天陣營的部下,一個個被刺死與山峯腳下,更有被重石砸落,不戰而傷者,一番酣戰不多時,許多人便新生退意,甚至不顧東方鼎天的安危,逃命起來。

東方鼎天本人,更是渾身浴血,狼狽不已,在衆人的圍攻之下,一退再退,已經被逼到了山壁的死角。

“東方鼎天,當年你們屠我屈氏一門,今日,我必抱此血仇!”

李秋蟬毫不遲疑,冷喝一聲,長劍徑直刺了過去。

“哼,原來是屈家的餘孽!”東方鼎天吐出一口鮮血,整個人已經陷入瘋魔,“我東方鼎天一輩子稱雄稱霸,絕不會死於你們這些庸人之手!”

就在李秋蟬的長劍向他刺去的那一刻,東方鼎天忽然一個騰躍,縱身鑽入了山壁崩裂的洞口之中。

“啊!”

一聲痛呼,緊接着就從山洞之中,傳了出來,慘絕人寰。

“他死了!”

葉衝一把拉住想要追入山洞的李秋蟬,道:“山洞裏面封印了妖魔,你進去也是送死,不必繼續追了!”

李秋蟬的雙眼,這一刻流出幾滴血淚,絕美的容顏,悽美無比。

“走吧!”

葉衝嘆息一聲,抓着她的手臂,而後看向柳三兒等人,“此地不宜久留,咱們也退!”

……

葉衝一行人重又退回了石臺之上,再次與神殿中人,同處一地。

“是你?”

姬洛洛和項東亭自然也都第一眼,便認出了葉衝。

葉沖沖着他們微微一笑,“是我。”

姬洛洛眼神複雜,項東亭想起之前的一幕幕,更是惱怒不已。

不過,在這等時候,他們也都來不及清算舊賬了。

遠方的山峯顫抖的愈加強烈,天地之間不斷髮出轟隆隆的聲響,和那似來自於九幽冥地的怒吼咆哮之聲。

“等到妖魔徹底打破封印,這個祕境就會消失,而我們,也會伴隨着妖魔,一同出現在外面的世界。”姬洛洛似乎是在向葉衝這個舊人解釋,道:“到時候如不能殺死妖魔,人間必是一場生靈塗炭。”

她的話語,使得石臺之上的氛圍,壓抑無比。

在場的沒有人親眼見過所謂妖魔,大都是在一些典籍上面,看過類似的傳說,他們不敢想象,接下來自己要遭遇的,究竟是什麼場面。

轟隆隆……

祕境之內的震動,一聲強過一聲。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南方的山峯,突然自地心炸裂開來,整個山體,陷入地下,露出一個巨大的被黑霧繚繞着的空地。

無數山石崩碎,如流星一般,灑滿了整個祕境。

衆人神情一凜,知道最後的時刻到了。

就在此時,葉衝背後的黑色古劍,再一次從劍囊跳出,插在石臺上面“太初”二字中間。

“還我兵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