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顏感受著趙無極身邊的獨特磁場,心中不斷的猜測著。至於說到現在的後續問題,戚顏都已經安排下去,這些事情有著傾城的公關部運作,不用她去操心。真的細說起來,整個盛世騰龍的所有子公司都有著一種經營理念,那就是作為上位者,絕對不能夠死死的把權力過分的集中,要懂得放權。

只有你懂得放權,公司各個部門才會更好的配合運轉,那樣整個盛世騰龍才會像是一直巨無霸般,在有效穩定的秩序中向前前進著。

「怎麼樣?現在心情好點沒有?」 邪魅冷王:帶球醫妃哪裏逃 蘇沐笑著問道。

「你說那?你都這樣給我出氣了,我還能不高興嗎?」葉惜笑著道,這時的她笑顏如花,陽光照耀下,甜美的笑容是那樣的讓人感到迷戀。正在打籃球的一個傢伙,湊巧撇到這一幕,當場愣住,手中的籃球就那樣被對方輕易的截下。就算這樣,他的雙眼仍然獃滯不動著。

「港島這個地方可謂是寸土寸金,最為關鍵的是這個地方是一個中轉地,是天朝和國際市場能夠很好接軌的之地。盛世騰龍想要發展起來,逐步的入駐這裡是很為英明的決策。我的意見是,既然要入駐,就不要玩弄那些小打小鬧,有點魄力,除卻傾城之外,分批的引進其餘幾家行業進來。要求只有一個,高調的入駐,低調的發展,除卻你之外,彼此絕對不能相互聯繫。」蘇沐說道。

像是這樣的決策從蘇沐嘴裡說出來,葉惜每次聽到都不會感到厭倦。其實這樣的想法也是葉惜想要做的,只不過最後她還是選擇了相對保守的做法,只是讓傾城一家進來。看來這兩天,盛世騰龍就應該分批進駐這裡。

梁氏集團?到時候我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狼來了!

「知道了。」葉惜點頭道。

「行了,不說這些了。總不能好不容易過來一趟,還要和你凈說這些事情。盛世騰龍有著自己的專家團隊,在這方面是絕對不會出現失誤的。葉惜,瞧見沒有?我現在就很是羨慕他們。能夠這麼無憂無慮的打著籃球,我都不知道記憶中最後一次打籃球是什麼時候了。」蘇沐說笑道。

「羨慕他們?你知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你那?」葉惜說道。

「羨慕我?」蘇沐搖搖頭。

就在蘇沐的搖頭中,葉惜的雙手撫摸上蘇沐的手背,她如何能夠不知道蘇沐的想法?沒錯,是有很多人羨慕蘇沐。但要知道羨慕歸羨慕,有誰能夠像是蘇沐這樣,在這樣的年紀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要知道蘇沐和眼前這些打籃球的人相比,真的比他們大不了多少。

你們都還能這麼瀟洒自在的打球,蘇沐那?就算不說這個,你們知道不知道,在你們這樣的年紀,蘇沐又都在做著什麼樣的事情?

蘇沐真的很難!

這樣的難,葉惜以前便知道,從葉惜心中開始對蘇沐暗戀那天起,屬於蘇沐的一切她便都已經打探清楚。蘇沐的身世,蘇沐的背景,蘇沐的兼職,蘇沐的身份…只要是蘇沐的一切,葉惜都用心銘記著。也正是因為這種銘記,才讓葉惜現在和蘇沐走到了一起。

「蘇沐,別管發生什麼事,只要你放棄我,我是永遠不會離開你的。」葉惜柔聲道。

「傻丫頭,說什麼話那。」蘇沐摟抱著葉惜。

「我不管,我就是不管,我只是想著做你的小女人,我不想做什麼女強人。我現在的一切,也都是因為你創建起來的。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葉惜依偎在蘇沐的懷中呢喃著道。

呼吸著你的呼吸,跳動著你的心跳,葉惜現在完全的沉浸在蘇沐的氣息中,不願意放開,不願意挪動。

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這樣的話從葉惜嘴裡說出來,不知道為什麼,聽在蘇沐的耳中,總感覺無形中多出一種凄美的感覺。只是這樣的戚眉,是蘇沐很為喜歡很為陶醉的。

「放心吧,我是永遠不會鬆開你的手,要知道你現在可是一個標準的寶藏,我怎麼能夠願意捨棄你這個寶藏那?只是我現在突然很想著在寶藏裡面冒險,不知道你願意成全嗎?」蘇沐伏在葉惜的耳邊,輕輕的說道。

一陣陣酥癢的感覺頓時從葉惜心底升起。

耳垂處是葉惜的敏感地帶,蘇沐正是知道這個,所以才做出這樣的舉動。果然葉惜的耳朵當場便羞紅,趴在蘇沐懷中的嬌軀也開始不由自主的有著輕微的抖動。

「你就不知道累!」葉惜抬起頭,沖著蘇沐嗔聲道。

這樣的風情,當場便讓正在打球的所有人全都停下來,他們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像是葉惜這麼有味道的女人。和葉惜相比,學校中的那些所謂的校花,簡直就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之上。

砰砰!

整個籃球場地,只有那個籃球在地面上撲騰著跳動,像是這些熱血青年的心跳。

「哈哈!」

瞧見這一幕的蘇沐,當下便起身拉起葉惜的手向著後面走去。他真的害怕再這樣下去的話,這些個正處於熱血時期的少年們會流出鼻血。

葉惜的魅力,蘇沐是知道的。

「走吧,我回去就讓你知道我累不累!為了你,我願意做一頭永遠都不會累死的牛,做一頭永遠勤勤懇懇的老黃牛!」蘇沐的聲音準確傳入葉惜的耳中,惹得她越發明艷動人。

只是這邊歡聲笑語,那邊卻已經是陰雲密布,殺氣凜然。 濮國昕冷哼了一聲,算是接受了賀小斌這變相的安慰,自顧自的說道:「劉伯陽這小子,仗著有姓劉的罩著他,連我都不放在眼裡!現在他還沒成氣候吧?如果哪天他真的羽翼豐滿了,那還了得?」

賀小斌循序善誘道:「可是,除非組長你能把他逐出安全組,否則劉伯陽的羽翼豐滿只是遲早的事,到時候咱倆就更被動了。」

濮國昕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雙眼微眯,似乎在琢磨著什麼陰險計劃。

賀小斌偷眼看著濮國昕心懷鬼胎的樣子,不由的打心裡笑了,如果濮國昕出馬來給劉伯陽使絆子,那麼劉伯陽的前程就一定會坎坷不斷了。

細心的賀小斌還注意到一個細節,問濮國昕道:「組長,我有件事不太明白,田震流明明是姓田的,可你為什麼叫他『姓劉的』呢?」

濮國昕淡淡道:「你懂什麼!田震流只是劉伯陽出現之後他才用的名字,他本身姓劉,叫劉鎮天!我真搞不懂他到底要搞什麼門道,連名字都瞞來瞞去的。」

賀小斌聽完這話,全身一震!驚問道:「組長,你……你說什麼?田組長不姓田,他姓劉?」

濮國昕不耐煩的道:「廢話!我跟他搭班快二十年了,難道我還不知道?」注意到賀小斌的迥異表情,濮國昕這才緩過神來,皺眉問道:「你怎麼了?難道這裡面有什麼問題嗎?」

賀小斌難掩心頭的激動,說道:「組長,你有所不知!劉伯陽的親生父親就叫劉鎮天!他和劉伯陽的母親在劉伯陽出生不久就離家出走了,這麼多年硬是沒回家看過劉伯陽和他爺爺劉天龍一次!原來他居然當了安全組的副組長!——虧劉天龍嘴硬啊,將近二十年啊,一直在欺騙劉伯陽,還撒謊說劉伯陽的親生父母都死了,哼哼,那老頭子也夠狠心的!」

濮國昕眼睛一亮,說道:「小斌,你說的這是真的?劉伯陽的父親真叫劉鎮天?」

賀小斌笑道:「組長,如果不信你就派人去s省w市h縣劉家灣去查嘛,他家裡還有兩個叔,二叔叫劉鎮海是做生意的,三叔叫劉鎮江當市長,劉鎮天排行老大!」

「原來如此……」濮國昕像是忽然想通了很多,若有所思道:「我說劉鎮天怎麼一直都那麼照顧劉伯陽,原來還有這層關係啊?哼哼,恐怕劉伯陽自己還蒙在鼓裡吧?小斌,你提供的這個信息很及時,這下劉鎮天可有把柄落在我手裡了!看我怎麼收拾他!」

——

當天晚上,劉伯陽隻身一人回到了濮國昕白天請客的酒店,沒有看到礙眼的濮國昕和賀小斌,直接乘坐電梯來到12樓,叩響了12號房間的門。

開門的是一個斯斯文文的白凈青年,白天沒見過劉伯陽的面,所以看到劉伯陽之後顯得很茫然,訝異的問道:「你找誰?」

「我找……」劉伯陽頓時語塞,他也不知道自己找誰,他連那個留給自己信號的老道士的名字都不知道,難道說他換房間了?!

「不好意思,我可能找錯門了。」劉伯陽略帶歉意的說完,正準備退出去,忽然聽到裡面傳出一個不溫不火的蒼老聲音道:「你沒找錯,進來吧!」

那白凈青年呆了一呆,迷惑的說道:「你認識我師傅啊?——請進吧!」

劉伯陽走進了房間,一眼就看到白天那個身穿道服的白鬍子老頭盤膝坐在房間的地毯上,膝蓋上攤著一本市面上已經絕跡的線狀古書,正在聚精會神的研究著什麼。

老道此刻已經脫下了那身道服,換上一身雪白的單衣,就像清早公園裡那些練太極的老人,渾身上下一塵不染,聖潔純凈,格外的脫凡超俗。

劉伯陽也不知道這老頭在研究什麼,更不敢貿然打攪,而那個白白凈凈斯斯文文的青年把他引進門之後,自己進了另外一個房間,也不知道鼓搗什麼去了。

劉伯陽佇立了半晌,見老頭還沒有說話的意思,便乾咳了一聲道:「這位……道長,呃……我是應該這樣叫吧?恕我冒昧了,您老人家今天給我留信號,是想讓我來找你吧?您是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老道看了劉伯陽一眼,輕輕的把膝蓋上的線裝書合上,然後點了點頭道:「你是藍鳳圖的徒弟?」

劉伯陽沒太驚訝,坦言道:「是!您認識我師傅?」

老者搖搖頭,笑道:「不認識,但是我認識你師公。」

「師公?」劉伯陽一愣,猛然想起來,笑面佛曾經跟自己說過的,他和藍鳳圖范無救那些人之所以能夠成為師兄弟,就是因為他們拜了一個共同的師傅,那個人比他們的年齡還要小,但是卻把「請神術」傳授給了他們!

笑面佛曾經親口說過,他們的師傅才是整個z國真正數一數二的隱世高手,只不過神龍見首不見尾,教完他們「請神術」之後就遠走四方了。眼前這位老道竟然說認識他,那麼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呢?

「您真的認識我師公?」劉伯陽不可置信的問道。

老道再次點了點頭,說道:「你師公,跟我出自同一師門,按輩分來講,他還得叫我一聲師叔,他是我那大師兄生平僅收的一個徒弟,也是山門中百年不出的俊才,可惜那年犯了門規,被師兄親自趕出師門了。他來到俗世后,收了九個徒弟,其中就有你師傅藍鳳圖,這也是我們最近幾年才知道的。」

劉伯陽聽得雲里霧裡,感覺就跟看仙俠小說似的,他哭笑不得的說道:「您可別告訴我,這世上真有那種虛無飄渺的修行門派,我知道您和我那位從未謀面的師公都是高人,但也不至於這麼扯吧?」

老道愣了愣:「虛無縹緲?」他琢磨了一下,然後才重新展顏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其實用這四個字來形容也不完全恰當,我們的山門跟『虛無縹緲』沒多大關係,它只是延續了上千年、並且一直不為普通人所知罷了,其實俗世中也有很多人知道我們的存在的,比如今天那位濮國昕組長,國家內部像他那種級別的領導人,對我們並不陌生。」

劉伯陽還是覺得不可思議,說道:「讓我猜猜看,您的門派難不成是在昆崙山上?或者,武當山?嵩山?峨眉山?青城山?蜀山?青雲山?喜馬拉雅……」

這下輪到老道哭笑不得了,「你別猜了,都不是!武當山和嵩山我聽說過,你說的其他幾座山頭,我根本就沒印象,不過嵩山應該是俗世當中那些匪夷所思的和尚們所建立的山門吧,跟我們道家沒關係啊!」

「那您的山門在什麼地方?」劉伯陽好奇的問。

「空桑山!——聽說過嗎?」老道反問道。

劉伯陽彷彿聽天方夜譚一樣搖了搖頭,苦笑道:「太深奧了,您確定您不是在跟我開玩笑?」 老道士笑了笑道:「當然不是,這次如果不是為了消滅那群竊取遁甲宗和五行宗典籍的亂臣賊子,我大概也不會來到俗世,更無緣跟你見面。所以說,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註定啊!」

劉伯陽徹底無語了,他真懷疑自己現在是不是在做夢,老道士說的這些話,真的就跟那些荒唐扯淡的仙俠小說一樣,劉伯陽簡直是一個字都聽不懂,可架不住這老頭一副言之鑿鑿的眼神,劉伯陽實在是糾結,自己到底應不應該相信他說的話呢?

劉伯陽苦著臉道:「遁甲宗?五行宗?那又是什麼?」

老道士看著劉伯陽愁眉不解的表情,輕笑著指了指自己身前的地毯,笑道:「你先坐下,聽我慢慢跟你道來。」

劉伯陽「哦」了一聲,老老實實坐下,這時那個開門的白凈青年已經端著一杯剛剛沏好的茶水走了過來,遞給劉伯陽,彬彬有禮的說道:「請用茶。」

劉伯陽渾身不自然的顫了一下,這一老一少兩個傢伙怎麼都那麼古怪,你能想象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還有人會說出「用茶」這種話嗎?劉伯陽感覺自己彷彿回到了古代。

接過那杯茶水喝了一口,味道果然醇香無比,回味無窮,而且莫名讓劉伯陽那股忐忑的心情平復了下去,這看似普通的一杯茶,竟然還有意想不到的功效。

「這茶還喝的慣嗎?茶葉是我在山裡親自摘下來的,對我們門派之人倒是沒多大用,不過對於普通人,有著清腦定神、益壽延年的效果。」老道士笑著解釋道。

劉伯陽象徵性的點了點頭,把茶杯放下,然後說道:「您剛才那番話,確實讓我雲里霧裡了,我根本聽不懂您在說什麼,能不能詳細向我介紹一下你們那個世界?」

老道和煦的笑道:「當然。其實你也不用困惑,更不要對我抱著畏懼心理,這個世界上,總會有一些人一些事,是你從來想不到也接觸不到的,咱們今天能夠見面,只能說是天數使然。你看老道我如今有多少歲了?呵呵,按照俗世的標準,我大概也有耳順之年了吧。可實際上,老道士我已經活了幾百年,明代萬曆年間,我八歲那年遇到異人,被帶進了山門,迄今為止才只下山行走過三次。」

劉伯陽艱難的吞了一口口水,對於一個人能活到幾百歲,劉伯陽不奇怪,比這老道士更狠的雷根,那可是活了三千年的存在!可是當你乍然碰到一個自稱是明朝出生的人跟你對坐相談,你就能體會到劉伯陽心裡那種古怪滋味了。

「我也是進了山門之後才知道的,這個世界上確實存在一些超脫於紅塵之外的修行門派。我們的門派,叫做『請神門』,雖然不能說是所有修行門派中最強大的,但也名列前茅,我們是修行界中唯一能跟神直接打交道的門派。」

「修行界,除了『請神門』,還有很多大門小派,實力強大的,有遁甲宗、五行宗、御劍門、道德宗、星辰宗和逃天門等等。今天白天你見到的,除了我之外的那些老道,有兩位是遁甲宗的人,三位是五行宗的人,還有一位道德宗的道友。」

「我們此次來到俗世,一是因為國家遇到了麻煩,現任領導人親自出面相邀,另一方面,我們也是知道了一千年前曾經竊取了遁甲宗和五行宗典籍的那群亂臣賊子,也就是你們眼中的j國人、紅花忍者的下落。」

「你算的上是新時代的人,應該也知道唐宗漢武,那是我國歷史最鼎盛的時期,尤其是唐太宗時期,華夏威名遠播海外,四方夷人慕名而來,而那時也是遁甲宗和五行宗最輝煌的時期。有幾個東瀛人機緣巧合混進了遁甲宗和五行宗,把典籍偷到手,然後遠渡重洋,回到他們的國土上開宗立派,便最初形成了忍者這種特殊人群的雛形。」

「一千年來,遁甲宗和五行宗不是沒追殺過那些亂臣賊子,可一直沒能斬盡殺絕。隨著國內朝代不斷更迭,時代也不斷變遷,漸漸的,他們也越來越對海外的東瀛人無能為力了,近二百年都沒再找東瀛人的麻煩。可沒想到,那群東瀛人得寸進尺,竟然公然進犯華夏,遁甲宗和五行宗得到消息后,深感恥辱,這才想要來徹底清理門戶,我們『請神門』以及『道德宗』,都是與他們關係交好,被拉來助拳的。」

老道士這番話說的深入淺出,劉伯陽總算是聽明白了,不過他還是感覺天方夜譚,閉上眼睛想了想,問道:「聽說紅花會中有個風林火山和五行盟,跟你說的那個遁甲宗和五行宗有什麼關係?」

「風林火山和五行盟,都是當年的亂臣賊子們回到東瀛之後,開闢出來的忍者家族,只不過他們還建立了一個共同的聯盟,以前叫菊花組織,後來改名紅花會。菊花組織建立的初衷是為了抵抗華夏的追兵追殺,後來又逐漸滲透到東瀛政權當中,操控內閣,直到明治維新以後,他們才被當執政者清理出局,轉而與黑社會合作。」

「風林火山,分別指『風天』、『林地』、『火玄』、『山黃』四大家族,五行盟就不用說了,他們的五個家長都是五行盟的典型叛徒。這九大家族的高級忍者,應該都學會了遁甲宗的遁法和五行宗引五行入體的本事,他們確實有著自傲於普通人的資本。」

劉伯陽總算把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聽清楚了,不知不覺中,那個白凈青年給他的那杯茶也已經被他喝完,劉伯陽沉默了幾分鐘,算是消化老道士的話,然後又抬起頭來說道:「您說的這些,讓我大開眼界。可恕我直言,無論遁甲宗五行宗也好,風林火山和五行盟也罷,跟目前的我都沒多大關係。您特意把我叫來,到底想要我做什麼?」

老道士笑道:「我什麼也不用你做,只是想認識一下而已。不管怎麼說,你也是『一陽子』的徒孫,我好歹也是你的師長,來俗世一次,見了面哪有不敘敘舊的道理。如果有機會,我還想跟你師傅藍鳳圖他們見一面呢。」

一陽子?這個稱呼讓劉伯陽渾身彆扭,難道這就是自己那位從未謀面的師公的道號?可真夠……俗氣的……

「呃,其實我都沒見過我那位師公。我跟師傅藍鳳圖學來的本事,也就只有『請神術』一樣而已,其他的都是我師傅的獨創功夫。我師傅在俗世本身就很有名望的,他的家傳刀法和獨創拳法足以橫行國內了。」劉伯陽坦誠的說道。

老道士呵呵笑道:「那是當然,一陽子挑徒弟必然要挑出類拔萃的,庸庸之才哪會入他的眼?!你也很不錯!當徒弟的能當著別人的面稱讚自己師傅,這很難得啊。」

ps:這裡首先說一句,沒有把《公子》寫成仙俠小說的想法,只是為了跟j國人做一個了解,鋪墊一下而已,都市還是那個都市。

如果不出意外,《公子》這本書也要接近尾聲了,寫了一年半了,我自己厭了,很多老讀者老書友也厭了,很多人看到後面不知所謂,其實我自己也這樣,一本書寫到四百萬字,大家可以想象,我有多麼的筋疲力竭。腦子裡很多想法,寫出來的時候總會差強人意,只能盡最大努力給大家一個美好結局。

按照我原先的想法,是想讓劉伯陽衝出亞洲走向世界的,可惜看這悲劇的訂閱,估計我寫不到那一天了。以後看訂閱說話吧,如果還有愛看的,我就繼續寫,大家不愛看了,我就結尾,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我自己也會讀者,我也煩那些作者有事兒沒事兒據拖劇情混日子。

不管老書完本與否,明年準時開新書,到時候青帝就可能大四畢業了,專職寫作,沒那麼多雜七雜八的屁事和屁借口,書的質量和速度應該都會提高一些。真誠希望老讀者回歸。

最後,求下月票,有的能投一下最好,不想投的也不強求,過氣的一本書,沒太多想法。看著欣慰而已。 咣當!

伴隨著一陣清脆的聲音響起,一件瓷瓶整個的被摔碎,碎片四散濺射開來,在陽光的照耀下,是那樣的刺眼。光是這件瓷瓶的價值,就夠某些一般家庭不吃不喝好幾年才能夠賺到,而現在這樣的瓷瓶,就這樣,隨著梁列的憤怒,直接的摔碎在地,化為無數碎片。

蕭薰站在旁邊,不敢言語一聲。

只是這裡除卻蕭薰之外,還有著一個人,他和梁列的模樣走的完全就是兩個極端。如果說梁列是英俊少年的話,那麼這人就是典型的黑道人物。腦門上的那道疤痕是要多刺眼有多刺眼,猙獰恐怖的很。只是這傢伙似乎像是引以為榮似的,非但沒有想過遮掩,反而是將這道疤痕給展現出來。短寸頭,配合著結實的肌肉,倒是給人種很有張力的衝擊感。

他就是鄭二袍,江湖上人稱袍哥。

鄭二袍是誰?那是曾經被宣判了死刑的傢伙,如果不是梁列用錢疏通了關係,現在的鄭二袍已經是個死人。只是很可惜,監牢裡面有個傢伙就那麼稀里糊塗的做了他的冤死鬼。這樣的情況之下,鄭二袍對梁列那是死心塌地的很。沒辦法不死心塌地,誰讓自己的把柄自己的性命都是梁列給的。

梁列掌握了更大的權勢,鄭二袍才能夠繼續風光。

梁列要是直接衰落敗退,鄭二袍就會被翻出舊帳。

「梁少,咱們現在該怎麼做?這口惡氣是絕對沒有辦法忍下去的。不然的話,道上的兄弟怎麼看待咱們黑龍幫?要我說,直接將那個小白臉廢掉,將那個娘們給您抓過來就成。我還就不信,在咱們黑龍幫的地面上,有誰敢翻出這事。」鄭二袍面目猙獰道。

「屁話,你就是豬腦子。要是事情能夠這麼簡單,我還至於這麼憤怒嗎?」

梁列轉身就吼道:「你真的以為葉惜就是一個傾城的老闆嗎?我總感覺葉惜這個女人不簡單。至於說到那個蘇沐,到我倒是沒有放在心上。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個蘇沐應該是葉惜拉過來當做拒絕我的擋箭牌。這樣的人不足為慮,不過既然敢掃我的面子,就算只是一個擋箭牌。我都得給他點顏色瞧瞧。」

「梁少,您吩咐?」鄭二袍問道。

「找幾個人,給我堵住他,我要廢掉他,從他身上取走點東西,他的嘴巴不是那麼臭嗎?那就給我將舌頭割掉,他的手不是厲害嗎?摸下就知道真假,給我將十根手指頭都剁掉!他的眼不是狠毒嗎?給我將兩隻眼珠子全都剜下來!」梁列每說出一句話,臉上的憤怒表情便越發加重一分。

將這一幕收在眼底的蕭薰,嬌軀忍不住一顫。但卻硬是沒有別的變化。像是這樣的事情,蕭薰並不是第一次見到,但每次見到都不會感到麻木,都會感到一種從心底發出的恐懼感。這也是為什麼蕭薰跟隨著梁列而不敢離開他的原因,因為憤怒中的梁列。就像是一頭野獸,一個只知道殺戮的野獸。

和野獸講道理,可能講得通嗎?

「好咧,這事我就辦了。那梁少,那個小娘們…」鄭二袍遲疑道。

「葉惜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自有辦法。抓緊時間去辦。越早越好,最好是今天晚上就給我搞定。這樣的話,明天早上我還要約葉惜吃飯,到時候讓她瞧瞧和我作對的下場是什麼。」梁列不厭煩的說道。

「明白!」鄭二袍轉身就離開。

當鄭二袍離開后,蕭薰有些緊張的走上前,輕輕的為梁列按摩著眉頭,低聲道:「梁少,葉惜的事情是小事,立信他們三家的事情,你準備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梁列皺眉道。

「他們三家畢竟是因為幫咱們做事才這樣的,要是不幫助他們的話,我怕他們三家是絕對沒有辦法扛過去的。」蕭薰輕聲細語的說道。

「救助他們?一群蠢貨,連這點小事都辦不成,還想著讓我救他們!不管了,任他們自生自滅就是。不對,稍等下,自生自滅,那可不行?」梁列眼珠一轉,心中猛地升起一種狠辣念頭。

無毒不丈夫!

「蕭薰,給我做出一份計劃,我要知道立信三家的詳細情況,然後給我嚴密的留意他們三家公司的情況,如果說發現他們三家是真的不行了,是沒有辦法扛過去這一出的。就給我動手,與其讓別人吃掉這三塊肥肉,倒不如讓這三塊肥肉落入我的嘴中,明白嗎?」梁列冷聲道。

「是,知道了!」蕭薰心底一顫,卻沒有敢遲疑連忙應下。

人家幫了你,到最後你非但沒有想著幫人家,還人情債,竟然還要吞掉人家。這樣的人性,這樣的事情,只有在梁列身上才能出現!

白日宣淫,還真的是夠荒淫無道的。

不過這樣的荒淫無道,是現在葉惜很為想要的。心中的那種感動,迫切的需要一種方式發泄出來,再沒有哪種方式比現在這樣的舉動,更加能夠表達出她激動的心情。

陣陣**入骨的聲音,就那樣從頂層房間中響起,但卻沒有誰敢在這裡聽牆角。對葉惜的身體,現在的蘇沐是很為迷戀,從他開始辛勤耕耘開始,就沒有想著停下的意思,那種在聳動中帶來的快感,是絕對難以用言語來形容的。

而且要知道,現在是白天,是中午時分,在這樣的時候,就算窗帘是拉著的,都能夠瞧見葉惜的臉蛋。蘇沐能夠清晰的看到葉惜現在的神態,能夠聽到那種嬌喘婉轉的呻吟聲是多麼的有誘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