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昊天身形一閃,落雪無影步現在越發的詭異飄忽,玄妙神奇。毫不費力的避開了宗凌的劍,如同鬼魅一般的轉到了宗凌的身後。

咻咻!

兩道劍影如龍,直刺宗凌的身後。

"小心。"

目睹這一幕,鬼王莊的人當則大驚,人人驚呼。

沒有人想到方昊天的身法會精妙到這等匪夷所思的地步。

"不好!這小子的身法有古怪……"

宗凌見方昊天突然在他的眼前消失時就嚇了一跳。但他身為元陽境三重大高手,又是身經百戰經驗豐富之輩,第一時間旋轉,反劍劃出。

"好快!"

宗凌的反應之快也是嚇了方昊天一跳,刺出的劍不得不收回來。

方昊天無比清楚,宗凌這一削暗藏連綿殺機。如果他不收劍,赤霄炎龍劍必定會跟對方的劍撞在一起,跟著他就會面臨對方連綿不絕的狂暴攻勢。

"我還是吃了修為不足的虧。不然的話我完全無視他的劍,現在就能殺了他。"

方昊天收劍暴退,跟著凌空一躍便如靈猴一般竄上身邊的一棵大樹。

猿族武學,方昊天比小白更全面。平時不常用那是因為用不上而已。 硬打硬,方昊天靈武境七重的修為是不可能打得過元陽境三重的宗凌。但殺人有很多種殺法,並不一定要硬打硬。而且方昊天的實力可不僅僅在修為上。

強大的乾坤九玄功,厲害的厄度九劫劍法,玄妙的落雪無影步,神鬼難測的魂術,青焰暴擊珠等等手段無一不是強大,讓人震驚的存在。這些才是方昊天異於常人,比同修為人強大的實力所在。

方昊天是鐵了心要以靈武境七重修為殺宗凌這個元陽境三重的大高手。

當然,他也是想在這種強敵壓力下看能不能突破修為。他現在突破越來越難,只要在大壓力之下爆發潛力才讓修為突破變得容易一點。

但他內心無比清楚,以他的情況,現在每突破一重修為實力都是大幅的增長,完全不同於其他的靈武境高手。

"哼,想跑?逃得了嗎?"

宗凌見方昊天竄到樹上,當則冷哼,身子急閃便追殺而上。

嘶嘶嘶……劍影狂揮,方昊天竄入的那一棵樹頓時被削得枝葉飛濺,一下子就變成了一棵禿樹。

只是方昊天根本就沒有逗留,早早就竄入了另一棵大樹。

"他要逃,別讓我逃了。"

宗凌持劍暴追。

可是不管宗凌的速度有多快,攻擊有多強凌厲,方昊天彷彿變成了一隻靈活的猴子,不斷的在山林的樹上跳躍。

有很多次宗凌都以為必殺方昊天,但最後都被方昊天詭異避開。

於是山林當中展開了一出樹上追擊戰,只是慘的是那些樹木,追殺似乎變成了宗凌的砍樹遊戲了。

方昊天的身法太詭異了,簡直不是人類,簡直神猴。宗凌雖是攻勢凌厲,殺氣騰騰卻半點收效也沒有。久而久之,慢慢的,宗凌開始有點暴躁起來。

太鬱悶了!

堂堂元進境三重的大高手竟然被一個靈武境七重的小子像耍猴似的帶著他從這棵大樹竄上另一棵大樹,再從另一棵大樹竄上這一棵大樹,彷彿兩人成了兩個小孩子比爬樹。

心裡越鬱悶,宗凌殺方昊天的心更劇烈了。

一個元陽境三重追殺一個靈武境七重竟然會出現這樣的場面,要是傳了出去,他豈不是成了天下人的笑話?

"我看你能跑多久。雖然你的身法很適合在樹上作戰,但是我就不信你的修為低我這麼多,玄力比我還悠長。好,我陪你玩,我要等到你筋疲力盡時我再慢慢的抽你的筋,撥你的皮。"

宗凌突然間冷靜了下來,開始不緩不慢的跟在方昊天的身後。

聽著宗凌的話,方昊天嘴角勾起冷笑。

比玄力誰更悠長方昊天怕過誰?

他簡直就是有無窮無盡的玄力供應。別說元陽境高手,就算是能借用天地能量的天人境高手跟他比他都不怕。

"媽的,你是猴子投胎嗎?"

"小子,你有種就停下來跟我們二莊主打。"

"像個猴子似的竄來竄去算什麼英雄好漢。"

鬼王莊一眾高手也是鬱悶至極。

囚愛霸寵:前任想回頭 空中的那兩名元陽境高手倒還好,可憐地下的那些人為了不能讓方昊天脫出包圈,他們不斷要跟著跑動,而且還要一直抬頭看著上面,時間一久,不但個個氣喘吁吁,脖子更是酸得有人想低頭都低不下了。

"好吧,你們有種,我跟你們打。"

方昊天突然俯衝而下。

"不好,快躲!"

地面上的人正跑動著,方昊天突然俯衝而下,他們一時反應不過來。

人影俯衝,劍影如雨,鋪天蓋地。

噗噗噗……四名鬼王莊高手僅來得及抬了下劍便被絞殺,死無全屍。

"可惡!"

宗凌怒吼著俯衝而下。

"嗖!"

方昊天腳掌猛的一踏地面,整個人衝天躍起。

地面上鬼王莊那些反應過來出手的高手攻勢頓時落空。

方昊天躍的很高,很快,而宗凌是俯衝之勢,方昊天居然一下子躍到了宗凌的頭頂。

咻咻咻!!

赤霄炎龍劍帶著兇猛的勁氣散發出驚人的劍影,當頭籠罩宗凌。

面對方昊天的突然反擊,宗凌沒有感到半點意外,顯然早料到方昊天會趁此機會反擊。

"哼!"

一聲冷哼,宗凌俯衝之勢驟停,手中大劍一閃便重重撞中赤霄炎龍劍。

"不好,上了他的當!"

方昊天醒悟過來。宗凌俯衝就是故意給他機會。無奈之下,倉猝間只好運氣全身的力量灌注在赤霄炎龍劍中。

"當!"

兩劍在空中撞個正著。

乍一接觸,一股龐大的撞擊力直讓方昊天體內氣血翻滾,心頭駭然中倒飛。

方昊天的臉色一陣慘白,胸口發悶,一口鮮血狂噴了出來。"嗖嗖",身體在半空划起一道拋物線后重重直摔,身子連壓得好幾棵大樹的樹枝橫斷。

若不是他身體強悍,戰體小成,估計那些樹枝都能讓他遍體鱗傷。

"死吧!"

宗凌見方昊天中計而被他一劍擊得口吐鮮血直摔到地面,嘴裡一聲暴喝,人在半空身形一扭便向方昊天落去的地方掠去。

轟隆!

宗凌人還沒到,劍已劃出。 重生之首席千金 元陽境三重的修為徹度爆發,一口大劍發出的驚人劍氣狂涌暴摧。

方昊天左手一拍地面,整個人彈身跳起,背後一對藍紋紫翼展開,衝天飛去。

"轟!"

方昊天剛才所在的地方泥塵飛揚,現出一個大不淺的坑來。

"下去!"

而空中,看到方昊天衝天飛起時,那嚴陣以待的二總管和三總管同時出手。

二總管和三總管用的都是長棍。

棍影縱橫交錯,半攔半殺。

攔肯定是要攔住方昊天,絕對不能讓他有機會脫身。但要是能趁面殺了他對於二總管和三總管來說也是大功一件。

"方昊天,你是不可能逃得了的。"

見方昊天展開飛行技凌空飛起,宗凌冷喝中劍與身隨,帶著恐怕的劍氣衝天而上,要趁此良機與二總管和三總管聯手將方昊天斬殺。

步步婚寵:總裁的蜜制愛人 "哈哈,死定了。"

"一百萬銀子,哈哈,我們每人都能分到不少。"

"鬼王莊出手,一擊則殺!"

"看來莊主趕過來也只能提著這小子的屍體去幫我們領賞了。"

看到方昊天一下子陷入上下夾擊之勢,鬼王莊地面上的那些高手頓時精神大震,眉飛色舞,彷彿看到白花花的銀子如雪飄灑,等著他們去撿了。

方昊天才是靈武境七重,雖然妖孽,但不可能有機會從一名地陽境三重和兩名元陽境一重高手的上下夾擊中全身而退,結果絕對是不死也要重傷。

如果這都奈何不了方昊天,也只能說這傢伙已經不是人類。

瞬間,方昊天陷入必死之局。

只是他們高興的太早了!

換了別的靈武境七重,身陷如此夾擊之勢,確實難逃性命。但要是別的靈武境七重,又何需三名元陽境高手聯手?隨便一個元陽境高手都能輕易碾殺靈武境七重。

方昊天就是方昊天,就是如此的與眾不同。

面對三大元陽境高手的夾擊,看著宗凌三人臉上浮現勝券在握,大局已定的笑意,他也笑了!

必殺之局么?

誰殺誰還不一定!

方昊天這一笑,宗凌和兩位總管心裡猛然一怔,這小子還有脫身的手段?

轟隆!

宗凌三人暗怔時,突然都感覺到自已的腦袋好像被人偷襲重重的砸了一錘。

方昊天的魂術雖然不足以抹殺元陽境高手,但影響還是有的。

"怎麼回事……不好!"

宗凌三人不知道發生什麼事,腦袋突然傳遞痛感讓他們的出手同時出現遲滯,三人的內心也都一下子浮現不妙的感覺。

"給我死!"

方昊天突然怒吼,藍紋紫翼一振,居然趁宗凌三人出現的遲滯直接穿出了三人的包圍圈。

咻咻!

赤霄炎龍劍便是怒劍寒光,萬劍齊發。劍光籠罩二總管和三總管。

二總管和三總管瞬間駭然,手中鐵棍拼盡所能瘋狂揮出,竭力抵擋方昊天的劍光。

咻咻咻……

八道青焰突然從劍光縫隙中透射,二總管和三總管各中了四記青焰。

"啊啊!"

二總管和三總管雖然在臨危之時體內玄力爆發,不讓青焰射穿身體,但青焰襲中他們的衣服一下子燃燒起來。

二總和三總管頓時手忙腳亂,痛叫聲聲。

"死!"

方昊天豈會錯過這等殺人良機?

雙龍出淵!

咻咻!

兩道劍芒閃射,二總管和三總管的喉嚨一下子被劍芒射穿。

噗噗!

血水瞬間狂奔,二總管和三總管渾身是火又不斷噴血從空中摔下去。

"可惡,給我去死!今天我若不殺你,我從此不再修劍!"

這時,反應過來的宗凌瘋狂出擊,他的臉龐因為憤怒與悲通而扭曲,眼中惡毒的寒芒閃爍不止。

一名元陽境三重高手的憤怒一擊,威力驚人,速度更如閃電,似乎比閃電還要快。

"你沒機會修劍了!"

方昊天面對宗凌可怕的一擊,他抬起了左手。

"青焰暴擊!"

餘下的十珠全數釋放。

咻咻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