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聽不好,他這是要炸我,鬼面道人笑著,嘴裡念著咒語,戴爾向我衝來,要摘下我身上符紙,我一把將他推開,戴爾衝來,時間已經不夠,如果在他觸碰符紙前估計就已經炸了,我靠在了樹上,「神兵火急,如律令。」

鬼面道人念完,我背後開始變得灼熱。

「轟」的一聲,我的身體立刻炸開了個洞,樹也被炸開,我倒在地上,胸口完全炸開,我目瞪口呆的盯著草地,微風拂面,戴爾嘶吼,「黑主,黑主。」

大牙驚恐的看著我,鬼面道人手裡拿出個瓶子,腳踩在我身上,瓶子在我眼前晃悠了幾下,盯著戴爾他們,「知道這是什麼嗎?食人蠱。」

鬼面道人打開瓶子,將蠱蟲毫不猶豫的灑在我的傷口上,蠱蟲如同虱子大小,在我身上咬著,慢慢啃食我的傷口,傷口不斷慢慢變大,疼痛已經將我麻痹,感覺不到痛苦。

「我就不信,將你的肉,骨頭,吃的一點不剩,我就不信你能活。」鬼面道人在我身上踩了幾腳,我沒有力氣動彈,也沒有力氣說話,只能任由食人蠱在我傷口上啃食,連骨頭都在咬碎吞噬,我聽到了骨頭破碎的聲音,我聽的很清楚。

由於傷口受傷面積大,癒合沒有食人蠱啃食的快,所以我昏了過去,後面的事情,是大牙,戴爾他們對我講的。

「天地通,鬼神劫,破,滅。」一個渾厚的聲音發出,戴爾和大牙四處看著,一道金黃髮出,直朝鬼面道人射去,鬼面道人躍起,躲開了攻擊,金光直接打在了我身上,戴爾和大牙一驚,以為我要被打的炸體,但金光射在我身上,將我身上的食人蠱清楚了乾淨。

「誰……」鬼面道人看了眼我,又尋覓四周。

大牙和戴爾,目光也搜尋著這神秘的身影,樹梢微動,鬼面道人昂頭看去,「誰。」

一個身影穿梭在密林間,「你動我徒弟,居然還問我是誰。」聲音在次響起,微風吹拂樹梢,聲音在四周回蕩。

「李晨宇。」鬼面道人向後退了幾步。

一個人影從林中走了出來,「敢傷我徒弟,今天我就帶你回天行閣受罰。」師傅聲音嚴厲,帶有頗有的威嚴。

鬼面道人一聽,立刻打了個哆嗦,向後退去,師傅朝鬼面道人走去,手裡掐著萬雷符,「鬼面道人,知道嗎?催屍,那是需要遭天譴的。」

鬼面道人看著師傅手裡的靈符,「萬雷。」鬼面道人瞅著師傅,拿出青銅劍,朝師傅刺來。

「你還真不怕死啊!居然敢衝上來。」師傅默念口訣,符紙扔天,烏雲開始密布,天空傳來炸雷聲,雲里轟隆隆的,好像炸開了鍋。

「媽的,李晨宇,你他媽走狗屎運了,居然是天行閣的閣主,深藏不露,還是陰陽排行的北晨第一位,***,我後悔沒去。」

鬼面道人沖向師傅,劍快到師傅喉嚨的時候,師傅手伸出,一把掐住了鬼面道人的青銅劍尖。

「萬雷劫。」 雲英花嫁 師傅輕聲說出,鬼面道人皺著眉,立刻和師傅離開了距離,目光看向我,一把將昏迷中的我抬起。

「李晨宇,你要是敢發雷,我就殺了這小子。」鬼面道人要挾著師傅。

「是嗎?殺他,隨便,反正他是不死之身。」師傅毫不在意。

「是嗎?那為什麼我用食人蠱的時候,你明知道他是不死之身,但又為什麼救他。」鬼面道人拿出瓶子,將瓶子放在我胸前。

師傅皺眉,手舉起,鬼面道人立刻喊道,「你敢動,動我就放蠱。」

師傅握緊拳頭,「好啊!威脅我,好吧,我就成全你,給你一條生路,看我的雷快,還是你的蠱快。」師傅手中聚集雷團。

鬼面道人向後退著,「這是你逼我的,鬼面道人剛要動手,一團雷劈下,鬼面道人扔下我,立刻朝樹后跺去,「土遁。」

師傅停止了攻擊,天上雷雲散去,大牙和戴爾看著師傅,「大師,怎麼不攻擊了。」

師傅抱起我,「都已經土遁跑了,還攻擊什麼?」師傅抱著我走下了墳場,大牙和戴爾在後面跟著,我們回了村子,我在村子里療傷,一夜后,我的傷全好了。「你醒了,把臉擦擦。」師傅遞給我個毛巾。

我爬起炕,拿過毛巾,「師傅,你怎麼在這,鬼面道人呢?」師傅坐在一旁,「跑了。」

我現在感覺,我和師傅變得有些陌生了,好像不再是以前的師徒了,彼此感覺好奇怪,彷彿有一層無形的阻礙。

「你救的我。」我看著師傅,走下了地。

「嗯!」

「哦!謝謝!」

謝謝這話從我口中說出,師傅先是一愣,之後用冰冷的目光看著我,「已經兩年了,還有三年。」

我靠在桌子上,點了點頭,師傅站起,「尉斯在你血液里發現了蠱蟲,還有屍毒,你的血就是毒,一定不要給別人喝,否則會變得和你一樣,尉斯正在給你配置解藥,不過會用很長時間。」

我看著自己手臂,「放心,我怎麼會把血給別人喝。」我當時忽略了一件事,鍾離被殭屍咬傷,就是用我的血解的毒,都怪當時我沒想到。

「師傅,你不回天行閣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是特地來找你的,我要重新收你為徒。」師傅嚴肅的看著我。

我其實不想回去,因為我有些捨不得戴爾他們,但又有些捨不得師傅,「師傅,我…………」我的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

「好了,我懂。」師傅前去開門,大牙和戴爾摔在了師傅腳邊,對著師傅笑,我低著頭,師傅邁步走了出去。

「等等。」戴爾叫住了師傅。

「黑主可以跟你走,不過你得帶上我們。」戴爾好像跟師傅談判似的說道。

「為什麼黑主會聽你的?」師傅轉過身來。

「我們拜了黑主為師,他是我們師傅,我們沒出徒他怎麼能走,還有,師娘在家等著他呢,他怎麼能拋下師娘不顧,我們是兄弟,他捨不得我們的。」戴爾說破了一切。

師傅看著我,又看了有一眼笑嘻的大牙,和一臉嚴肅的戴爾,「好。」師傅答應了他們。

我看著師傅,我點了點頭,我們出了村子,「大牙戴爾,你們被逐出師門了,以後我不在是你們的師傅。

「大牙和戴爾一驚,相互望了一眼,「為什麼?」

「因為我們是哥們兒。」

大牙和戴爾笑著,「師傅,這是徒兒最後一次叫您。」戴爾鞠躬說道。

「拜師這麼久,你倆貌似就叫了不下三聲師傅。」我氣憤道。

「大師,請收我們為徒吧!」大牙和戴爾道。

師傅看了他們一眼,「我不在收徒。」師傅直接拒絕了他們。

「大師,看在我讓黑主重新當您徒弟的份上,收下我吧!」戴爾懇求道。

師傅看了他一眼,「你不是有條件的嗎?黑主,你想走就走,我不攔你,不想走就跟著我。」師傅說話有些霸道。

我停下腳步,師傅看了一眼,之後繼續走著,大牙和戴爾看向我,「怎麼了?」

「師傅,告訴你個消息,我黑主…………」

師傅回過頭來看著我,「怎麼,選擇了嗎?」

我點了點頭,師傅對我微笑,轉身走著,「大牙,戴爾,我打算跟著師傅繼續我的陰陽先生之路。」

大牙和戴爾看著我,他倆突然拽住我的手,「嗯!你去哪,我們就去哪。」

我對他們微笑,「這才是兄弟。」我看著師傅遠去的背影,「師傅,等徒兒一會。」我朝師傅擺著手。

來到我家,師傅家空著,因為我們六個人根本住不下那兩居室,我們先去師傅家,我把我以前的東西都拿了出來。< 把語凡的小破熊放在背包里,戴上師傅以前給我的鴨舌帽,「師傅,怎麼樣,帥不。」

「嗯!」師傅應了一聲,沒有看我,我哭喪著臉。

「噗!」大牙笑著,黑主,你可真能臭美。

我沒有理他們,當我們收拾了完了東西時,師傅鎖上了我待了兩年的屋子,我摸著手裡的小破熊,「語凡,我們搬家了。」我有些悲涼。

師傅手拍著我肩膀,「走吧!別傷感了,早晚會見面。」

我點了點頭,師傅說的話,大牙和戴爾聽到,卻不知是什麼意思,只有我自己知道,「黑主,這熊都破了,你拿它幹啥玩意,還不如扔了,在買一個。」戴爾盯著我手裡的熊。

「這是我的寶貝,世界上只有這一個。」我放在胸前,戴爾別了我一眼。

「嘟嘟~」戴爾的手機響起,戴爾接了起來,裡面傳出一串英語,戴爾有些呆瀉,我聽不懂說什麼,只能從戴爾的表情中判斷,不是什麼好事。

「怎麼了戴爾。」大牙問道。

戴爾看著車窗外,「沒事。」戴爾微笑。

他不想說,我也不想問,因為這是屬於別人的**,下了車,到了門口,我按下門鈴,鍾離打開門后,直接撲到了我身上,「黑主,你可回來了,我一人在家晚上害怕。」

「噗,假的,一定是假的,我沒在你家時不都是你自己嗎?」我推開鍾離。

鍾離委屈的看著我,「人家只是想撒個嬌而已。」

「噗,噴血的撒嬌,編都不會編。」我走進屋內。

師傅瞅了鍾離一眼,又瞅了我一眼,沒有說話,跟著我走了進去,別墅被鍾離打掃的很乾凈,「喂鍾離,打掃這麼乾淨,說,要什麼禮物,我給你買。

鍾離一把抱住我,「你猜。」

我感覺不妙,推開她,「那,那個,你今天怎麼回事啊!這麼主動。」我看著鍾離。

鍾離摟著我,「你說呢?」

我疑惑著,就算鍾離主動,她也不會在這麼多人面前吧!此時大牙,戴爾,師傅,他們都看著我,彷彿獄警在看犯人,師傅笑著看著我,給我看的有些發毛,師傅靠在沙發上,「真笨,從進門時我就發現了。」師傅道。

發現,發現了什麼,我感覺不對勁,師傅話裡有話,一股氣息散發在這房間里,好像是野獸的氣息。

我看著鍾離,「你買動物了嗎?」

我這樣一問,師傅拍著額頭,「擦,好笨。」

「呵呵,沒有,動物,我不需要買,吃的時候,我會抓的。」

鍾離的臉,突然變成了狼的模樣,凹凸大獠牙,身上長出灰色絨毛,眼睛中的眼仁,變成了一條細長的直線,這是野獸的眼睛,鼻子變得跟狗鼻子似的,一下將我按在了沙發上,大牙和戴爾一驚,「鍾離,你這是咋了。大牙道。

師傅看著鍾離的模樣道:「她不是鍾離,進屋我就感覺到妖氣,看樣子我的猜忌沒錯,小黑,你的本事還是不行啊!」

我被她壓在身下,「吼!」鍾離發出一聲獸吼,我從兜里掏出一張爆破符,我在手心,鍾離張著大嘴向我咬來。

我掙扎掙脫不開,它的牙直衝我脖子,如果被她咬這一下,雖說我不死,但頭斷開,一定很疼,我舉起爆破符,剛要帖它,手就被她另一隻手抓住,我抬頭向她的頭上擊去,以頭蓋骨,對抗她的獠牙,我用上了全部力氣,將靈力集中於我的頭部,用力一擊,「砰」的一聲,鍾離和我的頭相對,她的獠牙被撞擊飛出了兩個,我趁機一腳頂在她肚子上,一下將她踢開,我像后一翻,翻過沙發,落在地上,靠在了牆上,鍾離眼睛盯著我,舔了舔獠牙,「何方妖孽,居敢在此造肆,你把鍾離怎麼樣了。」我指著面前的鐘離問。

「鍾離,原來她叫鍾離。」狼人舔了舔嘴唇,「已經被我吃了。」我面前的這頭狼得意的笑著。

「你媽的。」我罵著它,臉上毫無表情,師傅察覺到了一絲意思,師傅沒有插手,想看我不在他身邊的這一年,我到底進步沒有。

「小子,今天我就要為我弟弟報仇。」狼妖完全現形,大牙和戴爾躲到一旁,灰色皮毛顯得亮眼,嘴裡流著不知名的透明液體,全身散發著妖氣,利爪如同金剛狼的爪子。

「報仇,你報誰仇。」我問道。

「你們忘了,在鄉村度假村裡,你們殺了一隻狼。」狼妖聲音冷淡。

它一說,我突然想了起來,是那隻狼,「是又如何。」我拿出爆破符。

狼妖一臉兇殘之色,我扔出符紙「破。」爆破符朝狼妖飛去,狼妖向後一躍,躲開了攻擊,一陣煙飄散,狼妖沖向我,我躲開攻擊,狼妖一拳打在牆上,牆體坍塌,「我去,大哥,你這打壞了,我還得花錢維修,又得破費。」

狼妖打著我,我靠在牆上,躲著攻擊,師傅大牙,戴爾,他們沒有出手,「小黑,在不認真點,你可就要輸了,雖然死不了。」師傅看著我道。

先前躲著它的攻擊很輕鬆,後面,它出算速度很快,爪子撓破牆皮,我艱辛的躲著攻擊,沒有時間去拿符紙,突然,它的腦袋出現在我面前,一口咬在了我肩膀,有停息時間,我拿出火符,貼在它身上,「破。」符紙發出火焰,燒在狼妖身上。

師傅見我受傷,要立刻插手,但又突然坐下,好像等著看什麼好戲似的,「啊~」我捂著肩膀慘叫,狼妖從我肩膀上,扯下了一塊肉,疼的我大叫。戴爾和大牙要出手,被師傅攔了下來,「別去,看著,我要看看黑主這一年到底怎麼樣。」師傅饒有興趣的看著我和狼妖。

我捂著傷口,血從左邊肩膀流了下來,我咬牙挺著,狼妖吞下了我的肉,「不錯,不錯,你小子靈力不錯,血肉鮮美,我要吞了你,提高我的修為。」

狼妖眼睛里冒著綠光,狼妖爪子在它自己胸前一劃,用爪子撕開傷口,嘩啦,許多的血流出,一個身影從這層狼皮中走了出來,我頓時傻眼,一個灰色短髮,**著身體,帶有獠牙,屁股后一條狼尾,黑色的指甲,如同一個鋒韌的匕首,我向後退了幾步。

「這,這他媽還會變身,你開掛了吧!」我吼道。

「開掛怎麼樣,就算不開,你也打不過我,這樣只是讓你見識見識我的實力,讓你死的瞑目。」狼妖露出兇殘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