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京暗暗的吸了口氣,勉強靜下心來,心裏想道,這妮子也是個極其危險的人物,假如留她在身旁,自己遲早會把持不住的。還是暫時先答應她吧,誰知道5年後,又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

時間是最好的良藥。5年的時間,足夠改變一切。“”隨着時間的推移,一切都不再如最初那麼刻骨銘心,也許前面的風光更迷人。

這妮子要身材有身材,要模樣有模樣,一旦進了大學,追的人肯定不在少數,她拒絕得一個,兩個……還能拒絕所有人的愛慕?等到時間慢慢的過去,她找到了另一半的時候,就會把前面當作回憶,放在心底,

“行,我答應你。”說完後,張小京有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拉鉤!”鄧素素童心未泯,似笑非笑的說道,“我怕某些人說話不算數。”

“素素姐,我的人品難道那麼差嗎?”張小京嘆了口氣,訕訕一笑,伸出了右手的小指。

兩個人的小指相互勾搭在一起,鄧素素戲謔道:“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變。”

張小京放下心來,關切道:“素素姐,要不要打個電話問一下,學校什麼時候開學?”

鄧素素得意一笑,“我已經問過了,醫科大學的新生報到時間是8月28日。”

張小京鬱悶了一下,點頭道:“今天已經是26號了,只剩下2天的時間了。素素姐,你是不是要回去一趟,跟你爹和娘道個別?”

鄧素素看着他,掩着小嘴,笑道:“臨來你家的時候,我已經跟爹和娘說清楚了,不用再回去了。”

張小京鬱悶得想哭,這妮子簡直就是諸葛亮再世,走一步,看三步。自己的一切全在她的掌控之中!

“那我明天陪你去縣城,買一些生活的必需品。”

鄧素素拉着他的手,撒嬌道:“你不僅要陪我買東西,還要送我去學校。”

張小京撓了撓頭,“你這麼個大人,難道還怕走丟了?”

鄧素素眨了眨眼睛,自戀道:“本姑娘有閉月羞花之色,沉魚落雁之美,你難道就不怕被別人拐走了?”

張小京故意四下裏張望着,嬉笑道:“閉月羞花,沉魚落雁?誰啊,我怎麼沒看見?”

鄧素素粉拳雨點般的落在張小京手臂上,啐道:“討厭!你就不能誇我幾句嗎?”

“咳咳……”

一陣咳嗽聲從門外傳來,緊接着,張進彪一身長衫,揹着個醫藥箱走了進來。

“師父,你回來了。”鄧素素臉頰酡紅,扭捏的走過去,從張進彪的肩膀上取下醫藥箱,“我去做飯。”話未說完,就消失了。

張進彪在兒子的對面坐下,眼睛憂鬱的看着他。

張小京被父親那道目光看得心驚肉跳的,“爹,有事嗎?”

張進彪沉聲道:“你已經決定了?”

“什麼?”

張進彪嘆了口氣,“我在外面已經站了好一陣子了,你們的話我都聽到了。”

張小京輕輕的“哦”了一聲,默默地點了點頭。

張進彪望着他,不無擔憂的說道:“素素這丫頭是個不錯的孩子,你有沒有想過,她這一去,就可能再也回不來了?”

張小京淡然道:“我沒有想過她還會回來。”

張進彪並沒有很吃驚,沉默了一下,問道:“那你這麼做,究竟是爲了什麼?”

張小京沉吟半響,道:“我也不知道爲了什麼,也許只想圖個問心無愧吧。”

張進彪目光灼灼的盯着他,“你不後悔?”

張小京撓了撓頭,“是你的,誰也搶不走;不是你的,留得了她的人,留不住她的心,有什麼意思呢。”

“哎!”

良久,張進彪長長的嘆息了一聲,似乎想到了什麼,眼眶竟然變得一片模糊,輕聲罵道:“你呀,倔驢一頭,跟爹年輕的時候一個脾性。” 翌日,張小京破天荒的起了個大早,準備做頓早飯給鄧素素吃。他有個預感,這也許是她在張家最後的一頓飯。

不曾想到,鄧素素起得更早,已經在廚房忙碌開了。

“小京?你怎麼起來了?”鄧素素也是一副很意外的模樣,夾雜着一點捉挾,深情款款的說道,“你不是很喜歡睡懶覺的嗎?”

張小京撓了撓頭,訕訕的笑了笑,“你聽誰說的啊?素素姐,飯可以亂吃,這種詆譭我的名譽的話,可不能亂說。”

鄧素素白了他一眼,“咯咯”嬌笑道:“你還有名譽嗎?整個義莊村,誰不知道你睡懶覺的習慣,我纔來幾天,就傳到我耳朵裏了。”

張小京鬱悶,“是哪個多嘴的三八婆,在背後亂嚼舌根子,散播我的謠言?要是讓我知道了,非撕了她的破嘴不可。”

鄧素素笑着推了推身旁礙手礙腳的張小京,“你就別貧了,要不乖乖的坐在這裏陪我做飯,要不再去睡個回籠覺。”

看到鄧素素忙上忙下的,張小京不忍道:“素素姐,我來幫你燒火吧。”

不等鄧素素髮話,張小京便找來一張小板凳,挨着鄧素素坐下,拾起地上的燒火棍,往竈口裏添着柴火。

鄧素素神情恍惚了一下,將頭靠在張小京的肩膀上,像只溫馴的波斯貓,閉上眼睛感受着這份只有夢中才能體味到的溫馨,“小京,能夠跟你這樣耳鬢廝磨一輩子,上不上大學我都無所謂了。”

張小京身軀僵了僵,鼻子有些發酸,心中暗想,不知道哪個男人有幸能娶到這樣一個蘭心蕙質的女孩?

頓了頓,他佯裝輕鬆的捏了捏鄧素素小巧的鼻子,半是揶揄,半是認真的說道:“兒女情長,英雄氣短。我們都還小,世界又那麼大,怎麼能爲了一點兒女之情而放棄心中的夢想呢?”

“嗯,我聽你的。”鄧素素閉着眼,柔聲道,“小京,你一定要等我。”

她的臉在火焰的映襯下,看上去更紅更豔,彈指可破,彷彿可以滴出血來。

張小京目光呆滯了一下,還是默默的點了點頭,暗自嘆息了一聲,5年以後,誰知道你會在哪裏,又枕着哪個男人的肩頭,說着同樣動聽的情話?

早飯以後,鄧素素向張進彪辭了行,跟着張小京歡快的上路了。

終於要進城了,鄧素素的興致很高。這一路上,在張小京的身前背後又是說又是笑的,彷彿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姑娘。

下了山路,在霞棲鎮搭車,半個小時後,便到了遼源縣城。

看到車水馬龍、鱗次櫛比的大街,鄧素素眉頭顰蹙,不知道該往哪裏走。她也是畢業後就沒來過縣城,大概有四五年了吧。

“小京,我們現在去哪裏?”鄧素素仰着頭,看着張小京,一臉的茫然。

張小京比她好不到哪裏去,想了想,“先給小龍打個電話吧,他在城裏混了這麼多年,應該比我們熟悉。”

鄧素素最放不下心的就是這個不務正業的弟弟了,臨走之前肯定想再叮囑他一番,於是點頭道:“好啊,我有他的電話。”

兩人來到車站附近的電話亭,鄧素素說號碼,張小京撥電話,兩人配合得天衣無縫。

鈴聲響了半天,電話那邊才接通。

“誰呀?”鄧小龍的聲音傳來,懶洋洋的,帶着一絲不滿。

“是我,張小京。”

“姐夫?”鄧小龍驚訝的叫了一聲,“你在哪裏?”

“我和你姐在車站,限你十分鐘之內趕來接駕,否則杖責20棍。”張小京笑着道,眼睛瞥了瞥一旁看着他好笑的鄧素素。

“還有我姐?好,好,我馬上就到,你們等着啊。”

不到十分鐘,鄧小龍果然如期而至,隨他一同前來的還有剛子等五六個小弟,看到張小京時,都畏畏縮縮的,不敢靠近。

“姐,想死我了。”鄧小龍走到鄧素素面前,嬉皮笑臉道。

鄧素素瞟了一眼他身後跟着的一羣小混混,恨聲道:“你叫這麼多人來,是不是在我面前顯威風啊?”

鄧小龍陪笑道:“我的兄弟們一聽說姐來了,非得要來迎駕,你說我能拒絕嗎?” 新妻上任:搶婚總裁,一送一 他轉過身去,江湖味十足的吆喝道,“剛子,你們怎麼一個個都像老鼠似的,躲那麼遠幹什麼?快來拜見我姐。”

在剛子的帶領下,一羣小混混先後來到鄧素素面前。

也許是被鄧素素脫俗的容貌所驚呆,也許是畏懼張小京,這羣混混們都不敢直視她一眼,恭恭敬敬的叫了聲“姐。”

鄧素素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

“姐,你怎麼來城裏了?”

鄧素素沒好氣的答道:“準備買些牀上用品和衣服。”

鄧小龍一聽,那雙賊眼忍不住往鄧素素和張小京身上溜來溜去的,嬉皮笑臉道:“姐夫,恭喜你了啊。”

張小京愕然,“我有什麼好恭喜的?”

鄧小龍賊笑道:“恭喜你終於抱得我姐姐這個大美人歸呀!”

張小京汗顏,訕笑道:“哪有啊?”

鄧小龍朝他翻了翻白眼,不屑道:“得了吧,姐夫,你就別不好意思了。你們兩個都一塊來買牀上用品了,這不是準備結婚了嗎?”

“小龍,你胡說些什麼呀?”鄧素素羞得臉頰飛上了一層紅暈,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簡直可以滴出水來,“是不是皮子又癢癢了,想討打是吧?”

鄧小龍不解道:“那你們買牀上用品幹什麼?”

張小京也是滿臉紅暈,訕笑着道:“這是給你姐準備上大學用的。”

鄧小龍神色詫異,“姐,你真的想清楚了,準備去上大學?”

鄧素素點頭道:“上大學一直都是我的夢想,只是我們家境困難,無法遂願。如今小京送我去,我沒理由拒絕。”

鄧小龍瞟了一眼張小京,似有所指的說道:“姐,對你來說,上大學固然是好事,但你跟姐夫見面的機會就少了,你就不擔心他嗎?”

張小京心裏明白,這小子肯定是在暗示他跟劉雪梅的事情。

鄧素素媚眼如絲,楚楚動人的看着張小京道:“你放心,他逃不出你姐的手掌心。”

張小京又好氣又好笑,心說當真是姐弟情深啊,兩人都想到一塊去了。“素素姐,你們姐弟兩另外找時間再談吧,該去買東西了。”

鄧小龍牽着鄧素素的手,“姐,走吧,我陪你買。”

張小京長長的舒了口氣,彷彿一身的輕鬆,要不然鄧素素老拉着他的手,舒服是舒服,心裏卻很矛盾,總感覺有點對不起劉雪梅。

老大鄧小龍沒有發話,剛子等幾個小混混也屁顛屁顛的跟在後面。

鄧小龍首先把鄧素素帶進了一家手機城。

鄧素素怯怯的問道:“小龍,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

鄧小龍笑道:“自然是買手機了。”

鄧素素斷然道:“我一個學生,不需要手機。”

“姐,你別老土了,城裏人誰沒有手機啊。”鄧小龍看着張小京,笑道,“再說了,我姐夫要是想你了,也方便跟你說情話什麼的。姐夫,你說是不是?”

張小京訕訕的點了點頭,心說真看不出來,這小子年紀不大,懂得的事可不少哦。

鄧素素看了看櫃檯裏標示的價格,囁嚅道:“還是算了吧,這麼貴。”

鄧小龍戲謔道:“姐,你別擔心,我姐夫有錢。”

張小京笑道:“素素姐,你看中了那款手機?”

鄧小龍指着那款iphone5,搶着道:“就它了。”

鄧素素看到標價是5600時,嚇得臉色都青了,小腦袋搖得跟撥浪鼓似的,連聲道:“不行,不行,太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