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長道凝聚而成的劍氣長龍,瞬間被衝散,湮滅。

孟星元手掌再一按,下一刻,天地失色,日月無光,無數的劍氣,夾裹著天地之威,就彷彿這天地,是由這些劍氣組成的一樣,整片劍氣空間,轉而壓向師長道!

「狗膽!」一絲不妙的預感,從心中生起。師長道眸中瞳孔豎立。

他能感覺到,這天地間似乎有什麼恐怖的力量在覺醒,在復甦,他不再遲疑,手中長劍再度爆發出光劍,在空間中劃開重重幻影,斬向四周。

「嘭!」「嘭!」「嘭!」

空間中,爆開無數的氣流亂刃,迸射了出來,划向四面八方。

這些亂流如同利刃一般,激射向四方,有不幸被擊中的修士,無論靈師也好,還是大靈師,身體當即彷彿氣球一樣爆開,根本毫無抵抗之力!

空間如同水面,此時盪開一層層漣漪。

看得陳天心等人又是一陣目瞪口呆。

忽而轉醒,陳天心卻是更加惶急地催促,「快!建元!快帶著人退回族地!這種層次的戰鬥,不是我們能參與的!」

頭頂庚天珠,哪怕是他,此刻也要逃了!

不看別的,只看這一擊碰撞產生的餘波,便具有滅絕五星大靈師以下一切存在的能力!

此時的陳天心身受重創,若被捲入其中,絕對十死無生!

雲寧兩家的家主顯然也發生了這一點,長吼一聲,當即帶著自家人馬退得遠遠的。

哪怕是奉師長道命令,剿殺魔人的藥王殿戰士,此刻也是唯恐被戰鬥波及,連陣型都不顧,一個個駕馭著靈兵,以平生最快的速度,瘋狂逃離孟星元二人所在的區域!

「這怎麼可能?!」雲家老祖目露獃滯,「捲軸?!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怎麼可能讓一個連螻蟻都不如的二星大靈士,具有對抗三星靈宗的實力?!這個叫孟星元的小鬼,他到底是什麼來頭!」

寧家老祖的手,也在顫抖,「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這世間,竟存在著如此至寶!看那小子使用,似乎完全不用付出什麼代價,也完全不用承擔什麼後果,一卷捲軸,便可以讓一個凡人,擁有神一般的力量,那東西,到底是什麼!這世上,怎會有如此逆天的東西存在?!」

這兩人完全茫然了。

修士修行,便在於變強,可以主宰世間,主宰他人。

而現在,一卷捲軸,再弱的螻蟻,都可以逆行伐上,修行,到底又有什麼意義!

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應該存在於世間啊!

「轟!」

師長道傾盡全力出劍。他是一位實力強大的劍修,戰力驚人,雖是三星靈宗,戰力卻可直逼四星靈宗。甚至是普通一點的四星靈宗,他都可與之一決高下,甚至,是斬之!

可他此刻應對得很辛苦。

如瀑的劍流彷彿自虛空中鑽出來的一樣,一柄柄長劍,師長道知道這是劍氣凝成的虛無之物,卻給他十分真實的感受。

劍器組成劍海,籠罩著他的四面八方,將他淹沒。他不斷地揮劍,織成劍網,卻有一種困獸猶鬥的末路之感。

當下,他心中大急。 百里內的空間,一下子全變了。

原本因為師長道出劍,而顫抖,而朝拜的斷刃殘劍,此時全部衝天而起,在孟星元手下,如揮臂使。

雲寧兩家的戰士,有用劍的,無論修為如何,拚命地在壓制著自己手上,不斷異動著的劍器,從他們漲紅的臉色不難看出他們有多麼地用力。

「該死!這可是我的本命靈劍啊!怎麼會這樣!」

無數的精英戰士,在顫抖,在恐懼。

先前師長道出劍,那種萬劍齊拜的威勢,都沒能影響到他們的配劍,頂多就是一些低等級的靈劍,或者早已是無主之物的靈兵,殘劍,斷刃才會受到影響,怎麼這會,不止是這些低等級的靈劍,連早已用自身精血祭煉過,早跟自己心神合一了的本命靈劍,會突然不受自己的控制?!

本命靈劍的重要性,絲毫不亞於自己的小半條命!

這是命根一樣的存在,如此異動,當然會讓無數人驚慌失措。

他們瘋狂用靈力,不斷安撫,壓制著自己即將脫手而出的靈劍,甚至,這其中還不惶有大靈師級別的強者!

便連大靈師級彆強者的配劍,都在顫動,在輕吟,要掙脫出它主人之手,衝上高天!

有主之物尚且如此,無主之主就更不用說了。

「咻!」「咻!」「咻!」

無數道劍刃,化作黑光暴射,直衝天際,直衝孟星元而來。

各種各樣的靈劍,破損的完好的,長的短的,高等級的低等級的,各式各樣,應有盡有,圍繞著孟星元,在各自的特殊軌道上,緩緩流轉。

轉圈的同時,這些劍器的劍身,都在輕鳴、輕顫,似在膜拜,似在歌頌,歌頌它們的王,劍中之王!

「這就是【中級符道捲軸】【無盡劍域】的威力么。」感受著這種無與倫比的操控力量,孟星元很是震撼。

是的,他在操控。操控『劍』的力量!

這種感覺,若彷彿是與生俱來的一樣,說不清,道不明,總之就是這麼存在了。

他只要心念一動,便有威能爆發。就像方才,他只是一個念頭之下,方圓百里之內,無數的劍器入納於他之手。

此時在他周圍,有無數的靈兵,一圈又一圈,彷彿一道巨輪,一個輪子圈著一個輪子,各自之間有界限,各自流轉。

而孟星元處於這中心,操控一切!

「轟!」

師長道在發威。

他身上,同樣有著十分恐怖的劍氣。只不過與孟星元不同,他的劍氣,極為集中,收縮在他周身百丈之內,卻極為凝實。

孟星元操控的劍氣海洋,簡直無邊無際將他淹沒。

然而師長道絲毫不懼,他口中長哮,手上在發光,恐怖無比的劍氣掃蕩,將其周身三百丈以內,掃出了一片空白區域。

在這片區域之中,孟星元操控的劍氣海洋,居然侵之不進。

「劍修……果然可怕。」孟星元凝眉。

【中級符道捲軸】,【無盡劍域】是可能輕易滅殺普通的靈宗級強者的。

甚至是像巫童,像陳天心那種,只堪堪在一星層次的靈宗,恐怕在劍氣海洋的一輪沖刷之下,馬上便要身死道消。

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就成為了他囊中的殺戮點。

然而這師長道,居然還能抵抗。

甚至,他還在反擊!

「唰!」

他一劍刺出,劍梢突然激射出一道璀璨紅光。紅光灼熱如炎,犁開了一切,竟是一下破開劍海,沖開了劍氣海洋的包圍,如果不是【無盡劍域】的威能愈發激發了出來,恐怕這一劍,能直接衝到孟星元近前,將他格殺!

這可著實將他駭了一跳。

「這是……劍意?!」

他了解過一點信息,也從1級的劍聖傳承之中,得到過一點情報,只不過知之不詳。在見到師長道突然斬出的這一道可怕劍芒的瞬間,他腦海中馬上跳出了這一字眼來。

「劍修,號稱可以越級而戰,斬殺一切的存在,很大的原因,便是因為『劍意』。」

「靈技境界,有入門,小成,大成,圓滿四境,據說圓滿之上,還有一個境界,便是『意』!」

「修拳者,為『拳意』。修刀者,為『刀意』;修槍者,為『槍意』……修劍者,則為『劍意』!」

「只不過玄階以下的靈技,圓滿易成,想依靠低級靈技領悟『意境』,卻是不可能。意之一道,冥冥不可言,唯有悟性超絕的天才,才有可能領悟。不過但凡能讓人領悟出『意境』的,大多都是玄階以上的靈技,因為黃階靈技,不夠玄妙,不夠精深,前期修行可以,但到了後面,想靠之領悟出『意境』,卻不可能。」

「越高深的靈技,越有可能領悟出『意境』。這其中,又以劍意最為容易領悟,只不過想精深,還是比較難的。而作為超脫圓滿的存在,拳意也好,刀意也好,劍意也罷,都是能讓修士戰力大增的東西。說不上誰強誰弱,完全是看各自領悟出來的意境,是什麼樣的意境。」

「至於意境的種類,等級如何……」

孟星元覺得,這恐怕得自己接受到更多的傳承訊息,才能獲悉。

毫無疑問,師長道方才突然刺出的那一劍,應該就是劍意。

要不然他也不可能一劍直接將讓他吃盡了苦頭的劍氣海洋破開,還差點滅了孟星元。

劍意,的確是很強。

師長道作為一名真正的劍修,也的確是強。

可惜,他不該碰上孟星元,不該碰上擁有大量殺戮點,可以毫不吝惜地將之揮霍出動的孟星元!

「轟!!!」

劍氣海洋更為狂暴。

以師長道為中心,方圓五里內的一切空間區域,完全被劍氣海洋淹沒了。

這簡直是比凶獸潮還要可怕的場景。甚至是凶獸潮,在這無邊無際的劍氣海洋的淹沒之下,恐怕也只是在頃刻之間,便要被其剿滅。

這是真正可以滅絕靈宗的天地力量。

師長道根本不是在與孟星元戰鬥,他是在與百位同等級,同時在揮劍,斬出無數劍氣亂流的劍修在戰鬥!

以一敵百,他斷無贏的可能性! 師長道此時心中也亂了。

他開始有些恐懼。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有這種力量,怎麼會有這種力量存在!當日這小畜生駕馭的力量,不是連五星大靈師的陸曜都殺不死嗎,怎麼可能現在會這麼強!」

他渾身都在發光。

這是他修行的功法被催發到極致的異相。

「轟!」

一尊通體剔透的玉石巨人出現,形態樣貌,完全就是師長道的翻版,只不過這玉石巨人巨大無比,甚至是比之前那巫童凝聚而出的血色魔神還要大上三分。

玉石巨人手中擎劍,也在揮砍。氣機浩蕩,直衝霄漢。劍氣如怒海噴涌,傾泄,卻依舊沖不破將他們圍繞在中心的劍氣海洋。

「該死!」師長道臉色鐵青,「怎麼會這樣!早知如此,我之前便不應該讓乾師弟和連長老二人去追擊那巫童!該死!託大了,這小鬼,怎麼會掌握著這般恐怖的力量,他得到的傳承,到底是什麼存在,這天地間,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強大的寶物,讓一介螻蟻,擁有了幾乎近神的力量!」

巨大的玉石巨人,乃是他的神通異相。然而連出奇不意的劍意都無法破開劍海,擊殺那個姓孟的小子,僅僅是神通異相,幫助也是不大。

他隨著這尊玉石巨人一起在沖,然而好不容易衝出百丈,便再無法寸進,而且百丈,遠不是劍氣海洋的邊界。

無邊無際的劍氣滔浪,再度將他淹沒。他只能不斷地揮劍,以保證不被那可怕的劍氣洪流撕成碎片。

他甚至在呼喊,召喚陳天心,以及他族中戰士,召喚他帶來的那些藥王殿弟子,想讓他們駕馭戰艦,以助他破開劍氣海洋。

他甚至命令雲家寧家的家主,讓他們族中老祖前來與他接應,然而在這澎湃的劍氣海洋之中,靈識透不出去,靈力裹著聲音傳出,卻無人給他回應。

他的心開始往下沉。

而隨著符道捲軸的威能不斷展開,孟星元能動用的捲軸力量不斷增加。

在劍氣海洋沖刷師長道的同時,又有一道道以最純粹,最極致的鋒芒凝聚而成,迸射,刺向他。

師長道在躲,卻也有躲不過的時候,很快,他身上傷口道道,開始見血。

劍氣海洋沖刷,鋒芒激射,而孟星元同樣沒閑著,一柄千丈巨劍凝形而出,出現在他掌中,他擎著這把巨劍,瘋狂地朝著正中心的師長道劈殺。

他的每一劍,都足以斬爆一座千米巨岳,將之一分為二。

當然,這不是他的力量,這是【中級符道捲軸】的力量,可是能為他所用,讓他此刻看起來,就宛如是一尊天神一樣,擎著巨劍,暴殺師長道,看起來威猛無比。

孟星元的攻勢,一浪強過一浪,而且都是同時在進行。原本就抵抗不住劍氣海洋沖刷的師長道,馬上堅持不住。

他在吐血。

血咳出,卻沒有往下落。血光在空中蠕動,交匯,彷彿文字的筆畫,在勾勒一個陣型。

血色陣型之中,有微弱的靈光閃動,還有道道空間波動傳出。

他在聯繫別人!

有可能是離開的那兩個靈宗強者,也有可能……他在聯繫藥王殿本宗!

「給我死!」

孟星元眸中火光迸發,手上力道,更為兇殘。

哪怕有符道捲軸,有系統【商城】這種逆天的東西作為倚仗,他也不認為自己能夠與藥王殿為敵。

一旦藥王殿那邊發現這師長道的情況,動用手段,跨界而來,自己絕對是沒有任何招架之力的!

更何況,殺戮點也所剩不多了。他絕對不能讓這師長道聯繫到藥王殿本宗,招來更強的強者!

「轟!」「轟!」「轟!」

寵昏甜妻 攻擊,更為狂暴,更為兇殘。

整座凇凌城的人,此時已經全傻了。

目望天際之中,孟星元猶如蠅豆大小的小黑點,在他們眼中,卻是宛如天神一般恐怖!

這人,絕對是擁有滅絕他們一城力量的存在!

不少人已經開心在擔心,在恐懼。萬一這人也是一尊魔頭,他們今日是不是全得死在這裡了?!

陳家堡方向,陳天心已經帶著自家族人,縮回了族地之中。

無數的大小禁制,被他重重打開。靈石,彷彿跟不要錢一樣,注入了中樞之中,將禁制的威力,開啟到最大。

然而他此刻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安全感。

目望天穹,他全身都在發寒:「怎麼……會有如此恐怖的力量存在,他……孟星元,他說他是為毀滅我陳氏一族而來的?蒼天,難道活該我陳族今日滅絕么!」

求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