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靜的西餐廳裏,放着優美的音樂,顯得別有情調,一對男女對面而坐,優雅的用着餐點。

雲芷憂看着席景練爲她夾走餐盤裏所有的青椒,心中微微升起一絲溫暖,好似有一彎水波在盪漾,一週的時間,她可以掩埋秦昊對她的傷害,但是卻走不出那個陰影。。

這一週與席景練的相處還算不錯,她看到了席景練的另一面,但是席景練喜怒無常的性子,她還是有些消受不來,不管何時何地,臉色都能變,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應對。。

但是,席景練偶爾的小貼心又讓她忍不住心動,她想若是她先遇到的是席景練,若是席景練不是逼她離婚買她的人,那該多好。

可惜,她沒那個福分。她對他來說只是情人,見不得光的身份,而她也不喜歡這種日子,她早晚會離開,去尋找自己的生活,思及此,雲芷憂心中不知是何滋味,彷彿多了一絲苦澀又像。

看着陷入沉思的雲芷憂,席景練不由得蹙起眉頭,這個女人怎麼做什麼都可以不專心。

“吃完飯你先回去,我還有事,晚上有個酒會你陪我去,晚點我讓齊磊去接你。”

放下手中的刀叉,席景練擦了擦嘴,在雲芷憂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丟下一句話,便轉身出了餐廳的大門,將雲芷憂一個人丟在了飯桌上。

等雲芷憂反應過來的時候,席景練的車子已經開出了雲芷優的視線區,不禁的雲芷憂一陣鬱悶,吃飯的心情也沒有了,扔下刀子,雲芷憂沒多吃一口,慢悠悠的出了餐廳。

爲所有愛執着的痛,爲所有恨執着的傷……..

手機鈴聲響起,雲芷憂的包也跟着震動起來,好似急着要別人安撫它的顫抖似的。

“喂,韻兒啊。”

接起電話,對面響起了一個溫婉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席景練的首席祕書秦韻。

這一週的相處,她們已經成了最好的朋友,兩人之間不但沒什麼隔閡,反倒有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剛進祕書組的時候,她什麼都不懂,其他的組員都不喜歡她,更不會主動跟她說話,都是秦韻細心的教她,雖然那是她的職責,但是秦韻的用心,她還是看到很清楚,對於那個溫婉的女人她本就頗有好感,再加上親身的接觸,她對她真是討厭不起來。

思考着,那邊的柔軟溫婉的聲音又傳了過來。

“芷優,今天有電影剛剛上映,我們去看吧。”

“韻兒,抱歉,今天不能陪你看電影了,晚上有個宴會要陪總裁參見,改天好不?”

秦韻表現的很善解人意,沒有爲難雲芷憂,只是溫柔的回了一句,最後還不忘貼心的叮囑雲芷憂少喝酒,以及酒會的注意事項。

收起手機,雲芷憂的心情彷彿好了些,收拾好包包,雲芷憂這纔打車回了別墅。

此時此刻,電話的另一邊,一個溫婉的女人手裏握着電話,眼神閃爍似是若有所思。

陪總裁參加酒會是麼?秦韻握着電話的手悠的收緊,眸光閃爍瞬間消退,化爲明顯憤恨,原本溫婉的表情,也變得猙獰起來。

原本都是她陪總裁參加晚會,現在有了那個賤人總裁就不需要她了是麼。

呵!雲芷憂,跟我搶東西,你還嫩了點。

嘴角彎起一抹陰狠的笑,秦韻的眼神變得更加惡毒。

我的芷優朋友,我會給你個大大的驚喜,送你個難忘的酒會。

“秦祕書,這份文件打印好了,給您。”此時,助理小幽快步走了過來,看着秦韻站立的背影說道。

秦韻很自然的回過頭,若無其事的接過了資料,此刻,她仍舊嘴角帶笑、眼神溫柔,又變回了那個溫婉的女人。

若說女人都是善變的,但是能變得太快的女人,絕對不好惹。

傍晚。

雲芷憂收拾好一切,在別墅等着齊磊來接她。

說:

啦啦啦……下午還有四千, 因爲不知道是什麼宴會,她選了件白色的長裙晚禮服,高貴而不失優雅,在酒會裏不會顯得太高調,又不失禮節,適合任何的宴會。

無肩帶的一字領,襯出雲芷憂白皙的肩膀、精緻的鎖骨。包臀的設計顯得分外性感,裙襬最下端是魚尾的形狀,讓人在性感中又能找小女人的溫婉。

將頭髮高高挽起,隨意散下幾綹,將雲芷憂的氣質再次襯托了出來,隨性中帶着懶散、溫婉中又透着一絲嫵媚,滿意的笑了笑,雲芷憂又爲自己化了一層淡淡的妝,本就精緻的小臉顯得更加美麗,淡淡的妝容又爲嫵媚中添了清雅。

看了下鏡子裏的自己,雲芷憂還算滿意,這才安靜的坐了下來。

晚上7點,齊磊準時來接她。

看見那個高大的身影,雲芷憂露出微微一笑主動走了過去,可是並未得到任何迴應,齊磊還是那個嚴肅的男人。

這不是雲芷憂第一次看見齊磊了,這一週的工作,她經常碰見這個人,但是每次都是一個樣,很嚴肅,不帶一絲笑容,不知道他跟席景練相處的時候是什麼樣。

貌似齊磊的生活很單調,除了工作就再無其他了,她曾經好奇的問過席景練,齊磊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她得到的只是一個白眼。

最終頁只是回了一句齊磊沒她想象的那麼嚴肅,就不理她了。

坐在車裏,雲芷憂一直在打量齊磊,心底也升起了陣陣的好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能跟席景練成朋友?

開車的齊磊正在鬱悶中,哪會注意到雲芷憂那點小心思,走了一段路,齊磊心中更是憤憤不平,忍不住腹誹起來。

席大總裁真是太過分了,平時使喚他、給他那麼多的工作自己偷懶就算了,現在還爲了一個女人把他當司機用。

車子飛快千金,在兩人各有所思中,已經到達了目的地。

車子所停的地方是一個酒店的門口,齊磊把雲芷憂放下就離開了,不過雲芷憂也沒在意徑自打量起眼前的建築物。

酒店很大,通體都透着貴氣,從外觀來看更能知道酒店裏面的富麗堂皇,單憑門口那明晃晃的兩條金龍就已經證明了一切了。。

走到大廳門口雲芷憂便看見,裏面已經圍了形形色色的人,有人交談着、有人調笑着,一看上去,喜氣洋洋。

“哎,你們看,不是她麼?上次那個啊?”

“哪個?是哪個?”

“哎,你忘記了,就是上次席總婚禮,那個不要臉的小三。”

“呦,真夠不要臉的,跟人家離婚,這次還敢來參加別人的婚禮。”

剛走過去,雲芷優耳邊便傳來了這樣的一段話,不禁的,雲芷憂腦袋一炸,眼前一陣白光,讓她有些看不清四周的東西。

好一會,雲芷憂回過神,再次看向大廳裏,裏面到處都擺着另雲芷憂刺眼的東西,不禁的,雲芷優心下一痛,有了想走的衝動。

裏面的一切擺設不是其他,都是熟悉的婚禮設計,只是那擺在正中央的婚紗照,卻是那般刺眼,裏面的人物不是別人,正是秦昊和萬欣。

盯着裏面的一切,雲芷憂腦子一片模糊,身邊吵吵鬧鬧的聲音彷彿也安靜下來,到這一刻都變成了嘲諷。

順着大廳看去,雲芷憂好不失望的在大廳一角里看到了秦昊那摸熟悉的身影,只是,看到那個黏在他身上的萬欣讓她皺起眉頭,心中升起微微的刺痛,整個人悶悶的。

呵!自嘲一笑,雲芷憂口中泛起陣陣苦澀,她在刺痛什麼,她有什麼理由刺痛,別人拋棄了你,你竟然還帶着留戀,呵,那是人家即將過門的老婆,難道不能抱麼?

嘲諷過後,雲芷憂漸漸恢復了理智,平了平自己的心態,雲芷邁着優雅的步子走了進去。

“哎呦,你們聽說沒,秦總真的很愛萬小姐呢,就光一件婚紗,都準備了半年呢!”

“那是,畢竟他要扒着萬氏集團這棵大樹嘛,換成我,我也對萬小姐極好。”

剛走幾步,雲芷憂身邊的聲音再次響起,但是聽到那句半年時,她已經屏蔽也一切,悅耳的聲音,再次消失在她的世界。

這一刻,她的心才真正的死了,原來……原來這一切根本與席景練毫無關係,呵,即使他不買她,秦昊也會找藉口跟她離婚吧,半年,都半年了,她竟然都沒有察覺。

木木的向前走着,雲芷憂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目標,接過服務生手中的紅酒,雲芷憂直接坐進了角落,腦中卻跟漿糊一樣,胡亂着冒着泡泡。

明知道是他的婚禮,爲什麼席景練非要她來參加。

“都說席氏集團的總裁跟沈氏千金沈傾穎即將聯姻。原本我還不信,現在看他們那麼親密,估計是真的了。”

此時,一個女人火上澆油的聲音再次飄進雲芷憂的耳朵裏,像是刺透她的耳膜一般,直接穿進她的大腦裏,讓她不由一滯,心中有着微微的刺痛感。

這是在侮辱她麼?前夫的婚禮,她即使扣了綠帽子,也要來參加,他要訂婚了卻還不放過她,不過也好,既然有結果了,那就快了。

這樣她就可以早點自由了。

這樣想着,雲芷憂心中一陣刺痛,絞的她有種撕心裂肺的感覺,可是原因是什麼,連她自己都有些不肯定。

想到她此行的目的,雲芷憂端着酒木木的走向了席景練。

“席總!”恭敬的叫了一聲,雲芷憂的聲音裏少了這一週下來培養出隨意,彷彿恢復到她們剛有交集的時候。

席景練聞聲回過頭,原本掛在臉上的淺笑有些僵硬,隨即便被嚴肅多所代替。

豪門掠情,首席的陷阱 看着雲芷憂臉上的蒼白,席景練莫名的一陣心堵,心情也跟着變得煩躁起來。

讓你親眼看着前夫結婚難受了麼?

“席哥哥,這是哪家的千金,怎麼穎兒之前的沒見過。”沈傾穎清甜的聲音在身後響起,席景練再次轉過頭去,只是剛剛的笑容已經消失不見,化作一臉淡淡的表情。

“嗯,她不是哪家千金,只是一個祕書。” 祕書二字一出口,雲芷優的心臟再次一陣刺痛,卻是讓她痛的有些莫名其妙。

對啊,在外人面前她只是他的祕書,在背後,她只是他的情人,她到底在難受什麼?人家明明談論的是事實,雲芷優你又在想什麼。

在背後掐了掐自己的手指,雲芷優儘量讓自己保持清醒,不要再胡思亂想。

“你們聊,沈總在找我。”淡淡的瞥了兩人一眼,席景練丟下一句話便轉身轉身走向了大廳中央。

“雲小姐,你好。”看着席景練的身影越來越遠,沈傾穎緩緩回過神,對着狀似雲芷憂友好一笑,身子卻有些嫌棄的向後退了一步。

“沈小姐,您好。”

打量着對面那個嬌小的女人,雲芷憂心中有些五味雜陳,沈傾穎長得很好看。白皙的臉蛋透着一絲粉色、明亮的眸中帶着嬌柔的美感,總體看上去有些嬌弱,讓人不禁有種想要保護她的衝動。試問這樣的人兒又有誰能不心動呢?更何況席大總裁呢。

雲芷憂打量對方的同時,沈傾穎也在打量她,輕蔑的看了兩眼,沈傾穎眸中閃過陣陣的不屑。

這就是迷倒席哥哥的狐狸精麼?哼,也不過如此,不過,她倒是要感謝她組織了席哥哥的婚禮,不然她從國外回來都趕不上呢。

思及此,沈傾穎眸中又多了一絲異樣的感覺。

雲芷憂被沈傾穎怪異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兩步,與沈傾穎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能做席哥哥的祕書,雲小姐好本事啊!席哥哥可是一直都很挑剔的。”

一語雙關,沈傾穎眸中僅剩的一絲美好也消失不見,嘴角也露出濃濃的嗤笑。

雲芷憂很快便聽懂了她話裏的意思,看來她也知道她跟席景練的關係了,也好,這樣她就不用再繼續閃躲了,她剛剛的口氣確實讓她難以接受。

爲什麼人人都可以欺負她?人人都可以輕視她?

“沈小姐真瞭解席總,席總卻實很看好我的本事,沈小姐是想要學習麼?我倒是不介意教你。”

嘴裏說着挑釁的話語,雲芷憂心中的壓抑立刻減輕了很多,一股報復的快感油然而生,甚至連這裏是秦昊的婚禮,她都忘記了。

“賤人。”沈傾穎被雲芷憂的話氣的快炸了,但是卻只能小聲的叱罵着。

她不能咆哮,因爲這關乎她的風範、上流社會的尊嚴。眸光一閃,沈傾穎露出一絲算計,猙獰的表情也因此緩和了一些,沈傾穎隱藏的很好,讓人來不及捕捉,就連雲芷憂親眼看到都有一種錯愕的感覺。

沈傾穎藉機接過服務生手裏的酒,嘴角掛着甜美的笑,遠遠看去,像是要敬雲芷憂酒的樣子,但是雲芷憂怎麼看怎麼都有一種滲人的感覺。

正想着,眼前的一切突然發生了,沈傾穎腳下一滑,身子已經撲向了雲芷憂。

咔嚓…….

沈傾穎的酒杯碎裂在地,可是裏面的紅酒卻一滴不撒的潑在了雲芷憂的身上,意外的是,沈傾穎一點事也沒有,反正很正當的站在了雲芷憂身邊。

“啊,對不起雲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剛纔手突然一抖,哎呀,真的很抱歉。”

歉意的聲音急切的響起,沈傾穎眸光閃動,晶瑩的淚珠霎時含滿了眼眶,像是一處即發,貌似只要她不原諒她,她就會立馬哭給她看的樣子。

雖然大家都看到了沈傾穎楚楚動人的可憐樣,但是雲芷憂卻看見了她眼底的一抹狡黠,因此,她立刻便知道沈傾穎這番舉動是故意的。

“沒關係,我去洗手間清理一下。”

能怎麼辦,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這麼多人在,沈傾穎又裝的那麼像,她總不能破口大罵吧,悶悶的應了一聲,雲芷憂直接走向了洗手間的方向。

剛走幾步,雲芷憂便遇到迎面而來的席景練,此刻席景練一臉擔憂,不知是在着急什麼,但是雲芷憂沒有自戀到認爲他是擔心自己。苦澀一笑,雲芷憂什麼都沒有說,只是低頭在他身邊走過。

看着雲芷憂一身狼狽,席景練有些擔心,剛剛聽見聲響他莫名的趕了過來,就怕她出事,沒想到還是遲了一步。

懊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袋,席景練心中升起了一絲愁苦的味道,他是不是改變了自己的初衷。

洗手間內,雲芷憂鬱悶的看着鏡子裏狼狽的自己,有些懊惱。

看着裙子上的酒漬她又不禁的有些頹廢,這酒漬根本就洗不掉,更別說是擦了,這個樣子要她怎麼見人!宴會中那麼多人,沈傾穎分明是想讓自己在衆人面前丟人到無地自容。

哼!她不會讓她如願的,拍了拍自己的臉,雲芷憂兩頰立刻揚起一抹自信的微笑。

沈傾穎絕對想不到她這個廣告設計系的高材生,平日裏最喜歡的就是研究服裝設計。

服裝設計師,那是她的理想,更是她生平最喜歡的一件事。

看了下沾了酒漬的部位,雲芷憂又稍稍放心了些,還好沈傾穎只是裝作酒杯滑落,並不是潑她,所以只是下襬沾到酒漬,髒的地方不小,卻沒有髒到最重要的地方,還是可以補救的。

拿出手包裏辦公用的小剪刀,雲芷憂利落的剪掉了白色晚禮服魚尾設計的裙襬。

“嘶……”

雲芷憂用力的將裙襬扯掉,直接扔進旁邊的垃圾桶,再一看鏡中,裙子立馬就乾淨了,只是裙子邊緣現在都不及膝,顯得有些暴漏。

不過,此時露出修長的美腿,倒是讓她被掩起的光芒瞬間外露,雲芷憂看着這樣的自己總算稍稍滿意了些。

裙襬邊緣拼接處,那一抹蕾絲,還帶有酒漬,有些難辦,如果扯掉,裙子就沒有了原來韻味。

苦想了一會,雲芷憂突然想到之前看過的一個設計,眼前突然一亮,心中立刻有了打算。

摘下頭上黑色的小發夾,雲芷憂手巧的將裙襬上的蕾絲折成一朵玫瑰的形狀,固定在裙襬邊緣,小小的玫瑰透着清新,帶着點點的紅色酒漬此刻倒顯得有些別樣的嫵媚。 這樣看來,雲芷憂整個人都透着一絲絲迷茫的氣息,彷彿雲芷憂是帶着一層面紗的野玫瑰,讓人看不清楚又有些隱隱若現,煞是迷人。

看看鏡子裏的自己,沒有了剛纔的狼狽,雲芷憂自信的笑了笑,轉身向外走去。

大廳裏,早已恢復如常,沒有了剛剛的慌亂,像是她這個小插曲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一樣,不過這也好,她樂得自在。

瓷界無痕 看了看席景練的方向,雲芷憂心不由的停滯了一下,此刻,沈傾穎正小鳥依人的靠在席景練的肩膀上,委屈的顫抖着肩膀,而席景練也極爲貼心的輕撫她的肩膀,貌似正在安慰她。

默默的縮回拐角處,雲芷憂有些莫名其妙,不知自己爲何會有這種感覺。

正對着雲芷優的方向,沈傾穎看見雲芷憂縮回去的腦袋,眼中露出一抹陰狠,更多的確是得意。

網遊之神荒世界 哼!跟我鬥。

呵!她果然沒有猜錯,他眼裏的擔心確實沒有她的份,也是,人家的準未婚妻,他爲何不擔心。

她無需多想,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可以了,至於其他,她一點都不想參與。

想到這,雲芷憂眼瞼不由的低垂下去,帶着一絲連她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失落,但,只一下雲芷憂便又擡起來,眼中帶着濃濃的堅定,既然她身邊所有的男人都不可信,她也該做回自己了,她不該爲了那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微不足道的人而失了本心。

揚起頭,雲芷憂落落大方的走了出去。

不得不說,雲芷憂這次的妝容是極爲成功的,衆人看向她的時候,紛紛露出驚豔的目光,時而交頭的低聲交談,時而看向她。

一時間,她成了衆人目光的焦點,接受着衆人目光的洗禮。

清新中帶着嫵媚的氣質,使她頃刻間化爲衆人中最獨特的一個,好似野花羣裏的一朵嬌豔的玫瑰,嬌豔妖嬈。

感到騷動,席景練跟沈傾穎回去看去。

看到雲芷憂煥然一新的樣子,席景練微微有些呆愣,他一直知道她美麗,卻不想她可以這樣嬌豔、這樣妖嬈。

低頭看向雲芷憂暴露的雙腿。再看那些男人如狼似虎的眼神,席景練心中說不出的不悅,但是宴會之上,他不好表現出來,所以一切的憤怒只能化做眼神,全部掃向雲芷憂。

感受到那抹火熱帶怒的眼神,雲芷憂心中知道是誰,但是心中的彆扭,讓她任性的沒有回頭,只是自顧自的在宴會中穿梭。

沈傾穎看到雲芷憂這個樣子,心中極爲憤恨。

她本想讓她醜態百出,卻不想這賤人居然有這樣的本領,思及此,沈傾穎眼神越來越沉,又一抹算計在沈傾穎眸底慢慢產生。

席景練看着雲芷憂這般毫不在乎的樣子,心裏沒由來的一陣憤怒,被憤怒掩埋了他的精明,所以他也錯過了沈傾穎算計的眼神。

不過此刻,角落裏一雙精明的眼睛一絲都沒有放過,將一切都看在了眼裏。

“小姐,有沒有興趣單獨聊聊?”

出神的走着,雲芷優頭頂突然響起一個略微猥瑣的聲音,擡眼一看,雲芷憂第一眼便看到一個長相頗爲猥瑣的男人,男人眼神中閃着猥瑣的光芒,彷彿要把她看光來猥褻一番的樣子。

不禁的,雲芷憂蹙起了眉,一種噁心的感覺油然而生。

“對不起我沒興趣。”淡淡的應了一句,雲芷憂眼神中升起了絲絲的不耐煩,轉身要走,卻被男人死死的拉住了胳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