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他乾脆朝着空中喊道:“柳家現任家主柳擎天!有要事拜訪前輩!”

柳擎天可是加入了內力喊出的聲音,起碼會飄向前方的津龍山上,但是聲音傳出去了許久,依然不見迴應。

時間不等人,柳擎天踱步幾個來回後,再次向空中喊道:“柳家現任家主柳擎天!有要事拜訪前輩!”

隨着時間慢慢流逝,山那頭依然沒有任何迴應。

柳擎天不由地低聲嘀咕道:“該不會是大長老記錯了,或者這裏的高人已經死了?”

就在他最後一句小聲地說出口後,一股強烈的颶風,朝着他猛然襲來。

“哇!”

柳擎天一個猝不及防,被這股強勁的颶風吹飛了出去,要不是有功夫底子厚,恐怕從這麼高的空中摔下來,都會被摔個半殘。

而他自己也能感受到,這並不是自然的風,而是有人用內力打出來的勁風。

居然一道勁風,就能把他這個一品統領,打飛上天,那背後的人絕對是個實力強勁的高手。

這樣的話就不用懼怕那個所謂的鎮北王了!

想到這,柳擎天也是欣喜若狂,意識到剛纔自己說的話,恐怕是被高人聽到了,所以打出這一掌,算是警告他的意思。

“高人!是晚輩口無遮攔!但是事關重大!請高人現身一見!”柳擎天干脆撲通一聲跪了下來。

但是依舊沒有任何迴應,他心裏不由得納悶起來,這高人是什麼個意思啊。

忽然他猛地擡起頭,從懷中掏出柳家令牌,舉到頭上:“柳家家主,有要事懇請高人一見!”

這一次,果然起到了作用。

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四面八方響起,柳擎天不斷地轉頭,想要確定聲音的來源,卻是怎麼都找不到。

“老夫素來與其他家族沒有瓜葛,你今天找來,所謂何事?”老者的聲音,飄忽不定,忽遠忽近,彷彿就在耳邊響起,當認真聽的時候,卻又遠在天邊一樣。

但是現在可不是在意這種事情的時候,柳擎天可是要搬救兵去對付楚天南,於是趕緊說道:“侍奉高人的金家!被人滅門了!”

“什麼!”

老者的聲音陡然提高,整個帝都瞬間被一股強大無匹的裏所籠罩。

柳擎天甚至直接被這個壓力壓倒在了地上,不要說發出聲音,就連呼吸都無法正常進行!

不過還好,這個壓力僅僅維持了眨眼的功夫,可憐了柳擎天處在壓力的最中央,所以纔有這麼強烈的作用。

在帝都那邊,人們只是大腦突然停滯了一下,還沒昏倒的時候,壓力就突然離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此刻柳擎天趕緊從地上爬了起來,不斷地大口大口喘氣,額頭上也冒起了汗水。

這個老者的實力也太過強大了吧,單單一個氣勢,就將他擠壓地毫無還手之力,說不定對付楚天南也是手到擒來!

就在他剛站穩身形,身前突然出現了一個長髮白鬚,一身白袍的老者,嚇得他怪叫一聲,向後踉蹌了兩步,差點摔倒。

這名老者就站在他面前,但是柳擎天卻無法感應到他的存在,也僅僅只是眼睛能看到。

好可怕的實力!

“你可知道老夫平生最討厭胡說八道之人。”老者語氣平淡,但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

“高…高人,晚輩絕無欺騙,金家就在今天被一個惡徒滅門!”柳擎天強忍住恐懼的心理,接着道:“這個惡徒實在太強大了,爲了吞併我們十大家族,不惜動用了一些力量。”

“並且將最強大的金家滅門,來警告其他家族,而一直站在金家這邊的柳、元、方三家,不懼強權,被他進行惡意報復。”

“一個早上包括金家在內,就剩我們柳家還未被滅門,不過那個惡徒恐怕已經要對我們柳家下手了!”

“我們柳家實在無奈,只好懇請金家高人出山!爲我們四個家族主持公道啊!”

柳擎天不斷地添油加醋,避開了他們四個家族所做的事情,只將結果和自己胡謅亂遭的劇情告知給這位老者,直接挑起他與楚天南的矛盾。

但是老者並沒有他想象中的那樣,會無比的憤怒,不過他身上不斷鼓動的長袍和飄逸的白色長髮,能夠看出,他在壓抑着自己心中的憤怒。

“金家…滅了?”老者輕聲喃喃道,不知道是在問柳擎天,還是在對自己說。

柳擎天眼睛骨碌碌地轉,爲了讓老者更加憤怒,連連點頭道:“是的,前輩!就連金家祖宅也被毀滅!”

“罷了罷了!帶我前去吧!”老者有些無奈地說道,並沒有像柳擎天想的那般憤怒。

柳擎天無奈之下,就要打電話讓司機過來接他們,誰知道老者直接踏空而行,並且將柳擎天用力量包裹住,一併懸在空中。

“指路吧!”老者淡然說道。

柳擎天可沒有過懸空的經驗,當即被嚇得有些手忙腳亂的,絲毫沒有一個家主的該有的姿態。

好一會兒他才發現並沒有什麼危險,這才顫顫巍巍地指着柳家的方向。

老者雙手背後,猶如一個世外高人,仙骨飄飄地踏空飛行,身後跟着個被力量包裹住的柳擎天,朝着柳家的方向飛速前進。

這麼一大段的距離,竟然瞬息而至。

遠遠的,他們就看到柳家上空懸着一把巨劍,身爲柳家家主,柳擎天自然認出了這乃是大長老的招式。

而那把巨劍,卻在他們抵達之前,竟忽然破碎開來,而造成這個結果的,正是站在空中的楚天南!

“柳家勾結北蠻,叛國通敵,殺無赦!”

“你敢!” 楚天南緩緩轉過身來,看到空中有一名白髮白鬚白袍的老者,正負手而立,身旁正是不知所措的柳家家主。

“我說他要死!那他就活不了!神來都留不住!”楚天南目光如炬,緊緊盯着空中的老者。

只見老者長袍無風自動,可見其實力也是非同一般,楚天南甚至懷疑,之前那股壓力,便是這老者所散發出來的。

而柳擎天跟他在一起,估計是他請來的救兵!

“好狂妄的後生!”老者的臉上依然波瀾不驚,眼皮下垂,默然地看着地面上的楚天南。

老者看似平靜,但是身上散發出來的絕世氣息,朝着地面施壓而下。

雖然壓力中心點是朝着楚天南,旁邊受到波及的柳志尚,卻也被壓得雙膝都微微彎曲,眼看着就要撐不住的樣子。

不過楚天南卻是負手而立,面對如此恐怖的壓力,竟矗立如山,沒有受到一點波及。

甚至也散發出自己的氣息,與那股恐怖的壓力相抗衡着,爲的是保全身旁倒地不起的火離,此時的火離,根本受不了這麼強大的壓力。

楚天南眼睛微眯,雖然他只是在自身周圍用氣勢隔開一個沒有壓力的空間,但是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對方也是跟自己一樣,是個戰神巔峯的存在。

放眼大陸之上,達到戰神巔峯的人,屈指可數,而這個老者根本就是從未見過之人。

而像老者的樣子,根本就不像一個愛參與世事的避世之人,爲什麼會參入十大家族之間的鬥爭呢。

不過這並不是楚天南想要考慮的事情,他現在要做的,便是將最後的柳家滿門抄斬!

就算是巔峯戰神,也無法改變這個事實!

楚天南手掐劍指,朝着柳志尚一揮,腰間的時光抖動了一下,鏘然一聲出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柳志尚飛了過去。

老者見狀,就朝着時光刀施加壓力,但是速度竟然沒有趕上,時光飛行途中只是稍微顫了一下,就直接貫穿了柳志尚的身體。

而在場除了老者,就連柳志尚本人,都沒有發現這邊飛向自己的刀,那速度已經超越了他的能力範圍。

只等到感覺胸口一涼,逐漸失去視覺的柳志尚,纔看到一把刀飛回了楚天南的身邊。

直到最後一刻,柳志尚都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被殺。

當着自己的面,殺了一名戰神,這完全不把老者放在眼裏,於是老者當即狂怒,大喝一聲:“放肆!”

那聲如轟雷,直接將四周的建築震得裂開了可怕的口子。

楚天南也不示弱,將自己的氣勢陡然劇增,兩個人散發的氣勢,彷彿都產生了實體化,在空中不斷地碰撞在一起,竟迸出了一道道火花來!

天空上的氣流,也受到了兩人的力量的影響,四周烏雲不斷向柳家上空匯聚而來。

並在以兩人爲中心的位置,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旋渦,裏面不斷有電閃雷鳴,那場面甚是宏大壯觀。

由於兩人離地面還是比較近的原因,有些雷電直接劈在了地面之上,迸起一片片火花!

柳家周邊還是有普通人家居住,楚天南不想無辜民衆捲入這場戰鬥之中,於是腳下一踏,整個人騰空而起,朝着天空上的巨大漩渦飛去。

那老者也意會到楚天南的意圖,將被壓力震懾暈倒的柳擎天,放到了地面之上,然後也沖天而起。

“華夏鎮北王!楚天南!”出於對強者的尊重,楚天南自報了姓名。

“金家罪人……金初堯。”金初堯淡淡地嘆了口氣,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人提起過這個名字了,就連自己也都快忘了自己的名字。

楚天南眉頭微皺,這人居然是金家人,這是他如何都沒有想到的,難怪金家居然暗藏了四個戰神級別的高手,恐怕也都是出自這名高人之手!

金初堯淡漠地看了看楚天南,惋惜地搖了搖頭,嘆息道:“可惜了,年紀輕輕就已經抵達戰神之巔,恐怕以後也都難再出一個如此優秀的人才了!正是可惜可惜…”

“呵呵,金前輩!你這口氣,好像是我楚某人今天就要隕落的樣子呢!”楚天南被他的口氣給氣到了,彷彿自己的命都已經是他所能左右的!

“出手吧!”金初堯並不想要跟楚天南多廢話,只想早點結束這戰鬥。

楚天南倒也不客氣,右手握住刀柄,整個人人刀合一,就朝着金初堯刺了過去。

金初堯袖口一甩,身前立即形成一道金黃色的屏障。

時光前方形成一道黑光,朝着屏障刺了過去,兩者接觸的瞬間,頓時迸發出耀眼的白光,堪比一顆小太陽般,將兩人的身影吞噬其中。

而旋渦上的雷電,也被如此強大的能量氣場所影響,形成了密密麻麻的閃電,朝着兩人的所引發的巨大光球劈下。

地面上的人們,全都被這天地異象所吸引,他們並沒有看到遠在天空之上的打鬥,只是覺得本來好好的天氣,怎麼就突然烏雲密佈。

整座帝都都籠罩在黑暗之中,天空之上又出現了巨大的旋渦,以及一個類似太陽的東西,旋渦之中的閃電,劈打在光球之上,猶如雷霆萬鈞之勢。

一副末日來臨的跡象,甚至已經有許多人開始紛紛準備逃離帝都。

那些膽子比較大的年輕人,有的都跑向離光球最近的地方,拿出自己的手機開始拍攝這驚人的一幕。

噼裏啪啦!

天空中的雷電簡直就跟不要錢似的,不斷地朝着光球劈打而下。

如果有人站在空中的話,可以看到光球之中,其實有兩道身影,正在以恐怖的速度不斷地交叉戰鬥。

每次交叉的時候,更是引來了更多的雷電朝着他們劈下。

楚天南從未遇到過如此強大的對手,以一人之力,堪比北蠻那七大戰神合力的圍攻!

兩人發現彼此近身纏鬥,好像並不能有效地給對方造成傷害。

兩人居然十分有默契地分了開來,那道光球也轟隆一聲巨響,爆炸開來。

楚天南的時光懸在了身前,不斷地旋轉起來,他的身上更是泛起黑色的氣焰。

天空中,也響起了若有似無的龍吟聲! 楚天南和金初堯站在天空中旋渦之中,兩個人的身上都散發出肉眼可見的氣焰。

黑色和金色的氣焰不斷地交纏在一起,使得巨大的旋渦開始不停地旋轉起來,烏雲也越來越厚起來。

除了旋渦中因爲雷光的原因,還能看到一絲光亮,外面的陽光完全被烏雲所遮擋,底下的帝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一副世界末日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