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杉山影的選擇倒也沒錯。

「波克基斯,空氣斬。」哲也的戰術沒有任何變化,一招鮮吃遍天,單打里波克基斯有這一個戰術就足夠了。

「瞬間失憶。」

經過中場休息的時間,原本有些慌亂的杉山影很明顯的恢復了不少,沉着冷靜的給沼王下了指揮。

沼王不聲不響,笑口常開的嘴巴咧的更開了,芝麻一般的眼睛根本看不出它的行動邏輯。

空氣斬斬在它的身上,壓根看不出什麼效果。

一時之間哲也甚至都不能確定它是不是陷入畏縮狀態了。

沼王反應本就不快,瞬間失憶又會讓精靈大腦空白一段時間,算上對能量防禦能力的提高,看不出是很正常的事情。

空城計啊,哲也琢磨了一下,繼續下令:「空氣斬。」

管你有沒有真的陷入畏縮,反正打你肯定是沒錯的。

而且哲也對波克基斯的運氣有着充分的信任,就好像相信自己的運氣一樣。

「轟隆」

巨石滾動的聲音響起,一堆凌亂的石塊出現在了沼王的面前。

剛剛波克基斯的第一發空氣斬確實沒有那麼幸運,沼王沒能進入畏縮狀態,不過杉山影中場的時候和它交代過了,所以沼王依舊保持着自己的外形。

但第二次肯定是不能接了,所以它又按照杉山影中場的交代使用出了岩石封鎖擋在自己的前面,順帶着躲了進去。

現實和遊戲最大的不同就是基本上所有的技能都能玩出花來。

哥達鴨念力間接操控自己算是人均水平,岩石封鎖這種對敵技能完成防禦也算是小意思,正是因為這樣精靈對戰才顯得那麼有趣。

哲也笑了:「波克基斯,波導彈。」

遮住視野,有用嗎?

他看着不知道躲在岩石陣內部什麼位置的沼王,壓根不管這些。

波導彈,必中。

波克基斯的嘴邊,一道藍色的光球打着旋兒出現了,隱約間好像可以看到在場的人身上出現了藍色的光點閃爍。

不過一眨眼之間就消散了,彷彿是錯覺,沒有人注意到這回事,所有人都緊張的看着場上的戰鬥。

藍色光球越變越大,很快就來到了足球大小。

波克基斯頭一甩,一個」頭槌「就把波導彈甩向了岩石。

自帶瞄準的波導彈在岩石的縫隙之中肆意穿梭。

「砰」

沉悶的響聲響起,沼王直接被打飛了出來。

在火焰雞的幫助下,波克基斯學會波導彈可是很快的,而且相比火焰雞,它在這上面的天賦也很厲害。

畢竟波克基斯這種精靈本身就有很強的波導天賦——感應到所謂的幸福不就是波導的能力之一嗎。

所以它使用出的波導彈威力絲毫不差。

即便經過了瞬間失憶技能的防禦加成,沼王遲鈍的臉上也不免出現了痛苦的神色。

杉山影越發覺得棘手了,稀有的波克基斯擅長的技能這麼多的嗎?

7017k《作精醫妃拽上天!》第2539章 寶船周遭所有的路口,全都在篩查中。

齊墨川打開車門,正在上車,手機響了。

看到是夏依桐打過來的,他才想起自己今天是陪著夏依桐來的,點開接起,「你自己回家。」說完,直接掛斷。

手機又響了。

這一次,是蘇小荷的,齊墨川一邊啟動車子一邊接通,「你在哪?怎麼看的孩子?」

如果蘇天昊出了的差錯,蘇小荷這個媽就有逃脫不了的責任。

那麼小的孩子,身為母親為什麼不緊跟著?

蘇小荷在聽到安千然的哭訴后,人已經快要嚇癱了,可當聽到安千然又說齊墨川正在幫她找昊昊的時候,一顆心居然又稍稍的平復了些微。

只要一想到有齊墨川在幫她找,下意識的,她就覺得昊昊不會有事的,齊墨川一定能找到昊昊的,「我在寶船,你在哪?齊墨川,你帶我去找昊昊好不好?」

蘇小荷要哭了。

確切的說,眼淚已經在眼圈了。

昊昊是她的命,倘若昊昊出什麼事,她也不想活了。

心慌的剎那間,腦海里閃過的就是十幾年前,那個抱著她的少年。

彷彿只要有他在,她就能安下心來。

否則,她真的要瘋了。

她無法想象沒有昊昊的日子,她要怎麼過下去。

所以,哪怕知道齊墨川要與夏依桐結婚了,她還是不顧一切的撥通了齊墨川的電話。

齊墨川聽著蘇小荷帶著哭腔的聲音,不知為什麼,心頭驟然一痛,「出來,我就在大門外,馬上開車去找,快。」

蘇小荷拿著手機就往外跑。

迎面,被夏依桐攔住了。

夏依桐剛剛才被齊墨川給放了鴿子,轉眼就看到蘇小荷要出去,所以,下意識的就覺得蘇小荷這一出去,一定是去找齊墨川的。

「你去哪?」

蘇小荷一愣,沒想到是夏依桐。

她有些心虛了。

畢竟,夏依桐已經表明了自己和齊墨川的關係,他們要『結婚』了。

「我……我兒子不見了,我去找他。」蘇小荷急急道,就想越過夏依桐去找齊墨川。

夏依桐心思一轉,便明白齊墨川為什麼突然間離開了,「墨川也在幫你找,是不是?」

蘇小荷看著夏依桐關切的笑容,一時間也不好太過份了,「是,是的。」

「我也去幫你找吧,我們一起。」夏依桐說著,就拉過了蘇小荷的手,熱絡的彷彿他們是好姐妹好閨蜜似的。

蘇小荷輕輕掙開,因為她想到了齊墨川與夏依桐的關係。

算起來,她才是電燈泡。

「不了,你去幫我跟他說一聲,昊昊穿了一身淺藍色的短袖短褲,小白鞋,我們分開找,你們開車,我在這附近找。」

「好的,我這就去告訴墨川,你放心,我和墨川一定會儘力的。」夏依桐率先衝出了寶船的玻璃門,不遠處的機動車出入口,齊墨川的邁巴赫果然停在那裡。

可她明白,他在等的不是她,而是蘇小荷。

回頭再看蘇小荷,已經往人行橫道上跑去,沿路去找蘇天昊了。

夏依桐得意的跑向了邁巴赫,敲了敲車窗,示意齊墨川開車門。

齊墨川看著車窗外的夏依桐,微微皺眉,但還是放下了車窗,「我還有事,你先回去。」他明明在等的是蘇小荷,為什麼出來的是夏依桐?

蘇小荷有沒有腦子,越慢下去,昊昊越危險。

夏依桐眸色一黯,強忍著才沒有發作,她夏依桐還是第一次受這樣的窩囊氣,「墨川,我剛剛遇到了蘇小姐,她讓我跟你說她孩子穿了一套淺藍色的短袖短褲,還有小白鞋,讓我和你幫忙找一下。」

齊墨川微微擰眉,剛剛他與蘇小荷的電話里,蘇小荷分明不是這樣說的。

她說她要他帶她一起找孩子。

眸色一深,齊墨川冷冷道:「她人呢?」

「她往那邊去了,她說她和我們兵分兩路去找。」夏依桐故意的指了一個與蘇小荷所行相反的方向說到。

「不必了,夏小姐請回吧。」齊墨川說完,原本就一直在啟動的車子便駛到了馬路上,車身微晃了一下,最終,他選擇了與夏依桐所指相反的方向。

蘇小荷沒有追出來上他的車本身就有問題,一定與夏依桐脫不了干係。

所以,夏依桐指的路,齊墨川直接選擇無視。

「墨川,你等我一下,我答應蘇小姐要幫……」

然,邁巴赫很快就甩開了夏依桐,穿著高跟鞋的她根本追不上。

恨恨的跺著腳,夏依桐直咬牙,都是蘇小荷,害她好好的一個約會,就這樣的泡湯了。

還有蘇小荷那個兒子,什麼時候失蹤不好,偏就今天晚上在這裡失蹤。

說不定根本沒失蹤,就是故意的攪局她和齊墨川的約會。

真沒想到蘇小荷為了搭上齊墨川,連兒子失蹤這樣的苦肉計都用上了。

最好就讓蘇小荷的兒子失蹤好了。

蘇小荷飛奔在人行橫道上,一雙眼睛已經不夠用了。

哪裡都沒有蘇天昊的影子。

她試過了撥打蘇天昊的小手錶。

可是沒用,那邊傳來的全都是機械的女聲『你所撥打的手機已關機,請稍後再撥。」

出事了。

出事了。

孩子的小手錶從來不關機的,每天晚上都會充電。

而且不管出任何的事情,從來都是第一時間撥打她的電話。

但現在,孩子已經消失有一會的時間了,她這裡什麼訊息都沒有。

安千然留在寶船查監控呢,所以,她就出來找孩子了。

很快的,安千然的電話打了過來,「小荷,我仔細看了好幾遍的監控,一個小時前,有一個男人進去了洗手間就再沒有出來過,應該就是那個男人。」

「然然,你快告訴齊墨川,快,快點。」蘇小荷催促著,她現在只能一個人在這馬路上胡亂的找人,但是如果是齊墨川,一定不會象她這樣的。

他一定有辦法。

「大小姐,我沒有他的電話號碼,你快去告訴他。」

蘇小荷隨手掛斷,轉而撥打了齊墨川的號碼,齊墨川看到那串熟悉的手機號,接了起來,「在哪?」

。 深海魔鯨王的美酒取出來后,登時全場都陷入一片驚呼和讚歎當中。

雖然現在還沒有開始品嘗。

但只是光聞到這味道。

就讓人有種掉進大海,享受大海的感覺。

然而!

在他們驚呼的時候。

「呵呵,這種垃圾你們就當做是寶貝了,真是沒見識啊……咔嚓!」

葉天傾忽然開口。

他隨手就將這壇酒扔到地上,當即酒罈破碎,酒水淌了一地。

啊,什麼?

在場的這些修者,全都是瞬間瞪大眼睛,恨不得將眼珠子都瞪出來。

他們直接就驚呆了,

震驚的彷彿要死一般,獃獃的看着葉天傾。

「美酒,美酒啊……啊……」

老掌柜瞪大眼珠子,死死的捂著心臟,力竭聲嘶的吼叫起來。

在他看來。

這就是天底下排名第一的美酒了。

可現在!

葉天傾竟然將其直接就砸碎了,這讓他在瞬間便覺得自己的心臟都要碎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