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每當出現這種體質,一定是各方勢力爭搶的對象。

這種體質的人,一般也都少年夭折,因爲實在是太過逆天,只要成長起來,就能改變整個格局。

所以一般沒有得到的家族,都會聯合起來進行絞殺,本着寧可錯殺不放過的原則,一出現就要進行滅殺。

這也是爲什麼林飛雖然知道了,但是卻隻字不提的原因。

他是爲了保護白薇,畢竟白薇現在已經是他的人了。

有了白薇這個移動的靈氣庫,林飛的戰鬥力無疑是成倍的增長。

“這次真的是沒有白來啊,富貴險中求,果然是有道理的。”林飛感嘆了一聲,自己之前過的**逸了,所以修行的速度纔會這麼慢。

看了白薇的逐漸速度,對林飛的打擊不小,自己辛辛苦苦修煉到練氣六層的境界,人家白薇就吃了一顆聚靈丹,就想坐着火箭一樣,直接把自己給趕超了。

若然對他造成了不小的打擊,但是林飛卻更加的有動力了,通過蛇生的這個事件,她知道自己還是太弱小了,要不是有着束靈鎖和白薇的輔助,自己可能早就在水蟒的時候就被殺了,現在已經變成了水蟒的代謝物排到了水底。

緊接着白薇和王天琦也都醒了過來。

林飛將三人都叫到了自己的房間中,王天琦心事重重,白薇則是一直在擔心着自己的妹妹。

水嫣然則還是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拉着白薇說話,倒是讓白薇本來糟糕的心情好了很多。

“叫你們來是分一下戰利品。”林飛打開了空間戒指,然後將一些東西倒了出來。

都是些瓶瓶罐罐和修行的書籍,林飛把丹藥每人分了一點,把《術法總論》給了三人,讓他們找適合自己的功法進行學習。

王天琦是練氣三層的境界,白薇是練氣四層,水嫣然則是剛剛入門,練氣一層。

接下來要努力提升三個人的實力,有了他們的幫助,才能夠有更大的把握把白靈救回來。

“接下來的時間咱們努力修煉,蛇生一定會回來找我,只有到時候咱們實力強大了,纔有可能把他們救回來。”

三人同時點頭,然後拿着各自分的東西都去修行去了。

林飛跟着水嫣然準備給她進行指導,不然僅憑她自己一個人,不知道要猴年馬月才能修煉到練氣二層,更別說幫忙了。

親自指導了一番水嫣然,林飛才發現自己是多慮了,這個姑娘很聰明,十分的有天賦,只是太懈怠了,不願意花時間去修煉。

如今林飛在一旁監督着,很快便入定了,開始慢慢的修煉,體內的靈力也在慢慢的積攢中。

雖然沒有白薇那種逆天的體質,但是資質也算是中上游,比林飛要好得多,這讓林飛鬱悶了很久,尋思着這一幫人中就自己的資質越差。

讓水嫣然吃了一顆聚靈丹,直接突破到了練氣二層,林飛將術法總論拿了出來,擺在了桌子上,然後開始指導着水嫣然進行術法修煉,好讓她有一些戰鬥力,也好自保。

選來選去,林飛排除了傷害較大的火球術,選了一顆傷害較低的水球術,準備陪着水嫣然一起練習。

水球求非常的雞肋,並沒有什麼戰鬥力,就是發射出一道水球砸在人的身上,但是確是練習冰球術必須先要學會的一門法術。

冰球術是練氣四層才能學的術法,而水球術練氣一層就能學,可見兩者的差距。 “按照書中講的,做一遍。”林飛與水嫣然一起看完了書,然後開啓了靈識,對水嫣然說道。

林飛按照書中所講的,認真的開始了嘗試,先是感知天地之間的水靈力,然後再將自己體內的靈氣放出,吸引周圍的水靈力聚集在手中。

做完這一套,看着自己手中聚集了一個乒乓球大小的水球,林飛嘆了口氣,雖然小了點,但是好歹成功了,也算是不錯了。

然後轉過頭去想要看看水嫣然的進度,卻看到她正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自己,手中聚集着一個籃球大小的水球,還在她手中有規律的律動着,跟隨着她的心跳週期。

林飛驚訝的睜大了嘴巴,有些不可思議的看着水嫣然,水嫣然也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是這樣嗎。”水嫣然有些沒底氣的問道,看到林飛做的這麼小,還以爲自己做錯了,於是一咬牙,只見她手上本來籃球大小的水球瞬間便壓縮成了乒乓球大小,跟林飛手中的一模一樣。

“咕咚。”林飛狠狠的嚥了一口唾沫,一個響亮的名詞在他的腦海中出現,“單一屬性水靈根!”。

他有些欲哭無淚,怎麼自己身邊的人都是這麼逆天的,偏偏自己天賦這麼差!

“沒,沒錯。”林飛趕忙將自己手中的水球收了回去,然後思索了一番,準備找不告訴水嫣然她的天賦,不然憑藉她的性子,要是知道自己天賦這麼好,肯定會更懈怠的。

“很好,做得不錯,你很適合水屬性的功法,以後要勤加練習,我很看好你。”林飛說要就離開了,他感覺自己不能再在這個屋子裏呆着了,在水元素方面,自己沒有任何能夠交給水嫣然的。

單一屬性水靈根,雖然沒有白薇的聚靈之體這麼變態,但是則是極品天賦了,她們就像天生的水系掌控者,對水有些絕對的權威。

水就像是他們身體的延續,操縱起來順暢無比,在他們面前釋放水系法術,無疑是班門弄斧。

離開了水嫣然的房間,林飛又來到了白薇的處,只見她正咬着牙,努力的修煉着。

聽到了腳步聲,白薇睜開眼睛,看到是林飛後,小臉頓時紅了起來,畢竟兩個人發生了關係,讓她面對林飛不能用平常心態。

“不要太着急了,欲速則不達,白靈一定會沒有事的,蛇生此人無疑是想得到天蛇老人的遺物,在得到之前,一定不會把她怎麼樣。”林飛知道她是在擔心白靈,於是開口安慰道。

“嗯。”白薇點了點頭,然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林飛,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那我不打擾你了,你好好休息把。”林飛撓了撓頭,有些尷尬,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於是告退。

看到林飛走了,白薇眼睛變得有些暗淡起來,然後咬了咬牙又開始修煉。

去了王天琦的房間,林飛勸慰了他兩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開始繼續打坐。

蛇生的實力在不停的恢復着,根據林飛的記憶,蛇生在生前就已經是築基中期的修爲,只比天蛇老人差一級。

等到下次見面,就算蛇生不吐破到築基期,估計也是練氣十層左右的境界,而且林飛的招式他都清楚,如果還靠着現在的實力,肯定是打不過的。

“只有突破到了跟蛇生一個層次的境界,纔有可能打得過他,他一身的毒功可不是蓋的。”想到這裏,林飛咬了咬牙,開始呢打坐。

直到第二天,林飛帶着白薇,水嫣然,三人坐着冷家派來的專車,向着冷家的大院開去。

冷家大院中,冷若塵看到林飛回來,親子上前迎接。

看到林飛的時候,眼前一亮,感覺他變得更加的靈動了。

“林飛,看來你又突破了,身上的氣質都變了。”冷若塵含笑的說道。

“還是你有眼光。”林飛哈哈一下,然後給她介紹了一下白薇。

接下來的日子林飛和兩女一直在冷家修煉。

白薇在半個月後突破到了練氣五層,水嫣然也在衝擊着三層的瓶頸。

林飛則是進展緩慢,吃了不少的丹藥,不過怎麼也突破不了練氣七層的瓶頸。

“看來天賦是硬傷,吃了這麼多的丹藥還是止步不前,人家都像是坐着火箭一樣嗖嗖的晉升。”林飛嘆了口氣,知道自怨自艾不是辦法,但是自己這樣一直卡着也不是辦法,於是想到了煉丹的方法。

仔細的研究了一下在天蛇老人那裏獲得的丹藥書,林飛挑選出了兩種可能對自己突破瓶頸有用的丹藥。

一種是名爲衝竅散,一種是升竅丹,都是用來衝擊瓶頸用的丹藥。

但是這種丹藥的副作用也很大,會對身體完成不可逆的損傷,甚至可能會減短壽元。

不過林飛還是準備煉製一顆,她知道自己的天賦奇差,要是想要通過正常的方法修煉,估計要到猴年馬月自己才能修煉成築基期了。

到時候估計自己已經是一把老骨頭,自己也會跟身邊的人距離越拉越大,最終被拋棄。

水嫣然和白薇都不是池中之物,一定會成長起來成爲強者,如果到時候自己還是一個練氣期的小嘍囉,自然不可能繼續跟他們一起。

一咬牙,林飛還是做了一個決定,畢竟他從來都不是一個甘於平凡的人。

雖然已經踏入了修行界,不再是一個凡人,但是修行者不努力也會泯然於衆人矣,再加上他現在有這麼多的敵人,絕對不可能全身而退。

“修行之事,本就是不進則退!”林飛攥緊了拳頭走出了冷家的家門,他準備去拍賣場看看有沒有自己需要的藥材,還要去買一個煉丹用的爐子。

煉丹爐不像是平常的炒鍋,要經得住上千度的高溫才行,而且還有很多的講究,不然丹藥也不會這麼貴了。

來到了上次拍賣星靈花的拍賣場,林飛剛走進去,看門的侍者就趕忙跑進去叫經理。

他是認識林飛的,曾經跟着冷家大小姐冷若塵一起進出拍賣場,一定是非富即貴。

很快,經濟就走了出來,看到林飛,臉上像是一朵綻放的菊花一樣,笑的十分的燦爛。

“原來是林少爺,快請進,快請進。”靈力禮貌的把林飛讓進了拍賣會的待客廳裏,然後給他沏了一壺上好的龍井茶。 林飛在拍賣會中停留了一會,問清楚了最近要拍賣的東西,還真有自己需要的藥材。

“不知道你們這裏有沒有賣煉丹爐?”林飛向侍者問道。

侍者眉毛一動,有些欣喜起來,他們拍賣會之前收購過一個丹爐,應該也算是一件古董,但是卻沒想到這東西根本沒有人願意出價買,所以一直到了現在還沒有賣出去,沒想到林飛竟然會提起。

“不知道林先生是用來幹什麼的,我們這裏確實有一個煉丹爐,不過這價格有點高。”侍者轉動着眼睛,想要把林飛當成冤大頭宰,高價賣給他。

林飛沉吟了一下,然後斜眼看了一眼侍者,不急不慢的說道:“也不是要買,就是好奇,要是價錢不合適的話就算了吧。”

侍者的表情林飛早就已經盡收眼底,對於他的小把戲早就已經看穿了,於是來了一手欲擒故縱的把戲。

侍者臉上果然露出了焦急的神色,然後趕忙改口說道:“哈哈,開個玩笑,只是對於平常人來說比較貴,但是對於林先生來說,那肯定是九牛一毛了。”

“哦?你這麼說,我倒是有點興趣了,不如你給我介紹一下好了,我今天來主要是買這幾位藥材的,但是聽你說說這丹爐也無妨。”林飛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坐了起來,向着侍者說道。

“好嘞,這邊請。”侍者露出驚喜的神色,本來還以爲這單要泡湯,沒想到林飛竟然感興趣,十分的驚喜。

侍者帶領着林飛來到了拍賣所的儲物處,這裏安保極其的嚴格,甚至比銀行的金庫有過之而無不及,十步一個保安,各處都是電子眼,玻璃還有地板牆面都是防爆的,饒是林飛,想要從這裏出去也要費一番功夫。

兩人來到了一個巨大的黃金轉盤前面,侍者走了上去,將轉盤上打開一個小口,將自己的眼睛湊了上去,進行了視網膜的掃描。

系統確認是工作人員後,轉盤轟然轉動了起來,上面的機關重新排列組合,經過幾萬次的微調,將大門打開。

侍者推開門,臉上露出笑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率先走了進去。

林飛謹慎的用手摸了一下轉盤,感受了一下材質,心中暗自敬佩現代科技的發達。

這種鋼材一看就是混合鋼材饒是林飛用處束靈鎖也打不開,如果被關在裏面,插翅也難飛了。

林飛深深的知道,修行者雖然厲害,但是現代科技發展的也不慢,在真槍核彈面前,即使是修煉者被羣起而攻之也要灰飛煙滅。

只是這些大型的殺傷力武器一般都被把控住,不會流落到民間,但是向八大家族這樣的勢力,手裏肯定有一些熱武器資本的。

如今林飛跟王家結仇,需要萬分的小心,不然隨時就有可能被王家派出來殺手爆了頭。

兩人走進保險屋中,侍者走到一個小格子面前,拿出了一把鑰匙,小心翼翼的將格子打開,然後從裏面拿出了一個古色古香的木箱子,放到了旁邊的桌子上。

“林先生,請看。”侍者面帶微笑,慢慢的將木箱子打開,一個青銅色的丹爐,慢慢的展現了出來。

丹爐是三組雙耳,古銅色的顏色好像很有歷史的沉澱感,上面簡單的雕刻着一個凸起的青銅臉,不像是人的,卻像是一種圖騰。

林飛趕忙彎下腰湊近仔細的觀察了起來,包括爐子上的每一個紋路都看的清清楚楚。

越看林飛越是心驚,這個青銅爐子一定是有些年頭了,上面的銅鏽還透露着一股歷史的滄桑氣息,但是仔細看去,裏面卻有着一些暗紅是色的物質。

看到林飛眉頭一皺,侍者臉上露出失望的表情,知道林飛看出了端倪。

林飛趕忙用靈識查看了一番,發現這暗紅色的顆粒竟然能夠介導靈力,靈力沾染上去之後,慢慢的變成了鮮紅色,並且發出了溫度。

趕忙將自己的靈力收回,他內心震驚,猶如發現了新大陸一般,通過在靈識海中的搜索,林飛知道這種暗紅色的物質不是凡物,而是修真界煉丹用的極品火靈子!

火靈子是從地下岩漿中提取出來的一種粒子,每一粒的提取都要浪費驚人的靈力,即使是修煉的界的強者,也不會冒險去煉製,因爲實在是太花時間了,但是這個丹爐上面,竟然有着上百顆火靈子緊緊的鑲嵌在丹爐的周圍,只要將靈力輸送上去,就能夠全方位的加熱丹爐,達到比地底熔漿的溫度還要高的境界。

這種東西的價值可想而知,即使是將八大家族的所有家產都湊在一起,也不可能抵得上千分之一的價格。

就連束靈鎖這種法寶與之相比也要差了一大截。

雖然內心震驚,但是林飛並沒有表現出來,相反的,他的臉上卻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林飛搖了搖頭,然後看着侍者說道:“本來我還以爲是個青銅器,沒想到竟然是個仿製品,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