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行有餘力的道理,就是說這個的。

許風第二天起來,在自己能量充足的時候,他又開始練習遁術。

他一日日練習,從近到遠。到這月快要結束的時候,許風突然心念一動,他想去一個地方。

當他心念一動的時候,他發覺,自己已經到了那裡。這裡是巴族聚居地,群山中的地方,許風把這裡當做自己故鄉。

他發覺自己在娘的墳前。許風淚水湧出,他知道,當年走出去,花了幾個月時間,現在一瞬間就能回來,不知道是悲還是喜。

許風看到,秋風中,娘的墳在那裡,不過娘墳修葺得非常好,僅次於村子里最富有幾個人。墳前還有一塊高大墓碑,那是花崗石做成的。

許風有些好奇,這是誰做的呢?他走上前,他看到上面寫著,「良姬之墓」

落名竟然是許風和小雪。

許風一愣,這個小雪,以前沒想到她這樣懂事,她難道真是很喜歡自己嗎?許風打開天眼,追蹤過去信息。

他看到,小雪求她爹,也就是村長文書大人。

「爹,你幫許風娘修下墳嘛,求求你了!她那樣善良,幫助村裡那樣多人,你修墳也是給村裡人做好事,教化村裡人,讓他們知道,凡是幫過人的,都會得到很好結果!」小雪說道。

文書笑了,「好呀,我就去號召村裡人!」

文書在村裡喊了,「我們巴族村是最好客的,也是最仗義的。我們這裡醫生去世了,雖然她是從外面來的,身世不明。但是她給我們做過好事,我們很多人是她救活的。我們不能讓她沒有一個好安身之所。」

「村長,良姬墳就包在我們身上了,她幫了我們那樣多,我們一定會幫她的!」村裡李石匠大聲說道。

其餘獵戶農人啥的,都大聲贊同。確實,良姬幾乎幫過每一家。連村裡最喜歡說三道四的婦人,都說良姬好。

雖然當初她們也在那裡傳說良姬身世奇特,也曾說過些閑話,不過說那些,也是因為嫉妒自己家男人看著良姬時的樣子。

良姬確實很美。

但是此刻她死了,不是自己的威脅了,她確實幫助過大家。那些女人也都在說著她的好了。

這就是人性。

許風嘆息道,他對這村子的人充滿了感激,不知道如何回報,但是他想,自己如果有機會,一定會幫助他們的。

許風對著娘的墓,跪了下去。

「娘,我來看你來了,你還好嗎?」許風淚如雨下。

那些往事都在自己心裡。

記憶里還是那些跋涉,許風知道,那是娘為保護自己父親才這樣,雖然不知道具體啥原因,但是許風知道,娘那樣做是有道理的。

這是一個偉大的娘,許風知道。

只是許風正在哭泣時,他聽到村裡一陣騷動。他大驚,拔劍衝出!

只是他剛衝出去,就看到無數兵將騎著馬將村子圍住了。

許風隱身前進。對於隱身法,許風已掌握得很好,他可以在隱身狀態里呆上一天。他知道,還可以待更久才好,不過一天已是很好的了。

許風隱身走了過去,他很快發覺,這些兵將都是獅子,是獅子族的人。

許風想起關於獅族的故事。

這應該是娘的種族,獅族住在王朝南部。他們原本都是一群精靈,是遙遠大陸來的雄獅修鍊成人後慢慢繁衍而成。他們得到天地精氣,成了人形。

可他們始終還有魔性,雖然不是怪獸,可難免被一些正統的人歧視。

他們祖先是遷徙到了華夏大陸的!許風知道,他們在本朝,一直支持大王,所以大王一直對他們也很好。

他們當然不滿足他們地位,所以他們首領時常幫助大王打仗,也幫助大王做很多其他事。

許風知道,他們也時常嫉妒,有時就是這個嫉妒,惹出很多事,所以他們和大臣也有摩擦。

許風不知道自己為何要逃走,是不是和自己氏族有關?

都說獅族血脈是旺盛的,蘊藏著巨大能量,就是太野。自己武功和法力進步這樣快,難道也是因為自己獅族血液傳承?

許風看到獅族戰士大約出動好幾百個,他們都騎著大馬,包圍住了村子。

這個巴族小村落,大約住了好幾十戶人家。這些人家,有世代居住在這裡的,有外面親戚介紹遷徙來的,也有幾乎是臨時來的。

許風一直覺得他們都很不錯,他們對自己娘和自己都不錯。雖然娘殺了怪獸的事情他們知道。可是他們從來不把娘當做怪物,一直還容許自己和娘住在這裡。

許風知道,每個村子對於來歷不明的人,都會驅逐!誰想不把自己置於危險之中,因為一個不小心,收留錯了一個人,全村都會滅亡。

獅族士兵包圍住村子,許風急忙在隱身狀態下衝過去。他的劍隨時拿在手中。

他進了村子,他看到,獅族士兵騎著馬,在村裡到處跑著。他們沒有殺人,只是大聲喊話。

「村子人都聽著,我們是獅族士兵。我們不想殺人,我們是來找人的,你們交出這人就是了!」他們大聲喊著。

村裡人都躲在自己屋子裡,大人小孩都在屋子裡。

那些在山上的獵戶很多想回家,因為他們遠遠看到這一幕,可他們都被圍在外面,看管了起來。那些在地里採集的人,也早被包圍住,看管了起來。村子里更多是老人和小孩。

許風看到村長跑出來。文書村長衝出自己家,他手裡沒有武器。

他來到一個頭目樣子人面前。

「大人好,我們村子一向不惹是生非,請問大人來此何事?」文書說道。

一個騎在高頭大馬上武士大聲喊道,「我們是來找人的,那是一個女人,她名叫良姬,你們可否看到!不要說假話,我們得到很多證據,證明她就在這裡!」

這個武士一身青銅鎧甲,檔次比其餘武士檔次要高,因為這些鎧甲做工更精細一些。

他樣子也很高傲,面目冷峻,雖然一看就是個美男子。文書一驚,這個時候,他也不知道如何說了。

「大人,良姬曾經在我們村子里住過幾年,她已經死了!」文書說道。

「死了,我不信,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那武士一驚,他千山萬水尋找良姬已很久了,沒想到得到的是良姬的死訊。

他看著村長,文書嘆息一聲。

「她死了?她埋在哪裡,我不信,我要去看!」武士說道。

「好吧,你想去看看就去看看!我帶你去!」文書說道。

他輕輕一招手,外面來了兩個漢字。武士點點頭,他看著村裡這些人。

「把他們都帶過去!」武士說道。

「是,樂西大人!」其餘武士和士兵喊道。

「就這樣死了,良姬,我不信,如果你死了,我要這裡的人都給你殉葬!」樂西說道。

這時,文書他們已走向良姬的墓地。

許風聽到之後,他大驚。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文書他們已經走向墓地。

許風聽到樂西的話之後大驚。他看著這個樂西,感覺不到這人是個好人,他覺得這個人很殘暴。

他和娘之間,到底發生了啥樣的事情?

許風跟隨著這些人,來到了娘的墓地。

許風感到有些嘆息,雖然自己走的時候很凄楚彷徨,覺得自己丟下了娘。可是沒想到自己回來,竟然是這樣的一個局面。

想到村裡百姓面臨的危險,許風又想,自己寧可娘在這裡寂寞無人問,也不願意這些人受到傷害。他們都是活生生的人啊!

許風看到這些人裡面,有大人有小孩。男人們看著這些武士,心思複雜。女人們抱緊自己的孩子,都露出害怕神色。

村裡最孔武有力幾個獵手雙目冷冷的,好像隨時會衝出去。可這些人身邊,是最強悍敵人在守著,好像準備隨時防止他們盲動。

許風知道,敵人對於這樣的行動已經很熟悉。他們是不會允許任何失誤的,全村人性命此刻就如砧板上的肉一樣,任他們宰割。

這些獅族武士手裡都拿著青銅長刀,那些刀銳利無比,是最好的青銅長刀了,工藝精湛。他們的青銅盔甲也將他們厚厚包住,即使在戰陣上,他們這身裝備也是很豪華的。

他們的背上,是威力強大的強弓和箭筒。

許風知道,即使是巴族大王最精銳護衛隊的裝備也沒這些人齊。

許風看著,全村人很快都被集中到了這裡。樂西站在那裡,他陰翳地看著良姬墳墓。

「良姬,真是你嗎,我等了這樣多年,你竟然死了?你真在這裡?我不信,開墳,我要開墳!」樂西說道。

「開墳!」樂西大喊。

他手下武士大聲對那些村裡的男人喊道,「打開墳塋,我們大人要親自檢查!」

那些男人哆嗦著出來,他們有人回到村裡去拿工具。工具很快就拿到了,大家拿著青銅鋤頭,對著良姬墳包,就要挖下去。

許風走了出來。

「慢!」許風喊道。

大家都呆了,有人認出來了,這是良姬的兒子許風。

村民不說話了,他們靜觀其變。因為許風背上,是一把劍。

大家都聽到耳聞,良姬是死在外來一武功高強的人手裡。這事原本是外來一些高手在鬥法,不知為何會把許風扯進去,最後良姬也捲入,死在高手刀下。

現在這時候,來了群不知道身份的人,大家原以為會遭到大災,可沒想到許風會出現。

「你是誰?」樂西說道。

「我叫許風,你是誰?」許風說道。

「我叫樂西,我是獅族大將軍。許風,你樣子像是個武士,你有話說?」樂西說道。

「是的,你不能開這個墳,還得放了村子的人!」許風說道。

「笑話,除了我們獅族大王,還沒人敢這樣和我說話,許風,你不想活了嗎?」樂西冷笑一聲。

突然,他手裡飛出了一道寒光,那道寒光對著許風而來。許風冷笑一下,他的劍揮出,那道寒光被劈成兩半。

其實許風可以用其他方式,比如搬運走暗器,或者將自己遁走。他選擇了一個武士的方式,因為眼前只是一個武士。

許風砍掉樂西的暗器,可樂西馬上沖了下來。他的刀揮出,對著許風而來。

許風已經不耐煩,他不喜歡這樣殘暴的人。他直接一劍,哐當一聲,他砍斷了樂西的刀。樂西愣在了那裡。那些武士圍了過來。

「殺了他!」樂西喊道。

許風看著這些士兵,他知道,這些都是娘族裡的人,這些人和自己也有些淵源。許風不想殺了他們。

「你們不要上來,樂西,你說,你和我娘良姬是啥關係!」許風說道。

他的劍對著他。

「哈哈,原來你就是那個雜種!我告訴你,只是我告訴你之後,這裡的人都得死!」樂西狂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