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偉要是真的弄巧成拙,指不定會做出什麼樣的事。

這一趟張偉回去,估計會被勞監部門給痛罵一頓。

不過這事也不得了,勞監部門要是聯繫了前任廠長,估計他也會被前任廠長給罵一頓。

嚴宏遠絲毫不介意添一把火,他有這個傢伙的電話,讓手下人去罵他一頓。

勞監部門的人給張偉打了電話,讓他過去一趟。

張偉接到了電話,而且非常高興,還以為是勞監部門已經解決了這件事,他馬上就能獲得一筆不菲的賠償了。

「好的好的,我馬上就過去。」

張偉興沖沖地搓了搓手,向那個地方趕去。

但是迎來的卻是一陣痛批。

「小夥子,劉海洋你認不認識,是你什麼人呢?」

張偉想了想,然後告訴對方:「我認識啊,是我表舅。」

勞監部門的大爺點了點頭,正在蓄勢待發。

「那就沒跑了,你這個傢伙是一點人事兒都不幹啊,既然是你家親戚給你安排的工作。

而且你在那裏還不幹什麼工作,整天就拿着錢鬼混。

那你要個屁的賠償啊,還想要勞動合同,好傢夥,天上會掉餡餅嗎?

我勸你去找個工作吧,現在是不是還在閑逛?就等着你把那個人給告了,然後獲得賠償啊?

那這事兒你得告你表舅,你得恩將仇報才能獲得錢。」

張偉被訓的一臉懵逼,渾渾噩噩的走出了這裏,緊接着他就收到了來自自己表舅的電話。

表舅也是把他一頓罵,並揚言讓他回家去幫父母種田去,在社會上混,他就算過個十年也沒成就。

表舅的電話掛完了,晚上他又收到了一個莫名的電話,又將他罵了一頓。

整個人都在懷疑人生,疑似要黑化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突然,張昊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看向了倉庫外。

奧莉薇雅和達科塔兩人也是如此,片刻后三人齊聲道:「出去看看?」

夜色之中,各種蟲鳴和響動不斷,讓叢林里顯得極為熱鬧。

張昊從切出來的小入口處收回了小蝸,把高周波刃交給了女王大人使用。

三人從入口出來,還是張昊負責移動,小蝸附體下,他的移動速度同樣很快。

三人也沒有離開太遠,只是兩公里的距離后就到了一處湖岸邊,此刻天上罕見地有彎殘月,漫天繁星,比起平時那黑乎乎的夜晚來堪稱明亮。

一望無垠的湖面上,兩個巨大的黑影正在對峙。

張昊瞅了瞅:「九級?」

達科塔和奧莉薇雅都閉目凝神,用自己的能力去感知那兩頭誇張的巨獸,最後兩人幾乎是同時搖頭:「十級沒跑了。」

張昊嘖嘖稱奇:「這倆貨得是吃了多少魚,才能長到這個頭?」

三人在這邊當圍觀黨,湖面上的兩隻巨獸已從對峙變成了試探性地攻擊。

一隻巨獸應該是鱷魚一類的變異獸,和奧莉薇雅殺過的兩隻六級鱷魚比較象,但個頭長達五十米,簡直就是凹凸曼打的那種小怪獸差不多。

另一隻巨獸則是一條……蛇?

好吧,雅典娜適時提醒,那是一條魚,和水藍星的烏魚類似,圓滾滾的身軀還很長,也不怪張昊下意識以為那是條蛇,超過四十米體長的烏魚確實象蛇。

張昊在一旁幸災樂禍:「那貨是魚啊,嗯,鱷魚好像不算魚吧?而且那條魚還小了一圈,不怕死?」

達科塔沒吭聲,她不怎麼熟悉這兩種變異獸。

奧莉薇雅看了片刻,搖頭:「那頭鱷魚是水系的,但那條魚暫時感覺不出來,肯定不是風系,也不是火系。」

敢在水裏和同級水系變異獸打架,火系肯定不可能,天然的主場弱勢。

張昊摩挲著下巴:「那是身體強化系?」

就在三人竊竊私語間,看似弱小的黑魚首先發動了攻擊,一片燦爛的藍色電弧在水中綻放。

張昊:「……好吧,雷系在水裏打架好像挺厲害?」

水系巨鱷被這一下給電得直抽搐,電系烏魚已經趁機糾纏上了它的身體,然後一大片藍色電弧不停閃現。

張昊呵呵:「等下搶屍不?」他問邊上兩位搭檔。

達科塔只是笑着,只要張昊想,她肯定跟着上。

奧莉薇雅輕笑:「搶什麼搶,誰活下來就連誰一起幹掉。這可是十級變異獸,很少見的。而且……嗯,它們個頭很大。」

張昊呃了一聲,果然還是女王大人夠霸氣,選擇統統幹掉帶走。

那邊水系巨鱷似乎感到了危機,瘋狂地動用了能力,一個巨大的漩渦形成,裏面隱隱又急速的水線糾纏,飛快地在電系烏魚身上切割著,帶出了無數條血紅色的水線。

「哦哦哦!好強的大招。」張昊驚嘆。

奧莉薇雅也點頭,這和她的風刃切割類似,只不過介質換成了水,比空氣的切割力要更可怕一點。

電系烏魚一聲詭異難聽的嘶嚎,但身體猶自不肯放開巨鱷的身體,劇烈的電弧加速亮起。

顯然,這兩隻巨獸是在拼誰能抗下去。

張昊看着烏魚身上有點心疼:「我去,這可都是十級藥劑啊!」

兩女聽得無語,人家還活着呢,你就想着藥劑不好吧?

兩者的僵持狀態不到一分鐘就結束了,巨鱷被電得冒出了陣陣輕煙,張昊覺得它該有六成熟了。

烏魚滿身傷痕,但仗着身體巨大,還能撐得住。

然後就看着烏魚拋開了巨鱷的屍體,向岸邊游來。

張昊奇怪:「咦,它不吃到手的獵物?」

卻見烏魚竄到岸邊一處緩坡上,頭在那裏四下鑽著,片刻后一片白生生的物體就從泥土之下被它翻了出來。

「鱷魚蛋。」奧莉薇雅說到:「很多動物喜歡偷吃鱷魚的蛋,不過為了吃蛋,強殺鱷魚的我還沒見過。」

張昊呵呵笑着:「我也沒見過,走吧,我們這三個漁翁該登場得利了。」

三人在他的帶領下,幾個跳躍就靠近了電系烏魚。

那烏魚瘋狂地吞噬著那些鱷魚蛋,簡直就是嗨葯一般停不下來。

直到達科塔靠近了五百米範圍,它如同蛇頭的烏黑頭顱上,那對兇殘的死魚眼就瞪了過來。

達科塔輕輕一笑,精神撫慰的變種能力極河蟹樂天堂發動,烏魚頓時兩眼一翻,連口中殘餘的幾顆鱷魚蛋都掉了出來。

奧莉薇雅的飛劍瞬間即至,深深地刺入了這條烏魚的腦中,再順勢一攪,這條烏魚就在那裏抽搐著板了起來。

張昊想了想,道:「你們注意點,我去收掉那隻巨鱷的屍體。」說着他一個跳躍出現在百多米外,從巨鱷沉下去的地方輕巧入水。

到了湖底,張昊收掉了那巨鱷的屍體,卻發現自己好像搶了別人到嘴的肥肉。

嗯,應該是別的植物。

一片黑綠色的水草正裹着那巨鱷的屍體,結果突然到手的獵物消失,讓這片水草瘋狂了,在水中混亂地搜索攪動着。

張昊呵呵,順手抓住一根抽來的水草,瞬間就把這片水草收進了空間塔。

「發現九級未知變異植物。」雅典娜的提醒響起。

張昊雙腳在湖底一蹬,整個人就衝上了水面,在小蝸的幫助下,飛回了岸邊。

那邊烏魚還在板來板去,魚類的生命力實在旺盛。

張昊也不想過去,只是回到兩女身邊:「收穫不錯,隨便弄了團九級水草,不知道有沒有用。」

奧莉薇雅沒說什麼,達科塔卻道:「那裏有兩顆蛋應該還沒壞,你不把它們收起來么?」

張昊一愣,跳到烏魚身旁,躲過它扭曲掙扎的身體,把那堆從它口中掉落的鱷魚蛋殘渣給收了起來。

「發現變異鱷魚卵兩枚。」雅典娜再次提醒。

張昊聳聳肩,順手在那烏魚的身體上一摸,結果……魚還在原地。

雅典娜:「該生物並沒有徹底死亡,而且它也不是靜止狀態,無法收取。」

張昊借勢發力,又從烏魚邊跳了回來,對着不解的兩女道:「還沒死透,奧莉薇雅,看你的了。」

女王大人點頭,飛劍再次飛去,這次直接繞着烏魚的腦袋旋了一圈,把烏魚的整個腦袋都切了下來。 從這以後,那二小姐慕容媚一個月沒進宮,據說是感染了風寒在家休養生息。

晌午,一頓酒足飯飽,陸軟軟坐在花園的鞦韆上曬太陽。

她心想:沒有綠茶打擾的日子真愜意,每天吃著山珍海味,不用工作,可比無望地獄里的日子舒服。

當然,如果那些危險人物消失了,她會過的更好,比如李墓歌之流。

想到他,陸軟軟心情就五味雜陳。從新婚夜開始,她至少一個多月沒看見他了,他也從不來她的紫苑找她。

好歹也是一個名義上的皇妃,這李墓歌如此冷血無情,該如何給他戴上共生環?

萬一被他發現了,自己還不拍成柿餅..陸軟軟越想越欲哭無淚。

「小姐—小姐——!!」遠處地雙喜朝她飛奔而來,「小姐,您怎麼還坐著不動,外頭馬車都備好了。」

陸軟軟突然跳起來,大拍腦門,差點忘了今天是回宰相府的日子,重生到現在一直待在宮內,終於逮著機會出宮啦!

她收拾好東西和雙喜一塊兒坐上慕容家的豪華專屬馬車。

馬車緩緩行駛,待她探出頭來,已經出了城門,駛向了永寧國城內的集市。

「停—-停—–」陸軟軟對著前邊的馬夫喊道。

「小姐,你又要鬧哪出啊?」陸軟軟不理會雙喜的擔憂,已經下了馬車,在絡繹不絕地集市中穿梭。

雙喜撥開眼前的人群追著陸軟軟。

「小姐你等等我!」雙喜喘著粗氣追上了她,陸軟軟正停在賣首飾的小攤面前,沾沾自喜的試戴手鐲,見到雙喜后,往她頭上插了一支玉簪。

「雙喜,看這個多適合你。」她眉開眼笑的說:「老闆,這些還有我手上的這幾個都要了。」

看到小姐買了這麼多首飾,還有她的份,雙喜不禁輕喚了一聲:「小姐….」。

她心想跟了小姐這麼多年了,這可是頭一次收到禮物啊,心中微微感動,但是並沒有忘記正事。

「小姐快回去吧,天都要黑了。」她扯著陸軟軟的手。又被她帶到了一個賣面具的小攤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