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鎖住了?!

這個臭流氓,是不是一開始就沒安好心?!

“……”回頭,氣憤地瞪着他。

“唐旭堯,你不要再無聊了!快給我開門!”她略顯驚慌地命令道,並思索着他若是不配合自己該怎麼辦。

可意外的,唐旭堯這一次竟然很合作,輸入密碼後將門打開,並做了一個很紳士的動作,“請!”

這下夏海芋反而驚訝了,他怎麼變得這麼快,是真神經了,還是覺得剛剛那個玩笑不好玩了?!

哼,他愛怎麼樣就怎麼樣!不關她的事!

既然門都打開了,她當然要快走,再跟他一起呆下去,她也要變神經病了!

走!

如是想着,腳下便有了動作,像是害怕似的,一下子就跨出了門檻。

科學家闖漢末 唐旭堯斜靠在牆壁上,雙手抱胸,目光緊緊鎖定她,將她慌亂的樣子看在眼裏,“夏海芋,還記不記得上一節課你講過的那個成語?!”

看完記得: 做小蝸牛(加更)

【公告:昨天千字定價是5分,安安覺得有點貴,今天找編輯商量了,改爲4分,希望大家可以省下錢來看更多的內容,祝親們愉快,我愛你們!】

成語?!

什麼啊?!

夏海芋微微蹙眉,思索。全本

忽然,腦袋裏閃過一道白光,像是想起了什麼,心又“咚咚”地跳了起來。

唐旭堯看出她的反應,微微挑脣,“想起來了是吧,上一節課你講的那個成語就叫做——落荒而逃!形容吃了敗仗慌張逃跑!夏海芋,你現在就是這個樣子!”

“我哪有?!”她下意識地反駁,可只一秒就後悔了。

夏海芋,你這個大笨蛋,幹嘛要理他說什麼,肯定沒好話,你應該一腳走出門去,再也不理他的呀!

唐旭堯繼續挑釁,“你有!你甚至比落荒而逃更沒用,不戰而敗!跟我在一起有那麼可怕嗎?!你連試試的勇氣都沒有!就連相信我喜歡你這個事實都不敢!還記不記得你曾經在我臉上畫過什麼?!烏龜!我看你纔是縮頭烏龜!”

“你……”夏海芋氣得臉紅脖子粗,卻很快反應過來自己是中了他的激將法了。全本哈,這個臭流氓,真陰險!居然用烏龜來刺激她!

烏龜……烏龜……

張揚的怒氣,不知怎麼的,忽然就沉澱下來,想到烏龜,她就又聯想到另外一種小動物,心底某個角落一剎那柔軟了起來。

“唐旭堯,你知道嗎,其實除了烏龜之外,還有一種動物也是揹着殼的,那就是蝸牛。”

“你聽過那個故事嗎——”

“小蝸牛問媽媽:爲什麼我們從生下來,就要揹負這個又硬又重的殼呢?媽媽:因爲我們的身體沒有骨骼的支撐,只能爬,又爬不快。所以要這個殼的保護!”

“小蝸牛:毛蟲姐姐沒有骨頭,也爬不快,爲什麼她卻不用背這個又硬又重的殼呢?媽媽:因爲毛蟲姐姐能變成蝴蝶,天空會保護她啊。”

“小蝸牛:可是蚯蚓弟弟也沒骨頭爬不快,也不會變成蝴蝶他什麼不背這個又硬又重的殼呢?媽媽:因爲蚯蚓弟弟會鑽土,大地會保護他啊。”

“小蝸牛哭了起來:我們好可憐,天空不保護,大地也不保護!蝸牛媽媽安慰他:所以我們有殼啊!我們不靠天,也不靠地,我們靠自己。”

小蝸牛,小小的天有大大的夢想,等待陽光靜靜看着它的臉,一步一步往前爬。全本

“唐旭堯,你不要再說喜歡我什麼的,我想做平凡的小蝸牛,你懂嗎?!”

默默說完,默默離開,這一次,她的腳步沒有那麼慌亂了。

唐旭堯站在原地,英俊的五官完美依舊,眉心卻皺得死緊……蝸牛?!

夏海芋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後,立即將門關得嚴嚴的,就好像是他的目光可以穿透門板似的,那股灼熱讓她渾身不自在,就像是他說的那樣,她的呼吸裏好像都是他,滿滿的,都是。

莫名地,臉又紅了起來,耳根都跟着發燙。

屋子裏還黑着,雲小小還沒回來,叫她忍不住有些擔心。

掏出手機,迅速撥了雲小小的號碼,“小小,你在哪兒呢,怎麼這麼晚還沒回來啊?!”

電話那端,雲小小的聲音相當愉悅,“我還在shopping啊!海芋,我跟你說,今天晚上新商場通宵哦,好過癮啊!哈哈哈,今天可以買個夠了!”

聽到雲小小那麼興奮的聲音,夏海芋放下心來,但還是忍不住叮嚀,“小小啊,已經很晚了,你快點回來吧!”

“哎呀,還早呢,我再逛兩個小時……海芋,你不要擔心啦,我會空手道的嘛,安全沒問題的!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拜拜!”

不等夏海芋再說什麼,雲小小已經掛斷了電話。

“……”夏海芋聽着電話裏的嘟嘟聲,嘆氣。

這個小小,也不知道是不是說真的,她那個小小的個頭,還會空手道?!

不過她那麼自信滿滿的樣子,應該錯不了吧!

唔,怎麼別人都是那麼厲害呢,就她一無是處!

“咚”得一下,把自己丟向沙發。

“夏海芋,你連試試的勇氣都沒有!就連相信我喜歡你這個事實都不敢!我看你纔是縮頭烏龜!”

唐旭堯的話在腦袋裏嗡嗡想起,擾亂了心絃。

他時而激動,時而深沉,時而霸道,時而溫柔的樣子,就像是電影回放似的,一一滑過她的腦海,還有他的擁抱,他的吻……

呃,夏海芋你在想什麼呢,羞不羞啊?!

你要清醒一點!

你的人生已經被那個臭流氓弄得一團亂了,現在好不容易安定下來了,絕對不能再想他!

“夏海芋,我喜歡你!我想你做我的女朋友!我想跟你滾牀單!”

他霸道的宣告,迴盪在耳畔,還有心頭。

啊啊啊啊啊,討厭,又來了!

大唐:每周十連抽 混蛋!自以爲是的傢伙!她纔不要做他的女朋友,更不可能再跟他滾牀單!

“砰”地站起身,衝進浴室,她需要冷靜、冷靜、再冷靜!

拿起牙刷,擠出一點牙膏,開始刷牙,刷掉他留在她嘴裏的味道;用力洗臉,洗掉雙頰因他而起的燥熱;最後洗澡,洗掉被他擁抱過的那一點悸動。

夏海芋,不要胡思亂想!他在發瘋,你不能被傳染!

洗漱完畢,說不上是疲憊還是輕鬆的身子,又重新倒回了沙發,她還是等小小吧,得幫那個購物狂搬東西才行啊!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好像已經很晚了,她迷迷糊糊地睡着。

身旁有人輕輕地拍着她的肩膀,低聲喚着,“海……芋……” 總裁上司Out躲躲閃閃

唔?!?

有人叫她嗎?!?

夏海芋一臉睏倦,迷迷糊糊地睜開眼,只見雲小小一張紅彤彤的小臉出現在眼前,“小小,你回來啦,要不要我幫你搬東西啊?!”?

“不用不用,海芋你是特意等我的吧,不過我已經全部搬完了哦,你啊,還是快點回牀上睡覺吧,睡沙發會感冒的!”?

聽到雲小小關切的話,夏海芋的心頭頓時暖暖的,有人這麼關心她,覺得好幸福啊!?

“小小,我現在不困了耶!”?

“真的?!”雲小小開心得差點跳起來,“太好了,海芋,我正好有話要跟你說!”?

“嗯,說吧!”瞧她一臉賊相,笑嘻嘻的,一看就是遇到好事了!?

“小小,你是不是在街上又看中什麼寶貝了?!”?

“是的!”雲小小重重點頭,卻故意保持神祕,“海芋,你猜猜是什麼?!”?

“衣服?!”?

“不對!”?

“玩偶?!”?

“也不對!”?

“吃的?!”?

“還是不對!”?

夏海芋猜不出來,小小雖然是購物狂,但她並不虛榮,她的內心就跟她的身高一樣,都像是單純的小女孩,她看中的東西也未必都是很貴的,只要對胃口就可以,有時候還會是奇奇怪怪的東西……真的很難猜啊!?

“小小,你別賣關子了,我猜不到,你直接告訴我吧!”?

“唔……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說啦!”雲小小忽然害羞起來,小嘴一嘟,欲言又止。全本摘書?

夏海芋睜大了眼睛,什麼情況,小小居然臉紅了!?

“小小,是不是有人跟你表白呀?!”?

“哎……不是……”雲小小的語氣聽起來有點哀怨,可臉上的紅暈不止,“其實……是我想對人家表白……”?

“啊?!”夏海芋大爲驚訝,“你在街上遇到喜歡的人了?!一見鍾情?!”?

“嗯!”雲小小用力點頭,表情立即變得笑眯眯的,美美地回味,“晚上我逛街完畢正要回來的時候,路過一間紅酒專賣店,看到裏面有一個又高又帥的男人,站在酒架前面,大手一揮——這一排我全要了!噢,迷死人了!”?

“……”汗,居然因爲這種理由!?

“海芋,你知道嗎,在那一瞬間,我就怦然心動!尋尋覓覓了這麼多年,總算找到我的白馬王子了!我的夢想就是他牽着我的手,一起掃購,然後把我們的屋子堆得滿滿的!”?

雲小得如癡如醉,夏海芋卻是滿頭黑線,“小小啊,一見鍾情這種事雖然很浪漫,但是也有點不靠譜,你怎麼能對一個在街上偶遇的男人心存幻想呢,你都不認識他啊!”?

“我雖然不認識,但是你可以幫我認識到他!”?

“我?!”夏海芋越聽越迷糊,怎麼扯到她身上來了!?

正在犯糊塗,雲小小立即湊上前來,小胳膊一伸,將她的脖子緊緊摟住,撒嬌地說着,“海芋,我有事情想拜託你……”?

抖!?

有一種驚悚的感覺!?

肯定沒好事!?

柳亭英雄傳 輕輕挪了挪身體,夏海芋怯怯地問,“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咳……咳咳……是這樣的……”雲小小開始詳細講述,“我對那個男人一見傾心之後,就也衝進了那家店,在他刷卡簽單的時候偷偷瞄了下,我知道他的名字了耶,而且還知道他在旭陽科技上班哦!”?

旭陽科技?!?

不會吧?!?

夏海芋頓時有了不好的預感,“小小……你到底想說什麼……”?

雲小小眯眯眼,粉嫩嫩的小臉上露出狡黠,“海芋哦,我見到的那個男人叫邵衡,我打聽過了,他是對門那個唐總裁的特助……你去找唐旭堯幫我問邵衡的電話號碼,好不好啊?!”?

“……”夏海芋覺得這個世界瘋狂了!?

“海芋,你一定要幫我啦,我一輩子的幸福就靠你了!”?

啊?!?

這個帽子扣得太大了!?

夏海芋有點招架不住,但是讓她主動去找唐旭堯?!?

天啊!?

這是什麼劇本?!?

她現在躲他還來不及呢!?

看到夏海芋一臉茫然的樣子,雲小小做出可憐兮兮的委屈表情,“海芋,你不會是不想幫我吧?!”?

“呃……當然不是了……我幫,我幫!”夏海芋臉上擠出一個笑容,內心卻在流淚。全本摘書?

休夫 第二天是週末,不用上班。?

夏海芋卻還是起得很早,因爲今天浩然要來,她想做頓好吃的給他,所以起早去超市搶購新鮮的蔬菜。?

躡手躡腳地洗漱完畢,換了衣服,夏海芋便要準備出門,可剛剛站在門口換鞋子的時候,就聽到對門公寓也有動靜。?

心又是不由自主地“咯噔”一下,屏住呼吸趴在門鏡上看了看,只見唐旭堯正推門而出。?

他好像很倉促的樣子,甩手就關上了門,都沒鎖,就要轉身走下樓梯,可忽然腳步一頓,擡起頭往她的門口看來……?

夏海芋猛地一個激靈,連忙蹲下了身,儘管知道門鏡從外面是看不到裏面的,但她還是下意識地閃躲開來。?

天啊,她是怎麼回事,怎麼這麼怕他?!?

就算是看到了又怎麼樣,住得這麼近,出門遇到很正常啊,她爲什麼要躲躲閃閃?!?

誰來告訴她這是怎麼回事,誰來告訴她該怎麼辦,她可是還得去找他要邵衡的電話號碼呢!?

天啊,要電話號碼?!?

啊,要瘋了!?

儘管心理矛盾,但夏海芋還是勇敢地站起了身,推門追了出去。?

時間還早,所以天氣還稍稍有些涼,唐旭堯站在清晨的風中,髮絲被吹亂,徒增了幾分坦率的不羈。?

忽然一輛的士開到樓下,“吱”得一聲停下,車子甚至都還沒怎麼停穩,車門就被推開,一個粉紅色的身影咻得跑了出來,猛地撲向唐旭堯。?

“唐旭堯!”一個聲音高亮的女孩將唐旭堯當做大樹一樣緊緊抱住。?。 總裁上司強制愛好像吃醋

“……”唐旭堯的眉頭立即皺得死緊,趙芷汐這個黏人精五分鐘前打電話給他,說她從澳洲跑到美國來找他,居然是真的!她還說要給他一個驚喜,是驚嚇還差不多!

“放手!”他沉着臉,薄脣裏吐出兩個字。

趙芷汐當然不會那麼聽話,不但沒鬆手,還將他抱得更緊,“哎呀,我大老遠跑來找你,你還要把我推開嗎,你怎麼這麼狠心呀!”

唐旭堯咬牙啓齒,低聲警告,“趙芷汐,我可沒叫你來,快點放手,不然我對你不客氣了!”

“不客氣又怎樣,你還敢打我呀?!”她挑釁似的揚起下巴,嬌氣十足地道,“你要是敢動我一根汗毛,我就去告訴姐姐姐夫,說你欺負我!”

唐旭堯挑了挑眉,“這招你上次不是用過了嗎?!”

“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這是美國,我人生地不熟的,你要是對我有一丁點兒不好,我就可以裝作受了天大的委屈,哼,看他們會不會教訓你!”

“……”唐旭堯面色鐵青,想了想,好吧,他先安撫她一下,然後想辦法把她弄回澳洲!

見他沒再說什麼,趙芷汐得意洋洋,興奮地嚷嚷,“走吧,讓我去你家看看,我要檢查一下你有沒有偷藏女人!”

“關你什麼事!”唐旭堯沒好氣地說着。全本書庫

“怎麼不關我的事啊,我千里迢迢來找你,本來應該是昨天晚上到的,可沒想到航班延誤了,喂,我這麼辛苦,難道你就沒有一點點感動嗎?!”

見鬼的感動!

唐旭堯冷哼一聲,不理她,作勢上樓。

趙芷汐嘟起嘴,很生氣的樣子,暗暗嘀咕,“真是討厭,我怎麼自找罪受啊,那麼多男人追我,我偏偏要賴着你,啊啊啊啊啊,可惡!可惡死了!”

“喂,唐旭堯,等我一下啦!”上前兩步,小手成功挽住他的胳膊。

樓梯轉角,夏海芋猛地後退了幾步,將自己藏了起來,待聽到唐旭堯和趙芷汐的腳步聲越走越遠後,才又慢慢地站回原處。

看着那無人的樓道,她的心在一瞬間,空落落的,還有一種奇怪的感覺。

那個女孩是誰,怎麼一大早的就來找唐旭堯,他們好像還很親密,他帶她回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