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軒轅無命施展了「白悲明鏡」,將感官提到最敏銳,然後施展了「青怒急速」將速度提高到極致,再隨時做好「青怒絕閃」的準備。

可是當那個陰冷的勢場之力再次有形的物質將他包裹住時,軒轅無命的身子驟然一滯,恐怖的壓力,加上由高速運動驟然變成靜止的強大慣性力,讓軒轅無命那剛剛恢復的臟腑再一次受創,一張口,又是一口鮮血吐出。

「跑啊?你還挺能跑啊!打斷你的雙腿,你還能跑么?」鬼瞳姥姥表情一橫,單掌輕揮,也不見靈能運行軌跡,軒轅無命吃痛地悶哼出聲,身子一顫,倒在了地上。

是雙腿膝蓋骨直接被震碎,軒轅無命被廢了。

痛苦地用雙臂撐起上身,軒轅無命倔強地盯著如幽靈一般飄過來的鬼瞳姥姥。

「怎麼不跑了啊?」鬼瞳姥姥冷笑地看著軒轅無命:「跑啊!」

軒轅無命嗤笑道:「有本事殺了我啊,可笑堂堂武聖,只能當人走狗,再憤怒也不敢殺我,真是可悲。就像你這種失去了武道本心的武者,永遠也不可能再有突破。」

這次實在是被刺激到了,鬼瞳姥姥尖叫了一聲:「臭小子,看我不殺了你。」 隨著那足以劃破普通人耳膜的尖叫聲響起,鬼瞳姥姥單手朝軒轅無命抓去,一道黝黑的光芒化作一道凌厲的鬼爪,帶著無邊的殺氣,在黑夜下顯出懾人的光澤。

東方逆水遺憾無比地閉上了眼睛,想到要親眼見到這樣一個絕世天才的隕落,他就無比痛心,不過對此他也無能為力。

但就在東方逆水閉上眼睛時,卻是聽到軒轅無命那輕蔑的笑聲:「老妖婆,這就是武聖的能力?殺我一個毛頭小子都無能為力?」

東方逆水愕然睜開眼睛時,卻發現軒轅無命竟然還活著,而鬼瞳姥姥一臉驚愕地盯著軒轅無命,東方逆水知道他錯過了什麼。

原來,就在剛才那一剎那,軒轅無命先是用「青怒絕閃」再次躲過了鬼瞳姥姥的攻擊,不過鬼瞳姥姥馬上意念一動,她的死魂勢場瞬間運行到極致,想要直接絞殺軒轅無命。

可是讓鬼瞳姥姥想不到的是,軒轅無命身上突然騰起一道神聖的五色光輝,竟然將她死魂勢場的絞殺力給直接抵消了。

她也從來沒有見過,失去了雙腿,非武神級武者,還能發揮出這種速度。

不管是軒轅無命的身法,還是這種護體的五色光輝,無疑都是超出鬼瞳姥姥的認知的。

這自然是軒轅無命的烙印之力的絕對守護能力,這種能力在一些特定的環境之下尤其會顯得很恐怖。

剛才鬼瞳姥姥極怒出手,可是真的動了殺心,並且付諸於行動,就算是東方逆水這種神隱境的強者,在這種攻擊下不死也要重傷。

可是軒轅無命,竟然沒有一點事就擋了下來。

更讓人震驚的一幕發生了,那就是軒轅無命重新站了起來,身姿桀驁地看著鬼瞳姥姥。

「他的腿剛才不是被廢掉了么?」東方逆水驚異地看著這一幕,他突然發現,軒轅無命身上真的有許多常人無法理解的秘密。

鬼瞳姥姥突然桀桀怪笑了起來:「我終於明白他們為什麼非得要你活著了,看來你身上有許多秘密,好好好……說不定你就是我今生的大機緣,在你身上,恐怕能挖出些秘密,讓我再有突破。」

這個時候,鬼瞳姥姥已經收起了殺軒轅無命的心,她也不打算將軒轅無命帶給北堂家,她要自己逼出軒轅無命身上的秘密,在他沒有利用價值后再丟給北堂家。

可就在鬼瞳姥姥準備出手禁錮軒轅無命的時候,她突然眉頭一凝,看向夜空之上。

月色下,一道天外飛仙般的身影飄然而落,近前一看,那是一個儒雅文士模樣的老者。

軒轅無命也看到了老者,先是一喜,不過轉而又變得憂愁了起來。

喜的是,諸葛青雲在涑風天沒有遇見危險,憂的是,諸葛青雲只是武神,即便是大周武國第一武神,他也不會是鬼瞳姥姥的對手。

是的,來者正是失蹤了多日的諸葛青雲。

「師父!」

軒轅無命招呼著。

「無命。」諸葛青雲眼中滿是喜色,精神微松。

在見到軒轅無命之前,他是心憂如焚,畢竟他發現的一些蛛絲馬跡告訴他,軒轅無命正處於非常危險之地。

可是諸葛青雲卻沒有一點軒轅無命的消息,這還是他循著各種軌跡決定去皇城,路過這余城的時候,感受到了一個武聖級武者的能量波動,又看到了那有些熟悉感的五色光芒,所以才折過來一探究竟。

「諸葛府長!」東方逆水大喜,他是認識諸葛青雲的,他知道諸葛青雲的實力強勁,或許能給軒轅無命帶來一線生機。

「逆水親王。」諸葛青雲微微點頭致意。

「諸葛青雲?」鬼瞳姥姥眉頭微皺:「怎麼?你想救你徒兒?」

「廢話!」諸葛青雲冷哼道:「哪個當師父的還能看著自己徒兒出事?」

「諸葛青雲,你可要掂量清楚。徒弟沒了可以再收,但你要是命沒了,可就什麼都沒了。」鬼瞳姥姥沉聲盯著諸葛青雲,她委實有些忌憚,畢竟諸葛青雲身份特殊。

環視了周遭一眼,諸葛青雲冷笑:「老太婆,你廢了這麼大的勁,卻連我徒兒都殺不死,還想要我的命么?」

「諸葛青雲,別人忌憚你是蒼山學府的府長,我可不管,真惹火了我,我絕不會手下留情。」鬼瞳姥姥此刻也很不爽,她堂堂武聖,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人如此無視,怎能心甘?

「你這老太婆臭名昭著的,什麼時候懂得留情二字?看看這裡,如同人間地獄,多少無辜的人死在你手上?」諸葛青雲冷然環目。

「給臉不要臉!」鬼瞳姥姥暴怒,深陷的眼中閃著懾人的光芒,死魂勢場席捲而出,伴隨著的是她那包暴起的靈能鬼爪。

「諸葛府長,小心啊!」東方逆水驚聲提醒著。

軒轅無命的心也懸了起來。

可是,很快,軒轅無命的心又放了下去。

因為面對鬼瞳姥姥的攻擊,諸葛青雲竟然絲毫不示弱,只見他青衣飄揚間,一股雄渾的氣勢如旋風般旋起,同時劍影旋動間,化作一道雄鷹般的靈影沖了過去。

「轟……」

鬼爪竟然被劍影雄鷹給衝破了,而去劍光縱橫之下,鬼瞳姥姥驚叫爆退,一不小心,身上披著的紅袍竟然都被劍光劃開了幾個口子。

對於武聖來說,身上的衣物可就跟身體一樣了,衣服被划傷,就說明她的防禦體系完全被打破,等同於傷到了身體。

飄退在百丈開外,鬼瞳姥姥驚聲道:「你……竟然也窺得大道了?」

「我一生專註修鍊,行端坐正,意志堅定,如何不能一朝窺道,隱日月而聚星辰?」諸葛青雲飄身在空,周遭青色劍氣旋動,如同劍仙在世,表情傲然:「而且我基礎紮實,厚積薄發,所窺法則乃大五行法則中的狂風法則,又豈是你這種旁門小道所能比擬的?」

天地法則,分為九九大道和三千小道,其中大道九九,數為實數,是九九八十一種大道法則,而所謂三千小道,數為虛數,三千意為許多,無數之意。

就像狂風法則,是九九八十一種大道法則之一,其下有無數小道,比如捲動、割裂、速度、輕靈等等小道法則。

而成為武聖,只需要武神窺得一種法則,無論大道小道,就都能藉助法則之力隱日月而聚星辰。

但是大道法則的威力,遠比小道法則要強,雖然同樣是藉助一點點法則之力,可是高下立判。

「你所修習的是九九大道又如何?我成為武聖已經二十載,修為已達聖窺境三星,剛才是輕視了你的能力,才會吃了小虧,難不成你真以為你一個剛窺聖的武聖,就能擊敗我不成?」鬼瞳姥姥怒意騰升間,緩緩逼了過來。

「要戰便戰,何來這麼多廢話?」諸葛青雲冷笑:「不過你最好也掂量一下,為了區區北堂家,要徹底開罪聖學院么?我諸葛青雲是聖學院的在職委員,而我徒兒軒轅無命是聖學院極其重視的超一品學霸。即便你實力比我強上三分,可今日一戰,你當知曉,不可能殺得死我師徒,但是無論勝敗,你都將成為聖學院的敵人!」

「你拿聖學院威脅我?」鬼瞳姥姥瞳孔收縮了下。

諸葛青雲沉聲道:「威脅也罷,建議也罷!如果你現在退走,這事就算揭過,他日我要找麻煩,也只找北堂家便是,如何決斷,就看你自己的了。」

鬼瞳姥姥臉色陰晴不定,她知道諸葛青雲沒有危言聳聽。

為什麼各大學府幾乎都沒有武聖坐鎮,可是卻能安然無恙,聖學院之威,天下盡知。

而一品學霸,整個武靈大陸,百年也出不了幾個,都是聖學院十分重視的。

悄無聲息地殺掉一個一品學霸還沒什麼,可要是弄得沸沸揚揚,人盡皆知,恐怕聖學院絕對不會作壁上觀,要不然肯定會寒了天下諸多天才之心。

「諸葛青雲,你可說話算數?」鬼瞳姥姥終歸想明白了一點,那就是她得為自己著想,不能為了北堂家一點點的供奉,就把自己陷進去了。

諸葛青雲正容道:「當然,只要你他日不再為難我徒兒,今日之事,我諸葛青雲就當沒有發生過。」

「記住你的話,要是我有麻煩,我不會介意拉你們師徒墊背的。」鬼瞳姥姥深深地看著諸葛青雲。

諸葛青雲再次額首。

鬼瞳姥姥這才冷哼了一聲,有些執念地看了眼軒轅無命,然後才不甘地退走。

知道之前的猜測成為了現實,諸葛青雲真的隱日月而聚星辰,一朝成武,軒轅無命心頭的弦這個時候徹底鬆了。

「哈哈……」東方逆水高聲笑道:「恭喜你啊,諸葛府長,一朝登臨聖位,不但得償夙願,還能千里救徒,一劍逼退鬼瞳這老妖婆,傳出去也算是一段佳話啊。」

諸葛青雲輕笑:「逆水親王過譽了,鬼瞳可不是我一件逼退的,是聖學院威名逼退的。如果她真的敢豁出去,今天這事也有些麻煩,畢竟真要論戰鬥力,我還是比她弱一些的。」

東方逆水說道:「諸葛府長不用自謙,假以時日,你肯定能輕鬆超越這老妖婆。」

「師父。若不是親王將我從北堂莫言手裡救下,師父恐怕也見不到徒兒了。」軒轅無命適時說道。

「噢……」諸葛青雲恍然間自然是很感激地表示感謝。 在諸葛青雲和東方逆水交流間,軒轅無命則走向了一邊,他是去寬慰那些受了無妄之災的人。

比如是錦來客棧的老闆,他是損失最慘重的,整個客棧都被毀了,光店員就死了十幾個。

還比如客棧附近的一些居民,有幾個就因為罵了鬼瞳姥姥一句「鬼」,或者說了她一聲好醜之類的,就被梟首當場。

軒轅無命內心是很愧疚的,畢竟這些災難,都是因為他而帶來的。

如果他沒有在錦來客棧住,就不會發生這些事。

所以他一一表示了關心,並且都針對情況,贈予了一些財物。

最後軒轅無命還拿了一比不少的錢財給錦來客棧的老闆,鄭重叮囑:「這些靈晶可不是全部給你了,留下一筆夠你重建客棧的錢后,其他的你必須分給在你店裡死去的員工的家屬,還有那些死於你店中的客人的家屬。你可明白?」

客棧老闆也知道軒轅無命他們非同等閑,心頭除了感激外,哪還敢有什麼私心,連連點頭:「少俠請放心,我一定辦好一定辦好。」

「如果有什麼為難之處,你還可以託人書信送於余城的暗商會,自然會有人助你一臂之力。」軒轅無命再次補充道。

「是是是……」客棧老闆把頭點得跟啄米小雞一般:「少俠真是我等的再生父母,我在這給你磕頭了。」

其實在武靈大陸,以武犯禁的事情太多了。

別說武聖、武神這種高級別的武者,就是很多武魂、武靈也時常會不顧他人的生命財產安全亂打一通,而且打了后無論勝敗都是揚長而去,留下蒙受損失的他人嚎嚎大哭。

客棧老闆都已經做好了變賣家財賠償損失、然後回鄉下養老的打算,可是軒轅無命這樣一安排,他自然重新看到了好好經營下去的希望,還能收穫一份賢德的名聲。

所以,他說軒轅無命是他的再生父母,倒也沒錯。

軒轅無命沒有讓他跪下,畢竟這事他有責任。能夠收穫到三分赤喜緒力,感覺到眾人悲戚中多了一分樂觀,他心頭也稍微心安了一點。

「諸葛府長,你收了一個好徒兒啊。」剛跟諸葛青雲大致說了下昨日發生的事情,東方逆水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

其實如果讓東方逆水多思量一下,他也可能會去做這樣的事,畢竟他本就是一個樂善好施的貴族。

但是他一時之間壓根沒有想到那去,可是軒轅無命想到了,並且馬上去做了。

「是的,無命的確是一個非常棒的孩子。」諸葛青雲深深地看著軒轅無命:「如果這次他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絕對會撕了北堂忠義父子幾人的。」

東方逆水重重點頭:「文能傳世,武能安邦,德能濟民,他才十七歲,如果能保持這份本心,他朝定能如同飛龍升天,成就一代傳奇。」

「多謝逆水親王讚譽,不過這樣的話可別當孩子的面說,他會自滿的。」諸葛青雲自豪地笑著:「而且在此,我還有一事相求。」

東方逆水眉頭輕揚:「諸葛府長無需太客氣,有事請講。」

「關於無命的實力和天賦問題,還請能遮掩幾分就遮掩一下,木秀於林,風必摧之。」諸葛青雲凝眉道:「我擔心有些人會因為他的天賦而心生殘害之心。」

東方逆水鄭重點頭:「嗯,我知道分寸的。不過蒼山侯下面那麼多張嘴,你怎麼去堵?」

諸葛青雲搖頭道:「他們不會大肆宣揚的,這事說出去,他們得有多難堪?而且,北堂莫言沒有殺無命,這鬼瞳姥姥又處處想留他一命,恐怕都是覺得無命身上有什麼秘籍可以挖掘。一些知道寶藏所在地的人,都不會輕易泄露消息的。」

東方逆水眸光微亮:「諸葛府長分析得是……我會拿捏分寸的。」

「那便多謝了。」諸葛青雲再次表示感謝。

「不用這麼客氣,你我也算是老相識。」東方逆水笑道:「何況我很欣賞無命這孩子,他做的詞我也十分喜歡……再說,我最疼愛的侄孫女又那麼看重他,這些都是我該做的。」

諸葛青雲微微感慨地點了點頭:「無命失去了他最敬愛的太爺爺,卻多了你這樣一個維護他的長輩,也是他的福分。」

「說不準是我的福分呢。」東方逆水若有所思地看向軒轅無命。

翌日,蒼山侯府。

在一處院子的一件閣樓中,坐在梳妝台前的南宮川很有些患得患失。

她昨日上午回到了蒼山城,是通過喬裝進的蒼山城。

聰慧如她,自然明白,軒轅無命即便是當時放了她一馬,事後也一定會想辦法殺了她。甚至,連南宮穎他們一樣可能難逃追殺,正所謂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事實上,也的確被她逃過一劫,暗商會的人可每天都盯著四個城門,進出的每一個人都沒有放過,卻是沒有逮到她。

回到蒼山城的南宮川沒有回學府,而是回到了北堂白身邊。

如今的她,早已經是北堂白的人。只不過她有自知之明,她不可能能夠在北堂白這邊得到名分,如果南宮家還在,她或許能成為一個小妾,可是現在,她就只是北堂白的女人而已。

北堂白在對她的身體還有興趣的時候或許會假以辭色,可一旦北堂白無興趣了,她恐怕就無所依靠了。

不過南宮川本就是一個心死之人,她的目的就是要報仇,殺軒轅無命,把軒轅家折騰得家破人亡。

可是她回來后,先後得來的消息卻是讓她一會歡喜一會憂。

知道北堂莫言出手對付軒轅無命,要生擒軒轅無命回來給北堂白泄憤,她自然是極其開心,並且知道鮮於冥的父親鮮於懿已經出手,更是興奮不已。

可是等回來的消息,卻是鮮於懿戰死,軒轅無命被人救走。

唯一能讓南宮川欣慰一點的,是軒轅蒼也死了,這也算是間接報了點仇。

可是軒轅無命逃了,這是讓她最接受不了的,畢竟她對軒轅家的恨就是從軒轅無命開始。

然後她又從北堂白那聽到好消息,說北堂家的供奉聖武者都會出手,軒轅無命必死無疑,他自然是興緻勃勃地等著。

這次等回來的,卻是北堂白毫不憐香惜玉,在床上對她的一通凌虐。

南宮川敢怒不敢言,即便一身都是傷,下身還有血,她也還得和顏問北堂白關於軒轅無命的消息。

通過北堂白那沒好氣的回答,她也知道北堂白為什麼要這麼折騰他了。

北堂家的供奉聖武者是出手了,但是氣沖沖地回來了,回來后還把北堂忠義擠兌了一頓,說北堂家情報不準,就是要陷她入坑。

然後北堂忠義就把北堂莫言臭罵了一頓,北堂莫言心情壞極了,又逮著北堂白給喝斥了一頓。

北堂白惱怒無比,一肚子邪火沒地方發泄,自然就回來折騰南宮川了。

肉體上的疼痛還沒什麼,關鍵的是北堂白弄她到最後,竟然嘶吼出了「令狐珂兒」的名字,這簡直讓南宮川有種無限的羞怒感。

然後又得到這樣一個不好的消息,讓南宮川殺人的心都有了,所以北堂白安排給她的兩個侍女無緣無故就被她打了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