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能夠免除和葉天縱發生正面衝突,還能拿下賓奇瑞,統一內部的不和諧,與此同時,有了葉天縱的幫助,那對付天樞閣,他們就有了更大的把握。畢竟,能夠調動北境兵馬的人,那絕對不是小人物!

她忽然感覺,自己抱住了一條大腿!

“那葉先生,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您這邊,我靜候佳音,咱們隨時保持聯繫。”

說完。

顧女士轉身便要走。

而葉天縱則是忽然喊住,略微猶豫,最後還是忍不住的說道:“還有個事情,私事兒。你的臉,我能治。但是,在事後咱們再來說這個事情。因爲,我比較欣賞你,如果有可能的話,以後來跟着我幹,你想得到的,我全都能給你。”

“呵呵。”

顧女士同樣還是之前的自嘲一笑,頗爲無奈的搖頭說道:“我這張臉,也就這樣了,這輩子,我就沒有指望過能夠好。其實,戴上面具,誰也看不見我,這樣也挺好的,我已經認命了。多謝葉先生的關心,那我就先走了哈。”

“好,慢走。”

顧女士走了之後,葉天縱也跟着的離開了店鋪。

開車前往縱橫集團。

總部就設立在距離林家不遠的大廈之中。

在車上,葉天縱還接到了林長輝打來的電話,兩個人溝通了一會兒的見面事宜,並且宋慧茹也於早上九點前來報道,說她做事情很聰明,學事情也快,尤其是她是葉天縱的乾妹妹,所以,他更加放心大膽的把事情交給他。

他都已經理得很清楚了,就等着葉天縱過來指示。

不過,他在談話中,除了彙報工作之外,好像還遇見了點兒難處,在電話裏很扭捏,葉天縱也沒有過多的逼問,一切,就等到了集團再說。

半個小時之後,到達目的地。

縱橫集團的名頭雖然打響了,但是還是保持着低調。 淡定爲妙 租賃的大廈,並非氣勢恢宏,其實也就是比寫字樓稍微強那麼一點。來到門口,無論是保安還是前臺,氣質好,形象佳,尤其是待人接物等方面,都非常的親切。這和以往所碰見的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勢利眼截然不同。

聽說是來找林總經理的話,前臺小姐很熱情的引領着葉天縱上樓,一直到了十八樓,等下了電梯之後,正好看見正在忙乎着的宋慧茹。

見到他,宋慧茹很興奮,差點吶喊出聲。但是想着昨晚的叮囑去,她欲言又止之中,只是眼神默契的點了點頭之後,便是帶着工作人員乘電梯關門,而她這樣的表現,也讓葉天縱很滿意,外面一定要裝作不認識,而在家裏,就是哥哥妹妹,怎麼樣都行。

徑自的來到林長輝的辦公室。

正好他房間裏來了客人,葉天縱則是迴避着的躲在旁邊,直到對方離開之後,前臺小姐纔將葉天縱引領進去,關上房門之後,不等葉天縱回答,這林長輝則是主動的說道:

“葉先生,您終於來了。這個事情我是真拿不準,還請您說說,以往我們收購王家,孫家和黃家,都是您自己先安排的,而這次,這趙家的人居然主動前來尋求合作,您說,他這是什麼意思呢?”

…… 嗯?

聽聞。

葉天縱頓時愣住。

這話,什麼意思?

趙家的人,主動前來詢問合作的事宜?

剛剛只是匆匆一瞥,發現那前來溝通談判的人,只是個糟老頭子。

這和趙成功之前跟自己提及的,目前趙家唯一的繼承人,趙家大少爺,完全是截然不同。

對方,大概四十歲,是中年男子,頭頂有些禿,喜歡賭,屬於敗家玩意兒。

葉天縱心中沉思,略微思考了一陣之後,便是走到會客廳那邊,坐在沙發上,翹着二郎腿,勉強保持鎮定的問道:“這個趙家人,應該不是趙家的掌權人吧?那人……”

“葉先生,您好眼力。那個老頭兒,是趙家的管家趙大河,這次前來,他也不是說直接合作,而是在談妥可以合作的領域和對象。”

趙家的管家。

趙大河。

那不就是趙成功的老爹麼?

昨晚才和趙成功溝通完畢,按照他的行事風格,任何事情,肯定都需要和老爹商量。

這老小子,應該知道自己和趙成功的計劃了吧?

不過,幸好自己躲閃得及時,沒有讓對方發現自己,否則,讓他知道自己來縱橫集團,不知道是否會聯想到自己就是總裁。

“葉先生,您在想什麼?”

“沒什麼,這個事情先不談。他所謂的合作與不合作,主動權不在他們那裏。”葉天縱深吸了口氣,關於自己和趙成功的計劃,越少的人知道越好,倒不是怕林長輝會泄露什麼,主要是他還有自己的考量。

轉移話題。

“我問你,他來,除了說是要合作之外,還有說別的沒有?”

“有的。”

林長輝不置可否,轉身從抽屜裏拿出一份請柬,然後走過來,恭敬的遞交:“葉先生,您看下。這是趙管家給我遞過來的請柬。說是,在今晚,希望能夠邀請我們集團的總裁前去江南會所相聚,他今天來應該是許忠明安排的,名義上是邀請合作,實際上是讓咱們赴鴻門宴。”

許忠明。

聽到這裏。

葉天縱心中頓時輕笑了起來。

看來,這趙管家,應該是受了趙家大少爺之託,私底下和許忠明商量好,讓自己前去,然後他們財閥公會目前已經將縱橫集團視作心腹大患,直接弄死人都有可能,這的確是一場危機四伏的宴會!

“葉先生,咱可不能去。本來我還在想,是否應該告訴您,我雖然知道您的本事,可是許忠明身後代表的,可是財閥公會,其中肯定有很大的危險係數,我建議您別去。至少,目前我們接連吞了他們三家的財閥,他們已經狗急跳牆,誰也不敢保證他們會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來……”

“沒事。”

林長輝是擔心葉天縱的生命安全,這一點,葉天縱心知肚明。可是拋卻和財閥公會的恩怨不斷,一來是要先和許忠明過招,瞭解清楚財閥公會接下來的舉措。二來,是有賓奇瑞的事情要解決,否則的話,自己這邊就無法和夜星門完成合作。

呵呵。

內部的阻斷勢力?

要麼對自己俯首稱臣,要麼就徹底毀滅!

再者。

既然這是許忠明和趙家大少爺的陰謀,而自己正好想要吞併趙家,和趙大少爺的賭局,也得被提上日程。所以,綜合以上三點,這個邀約,就必須要去。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這不正是自己的行事風格麼?

“我會去的。”

“林長輝,你不用擔心,你現在最大的責任,有兩點。”

“一個是我妹妹宋慧茹,目前在公司的安排,你給我詳細手下。”

“除此之外,就是現在三個財閥公司都已經併入到我縱橫集團,我希望,不能臃腫,而是要將整個業務給同步展開,目前從發展到延伸,說實話,就我自己都稀裏糊塗的。當然,把業務交給你,我放心,可是你總得讓我心裏有個數吧。”

聽到葉天縱的話。

那林長輝還是憂心忡忡,他提出來的兩個要求,自己這邊都已經安排好了,就等着他過來之後,就要集中彙報。可是今晚的江南會所宴會,這是他最擔心的。

說老實話。

雖然他跟隨葉天縱的時間不久,可是從天南國際再到縱橫集團的總經理,他跟着葉天縱,學習了很多的東西,也知道對方是非凡之人。而正是如此,他就越是希望葉天縱能夠安全。

可是。

他依然穩坐釣魚臺。

這讓自己很擔心,他會不會有事?

“好了,來吧,告訴我,剛剛我的那兩個要求。”

“是,葉先生。”

既來之,則安之。

自己身爲下屬,只能夠做好自己的本分。

這葉天縱看起來已經是下定了決心,而自己也毫無辦法,自己最應該做的,就是爲他保存好基業,甚至是將產業給發展壯大。

“您妹妹,宋慧茹。現在是我們縱橫集團的常務副總經理,換句話說,就是我的助手。我們倆的工作很明確,我負責對外聯絡以及商務洽談,而她,則是負責集團內部的後勤和管理。說白了,就是銷售我來做,而財務人事,她來做,只要能夠將這兩個重要部門給抓住,其他的問題,那都是小問題!”

“很好。”

聽聞,葉天縱頗爲滿意,在公司管理上,這林長輝的確有一手,只要是他拍了板的事情,基本上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葉天縱相信,在以後的業務接洽之中,宋慧茹肯定能夠發揮重要作用,便繼續說道:“那好,接下來,說下一個問題,就是目前的三大財閥以及和我們縱橫集團的主營方向。”

隨後,林長輝開始給葉天縱講解目前集團的總體態勢。

三大財閥,黃家最強,王家最弱。

而孫家,則是其中兩個財閥的調和劑,左右徘徊。

他們三家都有各自歸屬的產業,分別掌管傳媒,金融以及房地產。

每月都會按照各自盈利部分來給財閥公會上供,而財閥公會則是給他們提供庇佑。

這其中,有一個關鍵點,財閥公會之所以會這麼大肆的聚斂錢財,其實,他們也有上供的對象。

不過具體對方到底是誰,什麼身份,無從知曉。

而隨着三個財閥都陸續的被縱橫集團所控制,所以,財閥公會那邊,就迫切的需要扶植出新生力量來維繫之前的脈絡,否則,財閥公會無法上繳的話,那肯定會給他們帶來巨大影響!

“所以,葉先生。我覺得,咱們縱橫集團整合了三個財閥的業務之後,應該以不變應萬變。”見到葉天縱沉默,林長輝湊過來,按照自己的想法說道:“我雖然不清楚您最終的目的,但是,搞定財閥公會這應該是一個既定目標。

所以,咱們將這三個財閥規整起來,除了是讓我們來整體控制之外,讓他們繼續按照以前的業務節奏來走。至於曾經財閥公會提供庇護,我們這邊也可以提供,並且,還是讓他們每月都上繳供奉,然後咱們再來看看財閥公會那邊,會出什麼招,您說呢?”

這倒是葉天縱沒有考慮過的。

他只認爲,將幾個財閥籠絡過來,拔掉葉中天的羽翼即可。

可是,現在他們去了舊的,又開始在扶植新的,如果在臨城市本地不能將對方給牽制住的話,也會迅速的捲土重來,的確得不償失。

現在林長輝提出這個方案來。

倒是有很大的可行性。

繼續維持之前的,只不過是改變了主人而已。

略微思索之後,葉天縱便擡起頭來,說道:“不過,這裏面有一個問題。就是,我一直都沒有搞清楚,這財閥公會,給幾個財閥之間,到底是採取了什麼樣的庇護手段,爲什麼,有這麼多的人擠破了腦袋的想要加入進來?而如果讓我們這邊來庇護的話,那我們應該做什麼?”

“林長輝,以我對你的瞭解,這些信息你應該已經掌握了。現在來跟我說,只是希望我幫你善後,而你好繼續衝鋒陷陣,是吧?”

“哈哈哈!”

聽到葉天縱的話,這林長輝立刻就忍不住的大笑了起來,淡定的說道:“知我者,葉先生也。我的確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而且,前後也經過了詳細的瞭解和調查。如果是讓我來操辦的話,就憑我林長輝的本事,恐怕是不行。可您葉先生,那就是手眼通天的大人物,您來做,最合適。

根據我的瞭解,其實這個財閥公會給他們財閥提供的庇護是,人脈和資源。所謂的人脈,就是他們要做生意,拓展地盤的時候,基本上不會遇見任何的阻攔。而且所謂的資源,也是在他們各自領域之中最好的東西都給拿過來,一切暢通無阻。”

“那按照你這麼說,你的意思是,我們要提供的庇佑,也是這方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