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很多很多,其實總結起來只有一點,把自己變成能被喜歡的人。

定下心神的他,終於邁出了浴室。

不過當他推開自己的卧室,感受著撲面而來的悶熱,才後知後覺的想起,空調沒有被修好。

定定的站在那裡,臉上的表情變幻莫測。

昨日因為空調的緣故,自己踏入了另一個從未進入的房間歇息。如今情況並沒有變化,那是不是……

沒有被強調,不可以再進去。

那小心一點,試著看看這個特殊還在不在。

心變堅定的閻宸,開始為自己爭取,做出了以往從不敢做的決定。

他不再猶豫的,向著另一個房間走去。

慕尚情倚靠在床頭,神情淡然的看著書。並不是什麼名著,也不是關於商業方面的,而是一本心理學。

她看得津津有味,可裡面的內容並沒有多深奧。是關於情緒變化方面的。這樣書,不論是以前的自己還是現在的她,都不在看的範圍。

可這是小靈推薦的,說裡面有如何加強了解情人的心思,可以找到促進兩人的和諧相處之道。

雖然書寡趣了一點,可看著看著,慕尚情還真從中學到了一些。不得不說,高智商的人總能從平凡里,抓出其中獨到之處。

房間的門被輕輕地推開。

雖然沒什麼響動,可那麼大一個人進來,完全不可能忽視的掉。

「很晚了,早些休息。」

看人進來了,慕尚情合上了手中的書,隨手將其放在了一旁的小柜上。

話音隨意,就好像那個人,一直就在這個房間里歇息一般。而她自己,更是很自然的躺好。

很明顯是打算歇息了。

進來的閻宸,為自己準備了很多說辭,就怕對方露出一點不滿,好用想好的借口,將自己的舉動圓過去。

可現在這種情況……傻子也明白是什麼意思呢。

心慌不再,可卻又被忐忑取代了。說到底,同床共枕讓緊繃的神經,綳得更緊了。

這個狀況,一時半會兒怕是還適應不了。

爬上床的閻宸,在關掉床頭燈后,靜靜的躺在床上。身子照第一天的僵硬強了不少,可依舊還是緊繃著。

感受著近處清晰的呼吸聲,心底是說不出的滿足。

人就在他的身旁,真好。

讓自己盡量貼著床邊,小心的不要讓人覺得多了自己,而產生難受的不適感。

隨著時間遠去,閻宸的思緒越飄越遠。他甚至在腦海中,勾畫起了未來。那未來中每一幅畫面,都有一道倩影的存在。

雖然向向,還只是幻想。可那感覺,真好。

就在想的越來越多時,一條突然搭在他身上的手臂,喚回了他所有幻想中的心思。

在還閻宸還沒想清楚,眼下發生了什麼時,不僅僅是一條手臂,整個香軟半壓在了他的身上。

他被慕尚情抱在了懷中。

又一次體會到了這種香軟在懷的感覺,可閻宸卻完全沒感覺到香艷。和第一次發生這種狀況一樣,身體和神經同時僵直了。

呼吸都放輕了不少,更不敢做任何多餘的動作。生怕一個不小心變會驚了,環住自己的人。

不過可能是這幾日慕尚情態度的變化,讓他的心和神經一直提著,再加上昨日同睡一起,心中的亢奮和緊張。躺在床上的閻宸,隨著時間的過去,緊迫的神經在聽著那均勻的呼吸聲,不覺間竟放鬆了。

本以為還會一夜無眠,可實際上卻陷入了深沉的睡夢之中。

夢,很美……

就在閻宸睡著后,本應沉睡中的慕尚情卻睜開了眸子。

「一切你所渴望的,都將得到。」

清冷淡漠的聲音深處,帶著一抹深藏著的柔和。很深,深到她自己都沒有察覺。

人的患得患失,緊張,忐忑,她都看在眼裡。只是有些事情,即便是想要改變,也是需要時間的。

不過時間嘛,她不缺,也有那個耐心。她可是說過要對他好,那是要寵著的。

再次合上眼眸,這次是真的讓自己熟睡了過去。

在私密的空間內,她不喜歡其它氣息的靠近,更不要說是睡覺的時候。

或許是知道這個人,整顆心都在自己身上。又或許是知道這個人,永遠都不會背叛自己。閻宸,成了特例。

不僅沒有因為,身邊多了一道氣息而睡的不沉穩,反而睡得更香甜了。

兩人說不出的和諧。

……

8月的天,總是亮的很早。

黑夜在不覺間,便被黎明所替代,白晝悄然的降臨了。

閻宸醒了,並不是被生物鐘叫醒的。

溫涼的觸感在唇邊傳來,如同羽毛般撩撥著他的心。睡夢中的他,被這意外的觸感喚醒。

掀開眼帘,映入其中的是一張絕美的容顏。還沒睡醒,一定是的。

已經睜開的眸子又瞬間閉合了回去。只是呼吸卻帶著少有的,急促感。

「早啊。」

清冷的聲音在安靜的屋內響起,其中還夾雜著一點淡淡的笑意。

先醒來的慕尚情,看著近在咫尺的那張,俊美到晃眼的容顏,美目閃過陣陣幽光。

沉睡中的人褪去了冷利,柔和了的線條,讓看著的人心也柔軟了幾分。

用眼神描繪著那如雕琢而出的俊美容顏,那英朗的眉峰,直挺的鼻,閉闔著的眸子,和那散著誘惑氣息的……唇。

慕尚情承認,自己被誘惑了。

看著那睡夢中輕抿的薄唇,昨夜山頂的一幕又撞上了心頭,想要再次品嘗的心思,繚繞在心頭。

既然是我的人,做點什麼也不為過,對吧?

想著已然行動。

淺嘗即止,可卻依舊驚醒了夢中的人。

不過看著人剛醒時,那一系列的表現,獃獃萌萌的,很可愛呢。

心情更好了。

那種感覺,是以前從未體會過的。那是一種從心底而發的,愉悅。

再次閉上眼的閻宸,聽著耳邊傳來的話音,怎樣也不能告訴自己還在夢中了。可那一切卻比夢,還不真實。

「早……早安。」

徹底從睡夢中清醒,看著側身躺在自己身旁,正看著自己的人,閻宸也同樣的問候了一句。

雖然還不夠平靜,可眸中的忐忑卻是淡了不少。看得出來,他在努力的讓自己適應現在的狀況。

「去做早餐吧,我餓了。」

欣賞夠了,慕尚情直徑起身。更是很隨意的說出了,自己此時的狀態。

要多多表達自己,這樣才能讓情人之間互相了解的更深。

閻宸躺在床上,感受著人起身,在到離去。他很清醒,一切都是真的。

心,在攢動。

好像真的可以求得更多。

那麼……

快速的起身,尚情餓了,這可不行。

居家好男人必備技能,做飯。一定不能讓自己的愛人餓肚子,那是罪過。

當慕尚情收拾妥當,出來的時候,廚房裡已經傳來一陣陣誘人的香味。

重生兵團一家 挑眉,心中暗暗誇讚著,這可真是個無處去尋的好男人。

「需要……幫忙嗎?」

看著人在忙碌,完全插不上手的慕尚情,還是問了一句。

不會做太多,但小忙還是能幫上一點的。

「不用。」

閻宸哪捨得讓人來這廚房裡做什麼。可明明是不舍的話,說出來卻透著一股子生硬。心下著急,這個樣子可不行。

「我是說廚房的油煙太大,會弄你一身的,這裡有我就好了。」

聽著人再次開口所說的話,裡面明顯有著一抹焦急。慕尚情完全明白了閻宸是什麼性子,自然也就清楚,人的心情現在是什麼樣的。

「嗯,知道。慢慢做,不著急。」

知道留下來不僅幫不上忙,還會讓人心中不平靜。慕尚情很體貼的,退出了廚房。

看見人去了客廳,拿著早報在預覽,閻宸專心致志的做起了自己的早餐。

就像慕尚情想的,她若是來幫忙,他怕是就手忙腳亂了。

都說再強大的人,也會有自己的軟肋。堅硬的壁壘下,會藏著一塊柔軟。那裡只為那個最獨特的人敞開,只能容下那一個人。

慕尚情便是閻宸生命里,獨特的那個人。

無論經歷什麼,都放不開開,剪不斷,願意用生命去守候……

「今晚回「御辰別院」,以後就在那邊住下了。這樣一來,也會方便很多。」

放下餐具的慕尚情,說了在開始吃早餐時便考慮了半晌的決定。

獨處的時光雖然好,但相應的要處理的瑣碎事情也會很多。像收拾家務,做羹炒菜,有這個時間不如做點其他的,沒必要如此白白浪費掉。

雖然喜歡對方親手做的東西來吃,不過想要吃的時候,也可以讓人特意去做一兩道喜歡的。

而這樣一來,兩人在一起的時間反而會更多了。

怎麼看都是更好。

聽著慕尚情所說的話,閻宸收拾東西的手,微微頓了一下。

回去那裡嗎?那……

「好。」

無論是什麼,他都不會反對的。

「到了那邊,家裡的事情有齊嫂去做,沒有了這些瑣事纏著,你也能輕鬆不少。」

慕尚情把心中的想法,完全的講出來。對她而言,這樣有什麼就講出來的方式,還很不習慣。

但她會讓自己習慣的,既然要在一起,她會學著去敞開自己的生活,將對方容納。

慕尚情的這些話,讓閻宸的心底泛起陣陣漣漪。

這樣嗎?

很甜呢……

…… 第二十四章撩夫模式拉開序幕

忙碌。從回到這裡適應后,慕尚情終於又拾起了忙碌的生活。

而她忙碌的這些工作,有正常的,也有不正常的。就像現在,正聽蘇雨彙報的這些。

「慕總,這些人現在攪動的很厲害。不過他們的目的,似乎不光是因為利益。有些矛頭,都直指我們公司都特別助理閻先生。

現在那些風言風語傳的特別凶,已經有些影響到k計劃後續的執行了。您看我們需要在計劃外,安排一些事情嗎?」

彙報完的蘇雨,屏氣凝神的等著自家慕總,接下來的指示。

「風言風語?」

其他的,都不能讓慕尚情在意。她唯一的關注點,則是最後這句話。

計劃出現變動,損失點就損失點好了,在別的地方掙回來也就是了。況且,她在給對方挖坑,以小的損失,換對方栽一個翻不起身的跟頭,怎麼看也是合適的。

可她要護在羽翼下的人,怎能由那群人去欺負。雖然自己家的並不是只羊,不可能讓人欺負了去,可起了這個苗頭就是不允許的。

這是她要,護著,寵著的。

敢伸爪子,她不介意動手廢了。

「是的慕總,無論是現實中,還是網路上,謠言都傳的很兇,有很多都在惡意中傷閻先生。推動的痕迹,很明顯。我們雖然在進行壓制,可效果卻並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