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子,在卓雅文,羅烈和羅婭三個人的溝通下,所有的學員都將自己得到的功法給交出來,這些功法統一的放在卓雅文那裡,因為,卓雅文善於察物,可以最大化的利用這些功法,畢竟,在他看似邋遢的外表下,其實有一顆非常細膩冷靜的心。

就是因為這顆心和這雙慧眼,所以,卓雅文才可以在多少死關中脫離出來,並且,一步步的都到這裡,擁有著強大的實力。

「好,那麼,就這樣子了,我告訴你們,你們要交出功法,全部是自己自願的,我可不想要你們哪一天告訴我,說你們是被逼得交出自己身上的功法的!」羅烈一臉憤怒地對著周圍的學員說道。

羅烈的那一雙深邃的眼睛,充滿了霸道的氣質,那一股氣質遠非一個普通的少年能夠具備。

「好的,我們知道了,羅烈,你就放心吧,我們都知道自己要怎麼樣做的。」一旁,那些原本有二心的學員,在聽到了羅烈的話之後,他們紛紛的收起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老老實實的回答著羅烈道。

羅烈在聽到了大家的回答之後,他微微地點了點頭,一臉滿意的樣子,到了這個地步,不由得他不霸道,因為,他很是清楚,一旦混亂起來,那麼,整個銅武班都會散去的,到時候,那些珍貴的功法外露,可是很危險的。

毫不誇張都說,要不是,羅烈修鍊了煉皮法,強化自己的皮膜的話,他是不可能可以擊敗九星力武者的,畢竟,修鍊越是到最後,實力的差距就越是強大。

忽然,小東方彷彿是想到了什麼似得,他猛地大聲說道:「對了,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們,當你們將自己的功法拿出來之後,就不可以隨意的泄露出去,畢竟,有的是一些學員家傳的功法,要是泄露了出去的話,那麼他們要怎麼樣面對家裡人,你們大家說是不是?」

在聽到了小東方的話之後,不僅僅是卓雅文和羅婭若有所悟,就連那些有所猶豫的學員也紛紛點著頭,畢竟,他們本來就是拿出自己家傳的功法的,要是,他們的功法泄露出去的話,那麼,他們就死定了。

羅烈在看到了周圍的學員,那一臉放心了的表情之後,他不由得對著小東方豎了一個大拇指,他的表揚使得小東方心裏面十分的驕傲。

「羅烈,我告訴你,我們大家,就等著你的功法,然後,我們就可以變得更加強大了。」小東方悄悄地趴在羅烈的耳邊,滿是笑意地對著他說道。

在聽到了小東方的話之後,羅烈也微微地點了點頭,忽然,他彷彿若有所感一般,轉過頭看去,就看見了

卓雅文那滿是笑意的眼神,羅烈禮貌的回了他一個笑意,然後,就轉過身去了。

卓雅文看著羅烈那大度的表現,他發現,自己現在是越來越看不透羅烈了,他不僅僅一次次的逆襲,擊敗所有實力高於他的對手,就連他的處事方法都很是出人意料,畢竟,要不是他主動提出來的話,那麼,所有的學員,也不可能真的將自己的功法拿出來的,畢竟,這個可是前所未有的壯舉啊!

縮在角落裡的羅婭也一臉好奇的看著羅烈,在她從小東方嘴裡知道了這個一誇再誇的羅烈,知道了羅烈以一星力武者的實力,創造了許多奇迹般的事情,知道了這個少年突破的一次次的極限……她那滿是好奇的眼中,有些一抹說不清的神色一閃而逝。

在武烈學院的院長室之中,火舞珏一臉失魂落魄的走到自己的導師身邊,她的導師獨孤瑤,是一個帶著面紗的女人,那一身紅色的離火武者服穿在她的身上,那是多一分不多,少一分不少,剛剛好將她那完美的身材給展現了出來。

獨孤瑤在自己的得意弟子火舞珏進來之後,她立刻就發現了火舞珏的不對勁,在看到了火舞珏一臉失魂落魄的樣子,她的身影立刻化作紅光,消失在椅子之中,轉眼間就出現在了,離她兩丈多遠的火舞珏身邊。

「珏兒,你在怎麼了?怎麼一臉的失魂落魄呢?是不是,在這裡有什麼人欺負你了?」獨孤瑤一臉生氣地對著火舞珏詢問道,隨著她的話語,一陣陣淡藍色的火焰在她的身上閃爍著,一股充滿了毀滅的氣息,從她的身上散發了出來,在她的腳下,一道道裂縫猛地從她的腳下裂開。

院長聖法夕在感受到獨孤瑤那生氣的話語之後,他哈哈一笑,右手一壓,立刻,在獨孤瑤的腳下,有些破裂的地面頓時就恢復原樣了。

「不好意思,聖法夕院長,我因為徒弟的事情,差一點就將你這裡毀滅了,真的是很抱歉,我一定會按價賠償你的,不過,我希望,如果我從我的弟子口中問出一些事情,到時候,要是有用得上你的地方,還請你可以鼎力相助!」獨孤瑤忽然回復了一臉平靜的樣子,她的聲音就像是甘泉一般,滋潤著在場所有人的心。 獨孤瑤的話不多,但是,她卻是對聖法夕提出了一個難題,那就是,要是她的得意弟子真的是被人欺負了,那麼,她一定要報仇的,到了那個時候,還希望聖法夕不要阻止她。

聖法夕當然也聽出了獨孤瑤話里的意思了,只不過,他微微地皺了皺眉頭,並沒有立刻回答獨孤瑤的話,

畢竟,他也是這個武烈學院的院長,不可能什麼事情都必須順他的意思的,要知道,一間學院,最重要的就是學員了,要是沒有學員的話,那麼,學院就沒有用了。

「我只是想要你可以不干擾我的懲罰而已,我保證,不會讓你難做的,可以嗎?」獨孤瑤在看到了聖法夕那不說話的表情之後,她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讚賞,畢竟,有這樣子的院長,是每一家學院的福氣,因為,一個維護學員的院長,遠遠地比一個對學員視若無睹的院長要好得多。

「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是,希望你不要太過火,而且,我們還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如,我們先聽你的弟子說話吧。」聖法夕想了想,他一臉認真地對著獨孤瑤說道。

是啊!事情都沒有了解清楚,哪裡就可以先下定論呢?想要去找人算賬,也總要有理由吧。

獨孤瑤微微地點了點頭,她轉過身看向了火舞珏,嘴裡淡淡的說道:「珏兒,你現在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都告訴我,不要怕,你有什麼事情,就告訴我吧。」

在這個時候,忽然,一大堆穿著紅色武者服的學員沖了進來,他們的樣子很是兇狠,就像是要和人拚命一般。

「怎麼了?誰敢欺負我們的師姐啊!是不是找死啊! 蜜蜜婚寵:總裁大人好體力 火舞珏師姐,你怎麼了?有沒有受傷呢?」為首的武者,是一個有著一張英俊的臉蛋,身材卻只有五尺大小,一頭火紅色長發披肩的年輕人,他在看到了火舞珏之後,立刻擔心地對著她喊道。

火舞珏在看到了這個年輕人之後,她的眼神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她很是害羞的搖了搖頭說道:「沒有事情,司徒定,你就放心吧,你們幹嘛要來這裡呢?你知不知道,這裡面不是我們離火學院,你們這樣做的話,會讓導師難做的。」

司徒定在聽到了火舞珏的話之後,他那緊張的心才緩緩地鬆了一口氣,他很是輕鬆的笑了笑,一臉不好意思地說道:「你沒有事情就好了,沒有事情就好了。」

火舞珏在聽到了司徒定的話之後,她臉上的笑意變得更加的濃厚了。

聖法夕在看到了離火學院的人團結的感情之後,他很是大方的笑了笑,一臉羨慕地說道:「好了,沒關係,可以看見了你們離火學院這樣子團結,我也很是羨慕的。」

聖法夕頓了頓,他猛地一臉嚴肅地對著火舞珏說道:「好了,火舞珏學員,你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們了嗎?現在,這裡所有的人都在,正好,你可以好好地告訴我們,記得,不要有絲毫的隱瞞。」

火舞珏在聽到了聖法夕的話之後,她的身體輕輕地顫抖了一下,她整個人的心中充滿了苦澀,一想起來剛剛做過的事情,她就知道,自己並沒有占理,但是,說謊的事情,她根本就說不出來,所以,她只能夠將事情的起因和結果,對著聖法夕還有自己的導師獨孤瑤說了起來。

獨孤瑤在聽到了火舞珏說的之後,她那一雙平靜的鳳眼之中,一道滿意的神色一閃而逝,其實,在看到了自己的弟子那表情之後,她的心裏面就知道了發生了什麼事情,只不過,對於她來說,不管自己的徒弟做了什麼事情,只要她沒有欺騙自己,那麼,就一直是她的得意弟子。

聖法夕在聽到了火舞珏說的話之後,他的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憤怒,他沒有想到,原來火舞珏居然敢在自家的學員之中縱火傷人,幸好,在聽到了那一個學員並沒有事情之後,他才按下自己要殺人的心,只不過,他心中的怒意卻不減反增,敢在他聖者的地方上傷害他的學員,真的是不把他放在眼裡啊!

「獨孤聖者,想必,你也已經知道了,這一件事情,並不是我們學院的學員的錯誤,全部都是你們離火學院的人一意孤行的,不過,幸好,那一個學員並沒有什麼事情,所以,我不希望,你們學員在我們學院之中再做出什麼事情,否則的話,你應該知道的。」

聖法夕微微地抬起頭,他一股龐大的壓力在他的身上浮現,他看向了火舞珏的眼神之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殺機!

火舞珏在看到了聖法夕的眼神之中的殺機之後,她就感覺到自己就像是無根的浮萍一般,在狂風暴雨之中翻來覆去,隨時都會被那狂風暴雨所淹沒,立刻,她的額頭上布滿了冷汗,就連她的臉上都變得慘白無比。

「哼,聖法夕聖者,你在我的面前,這樣子教訓我的弟子,你覺得,合適嗎?」獨孤瑤微微地踏向前面一步,擋在了火舞珏的身邊,一股帶著毀滅的氣息就在她的身上浮現著。

「呵呵,我就是給你的學員開一下玩笑的,只不過,我希望,這樣子的事情,你們離火學院的人,不會再有下一次,否則的話,你知道的,就算是你們是我們武烈學院的盟友,我們也不會放過你的。」聖法夕的眼神之中閃爍著雷光,一股同樣的毀滅氣息就在他的身上浮現。

兩股毀滅的氣息,就在這個寬敞的院長室之中相互的對抗著,在聖法夕的身上,一條閃爍著雷霆光芒的藍色巨鷹,忽然化作展翅飛翔的樣子,在他的身上鳴叫了起來;在獨孤瑤的身上,一隻渾身上下燃燒著火焰的獨角巨鳥,高傲的看著那一隻藍色巨鷹,忽然一聲長嘯。

周圍的水果,桌椅,書架什麼的,在受到了兩股毀滅氣息的波及之後,立刻就像是風化的石頭一般,化作粉末消失不見了。就連那地面上,也布滿了一道道的裂縫來。那些離火學院的學員,也被迫躲到一旁的角落去,。

在聖法夕和獨孤瑤要大戰的時候,一聲嬌喝聲就在他們的耳邊響了起來了。

「不要啊!導師,請您千萬不要生氣,這一件事情,歸根結底都是我的錯,要不這個樣子,我去找那一個人,然後,再看他決定要怎麼辦做吧。你們就不要為我打架了。」火舞珏在看到了自己的導師和聖法夕的舉動之後,她咬了咬牙,一臉堅決地對著兩位聖者說道。

獨孤瑤在聽到了火舞珏的話之後,她第一時間收回了自己身上的道魂,在看到了獨孤聖者收回道魂之後,聖法夕也立刻收回了自己身上的道魂。

整個院長室之中,那兩股毀滅的力量頓時消散一空,那些躲在角落旁的離火學員,才緩緩地從地上站了起來。

「好,那麼,我就等著你去找那一個學員,我希望,你可以做出讓我滿意的答覆。」聖法夕一臉嚴肅地對著火舞珏說道,他說的話不大聲,只是,他話語之中的寒意,卻使得在場所有的離火學員,都感覺到一股刺骨的寒意。

「好了,我知道了,聖法夕聖者,你就不要動氣了,這一次的事情,是我們不佔理,所以,我決定了,這一次我們離火學院全力以赴的支持你,支持你們武烈學院可以在這一次爭霸賽之中,取得支持!」獨孤瑤在聽到了火舞珏的話之後,她滿臉笑意地對著聖法夕說道,她覺得,聖法夕是不會拒絕這個條件的。

果然,聖法夕在聽到了獨孤聖者的話之後,他那蒼老的臉上浮現一抹喜意,很顯然,獨孤聖者的條件,對於他來說還是有吸引力的,畢竟,在他的心中,學院爭霸賽的名次,對於他來說,還是比面子的事情要重要得多的。

「好了,那我先出去找他了,我會儘力彌補他的,我希望,導師你可以不要為了我,做出一些讓我感覺到傷心的事情。」火舞珏咬著牙對著面前的獨孤聖者說道,然後,她一臉堅決的轉過身,朝著門外跑去。

司徒定在看到了火舞珏那樣子的堅決之後,他的心中立刻感覺到不妙,他腳下一動,整個人就跟在火舞珏的身後,他要阻止這個傻丫頭做傻事情。

「加油啊!司徒師兄,你一定要追回火舞珏師姐,不要讓她做傻事情啊!知道嗎?」在司徒定的背後,那些離火學員紛紛的大聲喊道,在他們的臉上,也滿是擔心的神色。

正在銅武六班正在的羅烈,忽然看到了一股紅色的氣息,從外面飛向自己的頭頂上,然後,一股焦急的心情,就在他的心中浮現了,這一股心情;來得十分的詭異,彷彿,他本來就跟隨焦急一般。

在羅烈身邊的小東方,在看到了羅烈那一臉難看的臉色,他的臉上立刻變得著急了起來,他著急地對著羅烈問道:「老大,老大,你怎麼了?是不是身體不適呢?」

「沒有,我並沒有什麼事情,你放心吧。」羅烈對著小東方揮了揮手,他並沒有將自己剛剛的感覺說出去,因為,就連他,對於那一股奇異的感覺,也是摸不著頭腦。

「好吧,老大,你就是這個樣子,做什麼事請都神神秘秘的,真的是氣死我了。」小東方在聽到了羅烈那一臉應付的表情之後,他撇了撇嘴巴,一臉生氣地對著羅烈說道。

羅烈在聽到了小東方的話之後,他眼神閃過一絲笑意,口中淡淡地說道:「小東方啊,你的大嘴巴的事情,我貌似還沒有跟你計較吧!你……」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小東方給打斷了。

只見小東方摸了摸自己那小肚子,一臉尷尬地對著羅烈說道:「老大,老大,我們兩個人是誰啊?你和我是不分彼此的,好了,我就先去複習一下了,老大,你請隨意。」說完之後,他就不管羅烈,立刻轉過頭裝作看書的樣子了。

只不過,在小東方轉過頭的時候,他並沒有看到,羅烈安一臉擔憂的表情,否則的話,他一定會繼續追問下去的。 到了中午的時候,一位講解道魂技巧的導師離開之後,羅烈才一臉疲憊的從桌子上爬了起來。

「好累啊!為什麼,我今天會這樣子勞累呢?」羅烈摸著自己的心口,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勞累!

「老大,你太累了?哎,都跟你說了,晚上不要運動得太多,你就是不相信,你看看吧!都變成了這個樣子了。」一旁,小東方在聽到了羅烈的話之後,他的眼神閃過一絲男生都懂得的神色,一臉惆悵地對著羅烈取笑道。

羅烈在聽到了小東方的話之後,他的心中閃過一絲無奈,我是身體勞累,可不是因為運動過度啊!只不過,羅烈也知道的,自己就算是再解釋,估計啊,小東方也不會相信的,所以,他也就只能夠一臉幽怨的看著小東方了。

「老大,你要去吃飯嗎?還是,要去和嫂子一起卿卿我我呢?」在小東方收拾好了東西之後,他很是誇張的笑了笑,然後一臉得意洋洋地對著羅烈問道。

「我?我不了,你自己吃好飯之後,就給我帶一些回來吧,我在這裡等著你。」羅烈想了想,他就一臉疲憊地對著小東方說道,現在的他,滿臉的疲憊模樣,就連聲音都一副有氣無力的樣子。

小東方在看到了羅烈那一臉有氣無力的樣子之後,他微微地搖了搖頭,一臉可惜的模樣。然後,他就走出班級悶,朝著飯堂走去,他打算先去吃飯,隨便幫助自己的老大打飯吃。

「羅烈,你沒有事情吧?我看你的臉色不好,是不是?你練功的時候,受到了什麼傷害呢?」這個時候,一旁路過的卓雅文,在看到了羅烈那一臉有氣無力的表情之後,他立刻著急地對著羅烈問道,他看向了羅烈的眼神中充滿了擔心的神色。

「放心吧,我還沒有什麼大礙,你有心了,多謝你的關心。」羅烈在聽到了卓雅文對自己那關心的話之後,他的嘴角勉強的勾起一抹笑意,一臉開心地對著卓雅文說道。

卓雅文很是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他一臉平靜地說道:「不用客氣,這個是應該的,你貴為我們銅武班最強大的學員,我關心你是理所當然的,你不要客氣了。」

羅烈在聽到了卓雅文那直爽的話語之後,他滿臉的苦笑,你還真的是老實啊!

卓雅文看了看羅烈,很是認真地說道:「說實話,因為我們目前站在同一戰線,所以應該關心你的,你能夠幫我們銅武班的忙,讓我們銅武班能夠得到更加強大的力量……」

羅烈在聽到了卓雅文的話之後,他立刻分辨道:「我想要幫助銅武班的大家,都一起強大起來!」

卓雅文點了點頭說道,「我非常清楚你的想法,看來,我當初並沒有說錯,你並不是我們能掌握的。所以,究竟如何,還是由你來說的算吧,羅烈社長。」

在聽到了卓雅文喊自己社長之後,羅烈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滿足感來,要是被人喊自己的話,他倒是沒有什麼感覺。但是,這一次,卻是卓雅文喊自己。

卓雅文是什麼人,他善於識人在學員之中出了名的,在他看似邋遢的外表下,有一顆非常細膩冷靜的心。他的這顆心和這一雙慧眼,不知道幫了他免去多少得罪人的事情。

「好了,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我去學院的煉丹區那裡,為你買幾瓶一品靜心丹吧,這個靜心丹可以幫助你進入靜心狀態之中,而且,還有微弱的休養身體的效力,你不用說了,我花的錢會從你的身上扣去的。」卓雅文揮了揮手,一臉善意地對著羅烈說道、

本來,羅烈在聽到了卓雅文說買丹藥給他的時候,心裏面很過意不去,但是,在他聽到了卓雅文說的最後一句話之後,他的心裏面立刻變得很是無語,花我的錢做好事,你還真的是老實人啊!

「嗨,大名人,你怎麼了?受傷了嗎?」過了一會兒之後,羅烈的耳邊忽然傳來了一聲帶著熱切的聲音,他很是艱難的抬起頭看去,居然是班級裡面的美女學員羅婭。

看著一臉笑意的羅婭,羅烈的心中很是疑惑,按理說,他和羅婭並沒有什麼交集的,可是,為什麼羅婭會來找自己說話呢?而且還一臉熱切的樣子?這個到底是為什麼呢?

「謝謝了,我沒有什麼事情,就是有些太累了,最近都是在修鍊還有戰鬥什麼的,所以呢,就變得這個樣子了,謝謝你的關心了。」羅烈笑了笑,一臉疲憊地對著羅婭說道,他的眼神之中充滿了疲倦的神色。

在看到了羅烈這個樣子之後,羅婭心中很是佩服羅烈,畢竟,羅烈剛剛進入學院的時候,也只是一星力武者而已。

但是,到了現在,羅烈的實力,居然已經達到了一星氣武者的境界了,要知道,這個時間才不過是過了多久啊!連半年都沒有達到,他居然就這樣子的強大了!

「那好吧,我現在去幫你買一些東西來吃一下,你喜歡吃什麼呢?」羅婭一臉疑惑地對著羅烈詢問道,但是,她想了想之後,又繼續地說道:「算了,我自己來吧,反正啊!你吃什麼都和我差不多的,畢竟,我們都是武者,所以,我吃什麼,你應該也是跟著吃什麼的。」

羅烈在聽到了羅婭的話之後,他的臉上滿是苦笑,什麼事情都被你說好了,我還可以說什麼呢?於是,他一臉無所謂的點了點頭說道:「好的,隨你吧,我聽你的話,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了。」

羅婭在聽到了羅烈居然如此容易的說話之後,她的嘴角滿是笑意,看來,羅烈並不像是傳說中的那樣子兇狠的!羅婭在心中暗暗的想道。

此時,羅婭倒是覺得,要是羅烈沒有未婚妻的話,那麼,她可以考慮考慮羅烈,畢竟,她羅婭也算是一個美女,那充滿了誘惑的身材,可是多少男人夢寐以求的!

「好了,那我走了,你就先好好地休息一下吧。」羅婭對了羅烈笑了笑說道,然後,她就轉過身朝著學校的飯堂走去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臉上滿是激動的表情,她真的是餓了。

羅烈無力地對著羅婭點了點頭,他轉過頭看向了班級裡面,卻發現,周圍空蕩蕩的,座位上全部都只剩下書籍,並沒有一個人影,他嘴角勾起一抹苦笑來,原來在這個時候,整個班級裡面居然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哎!算了,我還是好好地休息一下吧。羅烈在心中微微地嘆了一口氣,他只好重新躺回桌子上睡覺了。

可是,就在羅烈以為自己可以好好地休息一下的時候,一聲大喝聲就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了。

「喂……」

羅烈在聽到了這一個熟悉的大喝聲之後,他有些迷茫的抬起頭,然後,他眼中的迷茫立刻變成了戒備的神色,因為他發現了,來的人,居然是早上那一個傷害自己的火舞珏!

「是你啊,火舞珏,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羅烈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這個美女,他有些懶洋洋地對著火舞珏問道,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自己身體的不舒服,所以,他在看到了火舞珏之後,心裡並沒有絲毫的害怕或者憤怒的感覺。

火舞珏本來想要隨便找一個學員,來問些事情的,但是,她在看到了眼前這個早上將自己嚇倒的學員之後,她心中的怒火猛地燃燒了起來,她一臉憤怒地對著羅烈質問道:「哼,原來是你!你這個人,早上居然敢那樣子無視我!你是不是想要找死啊!」

不知道為什麼,火舞珏在看到了羅烈之後,她的心裏面就升起一股怒火早上羅烈那一臉漠視自己的樣子,再一次浮現在她的眼前,頓時,她的心中充滿了怒火。

在羅烈的眼中,只見,那火舞珏緩緩地從身上拿出一把匕首來,這一把匕首的手柄通體紅色,有著一道一尺長,兩指寬的鋒刃,遠遠地看上去,那匕首就像是有著火焰在其中燃燒著一般,很是迷人。

其實,不由得火舞珏不生氣,因為,她可是離火學院的天之驕子,而且,她確實有自信的資本。但是,火舞珏不知道的是,在吸收了離火鳳鳥的力量之後,羅烈更有那自信的資格和底氣!

「你接我一招!我就放過你!」火舞珏仰頭大喝,那匕首之中立刻閃爍著紅色的火焰,一連閃爍著三下之後,火舞珏就拿著匕首,朝著羅烈斬下,那匕首在揮舞之中,匕首上面帶著的火焰,已經凝聚在這柄匕首的鋒刃上,一股三尺大小的熊熊烈火猛地朝羅烈壓了上去!

在羅烈的身邊,那些書桌什麼的,在這一股三尺大小的熊熊烈火之中慢慢的燃燒了起來,很快的,就化作灰燼消失不見了。

「離——火——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