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的早上。

林然一早上就起來嚷嚷要出去,這讓高揚很高興,這正是計劃所必須的關鍵一環,不然在小區入室擄人,會引起社區大媽的責難和報警。

其實,在昨晚,就是星期五,一放學,高揚就叫着說明天不準上街,我要睡覺之類的話,高揚就是反其道而行之,這個丫頭果然上當,以爲高揚真的不想去逛街,所以嚷着要去,而高揚作爲貼身保鏢,當然要隨時陪護!

“我要去萊茵商業街逛逛,老陳,直接去萊茵!”林然在後排道。

“好的,二小姐!”司機老陳道。

而高揚卻又一絲絲擔心,因爲萊茵商業街建在龍城的市中心,是龍城最繁華熱鬧的所在,每天,這裏人流如織,車水馬龍,尤其到了週六週日,更是擁擠不堪。

林然逛這裏,無疑增加了不確定的因素。

“那裏擠死了,不如去購物中心玩吧!”高揚提議道。

購物中心也在市中心,是名牌的聚集地,一般成熟的成功人士都會來這裏,而一般的年輕人則很少來。

“咦,你未老先衰啊,購物中心可是大叔大嬸們玩的好不好?”林然鄙夷道。

“那新華書店呢?”高揚又提議道。

“大哥,你有木有搞錯,天天在學校對着書本,還不嫌累啊,還去新華書店,你腦袋被門擠了吧!”林然這幾天一直憋着一口氣,這次終於逮着機會撒了。

“二小姐,小高說的也有道理,人多的地方不安全。”老陳擔心道。

“陳叔,別聽他瞎說,他就是不想陪我逛,門到門有!你這個貼身保鏢必須貼身保護我,哼!”林然叫道。

“好吧,萊茵就萊茵吧!”高揚無奈道。

這邊,龍城市**的拍賣中心。

今天有五塊地皮拍賣,不過最引人關注的,還是第一塊地皮。這塊地皮就在市中心的繁華覈心區,以前這裏是老的百貨大樓,大約只有十來層,還是十幾年前的建築物,如今龍城日新月異的發展,一般的小區都三四十層了,所以,這個百貨大樓就被拆了,而地皮則拿來拍賣。

各路富豪魚貫而入,拍賣中心頓時熱鬧起來。

巧的是,朱建國進來時,正好碰到剛剛進來的林萬豪。

“林總,好久不見啊!”朱建國主動打起招呼。

“啊,朱總,最近可好!”林萬豪雖然不想見到此人,但是場面上還要寒暄一番。阿兵怎麼不在朱建國的身邊?以前凡有重大事情,這個阿兵一般都陪在朱建國身邊,今天怎麼沒來?林萬豪沒來由地心中涌進一股不祥的感覺。

“我哪裏有你好啊,你今年接連拿地,我可是連塊土也沒有摸着啊!今天,你可讓着兄弟一把啊!”朱建國打哈哈道。

“哪裏,哪裏,朱總你財大氣粗,那麼多產業,幹嘛要進入地產業呢,最近地產行業可是冬天啊!”林萬豪笑道。

“呵呵,時間差不多了,做吧!”朱建國笑道。心中卻暗道:你這個老傢伙,冬天?冬天了,你還左一塊右一塊的拿地?

朱建國和林萬豪在各自手下的簇擁下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今天陪林萬豪的正是孟二柱和阿龍幾個人。

“小許,打電話給司機老陳,今天別讓林然那丫頭出去。”林萬豪吩咐身邊的祕書小許道。

小許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林總,二小姐已經到萊茵商業街了。”小許道。

“讓高揚和老陳看好了。”林萬豪道。林萬豪說完望了望右邊隔着幾個位置上的朱建國,朱建國正對着自己笑。

“喂,老陳,你也跟着二小姐!”小許在電話裏道。

萊茵商業街。

“好的,許祕書!”司機老陳剛停好車,就接到林總身邊的祕書許新的電話。

而這個時候,高揚陪着林然剛剛下車走了沒有幾米。

“二小姐,等等!”老陳喊道。

“怎麼了,陳叔?”林然道。

“哦,沒有什麼人,我待在車裏挺無聊的,我就跟着二小姐,幫二小姐拎拎東西吧!”老陳靦腆道。

咦?這個老陳怎麼突然要跟着自己和林然?雖然這個老陳不足懼,但是又無形中增加了綁架林然的不確定因素。

“陳叔,你有事吧?”連林然都瞧出一些異常了。

“瞞不過二小姐,是這樣的,我兒子小鵬,二小姐見過的,跟二小姐一樣大的,他過幾天過生日,我看着能不能在這萊茵買身衣服給他,小鵬還從來沒有穿過名牌呢?”老陳道。 “是這樣啊,陳小鵬,記得前兩年,還跟我一起玩過,那我送幾件衣服給他好了,我來選!”林然好像突然有了目標似的。本來林然來逛街,就是漫無目的,現在有了目標,也就有了精神。

萊茵的人真多,顯得很擁擠。

這個店逛到那個店,不一會,老陳手裏提了幾個袋子。

“二小姐,好了,也就買了這麼多了,不要再給小鵬買了。”老陳想不到二小姐會這麼高興,一下子買這麼多衣服送給小鵬。其實,小鵬的生日還早呢?剛剛老陳就是找個藉口跟着林然,然後保護林然而已。

“沒事,總之今天有免費男模特試衣服!”林然說完看了看高揚。

“我身材這麼好,不做模特真是可惜,有種暴殄珍物的感覺!”高揚裝逼道。

“真無恥,人家模特都有腹肌的好不好,你有嗎?”林然譏笑道。

“被你說對了,我還真有腹肌,還八塊呢!”高揚繼續裝。

“吹吧,你能有八塊腹肌?”林然懷疑道。

“你不信,找個機會,我脫光衣服弄個裸體給你瞧瞧。”高揚笑道。

高揚故意把“裸體”兩字說得很重,果然,林然一聽到裸體,小臉不禁微微紅了,爲神馬?

因爲,上次,在房間被蟑螂小強嚇的那次,高揚衝進林然房間,然後就看見林然那誘惑的裸體,不過,事後,高揚死活不承認,說什麼都沒有看到。

而林然也是似信非信高揚沒有看着的話,隱然覺得高揚就是看着自己的裸體了。想到這些,林然不僅臉紅了,而且心跳也悄悄加速了。

“只要你敢脫,我就敢看!”林然倔強着道。

兩人在前面打情罵俏,而老陳提着衣服在後面跟着。

高揚拿出手機看了一下時間,已經九點出頭了,時間已經差不多了,綁架計劃能實施了。

盛世強寵:純禽老公梟寵妻 “好累呀,陪女生逛街真累,找個地歇歇吧!”高揚假裝叫道。

“是有點累了,找家奶茶店吧!”林然道。

“報告,前面就有一家coco奶茶店!”高揚四處瞄了瞄道。

這家奶茶店的門口就有幾張桌子椅子什麼的,林然領着高揚還有老陳做了下來。

這張桌子上還放着不少剛剛走掉的人丟下的奶茶杯什麼的,高揚將這些垃圾統統扔掉。

然後點了三杯奶茶,一面玩手機一邊喝起來。

高揚不着痕跡地給阿兵發了條短信:萊茵,coco奶茶店門口。

不一會,一輛商務車疾馳而來,停在了萊茵的入口處,從車上下來五六個黑道人物,急匆匆往萊茵的coco奶茶店趕去。

高揚已經看到領頭的阿兵帶着四五個手下直撲而來,而高揚和阿兵目光接觸一下後,假裝什麼都不知道。

阿兵總共帶來五個人,三個人分散周圍,兩個人直接架起正在喝着奶茶的林然。

“啊,你們幹什麼?”林然大驚失色叫道。

這些人什麼也不說,強行架着林然就走,而林然則大聲呼救。

老陳發覺不對勁時,已經遲了,股不了那麼多了,老陳扔下手中的奶茶和衣服,撲向抓着林然的兩人,急道:“二小姐~~~”

“砰”的一聲,被邊上的阿兵一個側鞭腿直接踹倒在地。

阿兵制服老陳,然後領着手下迅速向商務車撤退。

“高揚,高揚,救我~~~”林然突然想起自己還有個貼身保鏢,而且這個貼身保鏢很厲害。

當林然一邊呼救一邊望向高揚之時,卻見到令林然驚恐的一幕:倒地的司機陳叔掙扎着站起來,卻被高揚揮掌斬在脖子上,然後暈倒~~~

什麼?高揚爲什麼這樣?爲什麼打陳叔?高揚是臥底?

難怪,他那麼好的身手不來救我,想不到高揚是這樣一個人!

林然想到很多,包括與高揚的點點滴滴,但就是沒有想到高揚回出賣自己。

“救~~我~~~”林然還想大聲呼喊之時,卻被阿兵直接拿了一塊毛巾塞住了嘴。

林然的一雙眼睛狠狠地盯着跟上來的高揚。

接着,林然被扔進商務車,高揚也跟車而上,商務車絕塵而去。

龍城市**拍賣中心。

一號地皮剛剛開始開拍。

“一號地皮位於市中心核心地帶~~~起拍價五億~~~每次加價一千萬~~~”拍賣會的主持人道。

“五億一千萬!”一個老闆舉牌。

“五億兩千萬!”又一個老闆舉牌。

…………

而龍城的地產大亨林萬豪則毫無動靜,林萬豪知道,價格將不斷上翻,這樣的價格又怎麼值得林萬豪出手。

朱建國也沒有出手,他在等林萬豪出手,然後再伺機而動。

不一會,一號地皮已經不經意地舉牌了幾十輪,已經到了八億多了。

“八億五千萬!”

“八億六千萬!”

“八億七千萬!”

…………

再快到九億的時候,林萬豪出手了,直接讓祕書許新喊價:

“十億!”

十億一出,頓時全場譁然,好幾個剛剛還頻頻舉牌的老闆馬上退出了競爭。

“十億一千萬!”還有一個富豪不死心,又舉起了牌。

這邊林萬豪直接竄上了另一個高度。

“十一億!”

那名不死心的舉牌者這次終於不甘心地放下了手中的牌子。

“十一億,一次!”主持人大聲喊道。

“十一億,兩次!”主持人更加大聲喊道,其實主持人很想有人舉牌,因爲他的佣金是跟成交價掛鉤的。

就在主持人剛剛想喊成交之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