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謙心裏暗笑,這麼簡單就搞到了一個免費打手!

“不過你可得注意好她的安全,一旦她出了點事你就沒法跟項羽交代了。”

“也是。”張謙一點頭。

離開了大燕山,坐上了組織裏的專機,張謙清點了一下人數,算上夏夢這次跟着他一起出來的總共有十五個人,雖然人數不多,但是個個都是精英,都是組織裏年青一代的佼佼者。

好在那座小城離首都不算太遠,專機的速度也比較快,也就不到一個小時,衆人就到達了目的地。

下了飛機之後,張謙才知道,這裏其實不算城市,頂多算個規模大一點的城鎮。

但是即便是城鎮,那住在這裏面的也是他張謙的同胞!

怎麼能就這麼平白無故的慘死在這幫侵略者的手裏?

這座城鎮目前的確已經變成了人間煉獄,到處都是斷壁殘垣,一些殘屍橫七豎八的倒在街道上,張謙他們隱隱約約的聽到了一些嘈雜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他立刻擡腳就往聲音發出的地方走去。

只因七年,我愛你 衆人趕緊跟在他身後。

聲音是從鎮中心的廣場那裏發出來的,張謙他們小心翼翼的來到了這裏之後,看到廣場上的情景頓時都氣的差點當場暴走。

廣場裏架起了一排排巨型燒烤架一樣的東西,下面點着火,而燒烤架上翻轉的居然是一具一具烤的滋滋冒煙的焦黃的人類屍體!

應孕而生 旁邊圍坐着一圈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這些妖魔鬼怪正肆無忌憚的談笑風生着,間或還有妖怪走到燒烤架旁邊撕下來一條人腿大口啃食!

“媽的!”張謙低聲怒罵。

“妖怪以人爲食,不奇怪。”系統說。

“不奇怪他姥姥!”張謙惱怒不已,“等老子打贏他們,也把他們都串起來活活烤死!”

“首長!”旁邊一個叫秦凌的男組員低聲問。

張謙環視了一圈,周圍的組員們都是一臉義憤填膺的憤怒表情,只有夏夢是個例外,她兩眼放光的看着那些燒烤人肉,居然還嚥了一口唾沫,舔了舔嘴脣。

“等等!”張謙低聲說,“先看看情況!”

他仔細的掃視了一圈,這個廣場上圍坐的妖怪大約有三十多隻,法力最強的似乎是那隻長着貓腦袋,有九條尾巴的人形妖怪。

“這是貓又。”系統說,“東瀛傳說裏比較厲害的妖怪。”

張謙默默點頭,其餘的妖怪在他的感知中都不算很強,他仔細的計算了一下,大概只要派出自己手下的十個妖王就能輕鬆殲滅這些妖怪了,別說十大妖王,恐怕自己手下的鬼雄們都能打贏他們。

但是他很奇怪,不是說這次東瀛入侵聲勢浩大嗎?怎麼會就只有這些軟腳蝦在這裏?

張謙說了一下自己的疑惑,秦凌說:“我剛纔仔細的對比了一下收到的那些消息,然後我發現,那些照片裏出現過的妖怪有的在這裏,有的卻不在,我猜測他們可能已經繼續上路了,這些是殿後的,也有可能那些妖怪去了別的地方,這些留在這給他們…做飯。”

“哼!那就直接動手把這些搞死!弄死一點是一點!”張謙說着,揮手召喚出了自己手下所有的鬼雄隨從,並且把這些隨從直接放在了廣場的四面八方,對這些妖怪組成了合圍之勢。

“好!首長!您說吧,怎麼搞!”秦凌說。

“我領着我的人打頭陣,你們在旁邊盯好,如果有妖怪想突圍逃走,你們就合力他弄死!不要留手,往死裏打!”

“是!但是…首長,您的人?在哪呢?”

“你傻嗎?”這時候夏夢說話了,“沒看到這幫妖怪已經被圍住了嗎?”

秦凌和組員們都是一愣。

東瀛妖怪們也終於發覺不對勁了,他們全都露出了緊張凝重的神色,緩緩站起身面對着四面八方。

在他們的周圍,有一些身影隱隱約約的出現了,這些身影都帶着磅礴的鬼氣!

是鬼雄和鬼兵!

妖怪們握緊了手裏的武器,沒有武器的就攥緊了拳頭,他們都能感覺到這些鬼來者不善!

呼!一道疾風!

一個身影飛快的掠了過來,手裏拿着一杆又粗又長的鐵鞭,一個忽閃就飛到了貓又面前,一鞭子就砸了下去!

貓又一驚,喵的叫了一聲,趕緊甩動九條尾巴或抵擋或攻擊,但是很快他就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尾巴似乎根本奈何不了這個手裏拿着奇怪兵器的人類!

明明抽在了他身上,但他卻好像一點感覺都沒有!

“哼,”張謙冷笑一聲,“給我撓癢癢呢?”

貓又驚恐的轉身想跑,但是張謙怎麼可能放走他?

腳下風火輪瞬間出現,他加快了速度,舉起打妖鞭瞄準了貓又的後背就砸了下去! 貓又的慘叫聲響徹整個廣場。

張謙現在的實力已經今非昔比了,用系統的話說,雖然他現在是散仙,但是也算是散仙裏還算可以的,和李白差不了太多。

所以,貓又這種妖怪再厲害他也只是妖怪!

以他的實力,如果一對一,恐怕連十大妖王中的其中一個也打不過,更別說張謙這種變態了!

這一打妖鞭砸下去,貓又的後背整個都凹陷進去了一大塊!

周圍那些妖怪看傻了。

這人誰啊,怎麼這麼厲害!

自從踏進華夏國土,他們也碰上了一些人間的修士,只不過那些修士雖然勇武可嘉,但是實力其實挺差的。

所以這一路上,他們都產生了一種‘華夏修士都是垃圾’的感覺。

如今突然出現了一個一棍(東瀛妖怪不認識打妖鞭,以爲那只是奇怪的棍子)就能把貓又脊樑砸斷的猛人,他們怎麼可能不震驚?

貓又的脊樑的確被砸斷了。

後背都凹陷了脊樑骨能不斷嗎。

受了這種重傷的貓又趴在地上發出了撕心裂肺的慘嚎!

張謙一揮手:“殺!”

他那幫鬼雄手下立刻揮起武器嗷嗷叫着衝了上來!

李元霸的巨錘、白起的長戟、韓信的長劍、成吉思汗的彎刀、小兵甲乙的金刀、花木蘭的秋水長劍、李廣的弓箭……全都開了張,就像不要命似的往這些妖怪身上一陣猛招呼!

妖怪們這才反應過來,紛紛用各自的方式發起了反擊。

張謙冷笑的看着在自己腳下痛苦呻吟嚎叫的貓又,用東瀛語問:“疼嗎?”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貓又慘叫着問。

“我是你祖宗。”張謙說。

然後他手氣鞭落,貓又又發出了慘叫:“啊!”

張謙連連揮動打妖鞭,接連把貓又的兩條胳膊和三條腿都給砸斷了。

“噝…”系統裝模作樣的倒吸了一口氣,“你這有點狠啊,給人斷子絕孫了都。”

陰夫我要愛 “哼,我還嫌這樣不夠呢!我可得在他們死之前讓他們多受一點活罪!”

說完他大叫道:“你們都給我聽着,不要殺他們,但是要把他們的四肢全部砸斷!徹底砸斷!”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卻可以通過系統完整的傳達到所有鬼雄的耳朵裏。

“遵命!主公!”鬼雄們都齊聲呼應!

貓又驚恐的看着張謙,雖然他聽不懂這個人類嚷嚷了一句什麼,但是他能感覺到,自己身邊這幫妖怪要倒黴了。

而且是倒血黴了!

突然他驚恐的瞪大了眼睛,因爲他突然發現這個人類的身邊多出了一個身穿黑衣的人!

這個人身上帶着令人恐懼的妖氣!

“大王。”黑山老妖衝張謙一抱拳。

“你總算回來了。”張謙笑了笑。

“嗯,我順便幫她們解決了一些麻煩。”

“做得好。”張謙讚賞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幫這些鬼雄搞這幫外來妖怪,記住啊,別打死!但是一定要打斷他們的四肢讓他們失去所有的反抗能力!”

“遵命大王!”黑山老妖化作一道黑光衝向了一個距離他最近的東瀛妖怪身邊,左手一揮召喚出一柄鋒利的黑色石刀,咔嚓一下就斬斷了這個妖怪的左臂,妖怪慘叫一聲,黑山老妖趁機右手摁住他的肩膀,手上黑光一閃,一道鋒利的石刺瞬間刺穿了這個妖怪的右肩。

緊接着,他乾淨利落的落下雙手往中間一聚,兩聲悶響,這妖怪的雙腿就被砸斷了。

整套連招看起來就像行雲流水一樣順暢。

張謙看的一點頭,要論戰鬥經驗和戰鬥技巧,黑山老妖強過他很多,不止黑山,張謙身邊的這羣妖王的戰鬥技巧都很厲害。

所以張謙的心裏有了一個決定,那就是等這次這件事辦完以後就跟自己身邊這羣打架老手好好學學。

他現在雖然實力比這些妖王強,但是打架技巧卻是很匱乏。

雖然有‘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技巧就是狗屁’這句話,但是不能否認技巧也是很重要的,最起碼在面對實力跟自己相當的對手的時候,牛b的技巧可以讓自己勝率大一點。

有了黑山老妖這個生力軍的加入,張謙這邊原本就穩勝的局面更順風了,不到十分鐘,這幫東瀛妖怪就全都被制服了。

在不遠處觀戰的那些組織成員全都看出來了一身的冷汗!

太牛了!

不愧是組織裏的頂級供奉,不服不行!

不但本身戰鬥力強悍,就連手下都是個頂個的牛!

https://ptt9.com/3501/ 這幫人全都像傻子一樣愣愣的看着張謙!

只有夏夢不屑的哼了一聲:“烏合之衆。”

然而接下來她就興奮了,站起身跑了過去。

因爲張謙已經命令手下的鬼雄們把燒烤架子上的屍體取了下來安放在了一邊,然後把這些妖怪全都插在了架子上開始烤了起來。

而且陰險的他還親自在每個架子下面都放了一把三才神火,用他的話說就是‘這樣可以讓這些妖怪均勻受熱,從而能烤出更好的口感。’

夏夢口水都流出來了。

“喂,烤好了讓吃嗎?”她問。

張謙一愣:“怎麼着你還真打算吃啊?”

“廢話!”大神說。

“哎呀!噁心死了!我不要吃!”夏夢說。

“你閉嘴!我就要吃!”大神說,“你知道我有多久沒吃過妖怪了嗎?尤其是燒烤妖怪!”

“不行!不能吃!”

張謙一頭黑線的看着夏夢像神經病一樣自說自話的鬥嘴。

然而還沒等她討論出個結果到底要不要吃,張謙就突然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在急速接近。

這股力量之強讓他略微有點慌,因爲在他的感知中,這股力量似乎和之前的東嶽大帝差不太多。

夏夢也感覺到了,停止了說話,擡起頭看着波動傳來的方向。

下一刻,所有人都只是覺得眼前一花,一個人像是突然出現一樣,懸浮在了半空。

這是一個穿着一身白衣身材窈窕的女人,只不過她戴着一個看起來很猙獰很恐怖的面具,張謙看不到她的面容。

鬼雄們擡起頭,臉上都帶上了恐慌的神色。

張謙也是一臉的凝重。

在這近距離的感受下,他分明覺得,這個女人身上的氣勢比東嶽大帝還要強一些!

這是…東瀛的神仙! 強敵!絕對的強敵!張謙心說。

白衣女人靜靜地懸浮在半空中,低着頭看着地面上的一切。

貓又看到她之後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卡咪撒嘛!塔斯該帶!”

張謙聽懂了這句話的意思,皺着眉頭看着半空中的女人,這果然是個神!

女人慢慢的伸出右手,地面上的人都做出了防禦的動作,但是隨後就是一連串的慘叫聲響起,守在燒烤架旁邊的那些鬼兵全都在一瞬間化成了飛灰!

有的鬼兵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

張謙一驚。

躲在不遠處觀戰的秦凌等人全都驚訝的瞪起了眼睛,這個女人好厲害!

“這個厲害。”夏夢冷笑了一聲。

“你能打過嗎?”

“打得過的話讓吃嗎?”夏夢看着他問。

“讓!管夠!”張謙說。

“哈哈哈哈。”夏夢狂笑了幾聲,一紫一白兩道光芒瞬間從她的身上涌了出來,呼呼的纏繞在了她的雙臂之上,她雙腿一彎飛上天空,一拳砸向這個東瀛女人!

女人似乎完全沒把她當回事,輕飄飄的伸出右手想要擋住她的拳頭,卻沒料到她這一拳力道超強!

白衣女人的右手不但沒擋住,反而還被這大力的一拳給頂的呼在了自己的臉上!

緊接着就是夏夢的表演時間!

左一拳右一拳,左直拳右勾拳…夏夢的拳頭就像暴風驟雨一樣把白衣女人打的連連後退!

而且在她的連續攻擊之下,白衣女人臉上的面具也被打的碎裂了幾塊,露出了裏面的一點內容。

雖然只是露出了一部分,但是張謙也能看得出來,這個女人應該挺醜的。

什麼情況?所謂女神不都是很漂亮的嗎?怎麼這個的臉看起來就像被火燒過一樣的醜陋猙獰?

但是這不重要了,說不定東瀛就是這樣,女神都是醜b。張謙更在意的是夏夢的組合拳。

“這個亂拳打死老師傅的套路6啊!”張謙驚歎。

“但是夏夢根本不可能消滅她,”系統說,“差距太大。”

“什麼?”張謙一愣。

“這一魂一魄力量很強,如果是你這種等級的散仙,她一個能打十個,但是像這個東瀛女人這樣的等級,那就不一樣了。”

“如果我沒猜錯,這個女人應該就是東瀛傳說中的阿夜訶志古泥。”

“阿夜什麼玩意?”

“阿夜訶志古泥,也就是惶根尊神,東瀛傳說中的恐懼之神。”

“是夠讓人恐懼的。”張謙說。

“她的哥哥是面足尊神,東瀛傳說裏面貌極其俊美的男神。相傳惶根尊神是個兄控,面足尊神雖然是她的親哥哥,但是她非常愛慕他,甚至向他求愛了三次。”

“什麼?”張謙一愣,“向自己的親哥哥求愛,這特喵也太變態了吧!”

“東瀛人嘛。”系統說。

張謙釋然了。

“面足尊神當然不會同意自己妹妹的求愛,一方面他們是親兄妹,另一方面也是惶根尊神真的太醜了;所以之後求愛不成的惶根尊神就來到了人間,很湊巧的遇到了當時東瀛的九尾天狐。”

“當年的九尾天狐是男性,你也知道,狐狸精不管公母,外表都是很惹眼的,再加上當時九尾天狐化成人形的樣子很像面足尊神,所以惶根尊神就把持不住了,九尾天狐雖然貴爲東瀛三妖王之一,但是面對神他還是很脆弱的,所以就被惶根尊神硬上了。”

“我靠…”張謙瞪大了眼睛,這種桃色新聞對他來說簡直太勁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