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息之後,秦南四人只感覺身形一輕,就來到了一個嶄新的世界之中。

抬頭一看,只見天空湛藍一片,萬里無雲,遠方的大地上,有著一座座城池,一位位修士們正從遠方而來,走入城池之中。

秦南龐大的神念釋放開來,立刻就發覺,那城中的修士們,普遍都是人仙至天仙的修為,並未出現太過強大的存在。

除此之外,秦南還察覺到,那些修士們體內的氣息,都有一點奇怪,即便是以他現在的修為,也沒法完全窺探清楚。

「我們過去問問。」秦南身形一晃,就來到了城中的一座宮殿深處。

「你們是何人?」在這裡有著一位中年男子,身著樸素,氣質沉穩,修為乃是天仙境巔峰。

見到秦南三人,中年男子瞳仁一縮,立刻低聲喝道,滿臉戒備。

「這位道友,冒然打擾,實在抱歉。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只是想問問,南剎古廟所在何處?」秦南拱手道。

「南剎古廟?你們說的應該是南剎聖廟吧?」中年男子神色稍緩,道:「南剎聖廟位於極玄之地,你們向東而去,直行五個時辰,就可以看到了。」

中年男子頓了一下,道:「四位前輩,你們想必也是為了聖僧**吧?若是如此,那你們得趕快起程了,聖僧**就在六個時辰之後。」

秦南四人對視了一眼,道謝了一聲,就消失在了原地。

秦南四人如法炮製,繼續問了好幾位天仙境之後,這才迅速動身,飛向東方。

路途之中,秦南四人見到了不少城池,還有一些宗門,在他們有意感知之下,還得知這個燈芯世界,被劃分為了十域,有著足足二十一個超級大宗,也存在著天尊級巨頭。

除此之外,秦南四人還得知,那所謂的南剎聖廟,在整個燈芯世界有著超然的地位,每十年進行的一次聖僧**,二十一個超級大宗的巨頭們,都會親自趕到,在山下聆聽佛言。

「這麼說來,想要打碎那尊佛像,還會遭遇不少阻力。」薛夢瑤說道。

「要想收服這方天古燈,肯定沒那麼簡單嘛。」妙妙公主眼裡露出了抹憐憫,道:「只是這燈芯世界里的人,恐怕永遠都不知道,他們其實生活在一盞燈裡面,永遠也沒法擺脫束縛,還說不準哪一天就遭遇了滅頂之災。」

「這和我們如今的大上界倒是有些相似。」江碧蘭搖了搖頭,道:「唯獨不同的是,青穹之主只是暫時隔絕了我們與諸天萬界的通道。」

秦南沒有說話,看著那一座座城池中的修士們,心中若有所思。

這燈芯世界,恐怕就是蒼想要締造的世界吧?唯獨不同的是,蒼會將整個世界都給封鎖,不允許任何人闖進來,也不允許任何人走出去。

對於那位天仙來說,趕往南剎聖廟需要五個時辰,但是對於秦南四人而言,卻不需要那麼久,一盞茶的功夫,秦南四人就已到了南剎古廟的所在之地。

只見到,在一座巍峨的雪山山巔,屹立著一座由古老神木建造而成的佛廟,廟宇綻放著溫暖金芒,籠罩方圓九萬里,讓人感覺神聖莊嚴,不可褻瀆。

在雪山腳下,建有足足三十六座恢弘城池,每一座如今都是人聲鼎沸,人滿為患。

「這座南剎聖廟不簡單呀!」妙妙公主美眸中露出了抹異色。

剛才她將神念釋放出去,想要探查一番,結果發現這座神廟所處的整座雪山,都瀰漫著一股奇異的力量,將她神念給完全擋住,無法看的真切。

「夫君,你感覺如何?」江碧蘭扭頭看向秦南。

「這座古廟,乃是一尊極為強大的法器,它已經與這座雪山,還有這裡的天地,都完全融為了一體,一旦完全催動起來,足以鎮殺一位巔峰天尊。」秦南沉吟一聲,道:「以我的修為,可以強行進行窺探,但那樣會打草驚蛇,我們還是從主道上,先看看情況吧。」

「嗯。」

剛開始的時候,秦南四人就已經看到,在那雪山之下,有著一條筆直的山道,正好通向了南剎聖廟。

秦南四人沒花多久時間,就直接降臨在了雪山腳下,無聲無息,那一座座城池之中的天尊巨頭們,根本毫無所覺。

「果然。」

秦南抬頭看了一眼山道,嘴角不禁一勾。

要想進入南剎聖廟,這條山道是唯一的入口,若是強行降臨在山巔之上,將會觸發此地的禁制,遭受南剎聖廟以及這座雪山還有天地的攻擊。

秦南四人剛欲向前,就聽一道張狂的聲音響起。

「你們好大的膽子!不知道聖僧**結束之前,任何人都不得上山嗎?」 秦南四人尋聲看去,只見到從那遠處,走來了五位年輕男女,身後還跟著六位老者。

這五位年輕男女,都是衣著不凡,仙光內斂,讓人感覺雍容華貴,尤其是那站在中間的一名青年,肩上還盤踞著一條九爪金龍,閉目沉睡。

雖說這五位年輕男女修為不高,僅僅只有主境巔峰,但他們身後的六位老者,修為都達到了主宰巔峰境界,甚至還有一人遠超一般巔峰主宰,無限接近天尊境界。

由此可以見得,這五位年輕男女,在這燈芯世界都是極為不凡。

那剛剛開口的青年,也就是肩上扛龍的那一位,在看到妙妙公主、江碧蘭、薛夢瑤三女之時,眼睛頓時一亮,她們果然不錯!

青年立刻板著一張臉,威嚴道:「你們妄想擅自登山,這是對南剎聖廟的不敬,也是對整個天下的不敬,你們四人速速前往天望城領罰,嘗苦百道,受禁三年!」

其他四位年輕男女聽的此話,瞬間就明白了這位青年的意思。

眼前這一男三女聚集在此,雖是不敬,但也無這般嚴重,只需道一聲歉離去便可,青年一下子將此事說的如此嚴重,無非就是看上了這三位絕妙女子。

到時候,將這一男三女關進去之後,他們肯定會進行求饒,這時青年就可以利用權勢,將這三位絕妙女子收入囊中。若是他們不求饒,到時候他們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覺的上點手段。

「不錯!爾等罪刑嚴重,速速前去領罰!」

「若是不前去領罰,那就是與南剎聖廟為敵,與整個天下為敵!」

四位年輕男女紛紛開口,義正言辭。

「即便我們有罪,也應該是南剎聖廟來人吧?什麼時候輪到你們了?」江碧蘭淡淡一笑,清冷的語氣,加上她清麗的臉龐,使得她如同一位畫中謫仙。

「天下修士,皆有維護南剎聖廟戒律之責!你們廢話少說,速速前去領罰!」扛龍青年心頭微熱,神態卻是更加大義凜然。

「我們偏偏就是不去呢?」妙妙公主輕哼了一聲。

「不去?」扛龍青年眼睛更亮,道:「大家都聽到了,這幾人藐視南剎聖廟,藐視我天下眾修!幾位長老,還請速速出手,將這幾人羈押回天望城!」

那六位長老對於此類事情,早已是見怪不怪了,雖然覺得這樣的做法不妥,但他們的本職,就是在這段時間內保護他們的周全,聽從他們的調遣。

唰!

六人的身形,直接化作了六道光芒,以驚人的速度朝著秦南四人衝來。

先前他們已經感知過了,他們感覺這四人的氣息,非常的普通,即便看不出深淺,但最強肯定不過是主宰境界罷了。

他們六人出手,那完全是綽綽有餘。

秦南見狀,微微搖頭,直接一指彈出。

轟!

六道光芒,從他指尖上爆射而出,那六位長老都還來不及反應,那六道光芒就打在了他們的胸口,令得他們慘叫一聲,倒飛而出,鮮血狂吐。

秦南看著那五名愣神的年輕男女,淡淡開口:「想死嗎?」

普普通通的一句話,在此刻卻像是化作了雷霆大山,直接鎮壓在了這五位年輕男女的身上,令得他們齊齊慘叫一聲,身形沉入大地,滿臉鮮血。

「天……天尊?」

六位長老瞳仁微縮,而且很可能是巔峰天尊,才能夠具備如此偉力。

「你們竟敢如此傷我?」

五位年輕男女心中都是充滿怒意,他們還從未吃過這樣的大虧。

不過,眼前這個青年,乃是天尊巨頭,以他們的身份,也是敢怒不敢言,畢竟是他們算計在先,哪怕是叫來了長輩,長輩也只會好好收拾他們。

唯有記下這筆賬,以後再去報復!

「走吧。」

秦南四人都是懶得搭理這種人物,直接走向了山道。

剛剛踏上第一個台階之時,他們面前出現了一道佛光,秦南揮手就直接破之,繼續向上。

「他們……竟然敢闖山?」

五位年輕男女都是神色一怔。

他們先前講的大部分話都是假的,但是有一句話卻是真的,聖僧**結束之前,任何人都不得上山!

如若擅闖,那就真的是對南剎聖廟的不敬,對整個天下人不敬!

「很好!」

五位年輕男女不驚反喜。

他們原本還要事後想辦法對付他們,可是現在,完全不必了!

「父親……」

五位年輕男女迅速傳去神念。

不到一息的時間,一股股滔天威勢,驀然從遠處的那一座座城池之中爆發而起,直衝雲霄,撼動八方。

「何方宵小,竟敢擅闖南剎聖廟!」

如雷般的聲音,在天地之間滾滾炸開。

緊接著,一道道絕世長虹,從遠方飆射而來,捲起滔天駭浪。

「什麼?」

「竟然有人擅闖南剎聖廟?」

「聖僧**尚未開始,竟然就提前闖南剎聖廟?這簡直是不把我們整個天下人放在眼裡!」

這幾位天尊巨頭鬧出來的動靜,立刻將那一座座城池內的巨頭們,散修們,全部都給驚動。

無一例外,他們的臉上,都浮現出來了一抹怒意。

一時之間,一股股驚人的氣勢,宛如雨後春筍一般,在那一座座城池內相繼爆發出來。 剛剛走入山道的秦南四人,停下了腳步,回頭望去。

五位還埋在地里的年輕男女,以為秦南四人已經怕了,當即獰笑起來:「你們擅闖南剎聖廟,這可是極為嚴重的大罪!即便你是巔峰天尊,那也免不了被鎮壓百年!我告訴你,若你現在跪下來求我——」

妙妙公主柳眉一皺:「聒噪。」

她也是言出法隨,話音一落,一股磅礴的大勢,再度碾壓在了五位年輕男女的身上,令得他們不斷慘叫吐血,看起來極為凄慘。

嗖嗖嗖!

就在這時,一道道破空聲響了起來。

率先到來的,乃是足足十九位天尊,其中十位天尊大成,九位巔峰天尊,每個人都是氣質不凡,不怒自威。

緊接著,便是各方勢力的主宰強者們,陸陸續續到來,有男有女,相貌各異,形形色色。

不到三息時間,抵達這南剎聖廟山下的強者,已經超過了五十位,場面可以說是非常甚大!

而且,後面還有強者們正源源不斷的趕來!

「父親,救我!」

那五位年輕男女,強忍著劇烈疼痛,大聲喊道。

十九位天尊之中,有五位天尊見此情形,臉色微沉,其中一位國字臉的中年男子,冷哼了一聲,大手一揮,降下了一股磅礴力量,將五人從地底救出,並且修復他們的身軀。

「父親,這四位賊人,簡直是膽大包天!孩兒等人來此瞻仰南剎聖廟之時,恰巧碰到這四位賊人想要登山!孩兒等人立即制止,卻沒有想到這四位賊人,依仗著天尊境修為,將孩兒等人給打傷,可以說是猖狂至極!」

肩上扛龍的青年,連忙開口。

「好大的膽子!」

一位位天尊巨頭們,一位位主宰強者們,眼中怒意大增。

雖然其他人對這幾位紈絝子弟,沒有什麼好的印象,平常也不會相信這幾位紈絝子弟的一面之詞,但是現在他們都親眼看到,這四位賊人走上了山道!

「四位,不管你們來自何處,不管你們什麼修為,你們打傷我的孩子,我們還可以好好商量,和和氣氣解決!但是,你們貿然登山,乃是對南剎聖廟的大不敬,現在必須得立即封印修為,在天望城內鎮壓百年!」

國字臉的中年男人冷聲喝道:「我只給你們三息時間,若你們不服從,或者是想要反抗,那就休怪我等手下無情了!」

「一……」

國字臉中年男人豎起一根手指。

還未等他豎起第二根,就見秦南站在山道之上,面色淡然的看著這龐大陣容,道:「廢話不必多說了,今日不管你們來多少人,我們依然還是要登山。」

此話一出,不少人臉色都是一變。

「囂張!」

「狂妄!」

「簡直是無法無天!」

一位位強者身上釋放出來的氣勢,瞬間變的更為驚人,使得這大山腳下的一切,都開始劇烈震顫起來,甚至虛空中還浮現出來了一道道裂紋。

「很好!事已至此,爾等竟然還敢藐視南剎聖廟,藐視我們整個天下修士!」國字臉中年男人眸光一冷,身上仙光綻放:「既然這樣,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話音一落,國字臉中年男人與另外十八位天尊們,體內的力量都徹底爆發。

「今天本公主就做回惡人,把你們徹底打服氣!」妙妙公主美眸犀利,英氣勃發,像是化為了一位女武神。

「公主、蘭蘭、夢瑤,你們在一邊等著,這樣的事情,讓你們夫君來。」秦南拍了拍她的肩膀,身形一晃,直衝十九位天尊。

說時遲,那時快,十九位天尊的殺招,同時爆發出來了,直接使得整片天地,都被映照成為了五顏六色,那可怕的威勢,宛如風暴一般席捲四方,令得一位位主宰強者們心神巨顫,連連後退。

「簡直是不知死活!」

五位年輕男女心中都是冷笑連連。

天尊巔峰又怎麼樣?

足足九位巔峰天尊和十位大成天尊共同出手,豈是區區一位巔峰天尊能夠擋住的?

確實如他們所想,如此龐大的陣容一起出手,那完全是一股無法想象的恐怖力量。

然而,他們碰到了秦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