嶺南山脈都是一些高山,連綿不絕的一座接著一座,如果是走路的話,只怕走一天也只能從一座山脈走到另一座高山上,落差近千米的高山有不少,這些陡峭的山崖需要人力征服的話,不知道要花多少人力物力。

楊靖進入山脈沒多久,就發現前面有兩道身影正在等著自己,見到自己來了之後,她們才向著深山遠處飛去,速度不快不慢,自己想要跟住絕不困難,想要追上她們也要花點時間,而且這兩個帶路的精怪飛了一段時間就會停下來等自己。

看來她們確實是想引自己到什麼地方去了,不然也不會這麼做,不過她們實力並不差,就是比起此時的自己來,也差不了多少,在凡間很少有她們做不了的事情,而且在這裡她們僅僅是帶路的人物。可想而之在她們身後,肯定會有更強大地存在。

這到底是一股什麼勢力?難不成自己運氣這麼好,一回安南就給自己碰到,而且他們到底有什麼想法,怎麼會聯繫上自己,還把直接給引到嶺南山脈裡面去。

楊靖沿路布下了一些引路的小陣法,這個陣法之前在東港的時候,楊靖教過天清,當時天清給了自己洗髓丹,楊靖也就教了他不少陣法。聚靈陣和一些小陣法都教給了天清。如果他們過來,肯定知道如何發現自己布下的陣法,一路追來。

從小的時候,就從地理書本中知道嶺南山脈在華夏眾多山脈中算小山脈了,可是在地圖上看起來很小,自己走來卻遠遠看不到頭,前面帶路的精怪盡量挑選沒有人煙的山脈挺進,楊靖也一路跟著,沒有落下半步。

雖然嶺南山脈很大。可是因為蘊含了大量的礦產,國家不少國營礦山都在嶺南山脈中,不少村鎮分部在山脈一些比較平緩的地方,因此整個嶺南山脈,也有不少人居住。精怪們出沒的地方大多是高山峻岭,一些人煙稀少地地方,這才沒有被人發現。

楊靖也看到了這個情況,一路上楊靖就見到不下於5個大型礦山,這些礦山人數眾多,算上職工和家屬地話,這些礦山每一個都有過萬的人口,進山的路也沿途修了進來,電杆和一些無線電發射台也架設在一些山脈上。

人類還真是適應力超強的物種。不管在任何土地上。只要有利益,就有人類的身影。貪婪的讓狼都感覺到害怕,從而遠遠的離開人類居住的地方。而這些精怪比起狼來更可憐,他們賴以生存的山林漸漸被人類佔領。

樹木被人類砍伐。水源被人類地生產破壞。地球上地靈氣隨著人類地破壞而逐漸減少。這麼多年下來都沒有飛升地仙人。可想而之地球被破壞地有多嚴重。

楊靖想到這裡。不由地看了前面地兩個精怪一眼。難不成這兩個精怪把自己帶進來。就是想讓自己看看它們地生存空間被人類侵佔。或者通過自己向華夏政府提出警告。這相當有可能。

這些常年居住在山裡地精怪根本不會理會現在華夏政府地法律條文。他們在乎地只是自己地生存空間。如果真地是因為生存空間而引自己過來地話。只怕事情就真地麻煩了。

嶺南山脈中這麼多礦產和鄉鎮。不可能全部搬遷出去吧!可是萬一這些實力強大地精怪發怒地話。以它們地實力。完全有能力在一天之類屠殺一座上萬人地鄉鎮礦山。如果真地發生這樣地事情。那任何人都承擔不起這個責任。

特勤局地工作真是麻煩。不僅要考慮各種各樣地事情。還得給這些部門善後。國有企業發展帶來地惡果。此時竟然要自己為他們處理。想到這裡。楊靖不由地為自己之前想進入有色金屬總公司感到後悔。

不過還好。此時還沒有最後定下來。如果這些生存在華夏地精怪。真地是為了生存空間而向華夏政府警告地話。那麼今後不少勘探隊都需要配備特勤局地隊員。否則他們還真有可能一去不再返回。消失在茫茫大山中。

沿途經過不少高大的山脈后,人煙已經脫離了楊靖的視線,跟著兩名精怪再飛行了數十公里才停了下來,看著兩個精怪在一處山坳中消失,楊靖就知道肯定到了他們不下結界的地方,應該已經到了地頭。

沒有多想什麼,在天空中不下一道引路禁制,只要知道這個法術的人,在幾百裡外就能發覺,把這些全部做好之後,楊靖才飛向山坳,落下去之後,整理了一下頭髮和衣服,調息了一下呼吸后,這才順著之前兩名精怪的腳步,踏入山坳。

一道亮光在眼前閃過,還沒反應過來楊靖就出現在一個巨大的空間中,這裡山林遍地,遠遠看去,這個空間的大小比起之前自己看到的山坳有著天淵之別,小小的一個山坳在這個巨大的空間中,最多只能佔一處小地方而已。上百個已經化**形的精怪看著走進來的楊靖。眼神相當不友好,似乎楊靖並不受歡迎一般,看著一個個充滿惡意地眼神,感受它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這些精怪各個實力超強,僅僅是自己看到的這一百多個精怪,就完全有實力消滅整個特勤局的隊員了。

人類跟精怪還真是沒有可比性,哪怕人類的科技相當發達,可是在這些並不太在意普通物理攻擊的精怪面前,人類的威脅幾乎沒有。而偏偏是這些沒什麼威脅的人類。不斷侵佔他們的山林,霸佔他們的領地,壓縮他們地生存空間。

此時雖然不知道有什麼東西在壓制他們,可是楊靖知道,一旦這個事情不處理好,那麼帶來地反彈將會是不能承受的苦難,或者說是人類的災難也不會錯,這些強大的精怪在沒有制衡的情況下進入人間,楊靖想想都感覺到毛骨悚然。

之前帶路的兩名保姆在進入結界后。已經換了另外一副相貌,要不是她們還穿著之前的保姆服裝,楊靖根本就不知道,兩名貌美如花,比起王小珊都絲毫不差的兩個精怪。竟然是在自己家裡做家務的保姆。

事實擺在自己面前,想不相信都不行,楊靖神識進入儲物戒指,工布劍蠢蠢欲動,只要這些精怪有什麼異動,自己哪怕被他們滅在這裡,也得拖幾十個做墊背。

「不用擔心,我們對你沒有惡意,你地工布劍不用拿出來!它對我們沒用!」一個漂亮的女妖走到楊靖身邊。對著楊靖輕輕說道。雖然語氣很溫柔,可是話里行間的殺傷力已經讓楊靖感覺到了。

自己有工布劍的事情他們怎麼知道了?而竟然說工布劍傷害不到他們。這也太嚇人了吧!楊靖從得到工布劍后,一直順風順水。沒有什麼異類或者精怪能夠逃脫工布劍的恐怖殺傷力。

可是到了這個陌生地結界,身處這個怪異的空間,這裡的精怪竟然說不怕工布劍,簡直把楊靖心裡頭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給壓垮了,要不是知道這個空間是神欲門的歷練空間,自己怎麼樣都不會神形俱滅,楊靖還真有些腳軟。

「你們把我帶到這裡來,想必不是提醒我工布劍對你們沒用吧?有什麼事情,只管說出來!別鬼鬼祟祟的讓人心裡頭不舒服!」楊靖故作鎮定的對這個精怪說出一番話之後,神色鎮定的站在原地。

「這次請你來,是有一些事情想跟你們人類談談,我們的人進入人間幾年,知道你背後地勢力很強大,而且和此時地朝廷有關係,你也是修真人士,所以把你引來,希望你別介意。

宗主在裡面等你,請跟我來!」之前跟楊靖說話的女妖輕輕一笑,並不在意楊靖地話,周邊那些精怪也沒有理會楊靖的語氣多麼不友好,在絕對實力地面前,又怎麼會在意弱者的嚎叫呢?

楊靖在眾多精怪的注視下,跟在女妖身後,緩步向著結界空間裡面走去,在數千米遠的地方,有一處散發著潔白光芒的山峰,想必這個結界空間的宗主就在那邊吧!

這裡的精怪這麼多,他們是不是雨蘭說的伍空的手下,而這個女妖說的宗主,又會不會是伍空呢?對於這個洪荒時期就存在的先天妖族,楊靖心裡頭真的沒有一點底,如果伍空要滅了自己,只怕就算自己是神欲門徒,也不會讓他有絲毫猶豫吧。

神欲門的祖師都在神界,他們那些人怎麼可能因為一個弟子,而從神界下來,去跟一個先天妖族計較,並且這個先天妖族還是經歷過洪荒大戰的戰將,實力深不可測,與先天殭屍雨蘭更是生死之交。

帶著疑惑和猜測,楊靖跟在女妖身後,不緊不慢的走著,似乎到了結界空間之後,這些精怪就不再著急了,反正楊靖也想拖延時間,不在乎是快走還是飛行。

一路走來,不少結界空間中的精怪正在修鍊,各種不同物種的修鍊方法也不同,楊靖無法想象,在他看來跟修鍊完全沒有瓜葛的動物,比如蜻蜓和燕子,在這裡都能見到,不過想想那些什麼蜘蛛精、老鼠精之類精怪都有,它們也就不奇怪了。

越靠近山體,那些修鍊的精怪實力也就越強,從剛開始修鍊的精怪,到山腳下那些即將成型的精怪,各個階段的應有盡有,整個結界空間的精怪數量竟然高達500,真是一股龐大的實力。

不過似乎成年並且有戰鬥力的精怪就是剛才自己進入結界空間時看到那些,這些看到的成型的精怪,他們或許剛剛化形沒多久,雖然已經具有了人類的特徵,可是渾身不著片履,裸著身子擺著各種奇怪的姿勢在修鍊。

兩人走到山邊,楊靖此時才發現,這個遠處看來散發著潔白光芒的山峰,竟然是玉石構建的,高聳如雲,龐大的靈氣不斷從玉石山上散發出來,這些修鍊的精怪才能更好的吸收靈氣,也正是因為這座玉石山,結界空間的精怪才能修鍊成型。

否則以地球此時的靈氣,別說精怪成型了,就是修真的人都難以進階。女妖看楊靖那震驚的神情,微微一笑,對著楊靖說道:「這些都是用彌虛手法做出來的,你看這個空間碩大無比,實際上它在地球上,也就是那個小山坳大小。

布局跟你手中的儲物戒指差不多,只是你的戒指不能存活物,而這個結界卻能通過陣法和法器,讓活物生存在裡面,這座玉山如果解除結界陣法之後,也就一人高,並不像你看到的那麼大。」

楊靖聽到女妖的解釋,馬上就明白了過來,想必自己進入結界空間,等於是把自己給縮小了,那麼在外面的結界陣法最少就有兩層了,一層是把進入的物體縮小,也就是彌虛空間一樣,只是儲物戒指是藉助各種陣法,把戒指改為容器。

而這裡是憑藉陣法,把一塊地方布置成為有彌虛戒指一樣功能的場所,而且還有聚靈陣以及幻陣等數種陣法,這裡的宗主確實厲害,這些陣法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布置下來的,就說這個玉山,只怕也不是凡品。

它渾身潔白通透,一股股濃郁的靈氣從裡面散發出來,應該是有年月的寶物了,這個結界空間的陣眼只怕就是這個玉山,憑藉它身上的靈氣,足夠支持這個龐大的陣法運轉了。

女妖看到楊靖明白了過來,也是輕輕一笑,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帶著楊靖向著玉山走去,一條階梯憑空出現在他們面前,潔白的玉石階梯直通山頂,楊靖之前還以為這玉石山只是寶物,而現在看來,更有可能是煉製出來的寶器才對。

晚上還有一更加更,手中有票的大大請砸票支持一下吧!謝謝! 雲霧城看著不大,就是一個小鎮,但實際上面積卻是非常的大。站在雲端之上,雲水瑤才知道,這小鎮其實並不小。今天雲水瑤總算是開了眼了,以前只能在電影里才能看的件劍仙,今天她見了很多。

通天閣位於雲霧城的中心地帶,那是一座很高的建築物,根據云水瑤目測估計至少也有百八十米之高。最讓她覺得好奇的是,這通天閣竟然沒有門,歐陽也帶著她從空中飛進去的。

接下來的事情進行的非常順利,通天閣的主事人在見了那具「鼎」之後當即表示要出十五億美元收購,這價格差點沒讓雲水瑤暈死過去。至於歐陽對於這個價格倒並不在意。真要說起來的話,這麼一件寶貝,根本就不是用錢能夠衡量的,所以即使是十五億,那也不算多。讓歐陽覺得有些驚訝的是,這通天閣的主事竟然會是一個女的,而且還是一個嬌滴滴的大美女。

就在歐陽和雲水瑤在通天閣里賣「鼎」的時候,宋佳欣突然接到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電話該不會是老公打來的吧?哼,臭歐陽,只給佳欣姐姐打電話……」藍靈兒吃醋的說道。

「就是,老公就是偏心。」其他諸女紛紛點頭贊同的說道。

宋佳欣輕輕一笑,說道:「不是老公的電話,可能是打錯了吧。」嘴上雖然是這麼說,但宋佳欣還是接聽了電話,「喂」

「宋小姐,你弟弟在我的手上。」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冰冷的聲音,就好像是一個毫無感情的機器人在說話一樣。宋佳欣心中心中一驚,本能的馬上想到,那綁匪口中所說的她地弟弟就是宋天平。她正想問他們想怎麼樣的時候,電話那頭毫不猶豫的掛掉了電話。電話里傳來了「嘟嘟嘟」的忙音。

這時候宋佳欣的心中早已經變的一片混亂,突如其來地綁架讓她有種不知所措的感覺。

「怎麼了佳欣,是誰打來地電話?」楊紫羽關心的問道,其他幾女也是一臉的關心,雖然她們都還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事,但從宋佳欣現在的神情她們都知道已經出事了。

「我弟弟被人綁架了。」宋佳欣勉強說道。其他幾女也傻了。前段時間歐陽才剛剛表演了一次綁架,怎麼這麼快又發生綁架了。不過這次可沒有人認為這是假地。

楊紫羽輕輕的拉過宋佳欣地手安慰道:「不要太擔心了佳欣。那些綁匪綁架你弟弟無非就是為了錢!只要我們犯錢徐把們陸他們不金協害你弟弟的。」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隱約之間宋佳欣還是覺得有些不安。正擔心之際。宋佳欣握在手中還沒有放下的手機突然又響了起來,還是剛剛那個電話。宋佳欣不敢耽擱接通了電話。

「如果想讓你弟弟沒事。就讓歐陽一個人來xxx工廠。兩個小時,我只給你兩個小時,如果到時候歐陽沒有出現的話,那你就等著給你弟弟收屍吧。」也許是為了給宋佳欣帶來一點心理壓力吧。綁匪在說完之後將電話放到了宋天平地嘴巴。

「姐姐。快來救握啊,快來救……」電話里傳來了宋天平地聲音。宋佳欣剛想和自己的弟弟說幾話讓他不要著急地時候。電話又掛斷了,這讓宋佳欣很是鬱悶。

楊紫羽等人都不是凡人,對於剛剛電話里那綁匪的要求都聽的非常的清楚。「看來那些綁匪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錢。」楊紫羽望著宋佳欣說道。

宋佳欣默然的點了點頭,只是她想不明白既然綁匪的目標是歐陽,為什麼還要費心去綁架自己的弟弟。

一張存有十五億美元的瑞士銀行金卡很快便送到了雲水瑤的手上,直到這一真她還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一個在家裡擺放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破銅爛鐵現在竟然一下子賣了十五億,雖然這一切都是真的,但一時之間她真的是有種感覺好像是在做夢似的。

「恭喜你啊雲姐,現在你可是億萬富姐了,哈哈。」從通天閣里出來,歐陽笑呵呵的開玩笑道。說話的同時,歐陽的思感已經包圍了通天閣。因為他已經感應到通天閣中有人在偷窺著自己。這個人一直都躲在暗處,但以歐陽的實力,即使這人躲的再怎麼隱秘,也躲不開歐陽的思感。

這個躲在暗處偷窺自己的人是一個將身體完全籠罩在黑衣中的怪人,修為雖然不算很高但也已經分神後期。此人在歐陽和雲水瑤二人出了通天閣之後終於從暗處走了出來。

「莆叔,剛剛那人你怎麼看?一進天閣的美女主事對這位黑衣怪人問道。

被稱做是莆叔的黑衣怪人稍稍沉思了一下才搖了搖頭說道:「老奴也看不出來分毫,依老奴之見,這位年輕人的修為只怕已經到了渡劫期。真是後生可畏啊,老奴苦修了數百年也不過是到了分神期而已,他才多大的年齡,唉!」說著,這位莆叔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因為感應到了這位莆叔還有通天閣的美女主事對自己並沒有惡意,所以歐陽也就收回了自己的思感。隨手召來一朵白雲,攜帶著雲水瑤兩個人飛上了天空。

在香港某廢棄已經很久的工廠里,宋天平像粽子一樣的被人捆了起來丟在地上,邊上連一個看守的人都沒有。可見庫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將他放在心上,也根本不怕他會跑的了。

此刻的庫斯心中很得意,在他看來只要宋天平還在他的手上,他便不怕歐陽不來。只要等歐陽來了,到時候想拿他怎麼樣,那還不就是他一句話的事。他去不知道正是因為他今天綁架宋天平的事情,直接導致了他們威爾家族在世界上除名……

就在歐陽送雲水瑤這位新晉的億萬富姐回家之後,空間戒子里的手機急促的響了起來。

「老公,我弟弟被人綁架了。」才剛接通,電話里便傳來了宋佳欣的哭泣聲,這讓歐陽心中為之一驚。綁架?歐陽心中苦笑,貌似自己好像是和綁架結緣了,這才幾天的時間啊,綁架竟然連續發生。

「老婆,你不要急,慢慢說。」歐陽連忙安慰道。此刻歐陽沒有看到雲水瑤在聽到歐陽叫「老婆」的時候臉色頓時變的慘白起來。

經過歐陽的安慰,宋佳欣激動的心情總算是稍稍平復了下來,而歐陽也從宋佳欣的話中了解了自己小舅子被綁架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腦中的第一反應便是庫斯。在歐陽想來,在香港能有那個閑心和膽量來找自己麻煩的人除了庫斯再沒有其他人了。

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後,歐陽想了想之後對著電話朝宋佳欣說道:「老婆,你不要擔心了,我現在馬上便過去救我那小舅子,你就放心吧。」在宋佳欣掛上了電話之後,歐陽用思感聯繫上了亞神。

「亞神,我不論你用什麼方法,在兩個小時之內我要讓美國的威爾家族變得一貧如洗比乞弓還要不如。」歐陽惡狠狠的說道,他是真的火大了。黑道上還有那麼一句話叫「禍不及家人」,現在這個庫斯竟然這麼不講江湖道義去綁架自己的親人,這如何能讓歐陽不火。

亞神並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能讓歐陽發這麼大火,但是既然歐陽下了命令讓他在兩個小時之內另威爾家族破產,他所要做的就是執行命令。於是威爾家族開始倒霉了,因為他們名下的財產在不知不覺之間全部消失了。或則準確來說應該是換主人了。至於這到底是怎麼換的,對不起不要來問我,因為我也不知道。

現在的庫斯並不知道自己的家族現在正在經受著一場巨變,更不知道這場巨變的始作俑者還正是他自己。他還非常得意的在等著歐陽的自投羅網。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隨著時間的逐漸推移,宋天平的心也被提到了嗓子眼上。他可是聽的很清楚,如果自己的姐夫還不快點出現的話,那他可要被眼前這些人給幹掉了。冷汗不知不覺的順著他的額頭流到了他的脖子里,他的衣服都快被他汗給浸濕了。宋天平在緊張的同時也覺得自己真的挺冤的,他也明白眼前這伙綁匪的最終目標並不是自己而是自己的姐夫,可是他連自己的姐夫到底是誰都不知道便做了歐陽的替死鬼,他不覺的倒霉才怪。只不過事情如今他也只能是怨自己運氣不好了。

「怎麼那傢伙還沒有來,他該不會是因為怕死不敢來了吧?」眼看著兩個小時就快要到了,庫斯心中也開始變得有些焦躁起來。

旁邊的一個保鏢接著說道:「少爺,如果那傢伙真的不來的話,那我們該怎麼辦?」

「哼,如果歐陽不來的話,那就去把宋佳欣給我抓過來。我就不信他歐陽還能不過來。不過我倒希望到時候他還能不來,嘿嘿,宋佳欣可是個不可多得的美女啊,哈哈!」說到這裡,庫斯狂笑起來,他的那些保鏢也紛紛配合的笑了起來。一時之間整間工廠里充滿了淫蕩的笑聲。 玉石階梯似乎沒有盡頭,楊靖跟在女妖身後,走了不知道多久,一層一層的階梯層出不窮,兩人走過的階梯已經消失了,而身前不斷出現新的階梯,看起來是那麼詭異,又是那麼和諧,彷彿任何情況出現在玉石山上都是合理的。“.“

女妖沒有回頭,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楊靖也沒有問話,在這樣的情況下,說什麼都不合適,再說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自己已經在這古怪的結界空間了,想什麼都沒用,何不跟著他們看看到底要耍什麼花樣。

不知道走了多久,楊靖總算見到玉石山的頂端了,心裡頭總算鬆了一口氣,這階梯總算快走完了,而前面的女妖似乎也加快了腳步。好不容易上到玉石山頂,上面除開一個巨大的平台,什麼東西都沒有,別說人了,就連一粒沙子都沒有。

楊靖看著眼前的女妖,很是不高興的對她說道:「這個玩笑似乎開的有點過了,你們宗主到底在哪?把我帶來究竟有什麼目的!」

女妖聽到楊靖的話,微微一笑,雙手往下一壓,玉石山頂的平台上,憑空多出兩張玉石椅子來,女妖示意了一下后,自己坐在玉石椅子上,笑著對楊靖說道:「你一個大男人難道要跟我這小女子計較嗎?

我就是玉石山的主人,也是這個空間結界的宗主,怎麼樣,是不是讓你失望了!」

楊靖在這個女妖把玉石椅子放出來的時候,心裡頭就有了明悟。看來這個帶路的女妖就是這裡地主人,而且她把自己隱藏的這麼好,想來如果自己一路上有什麼動作。她都會看在眼裡吧!

還好楊靖在神欲門的時候,沒事就靜修,修身養性地日子過的多了,性子也就沒有前世那麼急躁了,跟在女妖身後。以一個過路者的心態看著數百個精怪修鍊,沒有任何心理波動,跟在女妖身後又沒有任何不滿。

這才讓這個女妖確定楊靖對精怪沒有任何偏見,楊靖想了想這一路都是女妖對自己的測試。心裡頭就不由的一陣后怕,以她地實力,只怕想把自己滅了,也是很容易的事情吧!

她不僅知道工布劍,而且還知道自己的儲物戒指,說不定自己神欲門徒的身份她也知道。不過楊靖能夠肯定她不是伍空,雨蘭說伍空是個男地,現在這個女妖,女的不能再女了,只要不是伍空,那麼在歷練空間中的精怪,還真不敢隨意把神欲門徒給趕回仙界去。

想到這一點后,楊靖放心的坐下來,對著自己對面的女妖問道:「既然宗主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那麼就請把目地說一說吧!用不著轉彎抹角的耍花樣。想必宗主安排到人間去的女妖不止剛才那兩個。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只管說出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如果你對人間有什麼企圖。那我奉勸你儘早打消那個主意。」

女妖聞言並沒有生氣,而是微笑著說道:「從神魔大戰之後,我們這些戰敗的精怪只能躲在深山逃避追殺,這麼多年過去了,當年的神魔飛升的飛升,死的死了,被禁錮的禁錮了,能夠活著地不超過5個。

我隱身在嶺南山脈中不下8000年,8000年來靠著這個玉石山,生活地無憂無慮,我不去打擾別人,也沒有人到這裡來打擾我。

可是8000年後的今天,嶺南山脈被華夏政府侵入,人類不僅砍伐嶺南山脈地樹木,獵殺山中的獸類,甚至還遷徙了大量地人類到山中來居住。

雖然當年我們魔神戰敗了,地球被黃帝佔領了,人類也在黃帝的帶領下逐漸發展了起來,可是這並不代表在8000年後,我們這些精怪就要容忍那些普通人族的欺凌。」

楊靖聽著女妖的話,不由的苦笑一聲,看來自己剛才的猜測沒有錯,這些精怪一定是為了生存空間的事情,才把自己引來這裡,而她們沒有直接到外面去大開殺戒,就是因為這些精怪是當年神魔大戰後,生存下來的精怪。

她們知道在人族惹下禍事,不會有好處,甚至可能把當年的對頭給引出來,所以才一忍再忍,直到現在再也忍不住了,才安排精怪出外,潛伏在華夏各地,最後才把自己引來。

「關於亂采亂伐的想象,政府已經制定了政策,已經在控制當中,而關於獵殺動物的事情,這並不是政府允許的行為,很多更是偷獵的人在山裡做的壞事,這是政府所不允許的。

我對當年神魔大戰的事情有過一定的了解,在逐鹿古戰場也遇到過當年的魔神,對於誰戰勝或者誰戰敗,誰制定生存的規定,我這個晚輩沒有發言權,但是既然你們在這裡潛伏了8000年,那麼就應該知道現在的地球已經不同與以前了。

以前地球上靈氣充沛,成仙的不在少數,可是現在呢?不說你們精怪難以成形,就說人間的修真人士,數百年來又幾個飛升?大家受到的影響都是一樣的,在你們爭取生存空間的同時,人類也在努力的爭取他們自己的生存空間。」楊靖對於這些已經成為事實的事情沒有反駁。

有時候實話比反駁更能得到對方的認可,想把人家當傻子的人,只怕自己被人當了傻子都渾然不覺,女妖對楊靖的話不置可否,如果她這麼想的話,也就不會把楊靖請來了。

「其實這次把你請來,主要是為了一件事情!」女妖沒有回答楊靖的話,而是把自己的要求說了出來,想必楊靖到了這裡,也知道如果不滿足她的要求。那些精怪出去就會讓人族大為驚恐。

「你說吧!只要是合理地事情,我會想辦法完成,不過既然你們出現在我們的控制範圍之內。那麼我希望能夠給你領導下的精怪建立一份檔案,今後如果出現什麼問題,我們部門也好處理。」楊靖在回答完女妖地話之後,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給這些妖族設定一個檔案是楊靖突如其來的想法,既然隱藏在華夏的妖精不少。那麼為了更好的控制這些精怪,那麼在特勤局是不是能夠建立一份檔案,這些精怪如果得到特勤局地肯定,那麼它們就有資格到外面去生存。

這樣的話既能幫助特勤局更好的控制異類。維護當地的非人為力量不破壞人類地生活環境,又能給特勤局帶來一大助力,既然破軍他們都能成為特勤局的顧問,那麼這些實力強橫又沒有惹事的精怪為什麼就不能成為特勤局的顧問?

女妖聽到楊靖的話后不由的一愣,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楊靖,半響之後才說道:「你膽子也太大了吧!你竟然想給我們這些精怪制定一份檔案。把我們的底細記錄下來,真是不要命!」

楊靖聽到女妖這麼說,就知道她似乎也沒有反對,一個被困在結界空間幾千年,怕被當年的對手殺上門來的女妖,如果能夠被政府接受,那麼就能堂而皇之的生活在人間,那樣的話就算仇家上門,也有說法了。

黃帝手下的那些人就算找到她。也不可能直接動手吧。只要有了人類政府的允許,那麼這些精怪生活在人類社會中。也不是什麼大問題,讓她們生活在政府的控制中。總比生活在政府控制之外好吧!

「想必你們引我來,應該對我有一定地了解,華夏特勤局你們應該也聽說過,咱們特勤局有修真人士在裡面做顧問,自然也能夠接受精怪在局裡做顧問,而且我們特勤局還有一些西方地異類在,你們進入特勤局,絕不會遭受歧視。

而且你們有特勤局顧問的名頭,就能在人類社會中過自己想過地生活,只要不違法,那麼你們做什麼都不會有人找你們的麻煩,而且還能在必要地時候,得到政府的幫助。」楊靖微笑著把自己的籌碼打出去,對於這些當年戰敗的精怪,楊靖有信心她們最終會選擇投靠特勤局。

女妖似乎被楊靖說的有一些心動,對於特勤局的情況,她很了解,不然也不可能知道楊靖手中有工布劍了,而且他們能夠讓精怪在高海濱家潛伏5年多時間,打探自己的消息,光這一點就值得楊靖正視了。

看著頗有些意動的女妖,楊靖輕輕一笑,沒有繼續這個話題,而是問起之前女妖說的情況,「你說要我幫你們一件事情,現在可以說了吧!」

女妖似乎在剛才那瞬間的功夫,在楊靖面前失態了,讓楊靖從她的眼神中猜測到了一些東西,不過隨即就被她隱藏了起來,看著信口而談的楊靖,女妖輕輕一笑,也沒說自己的要求,而是介紹了自己的名字。

「咱們談了這麼久,你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我叫琰,是玉石山的宗主!」琰微笑著把自己的名字介紹了一下之後,才對著楊靖說道:「咱們在這裡生活了8000年,很是捨不得啊!」

楊靖一聽,有戲!「如果你們想保留這裡,也不是不行啊!這裡可以跟其他修真門派一樣,設定成為山門,有空就能回來住一下啊!」

琰聽到楊靖的話后,不由的嘆了一口氣,「這就是我們引你來的原因,我們的人在外面得到一條確切的消息,燕京到廣珠的一條鐵路將會修建,路線剛好要經過這個山坳,所以咱們的悠閑生活,即將被你們人類打破。」

原來如此,琰費盡心思把自己找來,就是為了這條鐵路,一般人根本就不能影響鐵道部的決定,而特勤局恰恰是能夠影響他們設計的單位之一,只要特勤局下文,鐵道部在嶺南山脈的線路偏離一段距離那是很簡單的事情。

因此琰才會藉手保姆把楊靖引到結界空間來,看來琰也是一個有心人,這麼早就在自己身邊人家裡布下了棋子,在不用的時候她們跟普通人沒區別,一旦有任務,她們馬上就是實力不亞於自己的精怪。

而且這個琰很不簡單,把結界空間展現給自己看,難道她就真的沒有接特勤局出世的想法嗎?如果她真的沒有的話,何必把自己引到這裡來,直接安排幾個精怪就足以影響施工進度了。

以他們的能力,鐵路還沒有修進嶺南山脈的時候,就能製造不少麻煩,讓工程停止或者轉向那是很簡單的事情,為什麼還要自己動用特殊身份去改變鐵道部的設計,這個女妖越接觸,就越覺得深不可測。

不僅自己探知不到她的實力,就連她的想法也不知道,這些生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真是不能以常理來推斷,楊靖現在最頭疼的就是跟老傢伙打交道,在東港的時候,雨蘭那個老怪物也是不能以常理來推斷的。

「沒問題,這個事情我回去后就會通報局裡,把這個山坳周邊30公里的範圍劃定成為禁區,嚴禁人類進入,這樣的話想必你們的結界空間就不會有外人人打擾了。」楊靖此時沒有心情去思考琰的想法,而是把自己能夠做到的事情說了出來。

對於劃分禁區的事情,楊靖從鬼瞳和諸葛楓他們那已經聽過不少,華夏有不少神秘的地方,到現在為止還有不少地方是政府所不能掌握的,而那些地方的情況又不能外泄,因此才會由特勤局神秘事件處理中心上報局裡,然後配合當地政府把那些地區劃定成為禁區。

而禁區最大的限度可以是方圓一百公里,這樣的禁區在藏區有兩個,除開巨大的無人區外,這兩個禁區也是藏區最大的死地,進入的人沒有能夠活著出來的,特勤局神秘事件處理中心當年就在那兩個禁區犧牲了數批人手,最後沒有辦法才把那兩個地方設定成為禁區。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結界空間當年耗費了不少晶石,這麼多年下來我收藏的晶石已經沒有多少了,除開支持日常結界的運作,不能有其他運作,再重新布置一個這樣的結界空間,需要上萬塊晶石。

在這個靈氣匱乏的年代,別說晶石了,就是那些帶有靈氣的藥材也少有了,你院子里那可槐樹精當年還是我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順手放了一顆晶石,這才讓他成精。」琰這麼一說,楊靖頓時就明白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