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天兮急忙道:「話可不能這麼說不是嘛,你是御天大帝的唯一傳人,那麼整個神國都是你的,作為主人,肯定不希望看到御天宇宙神國有什麼事情吧。」

葉凡擺手道:「好吧,看在我師父的份上你可以帶著機械族大軍求評判。」

御天兮眨眼道:「那多謝葉公子了,不過御天宇宙神國畢竟太大,很多地方就算是機械族神艦要過去也需要很久的時間,這樣還是太不方便了,我想葉公子肯定有辦法解決是不是。」

葉凡點頭道:「這的確可以解決,我會安排一艘帝艦給你,這東西能夠從這裡直接進行空間跳躍,進入神國任何一個地方。當然了,因為距離的原因,太遠的話會出現很大的誤差。」

「這真是太好了。」

御天兮喜形於色。

葉凡有些不置可否的聳聳肩,現在時空本源之地的工作緊張有些慢,對於這種情況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葉凡倒是想要找人幫忙,不夠非常可惜,暫時來說他找不到人來幫忙,一切都只能自己來完成。

既然自己沒時間,葉凡當然懶得去管御天宇宙神國的事情,要不是看在師傅的份上,他才不會理會御天兮的請求。

「我看你蠻喜歡折騰的,要不這樣吧,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御天宇宙神國的大帝了。」

「這個怎麼行,不管怎麼說葉公子才是第一合法繼承人,我可不敢對帝位有任何想法。」

御天兮嚇了一跳,生在皇家,自然清楚皇位爭鬥的殘酷性,她可不敢染指皇位。

葉凡沒好氣道:「擔心什麼,等我將這個時代的事情處理完,還會回到上古時代,所以我根本沒工夫在這裡當皇帝。」

御天兮吃驚道:「葉公子還去上古時代做什麼?」

葉凡嘆道:「你以為我想,首先月萌她們都在上古時代沒有回來,我必須回去,其次就是如果我不會去,這個時代就不會存在,所以你一定希望我能回去的,不然就不會有御天宇宙神國,也不會有這個時代。」

「為什麼?」

御天兮有些不明白。

葉凡淡然道:「因為就是我終結了神之主的時代,如果我不回去,你認為神之主能被幹掉?」

「啊!?」

御天兮驚呆了,她雖然一直都知道葉凡去過上古時代,但是從未考慮過他就是傳輸中那個吊打神之主,結束一個時代的無上存在。 御天兮帶著機械族大軍評判去了,這些都是那些趕過來的帝國權貴告訴她的,不管真假,她都帶著恐怖的機械族大軍去平叛。御天兮的想法非常簡單,那就是進行一次武力展示,讓御天宇宙神國內所有野心家們明白,敢跳出來叛亂後果會有多嚴重。

時空深淵搞定,葉凡完成了最重要的準備工作,接下來要做的自然就是進入時空本源了,這一步非常關鍵,這是要去跟神之主戰鬥。葉凡的記憶還停留在上個大神宇時代,那時候的神之主何等恐怖,其手下的母巢大軍就讓他感到窒息。

如今情況的確不同了,似乎彼此間的差距顛倒過來。可是葉凡根本無法做到泰然自若,被支配的恐懼讓他不敢有任何的鬆懈,他需要時刻小心著,這是他翻身的機會,他絕對不會允許任何意外發生。

修為到了葉凡這一步,要打開通往時空本源之地的通道還是很簡單的。

一切都已經搞定。

葉凡重新過濾一番,發現自己應當不存在什麼紕漏,頓時他深吸口氣,強行打開通往時空本源的通道。

通道輕鬆的就開了,沒有浪費葉凡哪怕一絲力量,如今他雖然不是真正的十重境,但是帝龍神裝床在身上,加上這段時間彷彿擁有衝擊十重境的奇迹,他其實要比絕大多數十重境還要恐怖。

一步邁進時空通道,時空本源的力量霸道異常,可是卻難以撼動葉凡分毫,他沒有受到任何干擾,直接出現在時空本源。

時空本源存在的自然就是最為純粹的時空之力,這裡是整個大神宇誕生之初的本源之力,如果在這裡修鍊,任何存在都能讓自己對時空兩種力量的理解達到常人難以想象的程度。一般修者要想理解時空本源起碼需要晉陞主宰才行,可是像神之主,他直接在時空本源中誕生,所以從一開始接觸的就是時空本源之力,所以他的起點要比所有修士都高,能夠那樣強大理所當然。

可以說要不是神之主遇到了戰爭神族的戰爭,他絕對能夠為所欲為,不用每個時代結束后都要從時空本源中誕生。

時空本源非常大,這裡就是一個完全獨立的神宇,絕對純粹的時空本源之力,這是一種跟現實中完全不同的世界。在現實中很多正常的東西,在這裡都會變成另外一種情況,也許漂亮在這裡會變成醜陋,也許正義在這裡會變成邪惡。時空本源是絕對的本源之地,在這裡,沒有美醜這種直觀體現,同樣也不會有任何現實世界中能夠看到的東西。

力量變得絕對的純粹,物質也會回歸原始本源。如果是一個人進入時空本源,那麼他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回歸本源,化為最為純粹的生命力量。

葉凡進入其中自然會經歷這樣的過程,不過他是十重主宰,這種回歸純粹本源的力量根本無法影響到他,他還是他,時空本源就在他的身體四周,將他徹底包裹,處於其中不受任何的影響。

神之主在什麼地方?

肉眼在時空本源中是看不到具體的道路這些東西的,在葉凡的眼中都是本源的力量,這不僅僅只有時空之力,還有很多其他屬性的力量,它們統統都回歸最本源形態。

在這樣的環境中,想要找到神之主是非常困難的。呈現在葉凡眼中的都是最本源的力量,這點跟當初他進入那個廢棄的時空本源不同,可見這裡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時空本源。

葉凡很快開啟真武之眼,他需要找到神之主到底在什麼地方。這是開啟真武之眼后讓葉凡吃驚的事情出現,他沒有看到任何的信息。

怎麼回事兒?

謝少的心尖摯寵 難道這地方不能使用真武之眼?

葉凡開始測試,他動用真武之眼打算找到自己進來的通道,很快真武之眼就告訴了他答案,這表明真武之眼在這裡是可以用的。

那為何用來找神之主時失敗了?

神之主屏蔽了能夠被窺探的可能。

這種可能性非常大,葉凡相信神之主肯定已經知道他就要來了,如果自身實力不足肯定要想辦法規避。

這是好事嗎?

飄雪之國 葉凡不能確定,現在才剛剛進來,一切都不能過早下定論。葉凡開始向著時空本源的最中心靠攏,這地方很難分辨東南西北,似乎在這裡就不存在方向,因為方向在這裡是不存在的規則。

這樣的認知讓葉凡陷入沉思,也許真武之眼在這裡不能找到他所需要的東西那是因為這裡的法是不一樣的,他的真武之眼必須做出調整。

要調整對於葉凡來說還是很簡單的,他很快就推斷出真武之眼的本源法。修為大了葉凡這一步,不管是什麼都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當他再度動用真武之眼時,發現原本對他而言沒有方向的時空本源再度出現方向,還是東南西北,先前沒有的感覺,這一刻在真武之眼下邊的非常的清晰。

葉凡再度開啟真武之眼的尋人,可讓他吃驚的是他還是沒有發現神之主的蹤影。

這傢伙難道跑路了?

這種可能性自然有,同樣神之主還有可能將自己隱藏起來了。作為時空本源之地的寵兒,他在這裡肯定就是在自己的家中,還不是想要怎樣都可以,絕對能夠為所欲為。

沒有找到神之主並未讓葉凡沮喪,對於這種情況其實早有預料,沒什麼好鬱悶,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既然都來了,葉凡不將整個時空本源搜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現在有的是時間,可以跟神之主耗下去。

時空本源內的時間完全不一樣,葉凡處於其中,最大的感覺就是時間是隨時變化的,這些都要看你是位於什麼區域,所以一旦進入時空本源,人瞬間衰老,或者直接回歸本源都非常簡單。葉凡是十重境的時空修鍊者,所以他自身不會受到時空本源的任何法規影響。強行將一切沖開,他將時空本源每一個地方搜搜遍,任何的阻礙對他來說都是不存在的。

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可是葉凡卻能判斷自己現在正處於什麼階段,他的感覺很有問題,神之主似乎真的不在時空本源內。

居然真的跑路了?

葉凡皺眉,沒能找到神之主讓他很是失望,如果這傢伙真的要藏起來,他要想將人找出來難度可想而知。有些不信邪,葉凡自然要找一遍,這次不再是簡單的尋找,他將機械族的頂級技術弄來,要將時空本源每一個地方的信息都紀錄,他就不信了,如果真的藏起來了,他會找不到。

葉凡根本不擔心時間的流逝,如果真的過去了億萬年沒什麼大不了的,他直接動用時空之門回到剛剛進入時空本源的那一刻。

時空之門?

葉凡忽然一愣,時空之門不就是神之主打造嗎,也許可以利用這件神器去尋找神之主。想到就做,葉凡很快行動起來,時空之門當然有自己的靈,不過讓他鬱悶的就是反饋給他的信息就是神之主並不在時空本源內。

葉凡是真正的鬱悶,他有預感,現在的神之主絕對不是他的對手,所以如果讓他遇到,絕對能將這傢伙真正吊起來打。可惜啊,沒能找到神之主,那就是說葉凡想要將對方吊起來打是不可能了。

不過沒有關係,現在不行,等他用自身的神道成就這個時代,他將成為整個大神宇真正的主宰,那時候不管hi神之主藏在什麼地方都將無所遁形。

葉凡的眼中閃過森然殺機,對於神之主這種存在就是要趕盡殺絕,絕對不能讓這傢伙有任何存活的可能,不然將來就是禍害無數的神宇大時代。

將時空本源搜尋了兩遍,葉凡並沒有找到神之主,所以他選擇了離開。當然了,葉凡很快還會回來,而當他回來時肯定就是真正晉陞十重神道的時候,那時候他將執掌時空本源,真正成為大神宇的主宰。

葉凡重新回到御天神都,這裡的時間到沒有過去多久,差不多就是他剛剛離開的時候。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原因當然簡單,葉凡早就做好了準備,將時間定位,不管他怎麼著都會回到最近的時間段。

雖然沒有過去多少時間,但是對葉凡來說不是重點,沒有發現神之主,他可不認為這傢伙就不存在。葉凡很清楚,一旦神之主躲起來,他要想將這人找出來可不容易。

葉凡不會嘗試去找人,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神之主活了那麼多個時代,豈是白活的。

葉凡只需要完成自己的計劃就成,一直以來都是神之主借用大神宇逍遙自在,無法無天,如今他要斬斷神之主這個優勢。

葉凡開始忙碌起來,重新打造時空深淵,他要將深淵跟時空源地完美結合,成為他晉陞的堅實之基。

該怎麼做葉凡心中已經有譜,所以他開始全力開工。時空深淵很好搞定,這裡已經完成最關鍵的地方,只要最後跟時空本源完美同步就成了。

相對於時空深淵,真正麻煩的事情其實還是時空源地,這地方要想同步難度超乎想象。不過不管怎樣,葉凡都準備幹了,有任何問題都沒有關係,反正他都能搞定。

時間完全沒有意義,葉凡將時間定位,所以不管他進去時空源地有多久,時間差不多都是那樣了。

……

「公主殿下,現在到底是怎麼一種情況?」

御天神國被絕對封鎖,整片星宇看去全都是恐怖的主宰艦,以及那密密麻麻到恐怖的機械主宰。自從御天神國被封鎖之後,有太多的人抵達這片區域,他們很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最近就連機械族都出現了,畢數量如此恐怖的機械族神艦跟機械主宰,這表明這裡一定出現了某位上古時代機械族的大人物。

御天兮淡然道:「這裡發生的事情跟你們沒有任何關係,如果不想自找麻煩,你們還是該幹嘛就幹嘛去吧。」

「公主殿下,御天神國被封鎖,現在整個御天宇宙神國都人心不穩,這時候你應當給大家一個交代才行,不然我們怕是壓不住局勢啊。」

有人如此說,不過這話不管怎麼聽都像是一種威脅。

御天兮的目光冷冷看向這個說話的人,嘴角綻起一個冰冷的弧度道:「你們壓不住沒有關係,本公主會幫你們鎮壓的,就是不知道你們到時候是否歡迎本公主來幫忙了。」

「……」

一群御天宇宙神國的權貴頓時無語,他們如何不知道現在個公主殿下可以調動這支數量龐大的恐怖機械族大軍,只要是看過機械族神艦不要錢一樣封鎖御天神國的人就知道,如果真的讓公主殿下去幫忙,他們絕對會失去所有。

沒有人會將御天兮當做是女流之輩就消失,事實上她一直都是精明幹練據稱,要不是因為是女人的緣故,或許就是第一順位繼承人了。

「公主殿下,我們來自機械族,很想知道現在封鎖御天神國的是否就是上古時代的機械族強者?」

一名機械族的帥哥一臉熱切的看著御天兮,雖然是非生命物,但是他卻擁有完美的人類情緒,時代在進步,機械族同樣也會進化,哪怕上個時代的結束不是機械族願意看到的,但是他們始終都在進步。

御天兮淡淡的目光看向幾個機械族的代表,搖頭道:「他並非你們機械族的先輩,所以你們也不用指望什麼。」

「不可能!」

一名機械族的帥哥大聲質問,他認為御天兮在撒謊。

御天兮臉色一冷:「沒什麼不可能的,如果你不相信大可自己闖進神國去找他。」

「這個……」

機械族的人頓時一滯,他們雖然是機械族,但是這裡的機械族大軍壓根就沒將他們當回事。 重生之將門孤女 要知道這些機械族早就在來到這裡的時候就試圖聯繫這支封鎖御天神國的機械族大軍,不過非常可惜,他們發出的通訊根本沒有得到任何回復,只要他們靠近機械族戰艦或者機械主宰,立馬就會收到警告。

面對這樣不友好的機械族大軍,這些機械族很受傷,大家都是同胞啊,用得著這樣敵視。可惜不管這些機械族如何不滿,事實就是他們根本沒有任何辦法。

御天兮當然知道機械族很厲害,一旦發怒,很多種族都害怕,但是現在的形勢就是她無所畏懼,任誰手中掌握這麼一支強大的武裝力量,怕是都會理直氣壯,變得極度囂張起來。

御天兮現在淡定得很,不過她還是找到了忙碌中的蕭羽。

「葉公子,御天神國被封鎖這麼久,現在整個御天宇宙神國正處於動蕩時期,我是否可以調動機械族大軍去蕩平這些叛亂?」

葉凡有些無語道:「你還真是將我的力量當成自己了,如果御天宇宙神國要亂的話,那跟我有什麼關係。」

御天兮急忙道:「話可不能這麼說不是嘛,你是御天大帝的唯一傳人,那麼整個神國都是你的,作為主人,肯定不希望看到御天宇宙神國有什麼事情吧。」

葉凡擺手道:「好吧,看在我師父的份上你可以帶著機械族大軍求評判。」

御天兮眨眼道:「那多謝葉公子了,不過御天宇宙神國畢竟太大,很多地方就算是機械族神艦要過去也需要很久的時間,這樣還是太不方便了,我想葉公子肯定有辦法解決是不是。」

葉凡點頭道:「這的確可以解決,我會安排一艘帝艦給你,這東西能夠從這裡直接進行空間跳躍,進入神國任何一個地方。當然了,因為距離的原因,太遠的話會出現很大的誤差。」

「這真是太好了。」

御天兮喜形於色。

葉凡有些不置可否的聳聳肩,現在時空本源之地的工作緊張有些慢,對於這種情況他也沒有什麼辦法。葉凡倒是想要找人幫忙,不夠非常可惜,暫時來說他找不到人來幫忙,一切都只能自己來完成。

既然自己沒時間,葉凡當然懶得去管御天宇宙神國的事情,要不是看在師傅的份上,他才不會理會御天兮的請求。

「我看你蠻喜歡折騰的,要不這樣吧,從現在開始你就是御天宇宙神國的大帝了。」

「這個怎麼行,不管怎麼說葉公子才是第一合法繼承人,我可不敢對帝位有任何想法。」

御天兮嚇了一跳,生在皇家,自然清楚皇位爭鬥的殘酷性,她可不敢染指皇位。

葉凡沒好氣道:「擔心什麼,等我將這個時代的事情處理完,還會回到上古時代,所以我根本沒工夫在這裡當皇帝。」

御天兮吃驚道:「葉公子還去上古時代做什麼?」

葉凡嘆道:「你以為我想,首先月萌她們都在上古時代沒有回來,我必須回去,其次就是如果我不會去,這個時代就不會存在,所以你一定希望我能回去的,為什麼? 想要找到神之主是非常困難的。呈現在葉凡眼中的都是最本源的力量,這點跟當初他進入那個廢棄的時空本源不同,可見這裡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時空本源。

葉凡很快開啟真武之眼,他需要找到神之主到底在什麼地方。這是開啟真武之眼后讓葉凡吃驚的事情出現,他沒有看到任何的信息。

怎麼回事兒?

難道這地方不能使用真武之眼?

葉凡開始測試,他動用真武之眼打算找到自己進來的通道,很快真武之眼就告訴了他答案,這表明真武之眼在這裡是可以用的。

那為何用來找神之主時失敗了?

神之主屏蔽了能夠被窺探的可能。

這種可能性非常大,葉凡相信神之主肯定已經知道他就要來了,如果自身實力不足肯定要想辦法規避。

這是好事嗎?

葉凡不能確定,現在才剛剛進來,一切都不能過早下定論。葉凡開始向著時空本源的最中心靠攏,這地方很難分辨東南西北,似乎在這裡就不存在方向,因為方向在這裡是不存在的規則。

這樣的認知讓葉凡陷入沉思,也許真武之眼在這裡不能找到他所需要的東西那是因為這裡的法是不一樣的,他的真武之眼必須做出調整。

要調整對於葉凡來說還是很簡單的,他很快就推斷出真武之眼的本源法。修為大了葉凡這一步,不管是什麼都是一件簡單的事情,當他再度動用真武之眼時,發現原本對他而言沒有方向的時空本源再度出現方向,還是東南西北,先前沒有的感覺,這一刻在真武之眼下邊的非常的清晰。

葉凡再度開啟真武之眼的尋人,可讓他吃驚的是他還是沒有發現神之主的蹤影。

這傢伙難道跑路了?

這種可能性自然有,同樣神之主還有可能將自己隱藏起來了。作為時空本源之地的寵兒,他在這裡肯定就是在自己的家中,還不是想要怎樣都可以,絕對能夠為所欲為。

沒有找到神之主並未讓葉凡沮喪,對於這種情況其實早有預料,沒什麼好鬱悶,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既然都來了,葉凡不將整個時空本源搜遍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他現在有的是時間,可以跟神之主耗下去。

時空本源內的時間完全不一樣,葉凡處於其中,最大的感覺就是時間是隨時變化的,這些都要看你是位於什麼區域,所以一旦進入時空本源,人瞬間衰老,或者直接回歸本源都非常簡單。 帶着愛情離開你 葉凡是十重境的時空修鍊者,所以他自身不會受到時空本源的任何法規影響。強行將一切沖開,他將時空本源每一個地方搜搜遍,任何的阻礙對他來說都是不存在的。

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可是葉凡卻能判斷自己現在正處於什麼階段,他的感覺很有問題,神之主似乎真的不在時空本源內。

居然真的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