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魔教內的高手見識到了范浪的實力,知道人少難以取勝,全都聚集在了一起,足有九個玄尊。

這九名高手一起出擊,用不同的招式攻向范浪的遮天手,終於將這兩隻大手轟的粉碎。

范浪平靜如昔,能打破遮天手,證明真正的敵人出現了,熱身結束,戰鬥正式拉開帷幕。

「你們這些人,誰是我一合之敵?」

范浪態度狂傲,將龍鱗劍抽了出來,進入人龍形態,化為了半人半龍,頭生龍角,體生龍鱗,好似套了一層戰甲在身。

刷!

范浪全速衝出,整個人快得肉眼難辨,化作了一道道殘影,衝到了一名玄尊邪教徒近前,揮劍狠狠斬落,落劍如流星墜地,正是八星戰技流星劍法。

噗!

不等那名邪教徒高手反應過來,就被范浪一劍斬殺,整個人一分為二,死狀極慘。

范浪手疾眼快,將屍體身上的卡包順了下來,這種玄尊境界的高手,值得搜刮一下。像是之前一招拍死一群的小嘍啰,就沒什麼搜刮的必要了。

敵人數量眾多,這一戰不宜久戰,速戰速決才是王道,不能在那些小嘍啰身上浪費時間。

一擊得手,范浪沒有絲毫的停頓,直接沖入了幾名高中的中央,左手取出寒水刀,反握刀身凌空一刺。

風蕭蕭兮易水寒!

冰冷的寒氣擴散開來,覆蓋四面八方,化作一朵朵巨大的冰花,晶瑩剔透的花瓣便是刀氣,這一招不僅能夠置人於死地,還有冰凍效果,能拖慢敵人的速度。

幾名邪教徒高手抵禦寒氣,紛紛後退,有的被冰花刀氣所傷。

刀劍一輪月!

范浪刀劍並用,身形旋轉,對著一名後退的邪教徒高手斬殺過去,武道意境影響到四周,周圍一下子暗了下來,變得漆黑如墨。

黑暗之中,唯有圓月皎潔。

噗!噗!

兩股鮮血噴濺而出,鮮紅的顏色與皎潔的月光形成強烈的對比。

黑暗散去,光明重現,就見范浪手持刀劍傲然懸空,而死者的屍體從他身邊落了下去,構成了一幅殺氣騰騰的畫面。

又死了一個玄尊高手!

大部分的玄尊在范浪面前也就是一兩招的事,九個玄尊綁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

周圍倖存的幾名邪教徒高手都看傻眼了,心中除了驚訝就是恐懼,眼前這位到底是何方神聖?

強大而又可怕,面對這樣的殺神,根本毫無勝算!

「快向魔族求救!」

「給周圍幾個魔窟發警報!」

邪教徒高手紛紛喊道。

他們已經不指望依靠拜魔教的力量擺平范浪了,只能將希望寄托在魔族身上,畢竟他們跟魔族是合作關係,或者說狼狽關係。

殺戮繼續!

待會兒一定會有魔族的援兵到來,必須趕在援兵到來之前把眼下的麻煩解決掉,不然敵人聯合到一起,會有些麻煩。

范浪全力進攻,攻勢兇猛狂暴,將一個又一個邪教徒高手殺死,只放跑了兩個。他生生殺出一條血路,已經沒人再敢阻攔他了,前面一路暢通。

他扇動涅槃天翼,飛到了拜魔教總壇的中心處,此處的地面有一扇圓形的鐵門,質感非常的厚重,附近有兩條鐵鎖,各自拴著兩條身材壯碩的妖犬,用於鎮守此處。

兩隻妖犬比藏獒還要大三圈,滿嘴的尖牙利齒,嘴邊掛著涎水,一見有人靠近就開始齜牙咧嘴,嗚嗚低鳴。它們都是五星級的妖寵,還是有點本事的,但在范浪面前也就是兩條吉娃娃的程度。

范浪雙眼一亮,盯住了地上的圓形鐵門,他想要的東西就在下面。

「汪!」

「汪!」

兩隻妖犬不知死活的發出警告。

范浪轉移視線,目光冷如劍鋒,散發出危險的氣息。

「嗚嗷……」

兩隻妖犬本能的感覺到了恐懼,發出了害怕的聲音,低眉順耳,夾起尾巴,躲到了兩邊。

「哼,算你們識相。」 嬌妻難寵:顧少的心尖寵 范浪冷哼一聲,一劍斬開鐵門,閃身沖了下去,沒有理會那兩隻妖犬。 姜小時在浴室呆了好一會兒,才去更衣室換衣服,特地換了一件高領的衣服,用來遮住脖子上的痕迹,下樓吃早餐。

傅辰修晨跑洗簌完下樓,坐在她旁邊陪她吃早餐,黑眸中全是寵溺。

姜小時雖然埋頭苦吃,但也能感覺到大佬的視線在自己的身上,這種目光太強烈讓她無法忽視,吃東西的食慾都下降了,有一搭沒一搭的喝著銀耳湯。

「東西不好吃就讓張姨給你重新做。」傅辰修低沉的聲音冷不丁的就這麼響起。

姜小時嚇了一跳,差點沒把自己嗆著,趕緊把自己碗里的湯給喝完。

「五叔,我去上學了。」

傅辰修把手裡的咖啡放下,抬起黑眸就那麼看著姜小時。

那種默不作聲就那麼靜靜的看著你,最讓人毛骨悚然了,姜小時緊張的吞了吞喉管,害怕的為自己辯解,「五叔,我真的吃飽了。」

傅辰修看著她,眉心微蹙,深邃的眼眸輕斂著,讓人看不清他眼中的情緒,幾秒過後低沉的嗓音才響起,「我送你去學校。」

「哦。」姜小時悶悶的應下。

……

車內姜小時側頭看著車窗外面的場景,盡量跟大佬保持距離,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傅辰修從上車就在講電話,電話裡面的內容也不是她能聽懂的,因為全是某國的外語。

車子快到學校的時候,傅辰修電話打完,扭頭看著跟自己保持距離的某人,眉頭微擰,臉色沉了幾分。

「小時,生日想要什麼?」

姜小時懵逼的回頭看著他,隨後反應過來,白月光小姐還有一個月就十八歲了,大佬每年都會為她舉辦生日宴會,估計今年也不例外,想了想回答。「五叔,您送什麼我都喜歡。」

傅辰修嘴角幾乎肉眼可見的往上翹了翹,低笑,「你易叔讓我問你生日想要什麼,他好準備。」

姜小時,「……」她想要自由,能給嘛。 最囧蛇寶:毒辣孃親妖孽爹 當然心裡話自然是不能說出來。

「都可以。」

傅辰修柔和看著她,「還有一個月,你慢慢想。」

「哦,好。」

姜小時回答完,剛好車就到學校。

姜小時很想立馬打開車門就離開,奈何大佬還在身邊,就得被迫營業,小臉帶著笑意的看著傅辰修,「五叔,我到了。」

「嗯。」

姜小時,「……」你這嗯是什麼意思啊!能走還是不能走啊!

「五叔,那我就下車了……」

傅辰修看著她的冷眸輕沉,那種讓人感覺到壓抑的氣氛又在空氣中漂浮。

姜小時心裡咯噔一下,大佬怎麼又生氣了,趕緊回憶了一下平時大佬送白月光來上學后白月光是怎麼做的。

白月光小的時候,是跟大佬kiss拜拜,長大了就是……

姜小時想想都覺得雞皮疙瘩起了一身,但有不得不那麼做,只能咬牙忍著,學著白月光的樣子,伸出小手挽住大佬的胳膊,跟一隻萌寵一樣湊過去,嘴角的裂開弧度,嗓音軟軟的,「五叔,放學你也要來接我。」

果然這話一出,某人周身的氣息就變了,伸手摸了摸她的頭髮。

「嗯,放學來接你。」

姜小時,「……」作孽啊!不要來接,我不需要你來接。 鐵門下面是一條圓柱形的通道,從上面直通向下,寬度足有五米,還算是寬敞。

這下面的情況有些特殊。

原本這裡並不是拜魔教的地盤,拜魔教屬於後來者。

這裡的地下是一處遠古遺迹,埋葬了許多古老的東西,還有被歲月所遺忘的歷史。大部分能拿得走的好處,早就被歷代發現此地的人拿走了,尤其是拜魔教,幾乎榨乾了能榨乾的所有油水。

這裡剩下的都是一些拿不走的東西,其中有一樣是一塊石板,上面記載了修鍊軒轅骨的方法,相當於一本拿不走的秘籍。

范浪對別的東西沒興趣,只要學成石板上的軒轅骨就行了。

這種學習僅僅是初步的混個眼熟而已,想要完全練成軒轅骨,還需要相應的修鍊材料。

就好比是玄鐵骨需要玄鐵精華,玄武之骨需要玄武石。

儘管下面的東西大多數都沒什麼價值了,拜魔教還是在下面設置了一些機關陷阱,還有一些機關陷阱是原來就有的。

范浪一路向下俯衝,觸發了一些陷阱。

嗖!嗖!嗖!

兩側的岩壁露出了一些射孔,射出了一些雪亮的飛箭,力道非常之大。

「這點破銅爛鐵能擋得住誰!」

范浪冷哼一聲,直接動用盤龍守護,製造出一道青色的龍形虛影,將自己保護了起來,來襲的飛箭打在上面,根本無法洞穿防禦。

繼續向下,陷阱的花樣多了起來,比如肉眼難辨的鐵網線,又比如觸髮式的結界,還有飛速旋轉的刀花。

范浪勢如破竹,將各種機關層層擊破,下潛了五百米左右,終於來到了最下方。

這裡面積不小,是一處地下遺迹,積累了相當厚的灰塵,這裡有著高聳的石柱,支撐住整個空間,有的石柱早就斷裂了,橫放在地面上。

地上鋪就了方方正正的地板,地板上有著古老的雕刻。這裡還有一些階梯、石像、瓦罐一類的東西,亂糟糟的散落著。

范浪的突然到來,打破了這裡的寧靜。

周圍有幾條通道,通向不同的房間,每一條通道都很長。

范浪直接選中通向軒轅石板的通道,扇動涅槃天翼,直接低空飛了過去,掀起的狂風席捲四周,令積塵生生刮下一層。

他一路穿過了幾條通道與幾處房間,終於來到了目的地!

這裡豎立著一塊古老的石碑,儘管經歷了許多年的歲月洗禮,石碑依然完整,甚至連邊角都保存完好。很顯然,這塊石碑的用料非比尋常,不那麼容易破壞,而且上面有反儲存的陣法,無法用卡牌儲存,只能安安穩穩的樹立於此。

在石碑的表面,雕刻著一排排文字,這些文字上面被一層朦朦朧朧的霧氣所籠罩,看不清寫了什麼。

這層霧氣其實是地縛靈,曾經死在這裡的人化作了冤魂,不願意去黃泉世界報道,靠著一股怨念賴在了這裡,依附在了石碑之上。

地縛靈的攻擊性很強,會主動襲擊靠近的人,殺了人之後,還會把死者的靈魂同化成地縛靈。

想要看清楚石碑上的文字,就得滅掉這些地縛靈,塵歸塵,土歸土。

「死吧。我們都死了,憑什麼你活著。」

「來,跟我們一起留在這裡,做我們的同伴,我們好孤獨。」

「死,死……」

纏繞在石碑上的地縛靈伸出一條條霧狀的手臂,這些手臂大小不一,有的比常人的手臂粗壯得多。地縛靈的聲音飽含怨念,或者說他們就是怨念的化身。

范浪高舉龍鱗劍,將玄力灌注其上,令劍身爍爍放光。

刷!

一劍斬落,寒光閃現,幾條地縛靈的手臂隨之而斷。地縛靈發出了痛苦的慘叫聲,殘臂劇烈抖動。

這次的傷害激怒了他們,他們展開了更加瘋狂的進攻,石碑表面冒出了更多的手臂,地縛靈發出的聲音變得更加凄厲,甚至有些刺耳。

范浪手起劍落,將劍光舞的花團錦簇,地縛靈的手臂伸過來就是送死,被一波波的削斷。

鬼叫聲越來越小,直至徹底消失,這些地縛靈受到了重創,眼看著就要魂飛魄散了,剩下的殘魂不敢再放肆,化作模糊的小光霧,從石碑上溜了下去,逃之夭夭。

石碑失去了遮掩,真真正正的展現在范浪面前,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范浪瞪眼看著石碑表面,將這些文字記憶下來,觸發了學習功能。

【玩家發現了軒轅骨的修鍊秘籍。】

【秘籍有誤,修鍊成功率只有15%,而且修鍊成的軒轅骨並不完美,不是真正的軒轅骨。】

系統提示連連彈出。

對於這個結果,范浪早有準備。

女王嫁到 究其原因,得嘮叨幾句軒轅骨的來龍去脈才行。

從古時候遺留下來的強大秘籍,往往都是那些風華絕代之人所開創編寫的,各有各的來歷。

軒轅骨是古時候一位叫做項太沖的強者所創,在霸骨之中名列前茅,位列十大霸骨之一。

項太沖創造軒轅骨的過程可謂跌宕起伏。

他的家世不凡,背景深厚,可以說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從兒童到青年這段時期過的順風順水。

後來他的家族與另一方勢力發生了衝突,爆發了爭端,兩家打得不可開交。

有一次衝突中,項太沖遭到了敵對勢力的圍攻,身上的霸骨被完全擊碎,再也無法癒合,淪為了廢人。

項太沖低迷了一段時間,但是並沒有就此沉淪下去,而是振作起來,利用家族的雄厚財力開始研究霸骨,想要為自己創造一幅新的霸骨出來。

耗費了巨大的人力財力之後,項太沖終於研究成功了,練成了一身軒轅骨,從一個廢人再次變回了一位強者,甚至比變廢之前還要強大數倍!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