撐過了十息,下一刻,在漫天光明火鳥的轟擊之下,大艦本身陣法罡罩,炸裂! 陣法罡罩破裂,那些倒霉的羿神軍團戰士,當即毫無保留地暴露在孟星元視野當中。

「死!!」

兩道【凝神道符】消失,充足的精神力量,支撐著孟星元同時施展三道【雀舞】力量。

他操控著漫天光明火鳥,如火神屹立,光明火鳥散發著恐怖炎力,將一艘戰爭大艦龐大的艦身盡皆籠罩。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6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6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6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一星靈宗一人,獲得2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一星靈宗一人,獲得200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一星靈宗一人,獲得20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叮!恭喜主人擊殺一星靈宗一人,獲得2000點殺戮點!」

「叮!擊殺成功,獲得力量點牌一枚,請注意拾取!」

……

一整船的戰士,在漫天火光中融化。

他們身上的王甲,沒能在光明火鳥的侵蝕之下保住他們。

王甲再強,也有一個極限。

光明火鳥,身為高級符道捲軸【雀舞】衍生出來的力量,已然達到尊者級別。區區王甲,能擋得住尊者的攻擊,那才有鬼。

一位位戰士慘死,消融在璀璨的火光之中。

不僅如此,此刻,連戰爭大艦的艦身,都在火色之下融化。

這些印記著三足金烏的戰爭大艦,顯然是比不上羿無塵那艘通體由太陽玉打造的極品戰艦。

但這些戰艦也同樣是重寶。

每一艘,都是極為珍貴的戰爭兵器。

羿家身為傳說中羿神傳人,整個家族,幾乎都修行的是火焰大道。這些戰爭大艦,自然也是不可避免地使用火屬性材料。

照道理,一般的火屬性攻擊,戰爭大艦應該可以直接無視。就算不能,也有一定的免疫能力。

然而此刻,這些戰爭大艦卻在火焰之中融化,彷彿蠟塑的一般,看得人觸目驚心。

「啊啊啊!!!」羿石咆哮。

此刻,他全然顧不上羿無塵的提醒,要拿活的。看著一艘被光明火鳥力量打殘的戰爭大艦,還有艦上那大片大片的羿神軍團戰士,羿石胸中怒火萬丈,三屍神暴跳,狂斧揮動,當即要將孟星元轟殺成渣。

「嗡~!」

野蠻格格之風華絕代 一道【空痕】捲軸破碎,打向羿石。

孟星元知道【空痕】殺不了羿石。但一道【空痕】捲軸,好歹也相當於是三四星靈尊強者壓箱底的一擊,空間類殺招,威力更加可怕。

即便殺不了羿石,他也不想讓他好過。

果然,【空痕】發動的剎那,暴怒中的羿石臉色突然一變,「什麼東西?!」

「轟!」

他抬手,手中巨斧化攻為守,橫在身前,要擋。

只不過,他力量雖強,但速度太慢。

而【空痕】,更是號稱攻擊即命中,也就是說根本沒有給人反應的時間,在捲軸破碎的剎那,【空痕】的力量便已加諸在羿石身上。

「啊!!」

羿石咆哮,眼睛發紅。

周身靈力散溢,猶如**大海,又如璀璨星河,瘋狂地爆發出來。

一道猙獰傷口,出現在他胸膛,險些將他大開膛。

一身九品王甲,察覺到危險,在千鈞一髮之際,自主激發,守護住羿石的身體。

只不過九品王甲,顯然無法完全抵禦住空間力量的轟殺,羿石最終還是受了小傷。

「虛空之刃?好好好,倒是本尊大意了,沒想到你還藏了這一手。先前,你就是這樣擊殺的阮天明吧?可惜,他才剛入靈尊之境不久,連身體都還未煉化,完全轉化為半晶體之軀,在你這虛空之刃下死去,倒是不冤。」

胸前傷口,看著十分猙獰。明明裂開了一大道口子,卻不見有鮮血流淌出來。

裂縫的正中間,是一片黑暗,彷彿無底洞。此刻有空間裂縫的氣息,從這道傷口中流傳出來。

傷口周圍,是猙獰的裂痕。一道道,如蜘蛛觸手,向著傷口周圍開裂。

羿石臉色猙獰,目中一片森寒。

他承認,自已大意了。

胸口前的空間之力,還在撕裂他的胸膛,摧毀他的生機。

可惜,他到底是一尊無敵的五星靈尊,想就這麼將他格殺,沒那麼容易。

虛空之刃,便是由空間裂縫引導出來的力量。

那是世間最為可怕,也是最為鋒利的東西。

尊者級大能見到空間裂縫都要繞著走的緣故,便是因為那些空間裂縫可以產生虛空之刃的力量,而這種力量,可以輕易地將修士的身體摧毀,撕裂。甚至是更進一步,湮滅靈魂。

「果然殺不死他。」孟星元凜然。

【空痕】出手,從來都是一擊必殺。

別說肉身,連身上的一切物體,都會被擴散開來的空間力量絞滅,化為虛無。

這是第一次,【空痕】力量失效。

不過顯然,這羿石此刻也不好受。

空間之力,如跗骨之蛆纏繞著他。靈尊者強者的身體已經不是凡體,尋常皮肉傷,輕易可以自主修復。

然而羿石此刻胸膛的傷口,依舊猙獰,血淋淋的。過去三息,依然不見恢復。

「不過,這應該就是你的最強手段了吧?那麼,你可以死了!」

羿石咆哮,「轟!」地一下,一尊巨靈神相陡然出現在他身後,如若神魔般,咆哮諸天! 「轟!!」

羿石徹底暴怒,不再收手。

在他動怒的瞬間,屬於尊者的氣息剎那瀰漫,遠在萬里之外,都清晰可聞!

星野震蕩,山河戰慄!

這一刻,頭頂上的星辰,似乎都要被他身後的巨靈神相吼落,墜落下來。

「完了,開天尊者徹底發狂了。」

中央之城,離著天龍樓不遠便是鬧市。

這片鬧市,原本繁華無比,景象驚人。

然而此刻,鬧市變成了鬼市。無數人逃難一般逃離這片區域,唯恐被這場大戰波及。

一座座商鋪,商行的大陣重重開啟,亮起靈光。

只是大陣開啟,裡面的人卻都跑得一乾二淨。

這些大陣,顯然是擋不住羿石這種成名尊者的全力一擊的。

為免被波及,這些商家也裹起包袱皮,有多遠跑多遠。

數萬里之外,有人動用觀天鏡,臉色頗有些發白地在觀看此戰。

「這個孟星元居然這麼強?他,他居然傷到了羿石大人?!」有人驚駭喊道。

看著水鏡之中,羿石胸前那道黑洞般的猙獰傷口,無數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能引動虛空之刃,這絕對是空間靈尊的手段!不過還好,他修為不是太高,比不上羿石大人。而且方才羿石大人應該是大意了,身上毫無防備,否則不會被傷到。不過能幹到這種程度,這位孟尊者絕對強悍!」

「看得出來,他應該不是羿石尊者的對手。否則他也不必上躥下跳,處處躲著羿尊者,反而是轉手對付戰爭大艦上的人了。」

「這位孟尊者真是可怕。這就是空間靈尊的強悍么?我有種感覺,羿家這次彷彿是踢到鐵板了。」

羿石爆發,滿城震撼。

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孟星元可以將他逼到這種程度。

在屬於五星靈尊的恐怖威嚴爆發的剎那,天龍樓內,一襲銀白長袍的斷千秋似有所覺,抬起了頭來。

「嗯?!」他劍眉微皺,「羿石……搞什麼,還沒拿下那個小鬼?!」

此時,天龍樓內宴會已經開始。

先前看熱鬧的人,要麼散開,要麼就是進入了天龍樓內,開始奉迎羿無塵,拜壽說好話。

畢竟正主都已經入場,他們還繼續在外面站著看熱鬧?

那就完全是對羿家,對羿無塵的挑釁了。

即便再好奇,心中如百爪撓心,此刻他們也不能出去觀點。

而天龍樓,是有隔絕神識查探大陣的。他們的神識,無法延伸出去,自然無法得知外面的情況。

「紫凝。」斷千秋開口。

剎那,一道女子的身影出現在他身前,「樓主。」

斷千秋點頭,吩咐道:「你出去,告知羿石一聲,鬧劇差不多該完結了。這是我天龍樓的地盤,不是羿家的戰場。」

「是。」

龍鎧女子,當即消失。

這位名為紫凝的女子,正是先前那三位龍衛統領中的一位。

察覺到羿石完全爆發的氣息,斷千秋顯然是明白了什麼。

如果這是羿家的私事,他當然不願意出手。

只不過,天龍樓前,卻淪為了戰場,這在面子上說不過去。

磨蹭了這麼久,斷千秋已然失去耐心。哪怕為了維護天龍樓的威嚴,這場戰鬥也必須儘快結束。

他讓一位龍衛統領出手,也是不想再拖延,要直接拿下孟星元。

……

天龍樓外。

面對完全爆發的羿石,孟星元凜然,心中卻是絲毫不懼。

「轟!」「轟!」「轟!」

漫天的光明火鳥橫空,落入被打碎了罡罩保護的大艦當中,一頭頭光明火鳥,當即如同炸彈般爆開,火熱的白色炎漿迸發,漫天灑落。

無數的羿神軍團戰士凄聲慘叫。

有先前僥倖逃過一劫的,此時也在這漫天白色炎漿當中化成飛灰,被燒成了爐渣。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6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6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九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6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八星大靈師一人,獲得1320點殺戮點!」

「叮!恭喜主人擊殺一星靈宗一人,獲得2000點殺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