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奇功』對長孫豪風來說是引以為傲的功法

但是現在卻是被一個外門的人給輕蔑了,這讓長孫豪風怎麼能不憤怒。

「膽敢妄論我師門功法!不對,原來如此。」憤怒的長孫豪風忽然想到了什麼,徒然就笑了起來:「原來是想用激將法讓我衝動,然後你才有機會打敗我,原來如此,真是可笑的小伎倆。」

「有這等心計,還有這武力,不如你考慮在我手下做事如何,那樣我就放你一馬,而且答應不對你的家人動手,如何?」

雖說凌羽殺了他師弟,又如此貶低『奇功』,長孫豪風是很生氣的,說不想殺死凌羽那是假的,但若是能夠讓一個入道境圓滿的人為他效力的話,這些其實都不算什麼。

在利益面前,復仇什麼的都是笑話。

而且他還發現了凌羽的弱點,那就是他的親人,只要到時候將他的親人拘禁起來,凌羽不得乖乖接受他的控制?

長孫豪風的想象是美好的,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凌羽是什麼樣的存在。

凌羽聽完,略感好笑的搖了搖頭。

居然有人想要讓一代仙尊給他當手下?真是白日做夢。

長孫豪風的臉色一下子就拉了下來:「給你活路不走,那你就去死吧。」

正當長孫豪風要出手的時候,忽然遠處傳來了好十幾道轟隆隆的聲音。

沈黎安心中想到,難道是他們的援兵來了?但是這個時候來也沒有用啊,先前他是打算在門外拖上一會,等他援兵一來,直接強攻突破進去天忠內部的,但是沒有想到,凌羽一出手,近乎一百個人便是眨眼間全死光了,都不用等援兵了。

龍霆臉上沒有露出驚異,他知道這些車是怎麼一回事,但是見到這些車的時候,只是嘆氣一聲搖了搖頭,沒了三忠,他天忠已經是廢了的。

這也是必然的,若是沒有內勁武者的話,他們根本就不可能站到這個位置,畢竟你要是坐在這個位置上,身邊沒有一個內勁武者來保護的話,對方直接派給殺手,也就將你解決了,坐得再高又有什麼用。

當然,四大家得另當別論,因為他們後面有一個韓家坐著,不然的話,天忠、北關、四道、斗玄勢力早就派人將四大家的高層全給殺了取代。

倒是長孫豪風臉上露出了釋然的表情,彷彿一切都在他的預料之中。

正當眾人疑惑之時,前後十幾輛超級豪車出現在眾人面前。

首先出現的是一個披著大衣的男人,男人一下車,身後五六輛黑色轎車同樣是開門,下來十幾個西裝男子,跟隨在這個男人身後,氣場極大,男人一出現,便是恭敬的大喊一聲:「斗玄玄主,陳一方,見過風爺。」

頓時身後一眾小弟隨同喊道:「見過風爺。」

話落,另外一輛帶頭的豪車車門緩緩打開,下來一個風度翩翩帶著墨鏡的女人,女人一下車,身後七八輛車子同樣和先前一般,下來十幾人跟隨在女子身後,女子同樣是大喊道:「四道道主,林慕,見過風爺。」

「見過風爺。」一眾小弟喊道。

卻是南江其餘兩股最為強大的勢力,四道和斗玄,如今天雲市四股最為強大的勢力相聚會面。

長孫豪風見狀,臉上儘是狂傲。

南江四大勢力,天忠、四道、斗玄、北關,前三個勢力他早已經殺透,選擇了臣服於他,最後的北關本打算在今天拿下的,只是沒想到出現了一個凌羽,讓本來即將臣服於他的北關,忽然倒向凌羽,不過這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影響,沒了北關,他依舊能夠一統南江。

而今天也是他公開讓四大勢力正式服從於自己,同時打算再次展露一下實力,滅了十大家中墊底的凌家,震懾這幫人,同時為自己的師弟報仇,沒想到凌羽出現了,不過這也無傷大雅,殺了凌羽之後,他也不打算放過凌家,所有說沒有什麼區別。

「來得好,北關一眾拒絕了我給他們的活路,正好讓你們看看,反對我的人會是一個什麼下場。」

兩大勢力的道主和玄主,搖了搖頭掃了沈黎安一眼。

他們又何嘗不想要反抗長孫豪風,畢竟他們統治別人的時間長了,哪裡受得了被別人控制,但他們還是選擇臣服於長孫豪風,因為他們手中的內勁武者,已經被長孫豪風殺得差不多了,手下死在長孫豪風手中的,更是不知道多少,若是他們不答應臣服的話,下場必定只有死路一條。

頓時也是憐憫的看著沈黎安。

經常打交道的他們自然是清楚各自手中有多少內勁武者,那些內勁武者的實力都是差不多的存在,但是在長孫豪風面前如何兒戲一般,輕易就被打敗了。

即便是沈黎安叫上他們北關所有的內勁武者來,在長孫豪風面前也沒有一點用,不過話說回來,沈黎安請來了這個青年倒是有些面生,不過下場終究是不會差到哪裡去的。

畢竟,若是沈黎安能夠叫來比長孫豪風還要強大的內勁武者的話,那為何不早將南江一統了?

話落,長孫豪風也是看向了凌羽。

「你可以去死了。」

話落,只見長孫豪風猛然向前踏出一步,腳下傳出的巨力,直接將大理石築成道路踩塌出一個坑洞,坑洞邊布滿密密麻麻的蜘蛛絲。

就在地上出現坑洞的時候,長孫豪風整個人直接是消失在了原地。

看得在場的眾人一驚,四處張望尋找著長孫豪風的身影。

然而並不是長孫豪風消失了,而是他出手的速度很快,快到常人用肉眼根本就看不清楚。

等眾人再次發現長孫豪風的時候,他已經來到了凌羽面前。

長孫豪風的那蘊含著內勁的右拳,全力對著凌羽的臉上砸去。

在他出手那一刻,周圍頓時颳起勁風,強烈的氣壓從周圍凝聚到長孫豪風的右拳上。

強烈的氣壓壓的在場眾多大佬感到窒息的感覺,那是因為長孫豪風打出這一拳的時候,不再壓制著身上的殺氣,濃厚的殺氣雖說是鎖定著凌羽的,但還是在無意中影響到了旁邊的人,四位大佬竟然在這一刻感受到呼吸有點困難,而造成這原因的源頭正是長孫豪風。

如此濃厚的殺氣,也不知長孫豪風曾經殺了多少人。才能夠達到這種程度。

然而,此時在長孫豪風面前的凌羽卻是無動於衷。

就在這個時候,沈黎安臉色大變。 先前沈黎安還對凌羽有一些信心,現在是完全沒有了,拳頭都已經來到了凌羽面前,凌羽卻還沒有反應過來,這直接是完了。

要是被長孫豪風大上一拳的話,凌羽怕是要直接飛了。

他見過長孫豪風出手,一拳,僅一拳,就將他們手下最強大的內勁武者給打死了,凌羽若是挨了這麼一拳,他能夠沒事?那是不可能的。

就在長孫豪風的拳頭攜帶這拳勁來到凌羽面前的時候,凌羽緩緩動了,他朝著長孫豪風打來的拳頭,打出一拳,看上去是打算硬碰硬。

見到這裡,除了絕望的沈黎安之外,另外三個大佬皆是下意識的搖了搖頭,暗道凌羽的不智之舉。

這種時候就應該躲開尋找機會攻擊才有可能打贏長孫豪風,但凌羽可好,直接就是硬碰硬,這不是找死嗎?

他們也是有見識過長孫豪風的實力,算是被他徹徹底底的折服了,因此他們根本就不相信這天雲市還有誰能夠打贏長孫豪風,更別說面對長孫豪風的人是沈黎安請來的了。

出手的長孫豪風見狀,嘴角微微一楊,露出嘲笑的表情。

一個入道境圓滿的法修,妄想接下他宇黃境大圓滿的內勁武者的一拳?

這是在開玩笑嗎?

法修本來就十分畏懼被人近身,因為他們的肉身很弱,只要被近身,連宇黃境初期的人,都能夠輕易的擊殺入道境圓滿的武者,然而眼前的凌羽直接揮拳打算和他硬抗硬。

這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在場眾人都以為凌羽會被長孫豪風這一拳直接打死,但是在兩人拳頭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結局卻是出人意料的。

「轟!!」

兩人的拳頭碰撞在一起,頓時一股狂風以兩人為中心,席捲向周圍的人,頓時風沙迷人,眾大佬都是伸手一擋,免得沙子飄入了眼睛。

風沙過後,眾大佬擋住眼睛的手放下下來,頓時臉上露出震驚的神情。

他們意料之中的是,這一拳過後,只會有一個人站在,這是沒錯,但是出人意料的是,站著的那個人是凌羽,而不是長孫豪風。

眾人順著地上被破壞出來的一條道路看去,便見到了被砸出一個大坑的圍牆下的長孫豪風。

眾人頓時有些懵逼。

那般強橫無比的,接近於無敵的長孫豪風就這樣一拳敗給了這個不知名的青年?

絕望中的沈黎安反應過來,頓時狂喜!

凌羽緩緩的朝著奄奄一息的長孫豪風走去。

長孫豪風有些懵逼,他正艱難的踹著氣,他有些想不通,入道境圓滿的凌羽,為什麼肉身會如此的強悍?

剛才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一輛高速行駛中的火車狠狠地撞了一下一般,右手完全沒有知覺了,連身體都感覺要散架了一般,現在他連動一下都覺得艱難。

抬頭之間,卻是見到了緩緩朝他走來的凌羽,頓時有些心慌。

「放我一馬,我能給你想要的一切。」

凌羽在幾個眨眼之間便是站在長孫豪風面前,右手緩緩抬起,說道:「我想要你的命。」

練氣四重的時候,凌羽便能夠輕易擊殺宇黃境的圓滿的尤程,練氣五重的他,不僅是境界提升了,更是使用靈石穩固了自身的實力,對付一個宇黃境大圓滿的武者,更是輕鬆無比,別說對方還是練了『奇功』的廢物。

若對方是真正的宇黃境大圓滿的武者的,對付起來還真有的麻煩,可惜並不是。

這種功法,雖然提升境界快,但是除了晉級的境界會被限制死之外,實力方面,若是和同等境界的人打起來,但是對方是慢慢修鍊起來的話,前者根本打不過後者。

凌羽這是執意要殺了他,即便是長孫豪風,在死亡面前,內心也顯得無比的脆弱。

「你不能對我動手,我背後站著的是『天門』,若我一死,消息傳回同門耳中,屆時便會有一大群比我強大的內勁武者幫我報仇,你即便再強也沒有用。」

長孫豪風大喊著,喊完便是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其實他現在更想要轉身逃跑,但是他的身體卻是提不起一點勁,別說跑了,動一下都難。

然而這並不能讓凌羽的殺意打消一絲:「不過是一個靠著殘破功法的門派罷了,我隨時奉陪。」

說完,凌羽打了一個響指,便是轉身離去,背後的長孫豪風原地自燃起來,整個人變成了火人,沐浴在熊熊火焰之中。

「不!!」

幾秒鐘的時間,慘叫中的長孫豪風便是化為了一堆灰燼。

看得眾多大佬冷汗炸立。

沈黎安還好,他先前還見識過凌羽一揮扇子,七八十人全部化為灰燼,但是另外三個大佬可是第一次見到凌羽的手段,難免心中震驚。

見到轉身而來的凌羽,另外三個大佬有些坐立不安,不知道凌羽會不會殺了他們,畢竟他們可是已經選擇臣服於長孫豪風的人啊。

凌羽從他們身邊經過,並沒有殺了他們,畢竟長孫豪風的錯,於這三人無關,見狀三位大佬終於是放心下來了。

而沈黎安見到局勢穩定,便是忽然彎腰,恭敬的大喊道:「從今天起,我北關以羽先生為尊。」

另外三個大佬面面相覷,也是恭敬的喊著。

「從今天起,我四道以羽先生為尊。」

「我斗玄……」

「我天忠……」

頓時南江四大最強勢力,全部臣服於凌羽。

畏懼於凌羽的實力只是一小部分,主要的是,他們手中的內勁武者已經被長孫豪風殺得差不多了,完全沒有了在南江獨立的資本。

此時若是他們不選擇抱住凌羽的大腿的話,即便是凌羽不強迫他們臣服,他們也會在短時間內被其他勢力吞噬掉,或是是一些好長孫豪風一樣強大的內勁武者,出現殺掉他們然後奪取位置。

那樣反而是落了下乘,所以眾大佬才會選擇趕緊站隊。

這樣他們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凌羽的聲音緩緩的飄入眾人的耳中。

「也罷,具體事情,就全權交給你來負責。」

凌羽說的自然就是沈黎安,頓時沈黎安大喜,恭敬的彎腰說道:「好的,羽先生。」

另外三個大佬臉上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

苦笑之後,眾大佬見到凌羽離去,便是同時鞠躬,恭敬大喊道:「羽先生,慢走。」

大佬們一喊,上百小弟也是隨著四位大佬,鞠躬並恭敬大喊道。

「羽先生,慢走。」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凌羽飄然離去。

即便是所有權利都交給沈黎安,他也一點都不擔心會被篡位,只要他實力放在那裡,就沒有人敢對自己說一個不字,更別提篡位。

於是,南江一統。 當凌羽從南江回到,回到雲海區別墅的房間之後,便是著手開始吸收誅心果。

誅心果和其他的靈藥一般,會隨著時間的流失而導致靈氣消散,但凌羽為了預防發生這種事情,早就在御獸門回來別墅的時候,購買了專屬的沉香木盒子,裝在這種盒子之中,靈藥便能夠大幅度的減少靈氣流失的現狀。

凌羽打開淡紅色的木盒子,取出小半個手心大小的誅心果,直接吞了下去。

入口即化。

一股特殊的靈氣緩緩在凌羽的體·內流動,凌羽著手引導著這股特殊的靈氣,在體·內遊走了數個大小周天,之後才吸收入丹田處。

這個過程花了凌羽小半天的時間,才結束收了『九轉輪迴功』。

此時的凌羽,久違的感覺到體·內靈氣的實質化與境界的穩固,他自信現在就算是真正的宇黃境大圓滿的內勁武者在這裡,他也能輕易的擊殺。

煉化了誅心果之後,凌羽並沒有打算停歇下來,由於他將聚靈陣吸收而來的靈氣,全部壓縮到這個房間的原因,濃厚的霧氣化成的一滴滴水滴,已經填滿了一個玉質瓶子,裡面自然就是靈氣水了。

使用靈氣水來修鍊的話,他相信不用半個月,自己便能夠踏入練氣六重。

至於凌羽本來打算給安筱悠和唐希雅的靈氣水,他打算這段時間先送過去。

當然不是將一整瓶的靈氣水分成兩份送給他們,現在以他們的體質,若是直接服用靈氣水的話,怕是會因為大量的靈氣灌輸,而導致爆體而亡。

所以他拿出兩個瓶子,一個瓶子裝的是房間內最為平常的純凈水兌上一滴靈氣水,它的妙用是能夠讓普通的修仙者加速幾十倍,甚至是上百倍的修鍊速度。

這瓶是打算給唐希雅的,這是凌羽思考過的練氣二重能夠承受得了的最高靈氣濃厚度。

另外一瓶則是裝著沒有兌過靈氣水的純凈水。

這瓶是打算給安筱悠的。

也不是說凌羽偏心,就算是單純的純凈水,經過長時間靈氣的滋養,自然也是會誕生一絲的靈氣在裡面,只不過十分的稀少。

和靈氣水比起來的話,差不多是十萬分之一的靈氣濃厚度。

即便如此,這純凈水對普通人來說,還真有著治療百病的功效,即使是沒有生病的人,喝下去也能達到強盛健體的效用。

這很適合安筱悠。

凌羽將瓶子用瓶塞塞上去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