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見這時,旭炎突然懸浮到空中,雙眼圓睜,一聲大吼,手臂竟向外扭曲,伴隨着的還有雙腿,全部向着詭異的方向彎曲,整個人捲成一團,變成了一個肉球,鮮血噴灑,七竅流血,已然痛苦死去。

“旭炎!”龍天傑雖然震怒,可是奈何身體根本不受控制,也跟着一起懸浮到空中,眼看就要與旭炎一樣的下場。

其實說這麼多,這也不過是短短時間而已,陸瀚反應過來,立即上前營救,而六爺卻不見絲毫動作,在陸瀚衝至其面前時,他旁邊的空間逐漸扭曲,竟然閃現出一個人來,他正是空間系能力者,五爺夕顏。

空間波紋不斷擴散,把陸瀚包裹進去,連着五爺一起,突然在房間中,消失不見,再次出現,竟然是當時殺死警校叛徒的那個大廈頂樓之上。

這種比瞬移還要厲害的招數,第一次見的陸瀚,顯然震驚不已,同時也是心中大怒,他必須趕回去,否則龍天傑就完了。

五爺夕顏口中吃着棒棒糖,雙手插兜,笑言道:“你也是修仙者吧,和唐小白一樣,不過我看你的實力,比唐小白差遠了。”

“哼,是嗎。”情勢緊張,陸瀚不得不利用蛤蟆妖將近千年的靈力了,因爲被他用過,所以現在只剩下八百年的靈力修爲,擊退夕顏,恐怕又要消耗五十年,甚至百年的靈力,但是他不得不這麼做。

右手伸進懷裏,手握妖丹,開始極快的吸收其內的力量,準備給予夕顏致命的一擊,可是突然間,本來就顯得暗淡的天空,驟然漆黑一片,陸瀚眼睛瞪大,不明白怎麼回事,而夕顏也是疑惑的擡頭看去,頓時嘴巴長得老大,不知道是看到了什麼恐怖的東西。

就見萬米之上的天空,雲彩被外力擠壓,四散開來,一圈圈靈力波紋從高空,照射而下,直抵大廈頂樓,其中一道奇光猛然間墜落,整個京城頃刻間,陷入1.3秒的黑暗。

眨眼的功夫,天空再次恢復白晝,空中的靈氣波紋也消失不見,一切彷彿什麼也沒發生,可是有變化的是,在大廈頂樓之上,除了陸瀚和夕顏外,竟又多了一個身影。

然而這個身影,不是人類,而是一個酷似狼的動物,它同體雪白,毛髮順澤,且緊閉雙眼,身上還有血跡斑斑,躺在頂樓上,一動不動,好像身受重傷,只是口中,卻不時發出陣陣悶吼。

就在陸瀚和夕顏都在震驚當中之時,躺着的雪狼,赫然睜開雙眼,碧藍色的瞳眸,閃爍着駭人的光芒,並緩緩的爬起身,緊緊的盯着陸瀚兩人。

…… 見此一幕,陸瀚心中一顫,這個突然從天而降,而且聲勢浩大,莫名其妙的雪狼,其身上散發的煞氣,簡直比他見過的所有妖怪,加在一起都要恐怖。

然而雪狼不知道是不是因爲自身受傷嚴重,所以也並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口吐人言,頗爲好奇的說道:“你們是人類?”

“我們當然是人類,不過,你…”陸瀚緊張的握緊手中天塵劍,運起全身靈力,時刻防備着會被偷襲。

“這裏果然是人界,我終於回來了!”雪狼聞言,突然驚喜萬分,一聲嘶吼,如雷霆般震響,一股狂風呼嘯,驚得陸瀚和夕顏兩人,立刻飛身後撤,滿臉驚恐。

可是驚喜之後,雪狼一口鮮紅的血液,噴灑而出,變得萎靡不振,四條腿匍匐在地,虛弱的說道:“既然是人界,這裏可是華夏京城?”

深深感受到雪狼的強大,就算其看似傷勢極重,陸瀚依然不敢造次,連忙回答道:“沒錯,這裏正是京城,敢問前輩是誰?”

“我的名號,你們或許沒聽過,不提也罷,這京城之中,有一個叫唐小白的,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雪狼嘆了口氣,忍着身上劇痛,和昏昏欲睡的精神,向他們問起了唐小白。

然而陸瀚心中再次一驚,莫非是唐小白的仇人,絕對不能告訴它真相,腦中心思一轉,故作思考,然後說道:“回稟前輩,我們並不認識這個人。”

可是陸瀚不承認,夕顏卻心中一動,他的腦中第一時間,也想到應該是唐小白的仇人,他的回答卻正好和陸瀚相反,說不定還能不費一兵一卒,就能殺死唐小白,這樣的話,狐爺也會獎勵自己的。

而還沒等他說出口,陸瀚也瞬間明白其心思,立刻暗自點出一道靈力,直接封鎖了夕顏的聲帶,讓其說不出話,並心中暗道:“勞資可不會讓你說出不利的話。”

雪狼沒有懷疑,不再理會他們,縱身一躍,從大廈頂樓上,消失不見,見此,陸瀚深深的呼出口氣,感覺背脊的衣服都溼透了,這頭狼太恐怖了,究竟是何方神聖,必須儘快告知唐小白,以防不測。

轉頭看了一眼夕顏,他還在那裏疑惑着自己怎麼說不出話了,陸瀚沒時間管它了,立刻拔身而起,御劍飛行,轉眼也消失無蹤。

以極快的身法,趕到酒店之中,卻見到這裏變得一片狼藉,好像發生了火災一般,已經毀於一旦,而楊文仲正指揮者警員,打掃戰場,控制秩序。

他立即上前,說道:“首長,龍天傑他們怎麼了,狐幫的人又在哪兒?”

楊文仲卻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後說道:“龍天傑一組人,全部犧牲,而狐幫的人,已經跑了。”

“什麼!?”聽到這個答案,陸瀚心頭一震,果然,事情還是變成了這樣,龍天傑,你們好生安息吧。

……

深夜,京城西區,一個廢棄工廠之內,突然的一聲慘叫響起,在空曠的地帶,極其震撼,所幸周圍並沒有人煙,也無人發現這裏的情況。

而倉庫裏,一個白衣男子,正默默的擦着嘴角的鮮血,在他面前,躺着一個赤身裸體的女子,脖頸已經被咬斷,血流如注,眼睛睜得極大,死不瞑目。

這個男子,竟然就是秦少峯,他雙眼中閃過一絲厲芒,邪氣瀰漫,渾身上下,透着無比的陰煞之力,他緩緩的擡起頭,冷冷的說道:“唐小白,你殺了我師尊,這個仇,遲早要報!”

這時,突然的,出現一陣腳步聲,在這寂靜的工廠中,清晰可聞,秦少峯目光一凝,沉喝道:“什麼人!”

只見陰暗處,緩緩走來一個女子,她穿着一身很奇怪的衣服,黑白相間,極其修身,而且在其胸口位置,還畫着一個月牙,似乎是某種標誌。

“你就是蕭晨的弟子,秦少峯吧。”女子微微一笑,聲音輕柔,很是動聽,只不過,無論如何遮掩,還是能從語氣中,聽出魅惑的感覺。

秦少峯的表情更加凝重,雙手聚起煞氣,冷冷的看着女子,高聲說道:“你是來圍剿我的,勸你放棄這個想法,否則,就算你是女人,依然會被我撕成碎片。”

“小弟弟,你是多慮了,其實,我是來幫助你的,我們有着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唐小白,而且,我與你師尊,蕭晨,可是舊相識,暗夜妖姬的名號,你或許從他口中聽到過吧。”女子咯咯一笑,眨眼間出現在秦少峯面前,伸手輕撫他的臉頰,柔聲說道。

秦少峯聽到這個名字,不再出聲,因爲他確實從蕭晨那裏聽到過,知道是自己人,在這個危機關頭,他們彼此都需要對方,畢竟僅是一個人,是無論如何,也鬥不過唐小白的。

只是秦少峯想不明白,暗夜妖姬與唐小白,又有什麼仇恨,她這是第一次出場吧,難道是時間線不對?

“那我應該稱呼你爲師叔吧?”秦少峯語氣放緩,冰冷的眼神也消散,轉頭避開女子的手,說道。

“叫什麼師叔啊,把人家都叫老了,還是叫姐姐好聽。”女子呵呵一笑,極盡妖嬈。

心中罵了其一聲老婦女,秦少峯口中說道:“那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唐小白此時不在京城,難道要去巴厘島找他?”

唐小白在巴厘島的事情,網絡上早已傳遍,畢竟大明星劉詩藍還在,出去度蜜月,怎麼可能不上娛樂報道,他們的蹤跡,早已天下皆知。

“不用這麼麻煩,他又不是不回來,這段時間,我們就好好準備準備,對了,你給我去辦個手續,正式加入夜靈事務所,以後辦事,也方便許多。”女子轉身邊走邊說道。

夜靈事務所的名號,秦少峯早有耳聞,不過據說他們早已解散,近期才傳出神祕復出的消息,沒想到,這個暗夜妖姬,竟然與夜靈事務所有關係。

……

萬米高空之上,一架飛機正穩穩當當的行駛中,而飛機頭等艙裏,中間靠窗位置,正坐着唐小白和劉詩藍,這正是在返回京城的途中。

劉詩藍頭靠在唐小白的肩膀上,正睡得香甜,而唐小白卻處於半睡半醒之間,不知道爲什麼,怎麼也睡不着,算算時間,大概還有一個多小時,就可以回到京城了,所幸也就不再勉強睡覺,開始四處打量。

…… 大家基本上都在休息,只有個別的年輕人,在小聲的聊着天,這時後面,突然走出一個人來,站在那裏,看了一眼所有人,接着閉起眼睛,口中唸唸有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唐小白微微皺眉,他隱隱聽到,男子說的語言,好像是R國的話,雖然聽不懂,卻可以很肯定,因爲耳濡目染,從小視頻裏,可沒少聽,也就在他說話之際,飛機突然開始劇烈晃動,警報聲不斷鳴叫,所有人都被瞬間驚醒。

耳邊嗡嗡悶響,身體激烈抖動,飛機就好像是在跳舞一般,所有人都驚嚇的尖叫起來,乘務人員,也鬧不明白髮生了什麼,飛機手把不受控制,全面失靈,正急速的向下墜落。

劉詩藍也驚醒過來,緊張的說道:“小白,這是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

唐小白沒有回答,而是轉頭向後看去,但那個R國男子已經不見蹤影,他完全可以確定,一定是剛纔那個人搞的鬼,但現在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必須想辦法解救,不然飛機墜毀,這裏所有人都要喪命。

他立刻朝劉詩藍說道:“藍藍,你在這裏千萬別動,我必須做點什麼,相信我,很快回來。”

“可是…”劉詩藍眼眶泛淚,很是擔心唐小白會出什麼事,這可是飛機啊,還在幾萬米高空之上,如此危險,能做什麼呢。

“別怕,閉上眼睛,我很快就回到你身邊,所有人都不會有事。”唐小白親了一口劉詩藍的額頭,點點頭,起身高聲喝道:“大家不要慌亂,全部閉嘴,乖乖坐在位置上,繫好安全帶,飛機會穩定着陸。”

“你說什麼呢,這怎麼可能,飛機出故障了,我們都會死的!”所有人不管不顧,驚慌之下,根本不知道要做些什麼,聽到唐小白的話,更是罵聲一片。

唐小白懶得理會他們,對着乘務人員說道:“看好他們,並且打開艙門,我要出去。”

“什麼,飛機上的降落傘全部損壞,出去就是死啊。”空姐眼睛睜得大大的,感到不可思議,以爲是自己聽錯了。

“時間緊迫,不要這麼多廢話,趕緊打開艙門!”唐小白頓時大吼一聲,嚇得乘務人員,立即踉踉蹌蹌的去開艙門,而在座的人,聽見這話,又是亂罵亂喊,覺得唐小白就是一個神經病。

艙門被打開,一股勁風撲面而來,好像要把人的臉皮都吹掉,唐小白冷聲朝後說道:“在我出去後,馬上關閉艙門,什麼也別做,就待在這裏。”

話落,唐小白深呼一口氣,縱身一躍,從飛機上,直墜而下,若是旁人,絕對要被摔成肉泥,但唐小白可不是普通人,靈力散發,飛身而起,雙手結印,大喝一聲,靈氣全面爆發。

靈氣團包裹住下墜的飛機,因爲其速度太快,又身在高空,所以就算是唐小白,也不由冷汗淋漓,幾乎耗盡了全身靈力,才減緩了飛機下落,並且小心翼翼,緩緩的託着飛機,向下移動。

平穩的將飛機,放置在了地面的空地之上,旁邊有一條河流,還有一座高山,緊接着旁邊就是樹林,也不知道這裏什麼鬼地方,而落地之後,唐小白彷彿虛脫一般,一屁股坐到地上,仰身而倒,大口的喘息。

而飛機之中,所有人還在驚聲一片,場面完全失控,而駕駛位的駕駛員,卻是親眼看着飛機緩慢的落在地上,他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面前所看到的一切,他轉頭見到一旁躺在地上的唐小白,立刻慌忙的跑出駕駛艙,大聲喊道:“我們得救了,剛纔那個人就在下面,我們不會死了!”

這一刻,所有人都安靜了,仔細感覺,才發現,飛機好像真的不在繼續下落了,變得極其平靜,連一些輕微的晃動都沒有。

劉詩藍立刻起身,跑到艙門前,說道:“快開門,我要出去!”

乘務人員立即幫忙打開艙門,一束月光照射 進來,見到外面情景的人,全都瞪大眼睛,呆立當場。

一望無際的樹林,還有陣陣鳴蟲鳥叫,甚至是清新的空氣,還有涼爽的微風,他們真的安全了,飛機就這麼穩穩的停在地上,這一切就好像是在做夢。

劉詩藍慌亂的跑下飛機,一下子被石頭絆倒,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發出一聲疼痛的悶哼,唐小白猛然掙開雙眼,翻身爬起,見到劉詩藍,就想要瞬移過去,可是靈力耗盡,身體一陣閃爍,也跟着摔在了地上。

奮力爬起身,唐小白掙扎着來到劉詩藍身邊,將她扶起,抱在懷裏,輕聲說道:“沒事了,已經沒事了。”

飛機上的人,陸陸續續的走了下來,紛紛對唐小白行注目禮,剛開始的辱罵,再也不見,但他們依然不敢接近唐小白,誰知道他擁有這種能力,會不會做出什麼可怕的事情。

只有親眼目睹唐小白如何解救他們的駕駛員,小心的上前,說道:“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啊,飛機已經不能用了,這裏還有這麼多人。”

“打電話求援,大家先在這裏,勉強住一晚吧,看看附近有沒有村莊,或者直接在飛機上過夜。”唐小白擡頭看了他一眼,說道。

駕駛員趕緊點頭,這麼簡單的事情,自己竟然還要問別人,或許是被他剛纔的氣勢驚到了,覺得他就是主心骨,必須詢問他的意見。

所有人回飛機的回飛機,還有人到河邊去洗臉,甚至有人去抓魚,準備燒烤,直接把這裏變成遊玩的了,唐小白不管他們做什麼,揹着劉詩藍向一邊的樹林中走去。

沒走多遠,就走出了樹林,看着一望無際,實際上樹林並沒有多大,而在旁邊,還真有一個村莊,此時正燈火通明,還不時傳出狗叫聲,時間也纔不過十點多鐘,這裏的人看來還沒有全部休息。

耗費大量靈力,肚子確實餓了,而且劉詩藍也很口渴,如果向飛機上的人要水,他們或許會給,但唐小白不會去要,飛機上小部分是華夏人,還有大部分是別國的人,全部整合起來的話,可能會有六七個國家。

自己累成這樣,救了他們,竟然連句感謝都沒有,雖然他也不需要被人感謝,但是最起碼的禮貌,也要有吧,要不要是一回事,說不說又是一回事了。

來到村莊外圍之後,唐小白竟然發現,這裏有一條路,可以連接到外面,而且還有泊油路存在,看來這裏,應該距離城市不遠,否則若是偏僻之地,不可能有修路。

…… 走到最近有光的一家門前,唐小白朝遠處看了看,發現好像有些人坐在門前,說着什麼,他馬上再向前走,看看有沒有能收留他們一晚的人家。

正在說話的一些老人和婦孺男子們,見到外人到來,立刻停止了議論,且臉上表情各異,滿是愁容,似乎有情況發生。

“老爺爺,各位鄉親,我們迷路了,可不可以在這裏住上一晚,明早就走。”唐小白向着他們點點頭,詢問道。

“當然可以,我們家孩子正好出門,有空房間給你們住,給我來吧。”一位老婆婆,上前說道,衝着其他人嘆了口氣,就在前領路,唐小白頗爲疑惑,這裏的氣氛有些詭異,莫不是出什麼事了?

看着唐小白兩人和老婆婆走遠,其他人也跟着嘆口氣,又繼續議論開來,隱隱約約,唐小白似乎聽到了,死人、陰魂等詞彙,這讓他不由眉頭緊皺,果然有事。

老婆婆的家住在村東頭,所以走了一段路程,打開家門,她客氣的說道:“你們還沒有吃飯吧,我去幫你們把飯菜熱熱吧。”

“謝謝婆婆。”唐小白和劉詩藍一起說道,並且走進房間,坐在客廳裏,這個村莊裏大多都是二層樓房,或者是兩人住的小房子,而婆婆的孩子不在家,現在應該只有她自己,房子也很小,除了客廳外,只有兩個小房間可住人,院子外還是用土堆積起來的牆壁,看着很是荒涼。

劉詩藍可從來沒有來過這種地方,雖不至於厭惡,但是感覺渾身不適,唐小白突然嘆了口氣,輕聲說道:“ 最近倒黴事兒可真多,我是不是要去燒燒香,拜拜佛了。”

劉詩藍咳嗽了一聲,說道:“你不是一直都很倒黴嗎,害的我也跟着一起倒黴,唉。”

“你這是什麼意思,後悔嫁給我了?”唐小白哼了一聲,說起來他確實就沒不倒黴過,自己的命運真悲慘吶。

“我哪有這麼說,就算是後悔,恐怕也逃不了你的狼爪吧。”劉詩藍拍拍手,看着桌子上還很乾淨,這才趴了下來,歪着脖子,笑眯眯的看着唐小白。

“嘿嘿,那當然,想要逃出我的魔爪,這是根本不可能滴。”唐小白賤笑一聲,這時老婆婆已經端着熱好的飯,走過來了,唐小白連忙停嘴,起身,幫忙接過飯菜,放在了桌子上。

“婆婆,我剛剛聽見你們在外面說着什麼,皆是一臉愁容,村裏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唐小白看着坐在對面的老婆婆,好奇的問道。

老婆婆深深的嘆息一聲,說道:“這個事情,恐怕你們這些小年輕,聽到了會害怕,這大晚上的,你們還是別問了。”

唐小白反而更加好奇,她這麼說,村裏鐵定是鬧鬼了,自己在人家裏住宿,而且婆婆還爲他們準備飯菜,既然人家村裏有事,豈有不幫之理,於是繼續說道:“婆婆,放心吧,對於鬼怪之事,我很在行的,你且說來聽聽。”

直接說出鬼怪之詞,讓老婆婆也是非常疑惑,眯縫着眼睛,說道:“看你年紀輕輕,跟我那孫子應該差不多大,怎麼難道是個道士?”

說起抓鬼,大家心中第一反應,自然就是道士,尤其是茅山道士,老婆婆也不例外,只是她怎麼看,唐小白也不像是有此本事的人。

“也可以這麼說吧,總之,婆婆先告訴我,村裏到底發生什麼了。”唐小白實在懶得去解釋這些,模棱兩可的說了一句。

“好吧,其實,是這樣的,這幾天呢,村裏一個名叫二狗的小子,不知道爲什麼,突然變得萎靡不振,而且去醫院看病,竟然被查出是房事做的太多,身體虛弱所致。”老婆婆一把年紀,對這些事情,也不會避諱,只是劉詩藍卻滿臉鄙夷的躲在唐小白身後。

“而這個二狗子,他今年雖然已經三十多歲,可是卻一直未曾娶媳婦兒,要說房事,那根本不可能,雖然不知道,你們這些小年輕,會做些什麼,不過也不會導致過多,把身體變得幾乎都不像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