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樑整個人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可從來都沒有主動問粉絲要過禮物啊,你們大家在這件事情上可千萬不能攻擊我,這個你們大家應該都是可以給我作證的吧?”

於樑就這樣一臉激動的說完了這句話。

“哈哈哈!樑爺着急了,是不是害怕你這麼長時間在我們心底裏搞出來的好形象被我們給弄沒了呀?”

於樑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

“我說哥們兒啊,現在眼看着大戰在即,你們都不鼓勵我一下嗎?在這裏跟我吹着牛逼,是不是害怕到時候吹不動了?”

“你想多了啊!我們不是害怕吹不動了,只是害怕不知道跟誰去吹了。”

“66666……”

於樑和烏拉在前面走着,二狗這傢伙就在後面跟着。

其實到了現在,於樑已經不需要刻意去關注二狗了。

因爲二狗這個傢伙足夠聰明。

而且二狗確實也比較喜歡跟着於樑。

尤其是在這種情況下,二狗是絕對不會離開於樑的,因爲二狗這傢伙已經把於樑當成了自己最親近的人。

……

幾個人往前行走了大約得有半個多小時之後,烏拉就已經藏了起來。

於樑轉過頭看着烏拉,烏拉對着他輕輕點了點頭。

“我已經儘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他說兩地相隔大約半個鐘頭左右,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要是再往前走的話,估計就快碰上他們的大部隊了!”

對面的烏拉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烏拉講完這番話之後,於樑對着她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這個我大概明白!你不用擔心了,你跟二狗先在這裏待着,我上去查看一下!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你那裏沒什麼問題吧?”

當於樑說完了這句話之後,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我這裏當然沒什麼問題了!一切都挺不錯的……”

於樑嘿嘿一笑,順勢對着烏拉伸手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既然這樣的話,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多餘的話也就不說了,你們在這裏稍等一下!” 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他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接着便蹲在地上,就這樣抱着二狗的腦袋,也不知道烏拉心裏到底在想些什麼。

而此時此刻,於樑整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直接朝着對面走了過去。

他一直都在樹叢之中,行走的也是非常緩慢。

因爲於樑心裏非常清楚,尤其是到了現在這種情況,必須得安穩一點,他確實沒什麼辦法。

於樑直接朝着面前靠了過去。

不過烏拉很明顯,用自己的速度作爲比較單位確實有點兒太失策了。

因爲原因非常簡單。

於樑最起碼得走了將近七八分鐘左右,這纔看到了那些傢伙。

那些人圍着一個火堆旁邊,就這樣不知道在說着什麼,甚至於這些傢伙有些時候還會笑一笑。

不過笑歸笑,他們都是非常輕聲的,很明顯,也害怕聲音太大從而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於樑直接繞到了他們身後的位置,這裏有一處小山坡,從這裏過去的話,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下意識拍打了一下自己的胸口。

接着他沒有什麼猶豫,直接轉頭回去又開始尋找烏拉和二狗了。

一寵到底:腹黑老公逗萌妻 於樑來到了烏拉和二狗面前,對着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我剛剛已經看過了,我們從那裏繞過去應該沒什麼問題的,這個你就不用擔心了,剩下的我自己來解決。”

對面的於樑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烏拉輕輕的點了點頭。

現在恐怕最着急的人就是烏拉了吧。

烏拉直接一把抱起來了二狗。

“那我們速度快點吧,一定要提前找到我父親,如果我們能夠跟我父親惠和的話,我想應該沒什麼問題的。”

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他自己走在最前面,烏拉和二狗緊隨其後,而且於樑一直都走的是樹叢之中。

這些樹枝已經把烏拉的皮膚劃出了一道道細痕,只不過烏拉從頭到尾都沒有吭一聲。

相比起來這個,烏拉肯定更加擔心自己的父親,這點是絕對不需要去考證的。

……

大概行走了10分鐘左右,幾個人就已經來到了後面的山坡上。

當烏拉看到那些人數之後,臉上的表情突然之間就變了。

這個於樑之前也看到了。

駐守在這裏得足足得有二三十人左右,而且這些傢伙一個個都是精壯的大漢。

¸ Tтkд n¸ ¢ ○

看到這一幕之後,烏拉的嘴角抽動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似乎略微有些難受。

“這些人很明顯是動真格的了,看來他們這次想把我和我父親的族羣全部都一網打盡,這些人真的是太可惡了!”

於樑呵呵一笑。

只不過他的笑容之中更多的應該是一種滿滿的無奈。

“這種事情也是很正常的,畢竟你們屬於對立的族羣,這個我倒是能夠理解,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接下來你們準備怎麼做?”

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烏拉擡起頭看着他。

“他們已經殺了我不少族人了,我是絕對不會原諒這些可惡的傢伙的!”

於樑聽到烏拉這句話之後,立馬就明白過來這件事情大概是怎麼回事了。

沉默了片刻之後,於樑整個人長出了一口氣,對着烏拉輕輕點了點頭。

順勢比劃了一個OK的手勢。

“我能夠感覺得到,這一次確實是他們的不對,這件事情我會幫你們的,但是我絕對不會殺人!”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伸了個懶腰。

他帶着烏拉和二狗直接繞過了小山坡,還好那些傢伙並沒有發現。

可是……

就在他們快要脫離危險的那一刻,烏拉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樹枝。

頓時只聽到嘎嘣脆一聲!

當這個聲音出來的那一瞬間,對面的所有大漢全部都站了起來,一個個不停的掃視着這邊。

這些傢伙臉上的表情極爲嚴肅,很明顯剛剛這個情況把他們給嚇到了。

也就在這時,於樑他們幾個人的身影就暴露在了這些傢伙的目光之中。

看到這一幕之後,於樑幾乎沒有絲毫猶豫,轉過頭看着一旁的烏拉,直接大喊了一聲。

“還等什麼呢?不趕緊跑!”

喊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直接一把拽住了烏拉的胳膊。

兩個人在前面跑着,至於二狗就在他們兩個人的身後跟着,這種時候二狗還是非常聰明的,知道自己絕對不能拖後腿。

……

對面的那些男子一個個嘴裏不知道嘰裏呱啦着什麼,也朝着於樑和烏拉他們跑了過來。

烏拉一邊跑,一邊喘着粗氣對着於樑開口。

“他們已經發現我們的意圖了,現在過來追趕我們,一定要趕緊跟我父親會和如果,要是被這些傢伙抓到的話,我們就徹底沒命了,他們真的會把我們殺死在這裏的!”

對面的烏拉就這樣一字一頓地說完了這句話。

當烏拉講完這句話之後,於樑輕輕點了點頭。

“最起碼你也得先告訴我,你父親祭祀的地方距離這裏到底有多遠吧!這樣子你讓我怎麼玩啊?”

於樑就這樣冷不丁地說出了這句話。

當於樑講完這番話之後,對面的烏拉連忙搖了搖頭。

“我也是實在沒辦法!你還想讓我怎麼辦啊?我父親他們離這裏還是有段距離的!”

當烏拉說完了這句話之後,於樑整個人的心裏咯噔一聲!

因爲烏拉既然能夠講出來這句話,就說明烏拉的父親距離這裏肯定有一段距離。

這樣一來的話他就有點尷尬了,如果要是繼續把這些傢伙往過引的話,估計遲早都會被他們給追到的。

而且先不說別的。

自己和烏拉的行動速度跟人家比起來,差了根本就不止一個檔次。

主要還是因爲眼前這些傢伙們常年都身處於這種地方,所以他們絕對要厲害多了!

再加上烏拉本就是個女人,所以於樑也不敢使用自己的全力,要不然就只能拋棄烏拉了。

“我感覺樑爺是真的可憐,快點跑啊,他們距離你越來越近了!” “快點兒跑啊,樑爺……”

“我他媽真的是服了!你們說主播這樣子到底是爲了什麼?爲什麼就不能直接把那個女人拋下呢?原本就是他們族羣之間的戰鬥,爲什麼非得要把自己也捲進來?”

“樓上的應該是個新粉絲吧。”

“新粉絲又能怎麼樣?難道你們大家覺得我說的不是對的嗎?人不爲己天誅地滅,我只不過是說出了一個最合適的解決方案而已!講句不好聽的,如果樑爺這一次真的沒去的話,是不是那個女人就不用死了?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了!”

“說實話,我一個老粉絲也覺得人家這句話沒什麼毛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