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者說,龍對於這個王國的人來說,就是神。

而龍都支持了愛蜜莉雅,那麼民眾又有什麼理由不支持呢?

這麼一來,愛蜜莉雅成為國王也就順理成章。

不過,到時候需要考慮對龍有不軌心意的人。

比方說,比較典型的,王選人當中的一位名叫庫珥修·卡爾斯滕的軍裝冷美人。

庫珥修是卡爾斯滕家族的家主,她的執政理念就有不滿龍對王國的影響這一條。

龍在盧克尼卡是神秘的、強大的、神聖的、合法的。

這就像是地球上,中世紀的那些教廷管理下的教國。

龍就相當於宗教信仰,就是神。

而庫珥修認為,親龍王國盧克尼卡並不屬於龍,而是屬於他們自己的國家。

就龍對於親龍王國盧克尼卡的影響力這一條來看,庫珥修與龍的矛盾幾乎無法化解。

這時候,多來戈突然想到了,羅茲瓦爾好像對龍也有著不好的企圖。

但具體是什麼企圖,他卻記不清楚。

總之,到時候如果實行這個方法的話,就得注意這兩人了。

這般想著,蓋倫終於停下了腳步。

「殿下,到了。」

說著,蓋倫將多來戈從肩膀上托起,輕輕地放在地上。

這個修士很危險 於是,多來戈收攏思緒,抬頭走進了這座規模不小的中世紀風格莊園。

在給門衛道明來意之後,多來戈和蓋倫便很輕易地進入莊園。

一進莊園,便看到有人拿著一把木劍,在院子當中揮舞。

此人白衣紅髮,劍勢犀利有力,顯然是一名用劍的高手。

那人看到蓋倫,便立刻收劍停下,然後一臉燦爛的看著蓋倫,「吾之摯友,你又回來了!還帶著你的主人?」

「沒錯!萊茵哈魯特,我和我家主人特地過來跟你道謝!感謝你對我這麼多天的照顧和收留,以及尋找我家主人時給予的幫助。」

蓋倫先多來戈一步說道。

萊茵哈魯特卻搖了搖頭,依舊笑容燦爛,「吾之摯友,我不是說過不用道謝嘛!這樣顯得太過生分。」

這時候,多來戈說話了,「道謝是必要的!所以,不用再在這個問題上多做糾結。而且,我所給的謝禮,您一定會高興到欣然收下。」

「初次見面,劍聖萊茵哈魯特閣下!我是多來戈·H,我和我的騎士都來自於大瀑布之外。」

萊茵哈魯特眼中明顯露出驚訝,不過他很快就一臉正色的看著多來戈。

「初次見面,我是萊茵哈魯特·范·阿斯特雷亞。多來戈閣下安好!」

打過招呼之後,萊茵哈魯特,便稍微隨和一點,「之前我曾問過蓋倫,他來自何方?但蓋倫卻沒有開口回答。現在您的話倒是解決了我一個疑問。」

萊茵哈魯特沒有懷疑多來戈的話的真實性。

他對於蓋倫很是看重,他認為既然可以讓蓋倫這樣一位優秀的騎士效忠,那麼一定是非常高尚的人。

至少撒謊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就像他萊因哈魯特一樣。

「如果接下來沒什麼事,就請在這裡留上一會兒,我會好好招待你們的,並且現在我也對多來戈閣下所說的謝禮有些好奇了。」

然而聽到這話,蓋倫卻有疑問了,「萊茵哈魯特,你不是每天都要去巡邏嗎?怎麼今天不去?」

「剛剛我是準備去的,但是接待好友的事情也很重要!所以我便想要將巡邏的事情委託給尤里烏斯騎士。」

萊茵哈魯特解釋道,一邊說著,他一邊叫來了一個僕從。

「去告訴尤里烏斯騎士一聲,請他幫我巡邏一天。」

僕從走了,這時候多來戈才開口:「其實萊茵哈魯特閣下不用陪我們的,因為我待會兒還有事情要做,不會在這邊留太久時間。」

「原來是這樣!不過這般算是給我自己放一天假!我也許久沒有休息了。」

萊茵哈魯特將兩人帶進會客廳,讓人端上茶水,然後他看著多來戈說道:「閣下跟蓋倫一樣叫我萊茵哈魯特便可。」

王的寵妃 「那好,你叫我多來戈就可以了。」

「多來戈,接下來就請你說說,你所謂的謝禮,我是真的有些好奇。」

多來戈沒有立刻開口,而是向四周看了看,「我所要說的很重要,你確定在這裡說?」

「確定!莊園里的人都很可靠。」

「那好!先說一句,我不對我的信息來源作出解釋,信與不信,要看你自己的判斷。」

多來戈停頓兩秒中,說道:「親龍王國盧克尼卡的王選候選人一共是五位吧?」

「沒錯。」

「但現在只有四位出現,親龍王國沒有國王的時間已經不短了。」

「是的。」

「在我們那裡的世界有一句話『國不可一日無君』,所以得儘快找到第五個候選人,讓親龍王國擁有自己的國王才行。」

「對的。」

「我知道第五位候選人是誰。」 啪嗒!

正在喝茶的茶碗,掉在了茶桌上。

這位被譽為最強劍聖的男人,此刻驚訝萬分的看著多來戈。

「請告訴我第五位王選者是誰?!」

萊茵哈魯特沒有懷疑多來戈話的真實性,而是直接相信,並且追問道。

理由還跟之前的一樣,他認為多來戈不會撒謊。

「好啊!告訴你,聽好了。她的名字叫做菲魯特,是貧民窟里名聲鵲起的神偷小姐哦。」

萊茵哈魯特睜大了眼睛,即便他很相信多來戈沒有說謊,但還是對這個消息產生了質疑。

「懷疑的話,就拿著可以驗證身份的東西去找她。只要找到她,那麼一切情況都會明了。」

多來戈話音剛落,萊茵哈魯特便立刻起身,「既然如此,那在下先走一步!」

看到這一幕,多來戈卻不急不慢的說道:「你是準備現在去貧民窟找她嗎?那麼再告訴你一個消息。」

萊茵哈魯特聞言停下了腳步,多來戈才繼續開口說著。

「菲魯特正受人委託,準備偷盜王選者之一半精靈愛蜜莉雅的徽章。所以,想要找到她,最快的方法就是待在暗處跟著愛蜜莉雅,在菲魯特實行偷盜的時候將她捉住。」

「到時候菲魯特被抓住了,你再去見她,這樣情況不是對你更加有利嗎?而且,你也能趁機對她進行教育,讓她知道偷竊是不好的事情。」

「之後的事情就不用我教了吧?你自己慢慢體會吧!」

說著,多來戈站起身來,「時間也差不多了,愛蜜莉雅還在等著我,如果你想儘快找到菲魯特的話,就最好按照我說的來。」

「但劍聖你要是覺得這樣做有失公道的話,那麼就請隨意。」

「對了,決定要儘快哦!待會我們在這個城市的哪個位置,這是我也不清楚的事情。」

將這一大堆話扔給還在思考的萊茵哈魯特,多來戈便招呼蓋倫一聲,兩人一同離開了阿斯特雷亞家族。

一出門,蓋倫便主動伸手,將多來戈放在了自己肩頭。

「殿下真厲害!」

蓋倫由衷地誇獎道:「我一直都覺得萊茵哈魯特是一個非常強大的人,但殿下三言兩語就將一切事情都給解決,並且還讓萊茵哈魯特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真是太厲害了!」

「你跟萊茵哈魯特不是摯友嗎?這樣損他誇我?」多來戈有些好奇。

「即便是摯友,也不能跟殿下相比!!況且,我說的都是事實。」蓋倫的態度很堅決。

多來戈再次滿意地點頭。

「話說,蓋倫你好奇我的消息來源嗎?」

「有點好奇,但是我覺得殿下您知道這些是理所應當的。您是神秘側天賦的巨龍,擁有特殊能力也屬正常。」

多來戈眨眨眼,他沒有想到蓋倫的腦補能力還挺強的。

居然這麼快就將一切事情腦補到合理化。

強佔新妻·老公別碰我 不過,這樣也好,省了他不少事。

蓋倫的腳程很快,只是幾分鐘,多來戈就再一次站到愛蜜莉雅的身側。

這一次出去逛街是大家都去的,拉姆需要做的事情,昨天就已經全部做完了,所以今天雙胞胎女僕也不會掃興的不去。

一行五個半人,浩浩蕩蕩走在王都的街道上,三個非常漂亮、各有風姿的女孩子,一個可愛的正太和他頭頂的灰白色貓咪,外加一個壯碩高大的青年,這樣的組合想不引起別人的注意都不太可能。

蓋倫顯得無所事事,他喜歡做的事情是訓練以及和別人戰鬥,現在這樣悠閑地逛街,他感覺到無聊。

本來還可以給多來戈當坐騎,但卻被多來戈無情拒絕。

所以,蓋倫現在唯一的能做事就是,跟著大家一起走,做一個移動的儲物器。

而多來戈拒絕坐在蓋倫肩頭的理由很簡單,如果坐上去,就沒辦法跟愛蜜莉雅手牽手了。

五個人就這樣逛著,時間來到了中午。

「我們就近找一處可以吃東西的地方吧!我有些餓了。」多來戈抬手指著前方,那兒路邊正好有一個水果小攤,老闆則是一個小鬍子戴著頭巾的中年男人。

「好啊!」愛蜜莉雅便拉著多來戈,主動尋找飯店。

其他人也都緊跟著。

王都是中世紀風格的建築群,找一家酒館很簡單,到處都是。但找到一個符合多來戈要求的位置卻有些難度。

因為他想要能夠觀察到那個戴頭巾老闆的水果攤,但又不會引人注意的那種。

現在正是飯點,大家都在餐館酒館吃飯,別說符合多來戈要求了,能讓他們五個人全坐下的位置都沒有幾個。

終於,有一處合適的位置,多來戈趕緊搶在一夥獸人之前坐下,引得那幾人一陣不滿。

但他們看到愛蜜莉雅和雷姆拉姆的時候,又是驚住了眼球。

這時候,蓋倫神色冷然地走過來。

傳奇戰士的氣勢堪比幼龍的龍威,這幾個頗為弱小的獸人被直接嚇跑了。

「好啦好啦!趕緊坐下吧!」

在多來戈的招呼下,一行人就座點菜,吃了起來。

https://tw.95zongcai.com/zc/39821/ 說起來,來從零世界這麼久,多來戈還沒怎麼吃過這個世界的特色食物,他的食物都是雷姆給做的。

現在,多來戈在點菜的時候,特意挑選了幾個價格不親民的特色菜品,反正羅茲瓦爾又不差這幾個錢,不用在這兒給他省。

等上了菜,多來戈只吃了幾口所謂的特色菜,之後就再也沒有吃那個了。

「比雷姆做到差遠了~」多來戈小聲說道。

雷姆嘴角上揚,眼睛微眯起來。

吃完飯結賬后,多來戈又提議先休息一下,待會在繼續逛。

愛蜜莉雅則是看出了多來戈的異常,便問道:「多來戈,怎麼了?看你現在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剛剛吃飯的時候也是。」

被愛蜜莉雅問了,多來戈只得撒個小謊:「我剛剛才想起還沒有給貝蒂買水果酒呢!所以我才一直盯著對面水果攤看,想要知道他們那裡有沒有水果酒賣。」

「這樣啊!那我們現在就去問吧!」

話畢,不等多來戈拒絕,愛蜜莉雅就拉著他來到了水果攤前。 「老闆,你好!又見面了,請問你們這裡有水果酒嗎?」愛蜜莉雅看著頭戴奇特頭巾的中年壯漢,臉上帶著笑容。

多來戈能夠記下這處攤位,愛蜜莉雅同樣也可以。

之前逛街的時候,愛蜜莉雅就覺得多來戈有些在意這裡,所以她就留心觀察了下這處商販的攤位,但卻沒有發現異常。

不過現在好了,如果多來戈真有什麼事情的話,他現在一定會說出來的。

別人不想說的事情,愛蜜莉雅也不會強行去問,她沒有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精神,而且她也覺得被人的隱私不能隨便問。

她最多只會利用某些方法,巧妙地讓對方願意告訴自己罷了。

老闆看到愛蜜莉雅,也是笑呵呵地:「呦,小姐!那你可算問對人了!整個王都別的我不敢說,水果酒我家釀得可是最好喝的!」

老闆表現得很熱情,在他眼裡,眼前之人是『豪客』,只要東西好,就捨得掏錢買,跟那些吝嗇的平民老百姓完全不一樣。

而他對自己的水果酒可是非常自信的。

「你們等我一下,我給你們拿點嘗嘗,也好讓你們知道我不是吹牛皮!」

說著,水果攤老闆就轉身走進身後的房子去了。

這兒的構造和地球上的門面房差不多,前邊是商鋪,後邊是住人的地方。

老闆走了,只留一個五六歲的萌萌噠小蘿莉瞪著大眼睛看著水果攤和多來戈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