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四樓?

也是?

難道說……祝東風是廿四樓的成員?

「你是樓外樓的成員?」

「你……你怎麼知道?難道你真的是廿四樓的成員?我是廿四樓外樓中的大寒,也是最弱的一個,還請你開恩,不要殺我。」

這時,祝東風的心中早已被恐懼所填充,他察覺到項天笑道骨只不過堪堪18痕而已,也就是說,眼前這個人,年齡只有18歲,但是卻有一身完全碾壓他的實力,不是廿四樓的弟子,也絕對是天資聰慧的修者。

但是,他更偏向於第一個猜測,畢竟項天笑對他的情況知道得一清二楚,所以他才會如此這般驚恐。

相比於驚恐的祝東風,項天笑的心中簡直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最弱的一個?

堂堂憾山境三層在廿四樓裡面竟然是最弱的一個,那往上的樓中樓,樓上樓,人上人,天上天呢?

項天笑已經不敢想象。

「看來,這個廿四樓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不少。」

心裡暗忖了一句之後,項天笑便重新看向了祝東風,把踩在他身上的腳緩緩移開,一臉平靜地說道:「沒錯,我也是廿四樓的成員。」

轟!

項天笑這一番話令祝東風的腦海猶如投進一顆深海炸彈一般,猛地爆炸開來,腦海一片空白。

「祝東風參見……」

「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行禮,真不知道你這麼想的。」

就在祝東風完彎腰之際,項天笑那淡淡的聲音隨即傳來,讓他不禁身體一顫。

「東風知錯了。」

說完,祝東風直接轉身一躍而下,跳下了狂戰台。

額……

「這什麼騷操作?」

項天笑有些奇怪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對於前輩的實力,東風甚是折服,甘願認輸。」

祝東風對著項天笑抱了抱拳,便轉身離開了。

「雖然是不凈修者,但是這作為倒是有些磊落。」

項天笑不禁聳了聳肩。

「天吶!那……那個廢物竟然打敗了藏劍宗那個憾山境的弟子,這……這怎麼可能!」

「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難道他一直在扮豬吃虎,虧我還一直說他是廢物,如果他是廢物的話,那我豈不是連廢物都不如!」

「這也太恐怖了吧!」

「這個項天笑竟然這麼強大!」

聽著看台上那些弟子的話,項天笑也沒有心思去理會,畢竟……就在那中年男子宣布結果的時候,他腦海里的系統提示聲已經響起。 「滴!恭喜宿主完成人物進階任務,羅羅諾亞索隆進階成功!」

「滴!恭喜宿主進階成功,獲得武器和道一文字!」

「滴!恭喜宿主開啟殺氣值!」

「滴!恭喜宿主開啟絕技,九刀流!」

一連串的系統提示聲在項天笑的腦海中響起,讓他不禁一怔。

「殺氣值又是什麼東西?」

「主人主人,這是屬於索隆的道,阿修羅道,何為阿修羅道,受盡苦難而不厭,此乃阿修羅之道,如何成就阿修羅道,還得靠主人你自己去摸索。」

小靈晃動著自己的小腳丫,一臉笑眯眯地說道。

「那這個殺氣值要怎麼獲得?」

「很簡單,通過擊殺修者可獲得殺氣值,而且殺氣值可以用來發動索隆的九刀流絕技。」

聽完,項天笑這才恍然地點了點頭。

…………

之後的比試項天笑也懶得看了,只是一臉笑意地跟著身旁的蘇煙雨說著話。

大約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果然不出項天笑所料,蒼雲宗除了他和蘇煙雨兩人勝出之外,再無他人。

而藏劍宗和玄清宗兩個宗門第一場比試的弟子竟然五五開,各為二十四個。

兩個宗門的坐鎮長老紛紛露出了一抹笑意,幾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眼中都閃爍著莫名的寒光。

而相比於蒼雲宗,四名坐鎮長老紛紛臉色冰冷,皺著眉頭好似在思考什麼。

「看來……藏劍宗和玄清宗已經聯手了。」

老者一臉冰冷地說道,渾濁無光的老眼頓時迸射出一道寒光。

「該死的,難道他們真的以為我們蒼雲宗好欺負嗎?」

坐鎮的大漢是一個暴脾氣,雙眸登時瞪得通圓,雙手攥緊破罵了一句。

而美婦人的臉色也變得非常不好,只不過,她的眼光自始至終都在盯著蘇煙雨,心底不知在盤算著什麼。

而剩下的那名中年男子只是捏著自己的下巴,嘴角微微一抽,似笑非笑。

蒼雲宗的一眾弟子也是臉色冰冷,不停地嘀咕著。

「這是黑幕!絕對有黑幕!」

「肯定有黑幕!我們每個弟子上台都沒有超過一分鐘就被踢下來了,這難道不是巧合嗎?」

「對!沒錯!若不是項天笑和那個女孩實力比較強,恐怕我們蒼雲宗會被剪光頭了。」

「是啊!沒想到藏劍宗和玄清宗的人居然這麼無恥。」

儘管如此,另外兩個宗門的弟子全都不予理會,只是臉上帶著笑意,一臉不屑地盯著一眾蒼雲宗弟子,宛若在看一群跳樑小丑一般。

「既然第一場比試結束了,那麼現在便進行第二場比試,請通過第一場比試的弟子全都站在這狂戰台上。」

這時,中年男子的身影緩緩落在了狂戰台之上,語氣平靜地說道。

「我們走吧!」

項天笑嘴角輕揚,帶著蘇煙雨便步上了狂戰台。

「完了,恐怕我們宗門連比試前五名都進不去了。」

「第二場是大混斗,用屁股想想也知道,肯定是藏劍宗和玄清宗兩個宗門的弟子合夥擠掉我們這邊剩餘的兩人。」

「哎!要怪就怪那兩個宗門太陰險了。」

「連我都沒想到,藏劍宗和玄清宗竟然會聯合,他們向來不都是水火不容的嗎?」

「你說的我也有點奇怪,他們即使跟我們蒼雲宗合作,也可能會彼此合作,我覺得裡面肯定有貓膩。」

環視了台上的五十名弟子,中年男子便一臉平靜地說道:「第二場比試大混斗,規則為不得使用戰將,掉下狂戰台便失去資格,沒有時間限制,什麼時候台上只剩下十名弟子,比試就什麼時候結束,好了,我說完了,比試開始!」

話音剛落,中年男子的臉上便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意,之後便退到了台下。

砰!

而台上的五十名弟子,紛紛催動身形,揮舞著手中的拳頭,扭打在了一起。

而項天笑第一時間抱起了蘇煙雨,足尖一點來到了狂戰台的角落處,一臉輕笑地看著眼前正在不斷廝殺的弟子。

砰!砰!砰!

一盞茶的時間還沒過,已經有十幾名弟子掉落在了台下,而這個時候,一些眼尖的弟子也終於發現了站在邊緣的項天笑,紛紛按了按手指,一臉冷笑著走了過去。

「喲!這是打算以多欺少嗎?」

項天笑看著眼前的幾名玄清宗弟子,臉上依舊笑意不減,不禁打趣了一聲。

「小子,要怪就怪你是蒼雲宗的弟子吧!」

說完,幾名玄清宗的弟子冷笑了一聲,揮舞著手中的拳頭,擊向了項天笑的面門。

「天笑哥哥,小心!」

蘇煙雨驚呼了一聲,頓時拔出了腰間的佩劍,想要保護眼前的天笑哥哥。

嗖!

當她正欲催動身形之時,才發現項天笑雙腿一蹬,左腳踩在其中一名玄清宗弟子的頭頂上,用力一蹬。

「給老子下去!」

砰!

那名弟子身體直接失衡,徑直摔在了台下,而項天笑的身形落在了另外一名弟子的頭頂上,如法炮製把他也踢到了台下。

只見他猶如蜻蜓點水一般,眨眼之間,幾名弟子紛紛被他踹下了台下。

而項天笑身形緩緩落地,一襲布衣隨風飄揚,獵獵作響,俊俏的臉上帶著笑意。

「天笑哥哥好厲害。」

看著項天笑輕描淡寫便把幾名玄清宗弟子給踹下了台,蘇煙雨一張嘴緩緩張開,美眸含光,一臉崇拜地看著他說道。

「放心吧!有我在,沒人可以傷害到你。」

項天笑伸手摸了摸蘇煙雨的秀髮,一臉平靜地說道。

而一旁正躍躍欲試的弟子也紛紛對項天笑的實力感到害怕,舉手投足便把人外人境的修者給踹下台,這實力該有多麼強勁,這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好不好。

身為玄清宗的趙君衍也一臉震驚地盯著項天笑,連他都沒有想到,這才多久沒見,項天笑的實力竟然已經提升到了這種地步。

在他的心中,不禁升起了一陣無力感,而且還有一絲絲不好的預感。

半個時辰后,台上便只剩下十名弟子,第二場比試結束。 看著台上還存留的項天笑和蘇煙雨二人,藏劍宗和玄清宗的幾名坐鎮長老紛紛皺緊了眉頭,這個結果已經出乎他們的意料了。

他們原本的打算便是,在第一場比試中淘汰全部的蒼雲宗弟子,但是卻沒有想到其中會出現變故。

作為山外山境強者的他們,紛紛傳音給了剩下的弟子,說的話不在乎用力幹掉項天笑和蘇煙雨二人。

「第二場比試結束,現在開始第三場比試,比試的規則為一對一單挑,也是採用抽籤的方式,抽到相同數字的弟子,則為對手。」

中年男子的身形飄然地落在了狂戰台上,充滿深意地看了項天笑一眼之後,這才清了清嗓子說道。

唰!

話音剛落,便見他手一揚,一個木質盒子再度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剩下的十名弟子開始抽籤。」

於是,包括項天笑蘇煙雨在內的十名弟子,紛紛站前一步,依次把手伸進了木盒裡面,抽出了一根木質標籤。

抽完之後,中年男子一翻手掌,手中的木盒便消失不見,環視了在場的十名弟子之後,便見他一臉平靜地說道:「全都拿到各自的簽,那麼第三場比試就開始吧!」

說完便再次退下了狂戰台。

項天笑運氣不錯,抽到了一個4號,而蘇煙雨則抽到了5號,幸好沒有抽到同樣的數字,不然的話只能有一個人晉級了。

而抽到1號簽的弟子則已經站在了狂戰台的正中央,其他人便自覺地退了下去。

抽到1號簽的弟子是一名身穿玄清宗服飾的弟子,只見他磨砂著拳頭,一臉躍躍欲試的樣子,但是當他看到自己的對手竟然是趙君衍時,一張臉頓時便耷拉了下來,宛如霜打的茄子一般。

「我……我認輸……」

那名玄清宗弟子嘴角微微一抽,對著趙君衍抱了抱拳,直接認輸了。

畢竟趙君衍作為玄清宗的外門第一天才,也有一定的話語權,身為一名入宗不到一年的外門弟子,他是萬萬不敢得罪他的,更何況以他的實力,也是被虐的份,倒不如慷慨地認輸,順便可以博取趙君衍的賞識。

果然,就在他認輸之後,趙君衍便緩緩點了點頭,眼中閃爍著一絲讚許的光芒。

「你很不錯,以後便跟著我吧!」

「是!」

那名玄清宗弟子聞言,臉上登時便露出了一絲興奮的笑意,再度對著趙君衍抱了抱拳之後,便轉身一躍而下,跳下了狂戰台。

第一局便這麼草草了結了。

第二局相對來說比較精彩一點,玄清宗弟子和藏劍宗弟子為了爭奪進入桃源之地的機會,紛紛卯足了勁。

但是到了最後,那名藏劍宗弟子的佩劍竟然被那玄清宗弟子給一拳打碎了,而沒了劍的藏劍宗弟子便好似沒了爪牙的猛虎一般,任憑別人宰割。

只是幾分鐘之間,那名藏劍宗弟子便被一腳踢中胸口,整個人掉到了狂戰台之外。

第三局也是沒什麼看頭,至少對項天笑來說有點不入眼,讓他有種想要打瞌睡的感覺,好在第三局只持續了一盞茶的時間便結束了。

第四局,該輪到項天笑登場了,只見他打了一個哈欠,弔兒郎當地步上了狂戰台。

「天笑哥哥,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