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半天她也沒想出一個拒絕的理由,可能喜歡一個人就會把他的缺點全都無視了吧?

但是她又想起來那個晚上他佔着自己的便宜嘴上卻喊着別的女人,想着她是一陣來氣。

秦默的臉色也是一會兒笑意盈盈和發春似得,一會兒又是幽怨一臉,彷彿是誰欠了她錢似得。

不過她握着林落塵的手更加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彷彿是怕自己被拋下了似得!

“呼呼呼!!”

湖面陣陣微風吹來,雖然帶着涼意,但是卻讓人感到一絲心裏多玩安慰。

怪不得那些心情不好的人都會來湖邊和河邊散心啊,這的確是一個調節心情的好地方。

同時林落塵也知道了爲什麼有些人會在河邊和湖邊自殺了,因爲這特麼極有可能是散心散的心情越來越差的人……

來到湖邊,林落塵有些念念不捨的鬆開了秦默的小手,轉過身來問道:“等比賽結束了,我們一起去找你姐姐怎麼樣?”

本來秦默還以爲林落塵要對自己表白了,結果是自己想多了,小臉明顯有些沮喪,不過聽到是自己姐姐的事情,她還是認真了點:“你知道我姐姐的消息?”

“一點點吧,我也是叫別人打聽才知道的,她好像在一個小上去做志願。”林落塵又說道,對於他這個曾經大嫂他也是十分的搞不懂啊,志願什麼的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哦,那好吧,到時候再說吧。”秦默興致還不是很高,一副鬱悶的樣子已經是掛在了俏臉上。

林落塵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着秦默,他也發現了秦默好像有點喜歡自己,但是自己可能忘得掉黎柒月麼,還是說自己對秦默的感情就像陳夢璃一樣,屬於一種精神上的安慰。

不過林落塵很快便搖了搖頭,雖然秦默的性格和黎柒月很想,兩個人都是屬於那種很活潑的女生,但是有時候也會很小女人。

但是在有些方面兩個人卻又是根本不一樣的,秦默可以和自己一起瘋一起鬧,累了找個地方就坐,餓了路邊攤也可以吃的開開心心!

但是黎柒月,雖然他也可以和自己瘋和自己鬧,但是她畢竟是喊着金湯匙出生的,這會讓兩個人中間產生隔閡。

或者她喜歡的你不一定喜歡,而你喜歡的她也不一定喜歡。

而林落塵也很認真的想了想,自己對秦默的不是失落的尋求安慰,而是真正的喜歡吧,喜歡和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秦默。”

微風輕輕的吹拂着湖面,林落塵輕輕的喚了一聲。

“嗯。”秦默也輕輕的應了一聲,不過似乎是聯想到了什麼,臉上佈滿了誘人的紅暈。

“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讓我守護你?”忽然林落塵轉過身面對着面看着秦默,明眸之中滿是堅定。

秦默呆呆的愣了兩秒,然後小嘴一撇,果斷的拒絕道:“不要,本姑娘以後可是要找一個高富帥,纔不要呢!”

林落塵也不生氣,依舊是笑意盈盈,看着她微微嘟起的紅潤小嘴,毫不猶豫的就吻了下去。

秦默的嘴脣很小而且很軟,就像果凍一樣的,不過卻是一個捨不得咬破的果凍……

對於林落塵這個已經有過經驗的老手來說,對付秦默那自然是手到擒來,幾下就把她制服的妥妥的,嘴脣輕輕的咬着秦默的嘴脣,感受着她的味道……

“嗚嗚。”趁着林落塵換氣的時間,秦默好不容易的逃出了林落塵的魔爪。

秦默的小嘴在林落塵的輕咬下顯得更加的紅潤誘人,精緻的俏臉也是緋紅一片,佈滿了紅霞。

“竟然秦大美女看不上我,那我就走嘍。”看着秀色可餐的秦默,林落塵笑了笑說道。

秦默一聽,臉上的羞澀早已不見,怒道:“林落塵你敢,奪走了老孃的初吻還想走?”

二話不說,剛剛羞澀無比的秦默立馬化身爲湖邊的一頭女色狼,誘人的小嘴朝着林落塵貼去。

然後……

林落塵就被強吻了唄……

秦默這不服輸的性格也是體現的淋漓盡致,不斷的想要從接吻中找回場子,但是面對林落塵這個久經花場的老色狼卻是沒有任何的抵抗能力……

“秦默。”

“嗯。”

“你發現你變了?”

“那裏變了啊?”

“你變色了,女色狼。”

“嗚嗚嗚……” 如果只是垂涎這裡的資源和土地,那大可以緩緩圖之,沒有必要如此大費周折勞師動眾,完全就像是在圈地尋找什麼一樣。

到底是在找什麼呢?

「亂世到來,就連我自己,也不敢說一定就能在這樣的大環境之下全身而退,個人的力量,終究還是渺小……」丁浩心中有些憂慮,到現在自己都沒有能夠找回妹妹丁可兒,現在天下大亂,不知道南荒到底亂到了什麼程度,她能不能自己保護自己?

邪月的死,讓丁浩已經嘗到了失去親人的痛苦,他可實在是不想再有一次這樣的體會了。

可是現在大戰在即,丁浩是絕無可能去南荒。

因為在雪州,也有著自己至親的人。

「如果能夠占卜到一些零碎的信息,那就好了。」

丁浩想起了【泥菩薩】留下來的【天機辯】奇石,若是有人能夠融合這塊神物,或許可以如同【泥菩薩】那樣算盡一切,至少可以提供一些線索。

【泥菩薩】那種無所不知、玩弄整個神庭於鼓掌之上的力量,讓丁浩心動不已。

但丁浩也清楚地知道,這塊【天機辯】奇石自己用不了。

【泥菩薩】曾經直接名言自己無法將其融合,後來刀祖和劍祖兩個老怪物也觀察過,認為石內有一種凌駕於法則之上的力量,與丁浩的血脈不相容,若是強行融合這奇石,反而會被反噬,得不償失。

「必須儘快想辦法,弄清楚【天機谷】的所在,或許他們之中,有人可以融合這塊奇石。」丁浩只能寄希望於【天機谷】。

這個曾經能夠公布整個北域各州武者實力排名榜單的神秘勢力,顯然有著某種占卜神通,或許可以和【泥菩薩】一脈相連,融合【天機辯】的幾率更大。

就在這時,身後傳來了腳步聲。

卻是一襲白色輕紗的李伊若緩緩地走來,溫柔地為丁浩披上了一件長袍,甜甜地問道:「浩哥哥,有心事嗎?」

丁浩微微一笑,在伊人的嚶嚀中,將她直接攬在了懷裡,額頭上輕輕一吻,道:「想到了一些事情,漫無頭緒啊……明天我或許要去一趟玄霜神殿了,有些問題,必須親自問問那位新的主宰至尊,才能揭開謎題。」

丁浩想了半天,以玄霜神殿的底蘊,應該知道更多,比如【天機谷】的所在,那裡一定有線索。

而且丁浩自己也很想去再見見丁紅淚。

「浩哥哥我陪你一起去。」李伊若仰起頭道,已經初為人婦的她,雖然挽起了髮髻,但依舊有著少女一般的容顏,清純的眼神沒有絲毫的心機,對於抱著自己的男人,卻是更加依戀了。

丁浩看著她的眼神,想了想,道:「也好,你跟我一起去吧。」

這麼多年以來,自己在外面奔波,都沒有時間好好陪陪這個一直苦苦痴痴等待著自己的痴情姑娘,無盡大陸女子十六歲就可以嫁人,李伊若卻是一直等自己等到了二十二歲,如果不是因為武者壽命較長的話,她也算是一個老姑娘啦。

仔細算一算,一直都是散多聚少,還真的沒有帶著李伊若去外面走一走,其他和謝解語、李蘭等人,接觸的機會更多,相比較西門千雪冷淡的性子,李伊若是喜歡自己最早,付出也最多的一個,丁浩心中也很愧疚,這一次去玄霜神殿,就當是一次補償吧。

即便是如此,行程也安排的很近。

必須在青雲宗大戰之前趕回來。

「對了,這次在神恩大陸的時候,遇到了一件事情,或許與萌萌有關。」丁浩將自己和海族人魚公主的談話,複述了一遍。

「浩哥哥覺得,萌萌就是人魚公主要找的存在?」李伊若驚訝地道。

丁浩點點頭:「很有可能。如今海族已經降臨到了無盡大陸,相信人魚公主也到來了,早晚有碰面的一天,到時候一試便知。」

李伊若乖巧地點點頭。

丁浩想了想,又道:「帶著萌萌一起去吧。」

李伊若又點頭。

……

第二日一早,吩咐好了宗中的事情之後,丁浩帶著李伊若和納蘭遊俠離開問劍宗,向玄霜神殿出發。

按照和王絕峰、方天翼等人的約定,問劍宗這邊準備結束之後,不必等丁浩回來,直接前往青雲宗匯合。

丁浩如今的實力,凝滯虛空只在一瞬間,帶著李伊若和納蘭遊俠也絲毫不費勁。

「嘿嘎嘎……」小海豚萌萌甩著尾巴在李伊若的肩頭歡快鳴叫,顯然它的心情也很好,小傢伙通靈,有著不弱於人類的智慧,終於感受到李伊若的心情,張嘴吹出一個個金色的泡泡,在陽光的印射之下五彩繽紛。

這些年小傢伙的外形一直都有變化,從最初的海藍色,逐漸變成了淡金色,光華的皮膚表層長出了細細密密金屬一般的鱗片,而它的身形也從昔日胖乎乎憨態可掬的樣子,變得逐漸修長苗條了起來,現在足足有一米多長,尾部的鰭似金非金極為奇特,繚繞在周身的濃郁水元素逐漸內斂,如果不仔細觀察的話,真的很難發現它體內的力量波動。

相應的這個萌物吹出來的泡泡更加可怕。

在問劍宗的時候,方天翼曾經試過,以他的【三千絕劍】的攻擊力,也要全力施為一擊,才能擊破萌萌的金色泡泡,最可怕的是這種泡泡囚禁根本躲都躲不開,當你看到一個金色氣泡從萌萌的嘴邊飛出的時候,就意味著下一瞬間絕對會被囚禁。

有它在李伊若的身邊,三竅神境以下的強者,根本難以對李伊若產生威脅。

三人一獸,風馳電掣掠過長空。

……

北域玄霜神殿在北域大陸的最中心的一片連綿山脈之中,名為雁盪古山,方圓數萬里,奇峰迭起,石林茂密,百獸叢生,這裡有北域大地的最高峰【玄霜神峰】,玄霜神殿正是坐落在其上,近乎於建立在雲端。

這是北域人物武者心目之中的聖地。

近萬年以來,無數人族武者以能夠遠遠地看一眼玄霜神峰為榮,各大超級勢力的掌門、長老和一些重要人物,或許曾經到過這座神峰,但卻很少有人能夠有資格攀爬到峰頂,更少有人能夠進入神峰之巔的玄霜神殿之中。

有李伊若指引方向,丁浩這一次沒有迷路。

由於是全力驅馳,大約一日之後,丁浩終於來到了雁盪古山外圍。

即便是隔著老遠,亦能看到北域大地的最高峰,猶如一根撐天的柱子一樣,高聳入雲,極為壯觀,李伊若也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十分興奮,就像是一個夢想終於實現了的小孩子一樣,小萌萌也調皮地吹著泡泡。

只有納蘭遊俠依舊是一副傻乎乎的樣子,懷裡抱著一根烤好的獸腿大快朵頤。

這些日子大多數時間裡都是遊俠的靈魂主宰著這幅軀體,納蘭初陷入了沉默之中,丁浩曾和她嘗試溝通過幾次,不過效果不太大,納蘭初的靈魂處於一種很奇異的狀態之中,但是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

丁浩對此有點兒擔心,生怕納蘭初的靈魂最終因為無法適應而導致最終消散。

不過暫時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了。

丁浩屹立虛空,仔細感應,心中為微微吃驚,這片山脈之中,有一種奇異的氣勢,不僅僅是因為布置下了大量極為高明的銘文陣法,日積月累長生了奇異的變化,就如當初的巨靈城一樣,地下陣法吸收了天地靈氣產生了變異,形成了靈脈,更是因為這片山脈地形,本身就是一種天然的銘文紋絡,蘊含著古樸的道意在其中。

「當年玄霜戰神選擇這裡作為神殿之址,看來也是有所發現,尤其是那玄霜神峰,屹立於整個山脈之中,猶如一柱天然陣眼一樣,接通了天與地,實在是有著鬼神莫測之機,」丁浩跟隨刀祖和劍祖兩個老怪物,潛移默化,眼界自然是極高,一眼就看出了這片地勢的玄機。

略微觀察,丁浩帶著兩人靠近玄霜神峰。

突然前方一股巨力傳來,丁浩身形停下來,竟不能再進絲毫,一片漣漪蕩漾,身穿金色鎧甲的玄霜神衛現身,猶如巨靈神一般,身形極為魁梧,雙眸之中神光爆射,大量丁浩,感受到了人族的氣息,服飾又是傳統的北域風格,臉上的敵意這才略微消失了一些,道:「來者何人?」

「在下丁浩,求見戰神至尊。」丁浩拱手。

「大人有令,北域人族一律不見。」金甲巨靈神衛面色冷淡地道。

丁浩微微皺眉:「我有要事求見大人。」

金甲巨靈神衛搖頭,道:「不管是什麼事情,大人這段時間都不會見你的,快走吧,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了。」

丁浩越發奇怪了。

「煩請稟告大人,就說是丁浩求見,他一定會見我的。」丁浩特意強調了一遍自己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