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宋長安就回了答案,公司查無此人。

這證明了陳天龍的猜測,這個所謂的薛總,和所謂的花總,不過是在給林豪申設一個局而已。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接下來薛總肯定要以打點花總為由,張嘴問林豪申要錢。

「林老闆啊,這花總可不是一般的人物。」

「上次那八十萬隻是打點了路上的小卒子,畢竟閻王好擋,小鬼難纏。」

「但現在小鬼兒打點好了,閻王那裏總得也有所交代吧?」

此刻,薛總將茶杯緩緩放下,繼續開口了。

他咂了咂嘴,道:「這樣,你再給我拿三百萬,後續無需你操心,我全程幫你處理完,如何?」

「三百萬?」

聽到這話,林豪申皺了皺眉,顯得有些猶豫。

三百萬流動資金,對於一個體量兩三千萬的公司,絕不是一個小數字。

想要拿出這三百萬,不僅需要調動公司剩餘流動資金,甚至還得從朋友那裏周轉一些。

「怎麼?林老闆有些為難嗎?」

薛總挑了挑眉,道:「這樣吧,我畢竟是通過你女兒這條線結識的你,你對我不太了解,也不太信任,這正常。這樣,我先和花總聯繫一下,你在旁邊聽着,然後再下決定,如何?」

「可以嗎?」

林豪申眼睛頓時一亮,道:「不會太麻煩你吧?」

「當然不會。」

薛總笑了笑,然後便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似乎對面很忙,直到最後一刻才接通。

接通的瞬間,薛總點了免提,對面則傳來一陣吵鬧聲!

「他媽的,老子養你們是吃乾飯的嗎?這點小事都辦不好?」

「我們西南集團那可是省城僅次於四大家族的大集團,你們出去辦事能不能挺胸抬頭硬氣一些?」

「老子這副總監的臉,都被你們給丟盡了!」

「全都滾出去,合同不簽下來都不準回來!」

吵鬧聲很快就消散了,對面傳出一陣清嗓子的聲音,道:「是老薛吧,不好意思啊,剛才在辦公室訓人,手底下這些傢伙真是越來越沒用了。」

「花總,氣大傷身啊,您可得多注意身體啊。」

薛總瞧了林豪申一眼,然後繼續道:「花總,這次冒昧給您打電話啊,是想問問您,上次托您辦的那件事情,有眉目了沒有?」

「上次?你說林氏建材申請投資款的那件事兒?」

花總頓了好久,才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咂了咂嘴,道:「老薛啊,咱們都是老朋友了,我也就明人不說暗話了。」

「我能爬上西南集團投資部副總監這個位置,光打點費用就花了小几千萬。」

「現在位置坐穩了,能不撈一點兒?不然我費那麼大勁兒當這個副總監幹嘛?」

聽到這話,薛總立馬點頭如啄米。

「花總,您放心,我能理解,林老闆也是個暢快人,絕不會掉鏈子。」

薛總道:「我現在就在林老闆家裏呢,我會和林老闆好好說一說的,您先忙,您先忙。」

說完,花總高傲地「嗯」了一聲,便掛斷電話。

收起手機后,薛總看向黃芬蘭和林豪申,聳了聳肩,道:「花總的語氣,你們也都聽到了,人家說得很明白,就是伸手要錢。我只是幫你們跑腿的,頂多賺個幾萬塊傭金,如果你們不願意,咱們好聚好散,我還得幫其他商戶去跑渠道,上下打點,並非只有你們一家想拿到這種大集團的巨額投資。」

聽到這話,林豪申格外意動,但仍舊有一絲猶豫。

「爸,你還猶豫什麼呢?那可是八千萬投資款啊!」

林婉怡急忙勸道:「薛總是我男朋友推薦給我的,我男朋友你們也見過,他會害我嗎?只要有了這八千萬,不僅公司可以更上一層樓,咱們一家能賺多少錢,您想過沒有?何必在乎這區區三百萬呢?」

「婉怡說得有道理。」

黃芬蘭也跟着道:「人家薛總也有誠意,都當着你的面打電話了,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啊。」

「媽的,賭一把!」

林豪申的心理防線也終於被攻破,貪念在這一瞬間佔據了絕對上風!

他眼睛通紅地看向薛總,道:「薛總,你在客廳里等一下,給我三個小時的時間,我湊出三百萬給你!」

見薛總明顯鬆了口氣,林豪申一家三口則面色亢奮,暢想未來,陳天龍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他立馬給宋長安發了一條短訊,讓宋長安親自帶着警察過來一趟。

短訊發完后,陳天龍便立馬站了出來,沉聲道:

「林叔叔,這個錢,不能給。」

…… 望江園,地下室。

林漠盤坐在丹爐旁邊,已經等待了五個小時了。

這是他最近收集藥材,專門為南霸天煉製的一爐小還丹。

小還丹療傷有奇效,乃是先祖傳承的丹藥中,最為神奇的幾種了。

林漠不知道南霸天的敵人究竟是誰,但看到納蘭雍,他便知道,南霸天的敵人實力不弱。

林漠現在也幫不上南霸天什麼忙,更無法阻止他。

唯一能做的,就是幫他煉製這爐小還丹,也算是給南霸天一些支持吧。

而這五個小時,林漠也沒閑着。

他盤坐在這裏,也在默默地修鍊造化訣。

這幾次與人對戰,林漠遇上了蠱尊毒蜘蛛和火華這樣的高手,實力本身就已經提升了不少。

而與納蘭雍一戰,林漠雖然負傷,但也讓他達到了突破的邊緣。

這幾天,林漠隱隱感覺,自己快要突破造化訣第四層了。

所以,這幾天,他大部分時間,也都是在這地下室裏面修鍊。

造化訣威力無窮,如果林漠能夠突破第四層,那他的實力,必將大幅提升。

到時候,他甚至不需要吃氣血丹,就能與毒蜘蛛打成平手。

若是服下氣血丹,即便是遇上納蘭雍,也未嘗沒有一戰之力!

林漠很清楚,他只有突破造化訣第四層,才真正能夠站在廣陽市的巔峰!

在南霸天離開廣陽市之前,他必須突破第四層,以應對廣省十大家族!

又等待了半個小時的時間,丹爐中有丹藥氣息傳出。

林漠輕輕吐了口氣,這爐小還丹,終於練成了。

他將丹爐打開,在這丹爐底部,有三十多顆黑色丹藥,正是小還丹。

林漠取出十顆,裝在瓷瓶里,自己留着備用。

其他的,他全部收起來,拿去送給了南霸天。

南霸天接到這些小還丹,對林漠也是非常感激。

不過,林漠看得出,南霸天眼神深處的憂愁依然還在。

很明顯,即便拿到這些小還丹,他依然對自己的未來沒有任何希望。

兩人正聊著,老虎突然打來電話:「林哥,太子又出手了。」

十大家族的事情結束后,太子一直留在廣陽市,他還要找宋芷蘭的舅舅報仇。

為了安全起見,林漠專門讓宋芷蘭和她舅舅胡永文藏在望江園。

太子雖然胡鬧,但也不敢去南霸天的禁地鬧事。

沒想到,太子竟然又動手了,這是什麼情況?

林漠沉吟片刻:「你等著,我馬上過去。」

他掛了電話,起身向南霸天告辭。

他沒有當着南霸天的面說這件事,因為他不想讓南霸天再為這件事操心。

太子的事情,他必須親自解決。不然,以後南霸天走了,太子還會捲土重來!

南霸天看出林漠的心思,他輕聲道:「我已經跟南境之王薛老五談過了。」

「年輕人的事情,就讓年輕人自己解決。」

「想做什麼,就放手去做吧!」

林漠沒想到,南霸天臨走之前,竟然還幫自己解決了這麼大的難題。

他想在南方發展,就始終繞不過南境之王。

一旦和南境之王有了利益衝突,那說不定就要和南境之王對上了!

以林漠現在的實力,肯定不是南境之王的對手啊。

南霸天幫他解決了這個問題,那他就可以安穩發展了。

他深吸一口氣,抱拳道:「多謝南先生了!」 第二天天還沒有亮,蘇超便起了床,直奔陸家。

今日是陸炳出殯的日子,因此他要早早的到場才行。

古人對喪事極為重視,這是在孝道中極為重要的一環,風光大葬對於死者來說,是最後的榮光,也是孝道的最後最隆重的體現。

出殯又叫「出山」,出殯要先請陰陽先生選擇吉日吉時,叫做「開殃榜」。

出殯之前,先要辭靈。先裝「餡食罐」,把最後一次祭奠的飯食裝在瓷罐里,出殯時,由大媳婦抱着,最後埋在棺材前頭。

然後是「掃材」,即把棺材頭抬起,孝子放些銅錢在棺下,然後用新笤帚、簸箕掃棺蓋上的浮土,倒在炕席底下,取「捎財起官」的意思。

出殯的程序為:先轉棺,將棺材移出門外,再抬起棺材頭,備好祭祀用口,由禮生主持禮儀,喪主跪拜,禮生讀完祭文後,由僧道引導孝男教婦「旋棺」,在棺材周圍繞行三圈之後,再用繩索捆好棺材,蓋上棺蓋。

抬棺即將起行,送葬隊伍也要準備好,一般是長子打幡在前,次子抱靈牌,次子以下的孝屬們持裹着白紙的「哭喪棒」,大兒媳抱「餡食罐」。

準備妥當后,即可起杠,伴隨起杠,還有兩項禮儀:一項是把死者生前所用的枕頭拆開,把裏邊的蕎麥皮等和枕頭套一起燒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