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辣很爽,辣中又透着麻麻的感覺,總是令人神往,大家都吃的大汗淋漓的,儘管如此夏天吃的人也不少哦。用臨市人的話說就是“咥一大碗牛肉丸子面”!

正宗的臨市人,面對牛肉丸子面,都是愛吃的,毫無意外的何乃軒就是正宗的臨市人。

穆林也沒有吃過牛肉丸子面,他挺好奇何乃軒的眼神發光了,和這個飯店老闆的話多了許多。

飯店的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妻,男老闆和何乃軒說了一句話,就聽出何乃軒是老鄉,說實話,在異國他鄉碰到這樣一個老鄉,絕對是是讓人感慨的,中年男人興奮的招呼妻子來給何乃軒來滿滿一大碗!然後,白送了何乃軒一瓶飲料。

穆林好奇的看着端上來的牛肉丸子面,上面鋪着數片牛肉,鮮紅的辣椒油熬着的湯,加上粗粗的麪條,香菜的襯托,一下子讓人就很有食慾。

何乃軒早已經控制不住,大口的吃了起來,穆林肚子裏的饞蟲也升了起來,他用筷子夾起麪條吃了起來,嗯,辣!香辣!不過味道真的很好吃!

就在穆林哈着氣想要和何乃軒說什麼的時候,又有兩道身影走進了店裏:“叔,老樣子,兩碗牛肉丸子面!” 最喜歡吃牛肉丸子面的無疑就是臨市的人,聽着說話的口音,就絕對是臨市人,在這異國他鄉的土地上,能再次遇到老鄉,真是緣分!

何乃軒嚥下一口丸子扭頭想看看自己這個老鄉是誰!

“小露啊,又來了,快坐!”

牛肉丸子麪店鋪的老闆急忙招呼着來客坐下,一邊準備着東西。

來者是兩個女孩子,聽聲音挺清脆的,女孩就坐在何乃軒不遠處。

所以,何乃軒幾乎一眼就看到兩個女孩,面向他這邊的一個女孩留着短髮,看上去挺漂亮的,充滿了青春氣息。

而背對他的這個女孩是長頭髮,因爲是背對着,看不清楚臉,不過好像是感覺到有人在看自己,長頭髮女孩子轉頭看了一眼何乃軒。

原本,何乃軒只是隨便看一眼就繼續吃東西了,在女孩轉過來腦袋之後,他就看了一眼就繼續扭頭吃麪,可是還沒五秒鐘何乃軒突然眼神充滿了意外的停止了吃麪的動作,一下子扭過腦袋看着女孩漂亮的臉蛋,似乎有些意外的樣子。

女孩此刻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在看着他!一旁的穆林早就警覺的看着兩個女孩子,作爲職業保鏢,他要做的就是不能放鬆對任何一個人的警惕,哪怕她再怎麼普通,有時候越是不顯眼越危險。

“何……乃軒!?”

“陳……露!!”

驚喜帶着驚訝的聲音響起了,驚喜的聲音是長髮女孩,陳露!驚訝的聲音是何乃軒的。

陳露!

何乃軒的腦海裏突然回到了自己剛剛重生的時候!高考的前的那個時候!

“何乃軒!考試地點!市六中,十六考場,6號!”

“陳露!考試地點!市六中,十六考場,15號!”

陳露就是那個夏格格的閨蜜,在何乃軒高考的時候,說給他傳答案的女孩子!

她畢業之後就出國了,說是在國外上大學,因爲上一世沒有交集,何乃軒就沒有關注過她,可是誰能想到在這美利堅國的土地上,居然碰到了她!

……

不同於何乃軒的第一反應,陳露則是想起了那個雨天,高考的第二天!

“你怎麼還沒走?交卷不是挺早的嘛?”

“有點事剛剛,你爸媽呢?怎麼沒來接你?”

“我爸媽在國外,我一個人高考!”

陳露想起曾經在那個雨天何乃軒嘿嘿一笑的樣子,當時的他笑着指了指自行車筐子裏的雨傘,然後不由分說的將雨衣塞給自己,說道:“自己小心回家,我先走了,祝你考個好成績!”

當時何乃軒一手騎着自行車,一手舉着傘拉風無比的朝着家的方向極駛而去的畫面,彷彿就在眼前,似乎一刻也沒有消失過!

那個時候呆立在原地的陳露看着離去的何乃軒,她的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意味,她依舊記得曾經的她小心翼翼的披好雨衣,低聲說一句誰也聽不到的話:謝謝!

兩個人最後面對面對話是在教室:“考的怎麼樣?”

“我要出國!不在國內上大學。”

“你呢?”

“還好吧,不錯!”

“嗯!”

從那之後,就只有一次新年的時候,兩個人聊過一次,就再也沒有說過話,聯繫過,可是沒想到居然在這裏遇到了。

……

“好巧!”

最終還是當了老闆,反應力更快一些的何乃軒最先反應過來的,他呵呵一笑,笑着說道。

陳露頓時拉着自己的朋友坐到了何乃軒的一旁,回答道:“沒想到會在這裏遇見你!”

“是沒想到,有三年多了吧,你還是沒有變!”

何乃軒放下手中的筷子認真的說道,一旁的穆林已經搞清楚了情況,看來自己老闆是遇到了認識的,不過真的很巧啊,居然能在這裏遇到,看來上一世兩個人的緣分真的很深啊。

陳露似乎比以前變的活潑了一些,看來西方文化真的很開放,能讓以前那麼靦腆的女孩子變得開朗。

“誰說沒有變,我頭髮都長了!”

看着陳露那張變得精緻的臉蛋露出俏皮的笑容,嗯,是啊,陳露曾經的短髮現在是長髮!何乃軒又笑了,陳露吐吐舌頭接着說道:“你也變帥了!”

“能說點我不知道嗎?”

何乃軒也難得逗比了,開着玩笑,最覺得震撼的是穆林以及一旁的女孩子,穆林見過平日生活裏溫和的何乃軒,公司裏嚴厲的何乃軒,做事認真嚴謹的何乃軒,可是還沒有見到過如此逗比的何乃軒。

一旁的女孩子暢倩也是有些驚訝,平日裏陳露似乎也不是這樣啊!

“對了,介紹一下,這是我同學,暢倩!”

“我……朋友,穆林!”

聽到陳露的介紹,何乃軒介紹穆林,一時沒想到合適的位置,說同學?不行!穆林看起來就是那麼大的年齡了,怎麼可能是同學?說是同事,何乃軒今年才大三啊!只有說是朋友了,朋友的定義比較模糊一些。

暢倩微笑的打了個招呼,穆林也是友好的笑了笑,何乃軒的意思他懂,不想暴露身份,老闆的要求他必須嚴格的去做。

“你們這是?”

暢倩問出了穆林也想知道,卻不敢問的問題,還不等何乃軒回答,陳露就回答道:“這是我高中同學!”

這個時候牛肉丸子麪店鋪的老闆正好端着面走了過來,他本來就納悶陳露他們怎麼和何乃軒坐到一塊了,聽到陳露這樣一說,他也明白了。

“fo(說)了半天,你家倆是同學哈!”聽着老闆的方言,陳露和何乃軒點了點頭,這讓穆林更有些想法了。

“老鄉見老鄉,不用兩眼淚汪汪,快,吃麪,今天免費!可勁吃!”

老闆豪爽的說道,看樣子也是性情中人,然後不等何乃軒與陳露他們說什麼,就端着盤子進了廚房。

“真是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裏碰見你,你怎麼來美國了?你不是在國內上大學嗎?”

真的是讓人有些難以接受,陳露又重複了一遍,然後問道何乃軒。

“實習了一個公司,公司來安排見見世面!”

何乃軒沒敢說自己是來談生意的,那樣太裝逼,估計也沒有幾個人會相信的!

陳露小口的吃了一口面,將臉上一直帶着的驚喜之色好不容易壓下去,這才說道:“不對啊,你大三,你實習什麼?”

“喔,提前出來學習學習,公司是我家裏親戚的,讓我鍛鍊鍛鍊。”

聽到何乃軒這樣說,一旁只說了一句話的暢倩看着何乃軒的眼神有些鄙視,又是一個靠家裏人的,沒出息!

暢倩的眼神何乃軒沒看到,就算他看到也不會在乎,他現在根本不會計較這些事情,太沒有必要了!難道她鄙視自己,就能讓自己數十億的身價少一半嗎?

一直認真傾聽的陳露點了點頭,有吃了一口面,然後接着說道:“在哪個公司,你們公司挺好的,新人就出國!”

“軒毅集團!”

何乃軒猶豫了一下,不想編了,就所幸就把自己集團公司的名字說了,這樣說來他也不算騙人了,畢竟他就真的是軒毅集團的人啊!

“對了,你在美國哪裏上學啊!”

何乃軒有些好奇的問道,陳露笑了笑說道:“我在洛杉磯大學啊!”

洛杉磯大學,是位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洛杉磯市的一所公立研究型大學,是美國一流的綜合大學。

UCLA是美國商業金融、高科技產業、電影藝術等專業人才的搖籃,提供337個不同學科的學位,是全美培養尖端人才領域最廣的大學之一。

UCLA校園面積419英畝約1.7平方公里,裏面共有163個建築,註冊在校共約29000名本科生與13000名研究生。作爲美國申請人數最多的大學,是全美高中生夢寐以求的名校之一。

“你在這裏上的是什麼專業?”

“我在這裏上的是管理系!”

聽到陳露這樣說,何乃軒有點發愣,隨後很快恢復自己的神態,管理系!呦呵,看來自己可以選擇把陳露“拐”到自己的公司啊。

現在集團就缺高層領導,就缺中層領導,所以說陳露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這也得陳露畢業之後了,總不能現在就對人家說,你來我們公司把!別忘了,剛剛何乃軒才說了現在自己在別人手底下工作呢!

陳露在與何乃軒見了近三年第一面的時候,她就被何乃軒用心記在了小本本上,只不過是公事的!

兩個人開始隨便聊了起來,聊了很多,聊了上學的時候的事情,聊到了夏格格,聊到了高考。

陳露似乎比平日裏很開心了許多,何乃軒這才通過兩個人的對話得知,陳露的父母算是公幹出國,因爲不放心自己的女兒一個人在國內,所以高考結束的時候就把女孩帶來了。

平日裏,陳露總是喜歡來這裏吃牛肉丸子面,這裏有家鄉的味道,只是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裏碰見何乃軒,真是一個大大的驚喜啊!嗯,這絕對是緣分導致的! 布蘭登貝克是一個溫和人,但也是一個傲氣的人,他的傲氣帶着強烈的自信,如果不是他的這種自信,他的遊戲公司也不會發展的那麼火爆!

在四個有意投資的公司中, 布蘭登貝克對何乃軒的印象很不錯,在他的眼中,這個年輕人有着足夠的領袖氣息,有些強烈遠超他的自信,而且在這個年輕人的眼中,永遠看到的都是平靜。

沉穩!冷靜,睿智,可成大事者,這是布蘭登貝克在認識何乃軒這麼幾天給出的評價。

在忙完一切之後, 布蘭登貝克專門在家中舉行了一次小型的晚宴招待何乃軒,這在美國可以算是比較高貴的禮儀了。

何乃軒對布蘭登貝克的印象也不錯,這個傢伙的能力毋庸置疑,在未來拳頭公司一定會被軒毅集團收購的,現在布蘭登貝克還沒有意識到,不久後的他會成爲軒毅集團的一員。

田然忙完這裏的事情,就去了硅谷!他還有唐潔都去了,柳相汝則留在洛杉磯這裏,處理一下收尾的工作。

何乃軒在與布蘭登貝克道別之後,就和穆林趕往了俄克拉何馬城,沒錯,就是去看單非!

從洛杉磯抵達俄克拉何馬,需要經過亞利桑那州, 新墨西哥州, 德克薩斯州等等地方,全程2000多公里,開車的話需要20多個小時。

本來何乃軒想要自駕遊,可是穆林出於安全建議不要自駕遊,美國是一個可以持槍械的國家,在公路上發生槍擊事件是很常見的事情,所以何乃軒放棄了自駕遊的這個想法。

於是改坐飛機,抵達俄克拉何馬州的時候,是來到美國的第十六天,正好是下午時刻。

單非並不知道何乃軒要來,所以並沒有來接機,就連吳建濤也不知道,不過何乃軒既然想來這裏,那麼一定有自己的準備。

下了飛機,早就從網上預定好的去往圖爾薩66人的的士,除了穆林,還有一個長髮女子跟隨何乃軒一起來的單非這裏。

這個長髮女子就是陳露,何乃軒的英語並不太好,簡單的交流還可以,一旦話多了也是有點懸乎了,於是他準備來單非這裏的時候顧個翻譯。

可是,後來與陳露見過一面之後又一起吃飯的時候,他無意說出了這件事,陳露告訴他她自己就是一直兼職給來美的華人旅遊團當翻譯,陳露說可以幫忙,何乃軒沒反對。

於是,陳露跟着何乃軒,穆林他們來到了俄克拉何馬州。

的士司機是一個白人胖子,似乎美國漢堡牛排吃多了,都會得肥胖症的,司機的確挺胖的 ,白人司機的話不多,在陳露報出地方之後,白人司機開動着的士朝着目的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