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也開始模糊。

「堅持住……」王毅咬著牙,牙齒都快要咬碎了,血從嘴角流出來。

黑色液體蘊含的神奇力量融入身體細胞深處,從根本上讓身體基因發生了一次特殊的躍遷,令身體每一個細胞都蘊含了一種神奇的特殊力量,這種力量不是原能,不是念力,是某種未知力量。

隨著時間流逝,王毅身體表面,一道道黑色魔紋浮現,迅速蔓延,腳掌,大腿,腹部,手臂,胸膛……甚至某些不可描述的部位,都開始布滿這種玄奧複雜的紋路,讓王毅看上去如惡魔一樣猙獰。

而王毅的意識也如驚濤駭浪中的礁石一樣,也承受著如海浪一樣連綿不絕的痛苦。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對於王毅而言,簡直度秒如年。

而王毅身上的黑色魔紋也越來越密集,漸漸開始匯聚成一個繁雜無比的清晰黑色圖案。

那是一個生著翅膀的古怪蛇形生物。

「轟!」

當圖案成形那一刻,王毅感覺靈魂一震,痛苦如潮水一樣退去,全身有種豁然貫通的感覺。

金、木、水、火、土、風、雷電、光線、時間、空間……一種種宇宙本源法則波動,更加清晰的在意識中浮現。

感覺到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真奇妙……」王毅愣愣出神,又有些驚喜。「這種神秘液體,居然有和血洛晶類似的效果?」

血洛晶,其實又叫獸神之血,裡面蘊含獸神血脈之力,能夠從根本提升吸收者的其內部深層次的基因力量。

比如融合三顆,就能驅動最簡單的血色秘紋,不但更加容易感悟宇宙本源法則,而且對法則的操控也更加容易。

因為和宇宙本源更加緊密,會使得施展各種法則攻擊,威力更高一籌!

相當於提高對本源法則「契合度」。

除此之外,還有對身體的改變。

王毅飛出黑色池子,自從王毅徹底形成那黑蛇紋路,那黑色液體就彷彿對他失去作用。

站在宮殿邊,驅動體內細胞基因深處那神秘之力,身體那黑蛇怪物圖案更加明顯,如王毅身上纏繞著一條猙獰黑蛇,甚至他皮膚也隱隱浮現黑色鱗片。

王毅嘗試施展秘法,沒有使用額外力量,呼,一爪揮出,瞬間形成肉眼可見三道氣勁,呼嘯著轟擊在宮殿牆壁,卻一點漣漪都沒掀起,所有勁氣被宮殿牆壁全部吸收掉了。

「法則感悟、法則威力發揮,大概都提升了一倍。」王毅若有所思。

隨後又活動一下手腳,最後確定,自己身體力量,也提升了一倍。

也就是如果驅動這神秘之力,王毅原本就3倍基因層次的力量,會再次提升2倍。

也就是達到原來6倍力量。

而實際實力,提升的更多。

可惜……

這黑色液體雖然效果神奇,但不像血洛晶那樣可以源源不斷的吸收,強化。王毅這具身體現在已經是吸收飽和了,就算繼續泡,也沒用。

「既然這是古神潭改造得來的力量,那就叫「古神之力」吧。」

王毅看著那池子似乎沒有減少的黑色液體,摸了摸下巴,隨後嘿嘿一笑。

虛空蟲族分身出現,對王毅點點頭,隨後王毅人類身體消失,回歸時光界,而虛空蟲族分身則走進那黑色池子,一股熟悉的灼燒感涌過來。

時光界中,王毅看著炎星巨獸那山巒一樣龐大的身軀,有些發愁。

這麼大的身體,那些黑色液體夠改造嗎?

王毅想了想,還是決定嘗試一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萬盛集團旗下有品牌服裝公司,在國內外都有很好的口碑。

「先把設計圖做出來再說吧,也省得你成天渾渾噩噩的,盡想些歪門邪道,雖然是女人,但也得有自己的事業,這樣才能得到社會的尊重……」葉佳倩嘀嘀咕咕的,要是若雪在多好?她一定會把若雪培養成最好的設計師。

喬安夏睡到傍晚,被手機鈴聲驚醒,是龍夜擎打來的,「在哪呢?」

「睡覺。」喬安夏打了個哈欠,慵懶的回。

「晚上一起吃飯吧,我們來御景酒店了,就在這兒吃。」

「吃飯?」喬安夏看了眼時間,已經下午六點了,呀,睡了這麼久?「我跟楚瀾說好了晚上和她一起吃飯吧。」

「楚瀾就在包廂,快來吧。」

喬安夏愣了愣,她不過是找個借口,想避開龍夜擎,楚瀾居然跟他們在一起?這麼說來,謝黎墨和凌禹辰應該也在吧?

喬安夏稍微洗漱了下,去了包廂。

楚瀾正緊張的不知所措,還好她來了,「睡夠了?睡一下午了。」

「還好吧,」喬安夏在她身旁坐下,又打了個哈欠。

右邊是龍夜擎,也顧不上有其他人在,抬手為她拭去眼角的一點污漬,目露寵溺,「臉都沒洗乾淨就來了?嗯?」

指腹輕輕劃過眼角,喬安夏心頭微微顫了下。

謝黎墨看著就起雞皮疙瘩,「龍夜擎,別秀恩愛了,當我們是空氣呢?」

龍夜擎乾脆一手搭在喬安夏肩頭,將她摟住,「我自己的女人,你管得著嗎?」

看的楚瀾臉都紅了,偷偷看了眼凌禹辰,要是他也能對她這麼好,那該多好?為了緩解下尷尬,楚瀾找了個話題,「夏夏,你大學念的不是服裝設計嗎?正好有個設計大賽,你可以去參加一下。」

凌禹辰眼前一亮,「夏夏學的是服裝設計?」

楚瀾覺得有共同話題了,「對啊,她上大學的時候就得過獎的。」

「夏夏,那你可以嘗試一下,別浪費了自己的才華。」凌禹辰給她發了一份資料,「你好好看看。」

喬安夏從小學中醫,後來卻愛上了服裝設計,不管學什麼,她都是一學就會,對服裝設計還是有很大興趣的。「好啊,我可以試試,不過,這得有人推薦呀?還得做成樣衣,找模特,我……」

龍夜擎說道,「有我呢,沒什麼好擔心的,我幫你推薦,幫你做成樣衣,幫你找模特。」

凌禹辰笑道,「龍夜擎,龍氏集團旗下好像沒有設計公司吧?你也不專業哪,夏夏,到時候把設計稿交給我,我來給你安排。」 時間就如白駒過隙,兩天不過是一眨眼的功夫。

今日是青葉城文林會舉行的時間,城中各家族的子弟或是外來的文人雅士都早早趕過去文化廣場那邊。

「曾先生,起來了嗎?」

桂木推開房門,一道亮眼的陽光照了過來,他微微低頭,躲避朝陽的照射。

「嗯,怎麼了?」

「今日是文林會,告知一下曾先生。」

蘇雅琴微微笑道。

「哦!」

桂木彷彿恍然大悟,雅琴不提醒他的話,今天他估計要睡到中午。

「曾先生,要同我一起去嗎?」

「雅琴小姐先過去吧,我可能要稍遲些。」

「嗯,好的,那先生,雅琴先行告辭了。」

蘇雅琴微微躬身,拜別了桂木。等蘇雅琴離開后,桂木又關上了房門,倒在了床上,妖靈草十分高興的在他身上跳來跳去。

睡一覺再說,睡醒了再看看情況吧。

文化廣場這邊從城主府那邊調來了大量的士兵,負責維持廣場的秩序。來文化廣場的人,除了一些文人雅士,還有各大家族的上層人物。他(她)們坐在文化廣場周圍的青玉階上,觀看自家子弟的表演。

這時天還早,來的人並不是很多。

「劉一慶,你那點文學水平也好意思來這邊,不是丟你們家大人的臉嗎?」

「丟我家大人又不是丟你的,你管得著嗎?」

文化廣場上,劉一慶身披紫金華衣,腰環金鳳紋帶,頭上還別著一根玉簪。好吧,一個大老爺們別跟玉簪挺怪的,但按照劉一慶的說法,這就是特色。

在他前邊,同樣是個衣著華貴的少年,只是他打扮的就有些中規中矩了,並沒有劉一慶這麼突出。

「桃迪,怎麼跟個文盲過不去呢?」

這時,從遠處走來一個高大的男子,他捧著一杯茶向這邊走來。劉一慶對著他,比了個『國際友好手勢』。但高大男子絲毫不介意,就這麼平靜的走過他身邊,來到被稱為『桃迪』的男子這裡,拍了拍他的肩膀,又對劉一慶笑了笑。

「李雄霸,欺負我們青葉三傑沒人呢?」

劉一慶身邊不知何時多了兩個人,他們一隻手拍著劉一慶的肩膀,另一隻手抓著一隻不知從哪搞來的烤鴨。

「醉方居那個小娘子烤的,嘗嘗,味道挺不錯的。」

劉一慶旁邊這兩個人,一個叫司徒澗,書硯商行行長的兒子,另一個叫蕭瑟,他與青葉城的城主算是近親吧。三人當年在醉方居那邊為爭個花魁,大打出手,隔一天就去了同一間藥鋪。結果,在藥鋪門外,罵戰連篇,搞得藥鋪直接關了門,將他們列入了黑名單。

就這麼三個人,最後居然給他們走到了一起,還搞了個名號『青葉三傑』。

劉一慶從司徒澗手中接過烤鴨,撕了一個小腿放在口中,油汁順著嘴巴滴到了衣服上,但劉一慶絲毫毫不在意。

「哼!你們真是給青葉城丟人。」

李雄霸與桃迪離開了這裡,並不想與這三個無賴打交道。三人見這兩個傢伙跑后,也是一臉得意,好像打贏了一場很重要的戰役一樣。

「一慶,你說你,泡不到雅琴,又不跟兄弟我們去醉方居,你這生活有什麼意思啊?」

劉一慶白了眼蕭瑟,將口中的骨頭吐出。

「我和雅琴的感情不是你們能理解的,對你們講來,想必也是對牛彈琴。」

「唉,快看,那邊,好像是蘇家的人哦。」

司徒澗指了指遠處那一群身著青色長袍,背後印著蘇字的人。劉一慶定定睛一看,果真是蘇家。連忙躲在他兩個損友後面,他現在形象可是有些糟糕,衣服上掛滿油汁,手裡還拿著一隻烤鴨。

司徒澗和蕭瑟很是配合他,撐著個身子擋住了他的身形。

「喂,可以啦!」

劉一慶偷偷伸出一個腦袋,望了望,發現蘇家人已經走遠了,這才鬆了一口氣。

「司徒澗,是不是朋友?」

司徒澗望著他,一臉疑惑的點了點頭。

「那行,為了朋友的終身幸福,你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表示?」

劉一慶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他。司徒澗瞬間明了意思,抬起手將一旁蕭瑟按住,蕭瑟頓時大呼不妙,手腳並動,急欲掙脫。但接下來司徒澗一番話讓他放棄了反抗。

「你再反抗的話,就在這裡脫了喔。」

蕭瑟哭喪著個臉,烤鴨是我給的,這禍還是我背的。

「別這樣,下次我介紹個漂亮的商行姐姐給你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