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氣呼呼的坐在了桌子上,把頭扭到了一邊,不想再跟帝天說話了。

嘿嘿一下,這才說道:「好啦。我知道你們想問什麼。不就是想知道我來皇閻堡是幹什麼嗎?我現在就告訴你們。」說著帝天就站起身子,一隻腳踩在凳子上,又道:「我來這裡是來買東西的,購置我們日後用的東西。」

四人齊齊的轉過頭,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帝天。

「僅此而已嗎?」君重一臉不相信的問道。

「卧槽,你們這是什麼表情?」鬱悶的看著幾人的臉色,解釋道:「真的就是這樣啊,不然還能幹什麼。難不成給清風找老婆啊?」

被這個話題打破了僵局,君元笑了起來,「二哥要找老婆來什麼皇閻堡,直接去星極城就好了。那裡的美女簡直是國色天香,傾國傾城的啊。」

君重連忙附和道:「就是,就是。我們馮家那個丫鬟也是,就跟畫里的人一樣。沉魚落雁,閉花羞月之容啊。」說到這裡,臉上都紅了起來,開始著yy的遐想。

四人一臉媚笑的看著君重,不過都不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回過了神。看到幾人的表情,漲紅著臉問道:「你們看我幹啥?」

「嘖嘖。真沒想到啊,我們的五弟居然有心上人了。」君文言經歷過的事情最多,自然知道君重是什麼情況了。

「我就是你平常看到美女都不帶看第二眼的,原來早就心有所屬了啊?」沐清風晃著扇子,打趣的說道。

越說君重的臉就越紅了,低下了頭,弱弱的說了一句,「哪有,你們瞎說。。。」

「喲喲喲。。這還不好意思了。」君元哈哈大笑著。

帝天雖然對這方面沒有太多的了解,不過作為正常人,還是知道那麼一丟丟的。「我說五弟啊,你喜歡人家怎麼不去告訴他啊。不然等到她有情郎的時候,你哭都沒地兒了。」

「這個。。。」君重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了。

「我知道他是什麼意思,肯定是他還沒成年,他老爹不讓他結婚。」君元對馮家的事情還是很了解的,所以很清楚這些事情。

君文言拍著桌子說道:「怕他幹啥,兒孫自有兒孫福。你有喜歡的人了,告訴你爹。說不定你老爹還同意了呢。」

君重臉更紅了,搖著小腦袋說道:「不是。。不是的。」

「那是什麼情況?你倒是說出來讓我們聽聽啊。」對於這方面,沐清風簡直是如魚得水。那對桃花眼直接泛起了光。

「我爹給我定了門娃娃親!!」君重一口氣說出了這驚人的消息,就閉嘴不言了。

滿臉笑意的幾人,聽到這個消息。臉色的笑容立馬僵住了。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啊,有了娃娃親,但是心裡還有著別人。

「哎。我說你不能腳踏兩隻船啊。雖然說男人三妻四妾沒有問題,但是你還小。是吧,你要循序漸進啊。」君文言提醒著君重。

「是啊,你這就是吃著碗里的望著鍋里的。」君元贊同的說道。

抬起了頭,看著幾人說道:「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我對我爹跟我結的娃娃親那個女孩根本不來電,我只喜歡我家的那個丫鬟。。」

「賤命啊!!」

四人異口同聲的說道。放著名門千金不要,竟然要自家的丫鬟,這話說出去恐怕能讓人貽笑大方。

帝天搖著頭說道:「算了吧,等我們回到星極城的時候再做定奪吧。現在討論都是白討論的。」

「倒也是。。再說了,你現在都還沒成年,等你再長大點,我們再討論。」君文言也不想討論下去了。繼續討論下去的話指不定生出什麼事端。

「咚咚!!」

兩聲敲門聲傳了進來。打斷了幾人的談話。

「誰啊?」

「大爺,是我,我是小二。我是來給幾位送飯菜的。」

看了看幾人,帝天深吸了口氣,「就放到樓下吧,我們這就下去。」

「好勒~!」說完小二就離開了。

「走吧,我們下去吃飯吧。然後還要買我們要用的東西呢。」帝天說著就朝著外面走了出去。

四人自然是跟著走了出去。

來到了樓下已經是人滿為患了,不過還好有一桌空桌。想必是小二給帝天等人留的吧。

坐在了位置上,看了看周圍的人群,一臉疑惑的問道:「怎麼回事?今天怎麼多了這麼多人?」

「我們哪知道,我們可是一起下來的。」君元白了帝天一樣,也是看起了周圍的人。

知道自己白問了,就看到小二走了過來。

滿臉堆著笑容問道:「幾位大爺,現在就上菜么?」

「上桌吧。」沐清風合住了扇子,放在了桌子上。

飯菜擺好之後,帝天拉過小二問道:「今天是怎麼了?好多人的啊。」

聽到帝天的回話,小二看了看四周的人群。這才笑著回道:「大爺,是這樣的。今天是不敗人皇成為玄皇境初期巔峰的日子,所以很多的人都過來目睹不敗人皇的風采的。」

「不敗人皇?不就是皇閻堡的堡主么?」君文言扭過頭看著小二問道。

「是的,上一堡主突破到玄皇境初期的時候他的資歷尚淺。現在已經好了許多了,所以這才廣邀群豪的。」小二看著君文言解釋了起來。

「這樣的啊,那準備什麼時候開始啊?我們也好去看看。」君元沒遇到過這樣的事情,倒是覺得十分的新鮮。

再次轉過頭,看著君元解釋道:「是午時時分開始,在皇閻堡的中心廣場開始。到時候很多人都會去的。可惜掌柜的不讓我去,說是今天人多,讓我接待客人。」

帝天無奈的笑著,扔了一袋玄石過去,「行了。你就好好在這裡吧,這點玄石就當是犒勞你了。」

小二滿臉笑意的接過玄石,「那我就聽這位爺的勸告,好好地呆在這裡吧。」

「嗯,好了。沒事了,你去忙吧。」帝天客氣的下著逐客令。

「得嘞,幾位爺慢用。有事情話儘管吩咐。」然好就拿著玄石屁顛屁顛的離開了。

帝天收回目光,看著幾人問道:「怎樣?一會兒有沒有興趣去看看,目睹下不敗人皇的風采呢?」

「必須的。」

幾人齊齊的回答了起來。

ps:爆髮結束,老規矩,仍花吧!~ 吃過飯之後,看到酒店內的人都匆匆離去。

擦了擦嘴角的油水,帝天咂吧著嘴說道:「沒話說。這酒樓里的飯菜就是可口啊。」

「是啊。每次都是吃的那麼飽。」君重躺在椅子上,摸著圓滾滾的肚子。

君文言看著君重那可愛的樣子,笑了起來,「我等著你變成胖子,哈哈。」

幾人鬧了一會兒,這才付了帳,朝著人流涌去的地方走去。

半路上,沐清風的眼睛左飄右飄。幾人一看就知道他在幹啥了。

「也不知道那不敗人皇是個什麼樣的人。」君元看著前方的人群說道。

「肯定是個男人。」君重直接說了出來。

「廢話。。」沐清風回過神就聽到了這一句比廢話還要廢話的話。

幾人一臉黑線的繼續朝著前面走著。沒多久就來到了小二所謂的皇閻堡中心廣場。

看著這人山人海的場景,君文言感嘆道:「難道堡主的實力就有這麼大么?」

「你可以上去試試,反正他的實力不過是玄皇境初期巔峰而已。」沐清風朝著君文言打了個眼色。

「我可不去,老大會打死我的。」君文言連忙收回了目光,搖著頭說道。

「沒事,你可以去試試。」帝天沒有絲毫的介意。看到後者那愣神的樣子,繼續說道:「哈哈,至於他後面還有沒有人我就不清楚了,到時候你被人虐的半殘,那就不好了。」

「呃。。」君文言直接閉上了嘴,跟帝天拌嘴完全是在自虐。

過了半個時辰,這才有人從堡主府飛起來。數百道光芒閃過,朝著這邊趕來。

「來了,來了!」不知道那個人看到天邊的人,激動的叫了起來。

場中一片亂鬨,紛紛議論著這個所謂的不敗人皇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沒多久,那數百道人影就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在前方的自然是君龍了,他的身後跟著副城主還有一干人等,足足兩百之眾。

略微掃視了一下,這才開口笑道:「感謝各位前來。我真是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有這麼多人來捧我的場子。」

「你客氣啦!」

「是啊,不敗人皇的稱號你是當之無愧的的啊。」

「人皇啊,我們都是慕名而來,前來瞻仰你的。」

聽到下面的這些客套話,君龍這才滿意的點著頭說道:「非常感謝各位的厚愛了。今天是本堡主晉陞到玄皇境初期巔峰的日子,連著上一次晉陞到玄皇境的日子一起過了。」

「啪啪啪~~~」

下面掌聲雷動。

繼續說道:「為了感謝大家的厚意,我這裡準備了一些小禮物。還望大家不要介意。」說著就朝著後面點了下頭。

很快有著數十人抬著幾個大箱子走了過來,君龍便說道:「打開吧。」這些人很配合的打開了箱子。

「這裡面呢是玄石,足足五箱子的玄石。一共有百萬之多,在場之人人人有份。」君龍指著那五個箱子說道。

「啪啪啪~~」

又是一陣雷一般的掌聲。

「多謝,多謝了。你們下去分吧,記住人人有份。」君龍看了看那些人吩咐了起來。

這些拿著箱子人也不說話,就朝著下面飛去了。然後開始散發起了玄石。

令人奇怪的是,場中竟然沒有絲毫的混亂。都是那麼的井井有序,不爭不搶的。

帝天看到這一幕,這才滿意的笑了笑。暗道:「看來這小子管理的還不錯啊,又懂得拉攏人心,還知道賞罰分明。」

「好了,玄石我也散發完畢了。接下來,我想說一件事情。」君龍看到每個人都有玄石了,這才接著說道。

場中的人目光又看向了君龍。

感受到眾人的目光,君龍清了清嗓子。「是這樣的,我知道我當上堡主之後有很多人非常的不服氣。今天我就當著眾人的面子,你們不服者大可以上來挑戰,我要讓你們心服口服。」

「嘩。。」

這枚重磅炸彈扔下之後,場中立刻嘈雜了起來。

「他是不是瘋了?都當上堡主了,過個十年八年的自然就沒有人再說什麼了。」

「自恃清高!一會兒被人打了,他就不在那裡亂叫了。」

「不一定啊,萬一他真的有什麼大殺招的話,簡直就是在立威啊。」

「算了。不管了,還是等著看好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