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告訴你,那航家大少就是這艘商船的主人,他可是維特斯商行的大股東,家世顯赫,咱們還是看着好戲把,你看,他們要動手了!”

幾個強壯的大漢,全身爆發出金黃色鬥氣,明顯就是實力達到五階的打手,在修煉者的分水嶺中,五階實力的他們,也算是低中階的強者了!

不過在凌葉眼裏卻顯得有些……

凌葉耳朵靈敏,聽見不遠處幾個人的對話,心裏也狐疑,“這個航家大少是誰?好大的排場啊,哼,我到想會會他!”

見到幾個五階強者爆出鬥氣源力,凌葉頭顱明顯一縮,一副害怕,無辜的神色道:“你……你們想幹什麼?”

其中一個長的凶神惡煞,滿身肌肉的肌肉男,道:“不幹什麼,我們只是要將你擡走!”

一旁三個高大武者呼出“哼哼”之氣,傲慢不可居的樣子。

“爲什麼將我擡走,我可告訴你們啊,你們這是尋事挑釁!”凌葉氣勢高昂的坐在椅子上,手指着眼前幾個大漢罵罵咧咧道。

幾個武者到是不理凌葉,互相低語道:“這傢伙怎麼還沒昏迷過去?不會藥效沒發揮出來把?”

“哼,管他什麼呢,看這貨也不是什麼厲害人物,大少已經等不急了,我們先動手把!”

其他人也說道:“嗯,動手!”

一旁看戲的幾個紈絝子弟見凌葉那副害怕的神色,眼中帶着不屑道:“阿明,這次你看錯人了噢,那小子明顯就是個二貨!”

而傾向凌葉一邊的阿明卻不以爲然,道:“接着看戲把!”

“哈哈,要動手了!”周圍一羣遠處圍觀的船客臉色都露出欣喜,好像沒見過“打架”一般,當然武者之間的戰鬥可不是“打架”那麼簡單,一動手就可能傷及性命。

“隊長,讓我解決他把,我看這貨也就那點三腳貓的功夫!”那個肌肉男的武者說道。

“嗯!”其他幾個武者都紛紛往後退去。

那肌肉男吐出粗重的哈氣,喝道:“小子,你大爺我想和你比試比試,你現在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被我打的躺在地上,一個是自己躺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一旁圍觀的人,聽到這副話都轟然大笑起來。

當然也不乏一些強大的修煉者沉默不語,畢竟這個世界也沒那麼多傻逼!

凌葉一挑眉,問道:“那第三個選擇呢?”

肌肉男鄙夷說道:“沒有第三個選擇!”

“奧?沒有第三個選擇?”凌葉露出冷冽的微笑,道:“那就讓我來告訴你第三個選擇!”

“要動手了!”

凌葉動了,速度奇快,根本不需要爆出源力,只是以肌肉的力量,快速從座椅上彈了起來,“颼”的一下,消失在所有人眼中、

隨後所有人都傻眼了,只見一道破空而來的殘影迅速出拳,重重的轟擊在肌肉男的腹部,那隆隆滾起的肌肉一震翻江倒海,快速的扭曲突了出來。

肌肉男眼中閃過驚愕,眼珠子凸了出來,嘴巴張成一個“O”字形,他只感覺腹部一震火辣辣的巨疼,全身已經開始麻痹,血管中流通的血液快速流動,彷彿都要沸騰了。

場面寂靜無聲,每個人的鼻息之音都能聽的清清楚楚。

而在熱鬧的賭場那邊,每個賭徒都垂頭上氣的,而天天臉色則是露出憨厚的微笑,仿若無毒無害的新鮮蔬菜,人畜無害的純潔兒童,大把大把收着光芒耀眼的銀幣,金幣。

“唉,怎麼又輸了,小鬼,怎麼你賭什麼就出什麼。”

“操,不玩了,在玩下去褲子都輸沒了。”幾個賭徒一臉晦氣,看着天天身前那一對對金幣,十分眼紅,腰中空蕩蕩的錢袋那麼一扔,“飄逸”的離去!

“哈哈,今天運氣真不錯哈!”天天向幾個不服氣,想贏錢停留在此的賭徒笑道,放佛笑開了花,但在他們眼裏卻如笑裏藏刀,也明白了眼前這小鬼是個狠角色,但他們心中早有預謀,眼中帶着一絲陰霾。

看着另一邊,靜寂無聲的場面,天天只是眼中閃過皎潔之意,心裏暗道:“得罪了老大,這下又有人倒黴嘍!”隨後和那些想贏回本的賭徒大聲嚷囔起來!

而在靜寂無聲的場面中,一道殘影出現在衆人實現前,凌葉出手極快,就算有點實力的人也看不清那手速,且能不爆出源力就能發揮出這實力,很多人已經紛紛猜測這是個高階修煉者,達到七階的人,可都不是好惹的!

但幾個被航家大少派出來的打手明顯急紅了眼,想找回面子,並沒有想太多,都想快速將凌葉撂倒在地,不過見識了凌葉那詭異的身法,打手們都顯得格外小心起來,開始重視對手了!

“現在你應該知道答案了把,第三個選擇就是你躺下來!”

“這小身板,還真不經打!”凌葉露出無害的笑容道,他的拳頭正狠狠擊中在肌肉男那凹進去的肌肉裏,肌肉男已經說不出話來,氣血倒流,正要碰出一口血氣,凌葉二話不說,腿如殘影,快速踢開肌肉男,那可憐的傢伙如炮彈般轟飛出去。

“給我上!”一衆打手中,領頭的隊長,手一揮,兩個打手全身爆發出金黃色鬥氣,各自拿着一把長刀,和鐵棍,帶着獵獵作響的氣勁揮向凌葉。

“要一起上了麼?”凌葉根本不在意,他只想見識見識那個航少到底是個什麼人物,對於這些小蝦米,不過走走場,連熱身都算不上。

如果不是凌葉有本源之體,萬毒不害,可能那杯紅酒就能要他命,那裏可是摻合了烈性毒酒,連九階強者都難以抵抗那種毒性!

眼看兵器已經揮至凌葉眼前,可是他卻憑空消失了,所有人一愣一愣的,隨後兩個打手只是感覺背後一震巨疼,癱倒在地,嘶牙咧嘴喊着疼。

那帶頭的隊長明顯愣了,四下望去,三個打手都倒地不起,看着凌葉那憨厚的微笑,有些迷迷糊糊的,不知如何是好。

但如果他就此罷手,眼前這個年輕人會不會放過他不說,面子過不去也算了,就是背後那個航少也不可能放過他,畢竟在這個弱肉強食,王者爲尊的時代,怕死的人都是廢物,沒人會需要廢物!

“好,是你逼我的,看招!”帶頭的隊長,身軀龐大,如肉山般的身體向凌葉衝來,帶起轟隆隆的地震聲,彷彿甲板都要裂開一樣。

“奧?不錯,實力已經達到六階了!”凌葉眼睛微眯,仿若能射出光芒來般,讓敵人感到心悸。

他快速出拳,而能作爲隊長的人自然也不是不堪一擊,比普通人都大一號的手掌張開抓向凌葉的拳頭。

“轟隆!”拳頭轟擊在手掌之中。

凌葉臉色露出輕鬆之色,而那打手中的隊長面色已經暗如死灰,額頭泌出豆大的汗水,背後已經溼透了!

那帶頭的打手只感覺自己的手已經麻痹了,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了起來。

他現在只是咬牙忍住了巨疼,全身已經開始發抖,這一擊的力度凌葉其實還沒發揮出一層來,不然眼前這傢伙早就變成虛無了,九階強者,就算初階實力,也根本不時這般貨色能比拼的!

場面在次的沉默,徹底的寂靜,那幾個還想看熱鬧的紈絝大少已經膛目結舌,久久說不出話來,看眼前的青年露出的微笑,怎麼看都覺得像個惡魔。

“啪啪啪啪啪!”這時,不遠處傳來鼓掌聲打破了場面的寂靜,“好,十分精湛的表演,不知這位兄臺能否加入我們航海家族!”

一個面如冠玉,風度翩翩三十來歲的青年,踏着輕巧的步伐,姍姍走來,看起來明明就是一個娘娘腔,但周圍所有人,見到眼前出現的這位大少,都露出拘謹的笑容,有些商人笑的眼睛眯成一條縫隙,顯的極爲奉承。

凌葉眉毛一皺,看着眼前從樓梯緩緩下來的大少,心裏暗道:“他,就是那個航少?”

………… “這小子果然不簡單,喝下了劇毒無比的“紅鶴”,現在還面不改色。”航家大少心裏陰毒無比,但卻是對凌葉笑臉相迎。

“龍五,你們都給我退下……真是一羣廢物。”

航少絲毫不掩蓋什麼,朝那羣打手叱喝,龍五明顯就是和凌葉對拳的人,他現在雙腿已經痠軟了,凌葉的拳頭雖然是轟擊在龍五手掌上,但那巨大的衝擊力,一下子就蔓延了全身,讓他感到骨骼都開始酸化。

“是……”龍五強咬着牙,朝躺到在地上不起的手下踢了幾腳,幾人勉強站起身來,腿腳都不利索,一下跌倒爬起,灰溜溜的離開了大廳,但周圍沒人敢笑,因爲這時航少的手下,如果笑,就是掃他面子!

凌葉見航少走來,不鹹不淡的問道:“你就是航少?”

“正是在下!”

“爲什麼派人來殺我。”凌葉的聲音很冷,讓整個大廳在次沉寂無聲,彷彿溫度都下降了許多,讓人忍不住哆嗦幾聲。

航少也沒想到凌葉說話會這麼直接,明顯愣在當場,心裏暗道:“有點實力就目高無人,狂妄的傢伙都是要付出代價的!”

凌葉追問道:“爲什麼不說話,難道是你心虛麼?”

在場的商人明顯心臟快速的跳動起來,敢這樣和航少說話,沒後臺實力的人都會永遠的消失!

“兄臺此言差矣啊,我等只是欣賞兄臺的才華,所以在派手下來試探試探,並無殺你之意。”航少雖然也是紈絝之輩,但卻不傻,見凌葉是個人才,自然想極力收攏,

“噢,難道你在我酒裏下艾爾南大陸排行第二的毒藥“紅鶴”,只是爲了試探一下我的身手?”凌葉冷眼說道,絲毫不管航少此時臉色有多麼難看,他那緊緊捏着的拳頭都有些發白了。

如果說派手下來過招試探那還過的去,但在酒裏下毒藥那就有些說不過去了,這根本就是蓄意謀殺。

圍觀的人員都開始議論起來,“紅鶴”的大名,只要是有見識的冒險者都清楚,那就是埃爾南大陸排名第二奇毒的毒藥,無色無味,很難辨別出來,而且沒有解藥可解,“紅鶴”的配方早已流失人間,真沒想到,這個“紅鶴”竟然在這個航海世家,航少的手中。

面色十分難看的航少,已經不知道如何爲自己辯解,冷聲道:“沒錯,我是在那紅酒中下了“紅鶴”,而且我也看你喝了下去,但我卻不知道你爲何沒事,這點我很好奇,如果你告訴我,或許今天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凌葉淡笑道:“呵呵,對不起,我無可奉告,還有,今天的事情不是你既往不咎就能了事的,航海世家是把?貌似很強大的家族?”

“噢?那你又想怎麼樣?”航少似乎對凌葉來了興趣,也想知道知道眼前這個少年後臺如何,回答道。

凌葉掃了一眼周圍聚滿的船客,道:““我想這裏人比較多,不怎麼方便說話!”

“好,你跟我來!”航少爽快說道,但心裏早已佈下計劃,暗道:“既然敢自己送上門,那就是自找的了,我管你在大陸後臺有多硬,到了我航海世家,海洋上的強者那就什麼都不是了。”

很明顯的航少已經對凌葉產生了殺意,他帶着凌葉上了大廳的三樓,很快在衆人的視線中消失,雖然很多人好奇裏面到底會發生什麼,但也沒有人敢可以跟上去湊熱鬧,說不定就會惹來殺身之禍的事,誰都躲遠遠的。

嗚嗚~

隨着船隻的鳴笛聲,這艘巨大的商船已經開始起航了,這艘商船也是航海家族最爲龐大,昂貴的船,名爲“希望號!”

這個鋼鐵怪物在拉薩王國這個海濱小鎮上停留了半年,終於在次起航,而這次的航行將長達一年,前往南木大陸的路途,大概二個月到三個月之間,一次往返就需要6個月,而這艘商船還要再南木大陸停留半年,纔會在次起航。

“希望號”是有着強大的綜合能力,它的排水量十分巨大,航行在海洋中,速度比一般商船快許多,至少超過三層。

而且,“希望號”的防禦能力都是衆所皆知的,它有着能量防禦層,曾經一頭實力剛剛達到十階的魔獸就攻擊過“希望號”,但攻擊都被穩固的能力層給徹底擋了下來,隨之被希望號的攻擊武器擊殺。

雖然那頭魔獸只是海洋魔獸的普通種族,但能達到十階的實力,必然不會簡單,那可是相當一個九階初期強者的存在,一艘商船都能抵擋這種強大的魔獸,從而擊殺,當時也是引起許多大陸軍事家的重視。

紛紛猜測,“希望號”是不是用來做軍事用途,而不是運輸載客往返南木大陸與中金大陸,有許多人都開始議論,這個航海世家爲什麼花巨資,打造出一艘如此強大的商船是不是有軍事用途,一些超級帝國都不可能耗費那麼多資金去打造一艘如“希望號”的鋼鐵商船,航家卻打造了出來,這自然讓人不解了。

而且除了航海世家,航家,幾乎沒有航海家族在能打造出如“希望號”這般堅固不催的商船。

但議論歸議論,畢竟很多超級帝國都需要靠航家才能進行海洋軍事行動,所以這個風靡一時的話題也漸漸沉落海底,無人問津。

但“希望號”的大名對大陸人來說還是如雷貫耳的,安全性超強,所以很多商家纔會願意花費比其他商船三倍的價錢,乘坐“希望號”前往南木大陸。從中金大陸帶着“不值錢”的物品,在南木大陸花高價銷售,從南木大陸那些普通的物品,帶到中金大陸,卻也是珍貴的寶物,這個巨大的利益鏈條,才致使如此多的人願意飄揚過海,去到遠離中金大陸的南木大陸。

而衆多冒險者自然也是因爲速度的原因,纔會選擇價格較高的“希望號”前去南木大陸,在海洋中的生活是很枯燥的,很少有像“希望號”這般的商船什麼綜合娛樂都具備。

“希望號”的每次航行,都會有家族的人來專門負責,正巧,這次“希望號”的負責人,就是航家的大少爺出馬,航少的真名叫“航海天”,他已經三十歲了,人們說男人三十而立,但他卻一整天只想着吃喝玩樂,但有一件事情他從沒落下,那就是修煉,這就是他應以爲豪的“事業”。

雖然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鬥氣源力修煉者,但天賦卻極好,航家本就是一個商業世家,修煉奇才倒是不多,所以家族才如此放任他,而這次,航家家主,也就是航少的父親,命令他來帶領“希望號”前往南木大陸,否則這傢伙肯定不會願意過海上漂流的日子。

“希望號”開始啓程了,巨大如鋼鐵怪獸般的商船,帶起巨大的海浪,開始拉帆啓程,前往那無邊無際的浩瀚海域。

…………

凌葉隨航少來到了“希望號”的第三層樓,這裏燈光柔美,沒有一樓大廳那麼絢麗,但卻有着一種低調華麗的感覺。

能住在商船頂層的船客,可以說都是大陸的名流,要麼就是叱吒一方強者,要麼就是富可敵國的海商,而航少則帶着凌葉來到了三層樓走廊交錯的一間房內。

凌葉臉上始終露出一絲笑意,絲毫不怕眼前這個看似風度翩翩,其實心裏毒辣的航少。

還沒有進房間,凌葉早就察覺到修煉者的氣息,而且實力都不弱,心裏暗道:“看來這航海世家還是有些實力的!”

“哼,現在先讓你怡然自得幾分鐘,到時候我看你還能不能那麼淡定從容了!”心裏陰想着,航少轉過身來,道:“就這間房了,進來把!”

航少帶頭進入了房間,凌葉不緊不慢的跟了進去,這間房十分寬敞,光是大廳就有百來平方米,擺放着許多豪華的傢俱。

“咯吱~”房間門關閉。

凌葉找了個舒適的位置坐了下去,笑道:“你這地方還不錯蠻,不過我不太喜歡那幾個躲在暗處的傢伙!“

“什麼?竟然被他發現了?”航少心裏愕然,真沒想到凌葉的感知能力如此強大,房間內的幾個修煉者可都是超過八階的存在,他實在不敢相信,凌葉能如此輕易擦覺出來。

“難道他是在試探我?”航裏狐疑間,凌葉已經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開個玩笑,你不必緊張,我讓你把我帶這來,其實是有個問題想問你。”

見凌葉面色開始變的嚴肅,航少心知這傢伙要動真格了,心雖然有些虛,但想到房間內的幾個強者都在,也覺得沒什麼好怕的,他道:“什麼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