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只是這麼一點點的時間,她也想抓住。

她怎麼捨得。

「陸慎恆,我好像,沒跟你說過,我喜歡你。」

「真的很喜歡你。」

喜歡到,她變的不像自己,渾身上下都變成了那喜歡陸慎恆的言清喬。

。 經濟人心想什麼時候簽的合約,后一想,可能是靈汐誤會了,以為他們簽了合約。

那經紀人就不能讓靈汐知道他們沒有簽約,還得趕緊把約給簽了。

瞧瞧這臉白的,都是沒曬太陽給捂的,多不健康呀。

靈汐才不會像原主那樣,天天都待在錄音室,她早早的就出門去了。

只是她忘記了,現在她可是個明星,還是一個粉絲很多的明星。

一出來就被人認出來了,看到靈汐就這麼大咧咧的在街上閑逛,粉絲們簡直太激動了。

然後就想,我家愛豆真是把自己關太久了,都忘了自己人氣多高了吧。

是的,靈汐喜歡關在房間寫歌練歌這些事,喜歡她,關注她的粉絲都是知道的。

知道靈汐不喜歡被人圍觀,他們還都恨小心的站在一旁,偷偷拍了張照片就捂嘴笑。

靈汐就看見一個小女生,拿著手機給她拍了一張照片,然後就原地跳了兩下,那一臉激動的樣子,就像中了大獎一樣。

靈汐不懂,不就是拍個照片嘛,至於這樣,靈汐好奇,所以跑過去看了眼他們拍的什麼。

然後就看見裡面是自己,額頭上還有一對兔耳朵,靈汐「咦」了一聲。

以前傅川席深他們也不是沒有給自己拍過照,但是都特別難看,靈汐就不喜歡拍照了。

可這個小女孩拍的好好看呀,靈汐好喜歡,尤其是她弄的這個東西,看上去真可愛。

那個女孩沒想到靈汐竟然會過來,激動的說不出話了,只是臉紅心跳的看著靈汐。

「你拍的真好看,可以再幫我拍一張嗎?」

「啊!」小女孩沒想到還有這樣的好事,激動的趕緊點頭。

旁邊的粉絲也聽見了,有膽子大的也詢問靈汐,是不是也可以幫她拍。

靈汐就看向她手機上的照片,發現也很好,便點點頭。

「拍好看點哦。」不好看不要。

粉絲沒想到靈汐竟然會說這話,一個個的都說靈汐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怎麼拍都好看的。

靈汐搖搖頭,「不是的,有些人拍的就好醜。」

粉絲心裡都在想,是哪位大佬,能把這麼美的仙女拍丑的,他們佩服。

因為靈汐的配合,很多粉絲都拍了好多張照片,還有合照。

就是吧,靈汐單人照的時候挺多造型的,各種姿勢,一旦合照,她就跟一座雕塑一樣,露出職業假笑,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

眾粉絲:「……」總覺得他們在逼愛豆營業。

回去后,一個個的都在發微號,全是靈汐的美照,然後中間有一張是粉絲跟靈汐的合照。

文案是,「要不是親眼所見,真的敢相信,私底下的汐汐怎麼可愛,就是合照的時候吧,總覺得汐汐是被迫營業的。」後面是一個委屈的表情。

其他粉絲見到這個,也紛紛跟她學,都把合照放在中間,然後是靈汐的單人照。

其他沒有出現在那裡的粉絲見了,全都在恰檸檬。

酸了酸了!

但是有一部分人看到這些,就在說靈汐真虛偽,自己就美美的,一旦跟粉絲合照就不情願,這麼不情願就不要拍呀。

粉絲看到簡直無語了,他們眼睛看不見嗎?沒看到汐汐的手都放的規規矩矩的,臉上的笑雖然不是很爽朗的,但那是一種標準的微笑啊。

怎麼這些人就能解釋到其他地方去,汐汐要是不願意,能跟他們這麼多人都合照嗎。

當時他們那麼多人,有人一提起汐汐就同意了,一點都沒有猶豫的。

那個人被粉絲一頓懟的,根本沒有反駁的機會。

這些靈汐完全不知道,經紀人倒是知道,但見粉絲解決了,就沒有管那個人,不過他還是發了一條微號。

「承蒙這麼多粉絲的喜愛,汐汐一心只想唱歌,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所以才會在合照的時候,按照一個模型來擺,老黃下次一定跟汐汐說說,讓她多想兩個,不然看照片還以為你們拍了個假人。」

經紀人的這條微號,一下就炸了,粉絲們被老黃這話說的集體狂笑。

多想兩個,他也說的出口。

有人就回復了,「兩個怎麼夠呢,至少百來個吧。」

下面就有人回復他,「姐妹你真是魔鬼啊,汐汐一定哭暈在廁所。」

「叫我大兄弟!」

「……」

老黃刷到這條評論時也驚呆了,這位兄弟你這ID可真讓人誤會。

『我老公是xxx』

現在的男粉都這麼瘋狂了嗎?

**

星期一,靈汐出發去錄製綜藝,那是一個旅遊類的,還帶一點冒險。

靈汐是第一個到地方的,她看著那麼多機器都對著她,楞了一下。

這樣站在會不會太尷尬了?她要不要說點什麼?可是說什麼好呢?她跟這些人也不是很熟呀!

「籮,你說我要不要找個地方先坐下?」

「主人,你最近好奇怪呀!」靈籮忍了很久,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她覺得,主人還是像以前那樣不說話好點,不然她真的好恐慌呀。

「奇怪嗎?」靈汐不覺得自己有啥好奇怪的,她明明一直這樣的嘛。

靈籮跟靈汐都不知道,靈汐的記憶被陌顏抽了一些,關於靈汐不喜歡的那部份,被他拿走了。

所以靈汐的性子才會變了很多,具體表現在人際關係上,不會像以前那麼排斥了。

靈汐想了想,覺得還是原地坐下的好,萬一等會人到了,找不到她怎麼辦。

所以靈汐雙腳交疊在一起就坐了下去,用腳後跟墊在屁股下面坐著。

導演組的人看到靈汐這一幕,都目瞪口呆,這操作,厲害了。

哪位女明星來參加節目,不穿裙子,不注意自己的形象。

這位倒好,穿著鉛筆褲,白t小白鞋,就這麼直接往地上一坐。

第二個來的是一個男的,挺年輕的樣子,靈汐看了一眼,發現不認識,就沒有搭理。

她完全忘了,這個原主不怎麼出現在圈裡,所以很多人她都不認識。

靈汐都是從劇情來看的,沒有看到原主的記憶中有這些,當然不會認識了。

男生顯然沒有想到,自己來的這麼早,竟然還有人比自己早。

再一看,還是名氣比自己大的,趕緊上去跟靈汐打招呼。

「靈汐老師你好!」

靈汐楞楞的抬起頭,發現這樣看對方實在太高了,就站起來。

「你好。」靈汐點了點頭,並沒有跟他握手。

。 上千種靈藥,時間只有兩個時辰。

煉丹比試參加的人數最多,差不多兩萬人!

這還只是四大分賽場之一!

「很看好她?」二樓包廂里,燕重挑眉,漫不經心的看着自家兒子。

從那女子一進來,他眼睛就沒挪動過。

「父親不覺得她有趣嗎?」燕穆回頭,同樣挑眉回道。

父子兩動作一模一樣!

「嗯?」燕重感興趣的看了一眼燕穆,難得啊,從他口中聽到這話。

「你想哪去了?我是對她的天賦感興趣。」燕穆白眼,嘴角微抽。

燕重一噎!

白高興了,榆木疙瘩,不開竅。

……

和燕家包廂截然相反的是月家。

即使月楓是流空城的城主。

依舊只能坐在二樓!

三樓那是絕對的專屬!

「那小賤人和天下樓是什麼關係?」月楓陰冷的看了奚淺一眼,然後詢問月渲染。

「嗤……」月渲染冷嗤,這幾天他已經習慣了。

哪怕心裏十分不得勁!

但也不敢怎麼反抗月楓了,「不過一面之緣而已,我怎麼知道?」

「你最好想清楚了再說!」

月渲染一僵,後背有些發涼!

這幾日他真正體會了一把什麼叫做變態,月楓根本就不是人。

「還有你!」許霞馨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還是被看到了。

手不自覺的撫着手臂,雖然依舊白皙一片。

但誰知道,一個時辰前,這裏還全是鞭痕。

「徒……徒兒真的不知道……」低垂著頭,使勁壓抑眼裏迸發的徹骨恨意。

「哼……」月楓陰冷的掃視兩人一眼。

眯了眯眼睛!

把視線放到擂台上,陰毒的盯着角落的那個紫衣女子。

眼裏浮浮沉沉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

「咚——」時辰到的鼓聲響起。

「時辰到,停筆!」

所有人面前的紙張突然消失不見,被迫停下了筆!

奚淺活動了一下酸澀的手腕,心裏計算著名次。

應該……還不錯。

片刻的功夫,裁判就知道了結果。

共有十名裁判,都是元嬰巔峰,八階高級的煉丹師,神識無比強大,一心幾用不是難事。

所以只是判斷對錯根本要不了多長時間。

「第一名:明奚淺,積分一千一百分,第二名:許是知,積分九百八十六分,第三名:燕檸,積分九百八十一分,第四名……」結果一出,一片嘩然!

誰都不相信,明奚淺居然拿了第一名。

「明奚淺居然把許是知和燕檸比下去了??」

「卧槽,我沒聽錯吧……」

「她除了修練天賦,丹道也這麼厲害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