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鬥….結束!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葉塵的身影,一動不動。

沒有人在乎葉塵和朱竹清是怎麼用武魂融合技的,他們只感覺,那股威壓,太恐怖了。

這就是兩人武魂融合技的威力,一旦聯手,便有著可怕的威力。

「葉塵的青龍武魂,能夠帶來這麼強的壓制效果。」

「若是葉塵和朱竹清用出武魂融合技的話,也能夠擊敗五十級的強者!」趙無極艱難的開口。

因為….太強了。

剛剛那一擊,印在了趙無極的腦海之中。

兩人聯手,足矣擊敗一切萬年魂獸!

所有人想到了他們來到星斗大森林的時候,葉塵和朱竹清曾經給他們指過….

一座山,都被他們的武魂融合技轟裂開來。

如今兩人再度聯手,帶來了絕對的震撼效果。

葉塵的魂力,已經徹底透支。

他倒在了朱竹清的懷中。

「辛苦大家了,榮榮,快去殺了兩千年的這頭天雷虎,吸收魂環吧。」

「吸收完魂環,我們來星斗大森林的任務,就全部完成了。」趙無極一笑。

趙無極看著葉塵的身影,感受到了一絲驚喜。

這樣的天才….

還好,是在史萊克學院的。

若是一旦讓世人知道,那武魂殿的人一定會來搶走葉塵。

甚至,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拉攏葉塵!

一個九靈海棠的魂師,已經足夠可怕了。

而加上一個青龍武魂的魂師,第一魂環就是十萬年的存在,哪怕是武魂殿的教皇,也要無比震驚。

這樣的天才,武魂殿一定會強迫葉塵加入。

否則,武魂殿絕對不會放任葉塵成長。

「竹清,你記住,以後不能和葉塵聯手使用幽冥青龍了,武魂融合技,太過於可怕,而且也會讓別人知曉。」

「一旦使用,葉塵就會有生命危險,他的青龍武魂,絕對不能讓外界的人知道。」趙無極目光凝重。

眾人都是點了點頭。

葉塵,是他們的朋友,更是他們的兄弟。

經過在星斗大森林的一夜休整以後,

寧榮榮也吸收好了魂環,她的第三魂環,是兩千年的。

只可惜不能用天雷虎的技能,她只是七寶琉璃宗的魂師,並不能像葉塵那麼變態。

不過,寧榮榮發現,她用第三魂技,只需要消耗很少的魂力。

星斗大森林的歷練,正式完成。

所有人,一同回歸。

倒是葉塵還沒有蘇醒,他已經勞累過度了。

……..

星斗大森林中。

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坐在一起,感受著那種威壓。

「不會錯的,絕對不會錯的,這種威壓,又出現了一次。」

「那個孩子….真的是恩人的孩子,他還是小舞的朋友。」泰坦巨猿說道,面帶驚喜。

面臨著這種威壓,就連天青牛蟒,都是感受到了一絲血脈上的壓制。

他是天青牛蟒,實力強大,如今,卻被一個武魂所壓制。

足矣可見,這個武魂的可怕。

天青牛蟒感嘆一聲,

「那個孩子….」

「說不定,以後會成為這個大陸上的神!!!」 「還有上一次,你給阿硯下藥,差點讓你跟她在一起,我也有證據,我看你還真是不盡興,這次感覺,你是不是想再嘗試一下,這種味道?」

她話說完看一下程宇眨巴眨巴眼睛,程宇愣在當地,不知道,閔婉婉要做些什麼,蘇雪一聽到這話,整個人從床上直接蹦達下來,像瘋了一樣就往門口跑。

閔婉婉也不著急,依舊坐在椅子上,看著她像是胸有成竹,今天蘇雪再怎麼做,也逃不出手掌心,果然房門咯吱一聲被打開,蘇雪就往外面沖。

結果還沒跑多久,直接被一隻手又給拎了回來,段景臉上帶著厭惡把蘇雪扔在地上,大步走了進來去,又把門給關上了。

他站在門口,蘇雪根本就跑不出去,知道自己今天要在了載了,蘇雪當時也沒有,之前那麼瘋狂,反而整個人冷靜下來了。

她從地上爬起來理了理自己頭髮,顯然不想讓閔婉婉看到她太過狼狽,反正都到這一步了,怎麼樣也無所謂了。

「你到底想把我怎樣,是生是死給一句話,不要這麼折磨我。」

閔婉婉這下笑容很燦爛了,在蘇雪眼中就像是魔鬼,她整個人頭皮都炸了,閔婉婉是什麼意思,到底要拿她怎麼樣?

閔婉婉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服,一步步走到蘇雪面前,伸手拍了拍她肩膀:「我這個人很善良,又怎麼會對你做出什麼事情來,你呀!真是越來越膽小了,就是今天晚上送你一個男人怎麼樣?」

這話讓程宇睜大眼睛,閔婉婉再說什麼,要送給蘇雪一個男人,這又是什麼意思,他怎麼一點也聽不懂呢!

閔婉婉當下沒說什麼,給段景使了個眼色,門被打開,兩個人走到門口,閔婉婉回頭撇了一眼程宇:「表弟你還在做什麼,難不成還真等著留下來,給蘇雪做伴,你要記得已經結婚了。」

程宇只覺得渾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真不知道程硯為什麼會看上她,簡直是讓人心裡感到害怕,他大步跟在閔婉婉身後離開房間,很快一個男人被推了進來。

三個人站在門外,就看見剛才那個護工,手裡端著一杯水走了進去,房門並沒有關上,他能夠清楚看見,那護工把水灌進蘇雪嘴裡,然後他又出來,從外面將房門反鎖上。

做完這一切,四個人離開醫院站在大門口,程宇看著天上圓圓的月亮,不由得心底就是一寒,他能夠想到,蘇雪跟那男人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不由得退後兩步,離閔婉婉遠一些,這女人實在可怕了,讓一個人痛苦,並不是送她去坐牢,或者搶到她所有東西,而是讓她整個人從骨子裡都感覺害怕。

閔婉婉回頭看著他,月光下那潔白牙齒,還有皎潔目光:「怎麼害怕了,你還是太年輕了,有些人就不能對她太溫柔,不然那是毒蛇會反咬你一口,你或許覺得,我今天做這事很殘忍,可是你也不知道,她當時為了害我,又做出了什麼事情了。」

程宇低頭沒有說話,這件事情他不了解,不想單方面去評判,到底是誰對誰錯,幾個人正在沉默間。

程硯已經開車過來了,他直接從車上跳了下來,臉色顯然很不好看,閔婉婉一看到就知道,他有些生氣。

「不是都說了,我馬上就會回來,你怎麼還一個人來這邊,要是出了事情,這該怎麼辦?」

幾人感覺出來,程硯身上氣氛不對,其他人也沒敢插話,這眼直接走到閔婉婉身旁,將她拉上車,一踩油門,車子就疾馳而去。

幾個人站在原地,良久后,程宇這才嘆口氣:「真不知道,我表哥是怎麼會,喜歡上這個女人,還真是可怕,也不怕晚上做噩夢。」

段景眯著眼睛看他,磨了磨牙冷哼一聲,對於這個男人,他不怎麼喜歡,在他心裡覺得,只有不喜歡閔婉婉,那些人都是大壞蛋。

他跟護工兩個人根本就沒理程宇直接離開,見到他們都走了,程硯摸了摸自己臉頰,他怎麼覺得,剛剛那話似乎讓兩個人不開心了。

他只鬱悶了那麼一分鐘,就直接離開了,這事,反正跟他也沒什麼關係,自己就是過來打醬油,現在人都走了,他也該離開了。

閔婉婉不知道,程硯要去那裡,反正開著車到處亂走,最後停在原地,兩個人沒有說話,這裡氣氛有些不大對勁。

她伸手扯了程硯衣服,倒也沒有多過擔心,反正不管怎麼樣,程硯也不可能生她氣,只要說兩句話哄哄那就好了。

「阿硯,今天有段景跟程宇陪著,就算蘇雪對我想做什麼,也沒有任何機會,你就別生氣了,看到你這樣我心疼。」

程硯心中明明很氣惱,剛想要懲罰一下她,一聽這兩句話,心裡火氣就去了一半,轉頭看著她月光下矯情眼神,程硯嘆口氣,終究還是敗在她手上。

「你就不能,讓我安心一些,每次看到你一個人在危險地方,我都很不安心,況且我也說了讓你等會,你怎麼就不聽話。」

他臉上帶著擔憂,肯定是剛剛把資料送到警局,就立馬回來了,一分一秒都不想耽擱,結果到了庄妍家一看發現她並不在,這才趕緊給牧原和段景發消息,知道他們來了醫院。

一路上,他心沒有一刻不擔心閔婉婉安危,就害怕蘇雪那個瘋子傷害到她,結果她現在沒心沒肺模樣,讓他心裡又生氣了。

閔婉婉一把一摟住程硯胳膊,開始撒嬌:「阿硯,我真是在家呆著太無聊,過來逗一下她,我跟你說,剛剛我給她送了一個乞丐進去,讓她跟蘇雪成了好事,你說明天她醒來,會不會要自殺。」

程硯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又是滿臉無奈,伸手捏了捏閔婉婉臉頰:「你呀!這些事情以後交給我去,怎麼能讓你去,你那麼善良,做這種事情肯定會睡不好覺,我怎麼忍心讓你受委屈。」

果然不管她做什麼,程硯都不會反對,反而會很支持她,閔婉婉更開心了,在他臉頰留下一個吻。

蘇雪那種女人,根本就不可能自殺,她寧願別人死了,也不會受屈自己這條命,閔婉婉這擔心顯然是多餘。

「我就知道,阿硯對我最好,可是有些事情,只能自己親手去做,其他人幫不了,對付程元還是你來,男人都交給你,女人我還是能夠對付。」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史萊克學院。

大師和弗蘭德坐在一起,臉上有著深深地不可思議。

他們聽著趙無極帶回來的消息,聽到了太多太多讓他們震驚的消息了。

尤其是大師,震撼到無以復加。

他的兩個弟子…如今,竟然成長到了這樣的地步!

尤其是葉塵,三年不見,現在的葉塵,原來已經三十九級了!

唐三也不差,到了三十一級。

「無極,你說的是真的嗎?」

「小三,擁有了一塊外附魂骨,叫八蛛矛?若是擁有了人面魔蛛的魂骨,那些蜘蛛腿,帶著人面魔蛛的劇毒,會很強大吧。」弗蘭德問道,目光閃爍。

外附魂骨意味著什麼,自然都十分清楚。

魂骨,已經非常值錢。

而外附魂骨,自然不用多說,它的價值,甚至還要超過普通魂骨!

大師眼中光芒閃爍,猛的站起身,「我必須要親眼看到那些蜘蛛腿的情況,才能判斷究竟是不是外附魂骨,如果真的是外附魂骨,那小三這次在星斗大森林中的收穫,也太大了。」

弗蘭德向大師擺了擺手,「那些孩子剛回來,明天再去找吧,讓他們休息一下。」

大師想了想,又重新坐了下來。

當然,他們還沒有聽到趙無極說葉塵的消息。

最勁爆的消息,自然要放到最後說。

「大師,弗老大,不用太激動,其實我只是說了個開頭,和你說一下,幾個孩子都得到了魂環。」

「現在我們史萊克學院中,除了馬紅俊之外,都已經到了三十級以上,且全部得到了魂環。」趙無極微微一笑。

「是啊,我們學院當中,可都是天才,每一個天才放在各大宗門,都是最頂尖的。」弗蘭德笑道。

「小塵他怎麼樣?」

「聽弗蘭德說,小塵到了三十九級,而且第三魂環還是萬年的,也不知道那孩子是怎麼做到的,第三魂環普通人,怎麼可能是萬年的呢?」大師說道。

那可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而且,小塵還有著兩塊魂骨,一個是兩千多年的魂骨,一個是一萬年的魂骨,他的實力,已經是史萊克學生中最強的了。」大師繼續說道。

趙無極看了一眼,「其實,你們也不用太激動,剛才我說的,都是一些小事情。」

「在星斗大森林的時候,我們遇到了十萬年的泰坦巨猿,而葉塵和小舞都被抓走了。」

「後面發生的事情,想必你們也知道了,只是不知道小舞說的那聲牛吼聲是什麼。」

大師點頭,「那是天青牛蟒,魂獸當中,極為強大的存在,甚至比人類普通的封號斗羅都要強很多。」

「只不過,還能有什麼勁爆的消息,小塵天賦不錯,已經有兩塊魂骨了,連魂環都是萬年的,至於小三也得到了一塊外附魂骨,那也就差不多這樣了。」

趙無極:「我只是怕說出來你們太興奮,睡不著覺。」

弗蘭德:「無極,能有什麼事情讓我們興奮?不是我說,最多也就萬年魂環,很厲害了,難不成還能得到十萬年魂環?」

「還是說趙無極你能把泰坦巨猿打死,送給小塵做十萬年魂環啊,最好再來個十萬年魂骨,都給你配齊是吧。」

弗蘭德瞪了趙無極一眼,根本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大師也是搖了搖頭,自然知道弗蘭德在開玩笑,十萬年魂環還有十萬年魂骨,那種東西,別說是他們,就是封號斗羅去了都沒辦法吧。

趙無極看著弗蘭德,「其實,我想說的正是葉塵,他得到了一個十萬年的魂環,還得到了一塊十萬年的魂骨。」

大師:「!!!」

弗蘭德:「!!!」

大師幾乎下意識的就開口道:「絕不可能!」

「十萬年魂環,十萬年魂骨的前提是殺死十萬年魂獸,這還只是前提,小塵三十九級,你告訴我,他怎麼吸收十萬年的魂環?」

「而且星斗大森林當中,也不會有任何十萬年魂獸等著給你殺吧?」

弗蘭德都已經做好要揍趙無極一頓了,「你這傢伙出去一趟,還學會撒謊了是不?」

趙無極搖了搖頭,「我真的沒有撒謊。」

「你們可能不知道,在星斗大森林當中發生了什麼,葉塵被抓走之後,便出現了天地異象。」

「我還看到了一團光芒,之後葉塵回來之後,他就擁有了十萬年魂環,和十萬年魂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