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吧,更新的時候,心血來潮的在章節後面ps了幾句求月票,那是咱們少主上傳兩個多月以來二蛇第一次在章節後面與大家說話。本來想咱們的訂閱很不錯,第一次求票,大家怎麼也應該給點面子,拉個百八十票的應該不難。卻不想,從十二點更新,二蛇一直眼巴巴的等到一點多兩點,愣是一張月票也拉不到。

當時二蛇就蒙了,靠啊,咱這第一次,也未免太不值錢了吧?就算是去那種地方圈圈叉叉啥的,第一次好歹人家也會賞你個紅包啊不過當時二蛇自我安慰說,嗯,可能是現在太晚了,兄弟姐妹們都已經睡覺了,可能明天起來看到就會投票。好吧,等不到一票只能心情鬱郁的上床睡覺,結果,本來就一直有失眠症的二蛇,昨晚更是嚴重失眠了。我不知道躺床上睡了多久,反正一直睡不著,結果拿手機開音樂一邊聽一邊睡,而且還是聽那種容易催眠的佛音歌曲。但還是沒用,不知道折騰了多久,才模糊的睡著,然後早上六點多就醒了,就再也沒睡著過,硬是在床上躺到十點多,實在受不了,起來吧

起來打開電腦,登陸網站,一看,好嘛,四票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當時的心情,反正昨晚心血來潮求求月票,就是想沖一下月票榜,找點刺激,然後往死里逼自己爆發一下。結果,碼字漏*點沒有刺激到,倒讓這巨大的打擊弄得差點萎掉了。早知道這樣,我tmd求個毛的票啊,老老實實穩穩定定的保持一天兩更,就已經很好了。

好吧,現在說這個已經晚了,票不求也已經求了,但二蛇不甘心啊,第一次開口向大家求月票,整整十七八個小時,只求來了可憐的六票。

在這裡借用月關大神的一句話,訂閱,是本份,月票,是情份。

現在第一次開單章專門向大家求一個情份,不要讓二蛇丟人丟到姥姥家去,可以嗎?

第一次,一去不復返,請大家珍惜啊

求月票

求月票

求月票 第121章四個九級武聖

夕陽西下。

山林里,小土堆旁,一男二女圍坐在燃燒旺盛的炭火邊,炭火兩邊各搭著一個三角架,一條長而堅實的木棍架在兩個三角架的支撐點上。木棍中間串著一隻肥美山兔,男人不斷的翻轉著手中的木棍,木棍上被烘烤得呈現金黃色的山兔身上的肥油時不時的往炭火上掉。滋滋作響間,一股令人食慾大振的香味飄散開來,讓旁邊二女胃口大開,盯著木架上的肥兔不斷的吞咽著口水。

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藍羽王夫婦與安若妮三人。

「藍哥,到底熟了沒有啊,都急死人了」已為人.婦的莫蘭出聲催道。

「呵呵,快了快了,馬上就好」藍羽王笑呵呵的繼續翻轉著手中的木棍。

「藍叔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一邊的安若妮讚歎的說道。

莫蘭美眸柔柔的瞥向藍羽王,嘴上卻口是心非的說道:「若妮小姐你太誇獎他了,主要是他嫌棄我手藝不好,但人又好吃,所以只能自己研究了。」

藍羽王莞爾一笑,說道:「我哪敢啊,蘭兒你能做給我吃,那是我的福份,別人求都求不來呢,我這不是體貼你不讓你這麼辛苦,所以才自己動手的嘛」

「就會邀功。」莫蘭白了他一眼,然後又兩眼放光的催道:「快點啊,到底熟了沒有啊?」

「得了得了,看你嘴饞得」藍羽王瞥了眼木架上的肥兔,也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便伸手撕了兩塊腿肉遞給安若妮與莫蘭,然後笑道:「可以了,趕緊嘗嘗看味道怎麼樣?」

莫蘭與他夫妻一體,自沒必要客氣,一把就接過兔腿肉咬了一口,而安若妮與他們夫妻相處也有一段時間了,同樣不需要客氣,也是接過兔腿肉小咬了一口。

「好吃,肉質既香且鮮,肥而不膩,當真是難得的美味。」莫蘭吃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條縫了。

安若妮同樣贊道:「是啊,真是難得的美味呢,除了在歐陽公子那裡有幸品嘗過比這更好的茶酒以及水果外,在其它地方真難吃到與這個相提並論的美味。」

藍羽王也撕了一塊兔肉慢慢咀嚼著,聽安若妮提起歐陽公子,登時神色肅然,真誠的讚歎道:「歐陽公子擁有的東西不是我們可以揣測的,那些茶酒水果哪一樣不是極其珍稀之物?在沒遇到歐陽公子前,我自問見識也算廣博了,可在遇到歐陽公子之後,才知道自己的井底之蛙啊」

「若妮小姐,你與歐陽公子這麼熟,知不知道他是什麼來歷啊?」莫蘭自從與藍羽王成親之後,經常聽丈夫提及歐陽公子的一些事迹,是以她對於歐陽萬年也是相當佩服以及有好感的。只是丈夫也並不知道歐陽公子是什麼來歷,只知道他很厲害很厲害,身世背景非常駭人罷了。此時聽兩人再次提起,不由得好奇的問安若妮,畢竟丈夫也說了,若妮小姐比他認識歐陽公子還要早……興許,丈夫不知道的事情,若妮小姐會知道呢?

安若妮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跟歐陽公子認識,我從沒問過他的來歷,他也從沒向我提起過。反正不管他什麼樣的身份,他對我都是有大恩的,這輩子都報答不完。」

「嗯,說得也是,他對我們夫婦也是有大恩的,沒有他咱們別說在一起了,都已經是天人永隔了,這份恩情我也時刻銘記於心的。」莫蘭贊同的說道。

藍羽王又把剩下的兩塊腿肉撕下來遞給安若妮與莫蘭,然後對莫蘭說道:「這份天大的恩情,不僅我們,就是以後的子子孫孫也要銘記於心。」

莫蘭點點頭,覺得丈夫說得對。

三人一邊吃著難得的美味一邊感慨著歐陽萬年的大恩,雖然對於歐陽萬年而言,幫助他們三人只不過是舉手之勞,但這區區舉手之勞,對三人而言卻是恩重如山。

很快,那隻美味肥兔就進了三人口腹,剛擦完手,藍羽王忽然眉頭一皺。

「藍哥,怎麼啦?」莫蘭第一時間發現了異常。

藍羽王低聲說道:「若妮小姐,蘭兒,似乎有人沖著我們而來,等會記得小心一些。」

安惹妮與莫蘭聽得神情一凝,如果來的是一般人,以如今藍羽王的修為,絕對不會放在心上的。可現在,從他凝重的神色中便可以看出,此次來人應該很不簡單。

刷刷刷刷

四道人影破空而來,落在藍羽王等人面前。

藍羽王當即心中一凜,暗忖果然是來者不善啊

九級武聖

四個九級武聖

四人當中,一身紫袍的中年人神情冷漠的斜瞥向藍羽王,冰冷的問道:「藍羽王?」

藍羽王也不動怒,心念急轉,表面上卻淡淡的道:「正是藍某,幾位有何見教?」

「旁邊這位應該是你夫人莫蘭小姐吧?還有這位,應該就是安若妮小姐了。」紫袍中年人輕描淡寫的說道:「把你從九級武聖中階突破到九級武聖巔峰的秘密說出來,我們幾個立刻就走,否則就算你能從我們四人手中逃走,你夫人與安若妮小姐也必然會落在我們手中……」

藍羽王臉色一沉,冷冷的盯著紫袍中年人。心中卻生出了疑問,這個秘密,到底是誰泄露出去的?想想應該是雲幕城莫氏家族的人吧,畢竟自己在莫氏家族突破的消息有不少人知道,雖然那些人不一定是有意把這消息泄露出去,但可以是無意間泄露的。

「你不用這樣看著我,這是我們不想麻煩,所以才給你這個機會,識相的就趕緊做出決定,否則錯過這機會就別怪我們幾個心狠手辣了。」紫袍中年人淡漠的說道。

其它三人也是一副勝券在握的表情。

「呵呵,你倒是有信心,明知道我突破到九級武聖巔峰的修為了,還敢來找我麻煩,看來你也不是什麼無名之輩,敢不敢報上名來?」藍羽王淡笑道。

「我看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知道我們的來歷后,我們是不可能會再讓你活著,留著你這麼一個危險敵人,怎麼說也是一個巨大隱患。」紫袍中年人倒也誠實,把原因都說得清清楚楚。

「哼,就算你不說,我就不會知道了嗎?別說我們明月帝國了,就算是整個蛇貝大陸,一共加起來才多少個九級武聖巔峰的存在?」藍羽王哼道。

「正因為如此,老夫才與你說那麼多廢話,否則一旦動手,你以為還會給你活命的機會嗎?」紫袍中年人冷笑道。

「你們就這麼有把握能把我滅殺掉?既然你們也知道我是從九級武聖中階一次性突破到九級武聖巔峰的,那幾個月過去了,你們怎麼知道我不會再次突破?」藍羽王半眯著眼睛說道。

紫袍中年人等四人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不過隨即又恢復正常,仍然是紫袍中年人說道:「藍羽王,我承認你確實是百萬年難遇的絕世天才,但你也休想嚇我,從九級武聖中階達到九級武聖巔峰才幾個月,怎麼可能會再次突破?你以為我不懂九級武聖巔峰要作出突破有多難嗎?就算你再有手段,也不可能一點限制也沒有。所以,你還是趕緊把突破的方法告訴我們吧,再這樣拖下去也沒有任何意義,跑是跑不了,也不可能有人會來這種地方救你,何不幹脆一點呢?」

「呵呵,如果你們真的那麼有把握勝我的話,就不會羅羅嗦嗦的跟我說這麼一大堆了,早就已經動手了吧?」藍羽王輕笑道。

安若妮與莫蘭兩人站在旁邊傾聽著雙方你來我往的試探,她們都是聰明人,早便清楚其實雙方都沒有一點把握。她們這邊就不用說了,藍羽王不動手,完全是顧慮到她們兩個的存在。而對方不動手,則顧慮藍羽王的修為,雖然藍羽王說的再次突破他們也覺得不可能,但即便沒有再次突破,以藍羽王九級武聖巔峰的修為,那也是一**煩啊

一來,一旦動手,紫袍中年人他們的身份必然暴露,這樣如果不真的把藍羽王滅殺當場的話,那後果可就要命了。畢竟一個九級武聖巔峰存在即便對付不了你,但隱在暗處對付他們各自的勢力或家族,卻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二來,真要動手的話,他們四人雖然有把握能夠滅掉藍羽王,但想不付出一點代價就做到這一點,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說句不誇張的話,一個九級武聖巔峰的強者一旦發飆,拼著重傷或豁出性命不要,反過來滅掉他們兩三個也不是不可能的。

因此,如非必要,紫袍中年人等四人也不想輕易出手的,能用語言搞攻心戰達成目的那是最好的,實在搞不定再出手那也不遲啊

「好吧,藍羽王,我承認我們四個雖然對滅殺你很有信心,但不可能不付出點代價。不過,今天我們幾個一定要達到目的,如果你不合作的話,那我們寧願付出代價也要把你滅掉,別以為我們做不到。現在我數到三,如果你再不合作,那咱們就以實力說話吧」

紫袍中年人說到這裡,略一停頓,眼神冷冷的瞥著藍羽王,一字一頓的數道:「一,二,三……」 第122章貪婪之心惹的禍「等等」

當紫袍中年人數到三時,藍羽王不得不出聲,因為他賭不起。當初歐陽公子離開的時候,就千交待萬交待的讓他照顧好若妮小姐,現在在四個九級武聖面前,如果真撕殺起來的話,他怎麼保證得了若妮小姐的安全?

「嘿嘿,識時務者為俊傑,我相信藍羽王你是聰明人」紫袍中年人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心不甘情不願的藍羽王剛欲拿出一點歐陽公子贈送的珍品來打發眼前這四人的時候,忽然間聽到一句傳音,當即心頭狂喜。手一翻,拿出了歐陽萬年贈送給他的那把下下品仙劍,然後怒氣沖沖的一劍刺向紫袍中年人。

劍未到,劍氣先行

紫袍中年人被藍羽王這突如其來的一劍給殺了個措手不及,心中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藍羽王敢先動手?剛剛他那不甘的神色,明明已經看出他真的是妥協了,可突然之間便改變主意,繼而對他出手,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難道他真的不在乎那兩個女人的死活了么?

當然,這些都只是紫袍中年人腦海中瞬間閃過的念頭,在面對藍羽王這突如其來的一劍,紫袍中年人陡然側身,那股劍氣「嗤」的一聲貼著衣服穿了過去,險而又險的避開了這一劍。不過,雖然他的反應速度夠快,但身上那件紫色長袍卻還是被藍羽王那一劍的劍氣劃了一道足足十寸長的口子,

驚怒交加的紫袍中年人暴喝一聲道:「都給我上,文啟,你去抓那兩個女的。」

藍羽王根本不理那個叫文啟的九級武聖,直接持仙劍狠狠一劃,一股比之前凌厲十倍的劍氣斜斜的划向紫袍中年人以及另外兩位九級武聖。

紫袍中年人已經從剛剛的那一擊中回過神來,此時再應付這股劍氣自然不是難事,但另外兩位九級武聖可沒他那麼厲害,被這一道凌厲劍氣逼得不斷後退,直接倒退數十丈才把那股劍氣應付過去。

藍羽王得勢不饒人,一道道凌厲劍氣划向紫袍中年人等三人,那瞬間爆發的威力讓三位武聖側目。當然,紫袍中年人三人也不全是挨打,都抽空拿出了各自的神兵武器,大家都是九級武聖級別的存在,隨手一劃都是威力巨大的殺招。但讓紫袍中年人等三人難以置信的是,藍羽王只是閃避紫袍中年人的劍氣,而對其它兩位九級武聖中階與九級武聖高階修為的劍氣根本不閃避,任由那凌厲的劍氣劃在身上。

防禦神器

紫袍中年人等三人瞬間得出了結論,沒想到這藍羽王如此厲害,不光手中有厲害的攻擊神器,還擁有最為珍貴的防禦神器。

藍羽王擁有歐陽萬年贈送的那件護體鎧甲,對於修為比他低一階二階的那兩名九級武聖,他直接就無視他們的攻擊,只閃避紫袍中年人這個同為九級武聖巔峰的攻擊。因此,雖是以一敵三,但仍然是攻多守少,佔據著絲絲上風

再說那個叫文啟的九級武聖,在老祖宗的吩咐下,直接撲向莫蘭與安若妮二女,打算先把兩人抓為人質再用來威脅藍羽王。在他眼裡,莫蘭與安若妮那點可憐的修為,他完全是手到擒來,沒有絲毫難度。

誠然,莫蘭與安若妮二女在看到文啟撲過來的時候,剛開始確實擔心,畢竟兩人也不過是區區六級武皇的修為,在遇上九級武聖級別的強者,就跟三歲孩子對上成年大人一樣。可後來聽到一句傳音之後,兩人便瞬間淡定了,看著撲過來的文不僅不驚惶,反而露出了一抹笑容。

文啟武聖看到兩女居然露出一抹笑容,暗忖兩人不會是被嚇傻了吧?可接下來他就知道,他錯了,原來人家不是被嚇傻,而是有高人在暗中保護著呢在文啟武聖剛欲抓住兩女的時候,一道指風突兀破空而來,速度之快連他這個堂堂九級武聖中階的高手都來不及反應,然後就中獎了……

這邊文啟武聖剛剛中獎倒地,那邊的紫袍中年人等三人便發現了,眼中瞬間一凝,紫袍中年人似乎看出情況有些不妙了,當即閃身朝莫蘭與安若妮抓去。

「啉」

又是一道指風破空而來。

快很快非常快

快到紫袍中年人這個九級武聖巔峰強者也來不及閃避,然後被那道指風瞬間重創。紫袍中年人在重傷摔倒的時候,眼尖的看到兩匹棗紅色的駿馬拉著一輛豪華馬車凌空踏來……

而另外兩位九級武聖一時心神劇震,被藍羽王的兩道劍氣劃了個正著,同樣是重傷的下場。

就這短短的一瞬間,四位九級武聖全部重傷,摔倒在地的時候仍然不敢相信這是真的,特別是紫袍中年人,眼睜睜的看著那兩匹棗紅色的駿馬拉著那輛豪華的馬車踏空而來,然後停在他的面前。一個中年人一個年輕女子以及一個小少年從那輛詭異馬車中走了出來。

「歐陽公子」安若妮與藍羽王夫婦同時喊道。

直到此時,那個紫袍中年人才恍然,原來這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歐陽公子啊,果然是名不虛傳

「歐陽公子,真是慚愧啊,如果不是您剛好趕到的話,今天老朽就要被這四個渾蛋給拿捏住了,說不得會損失慘重。」藍羽王汗顏的說道。

歐陽萬年擺了擺手,微笑的說道:「這怪不得你,如果不是要照顧若妮小姐的話,你就算贏不了他們幾個,那他們幾個也奈何不得你。」

……

趙若晰沒有理會歐陽萬年等人的說話,而是小跑的來到安若妮面前,眨巴著眼睛問道:「你就是安若妮安姐姐嗎?我叫趙若晰,認識你很高興」

「……」安若妮微微一愕,然後笑道:「是趙若晰妹妹啊,我就是安若妮,認識你很高興」

「安姐姐,我跟你說哦,我跟萬年哥哥是在尚武學院總部……」趙若晰滔滔不絕的把她跟歐陽萬年認識的經過說了出來,一副很自來熟的樣子。

……

「他們四人的來歷,你都知道了吧?是為了什麼而來?」歐陽萬年瞥了重傷倒地的四人一眼,朝藍羽王問道。

藍羽王點點頭,說道:「沒全部認出來,不過帶頭的那個我倒是認出來了。」說到這裡,轉向倒在地上一臉蒼白的紫袍中年人說道:「如藍某所料不差的話,閣下應該是明月帝國皇族的成員吧?」

紫袍中年人眼中一抹憂慮瞬息閃過,然後倔強的扭過頭去,不搭理藍羽王。

「痛快的把一切交待清楚,我會視情況給予輕重不同的懲罰,但如果找死般來個一問三不知,或乾脆不搭理的話,那本少主不介意送你們一程。」歐陽萬年淡淡說道。

紫袍中年人眼中一陣猶豫,他對於歐陽萬年的話可不敢輕視,剛剛那一道指風即便不是他出的手,那也肯定是他身邊人出的手。想想連他堂堂九級武聖巔峰級別的強者,竟然就這麼被一道遠遠彈射而來的指風給搞定了,可想而知出手之人的實力有多麼的厲害了。擁有這種手下的人,他當然不認為人家是同他開玩笑,要滅殺他這樣的人,對人家來說跟捏死一隻螞蟻差不多。

因此,紫袍中年人念頭一轉,決定還是實話實說的好,到時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至少那樣還有活下來的希望。思之至此,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紫袍中年人就像竹筒倒豆般,把事情經過全部交待得一清二楚。

原來,這紫袍中年人不是別人,正是永昌王那個突破到了九級武聖巔峰修為的祖爺爺,而另外三人當中,那個文啟與另外一個九級武聖中階修為的都是明月帝國皇族成員,唯有那個九級武聖高階修為的乃秦國公府的秦氏先祖秦山。

事情的經過是永昌王引起的,他當初在雲幕城放出那種話來,自然也派人在那裡暗中監視著莫家,特別是莫蘭,是監視之人重點關注的對象。千年來,莫家確實不敢違抗他的話,莫蘭也不曾再跟任何男人往來,甚至不與她心上人見過一面。可前不久,那個藍羽王突然進入雲幕城,然後以迅不及掩耳的速度與莫蘭結為了夫婦。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永昌王當即大怒,然後一調查,又被他發現了一個秘密,那就是藍羽王在莫家只用了三天時間從九級武聖中階突破到九級武聖巔峰。發現了這麼一個秘密之後,永昌王二話不說就找到了祖爺爺,把這消息告訴他老人家。

永昌王的祖爺爺對此自然非常感興趣,剛好秦國公府也意外知道了這個消息,秦氏先祖又恰巧的過來求見永昌王的祖爺爺,最後二人一番密議,才有了今天這一幕發生。

這一切說穿了,還是貪婪之心惹的禍啊

歐陽萬年聽完一陣搖頭,最後對藍羽王擺手說道:「把他們四個的修為廢掉,然後留他們一命,讓他們安安份份的安享晚年吧」

ps:非常感謝大家的打賞還有月票,一個單章,總算求來了五六十票,二蛇也應該滿足了。不過,既然二蛇已經開始想著沖一把月票榜,還望有月票的兄弟姐妹們支持一把,以後我很少會在章節留言,也肯定少開單章,因為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歡看。今天之所以在這章節後面留言,一來是感謝兄弟姐妹們的打賞跟月票。二來是跟大家說一下以後的更新時間,從明天開始,如果沒有特殊原因,更新時間固定為晚上十點,連續兩更,如有變動再行通知,謝謝 第123章離別,前往土系神位面半年後。

邊荒城。

歸雁樓。

已然十四歲的歐陽萬年,進入六級武皇修為的安若妮與趙若晰,九級武聖巔峰修為的藍羽王以及他的老婆莫蘭,還有一個便是被逼認歐陽萬年為主的法則大圓滿強者林百羅了。

六人齊聚在歸雁樓的一間包廂裡面。

「來,咱們干一杯,往後再聚,那就是三百年後的事情了。」 吸血美男饒了我吧 歐陽萬年端起酒杯站起來感嘆道。一晃眼,來到蛇貝大陸已經足足一年了,現在也到了離開的時候了。

「萬年哥哥,三百年後,你可一定要回來啊,如果你不回來,我就到神位面去找你。」趙若晰眼眸含淚極是不舍的站起來說道。

其它人也一一端起酒杯站起來,很鄭重的喝了這一杯離別酒。當然,這酒自然不簡單,乃歐陽萬年拿出來的,不僅僅味道絕佳,且還能增進修為。

喝了這一杯離別酒後,眾人才一一坐下,歐陽萬年才微笑道:「放心吧,哥哥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既然說了三百年後會回來接你們,自然就會回來。」

「萬年哥哥,那你此去是去哪個神位面,有計劃了嗎?」安若妮問道。這半年來,經過趙若晰丫頭的影響,安若妮也開始管歐陽萬年叫哥哥了,不像以前一樣很客氣的稱之為歐陽公子。

「嗯,說到神位面,我不是很了解,暫時還不知道先去哪個神位面,這點倒要問問林百羅了。」歐陽萬年笑道。

慢慢回味著剛才那杯美酒味道的林百羅聽到少主提及他的名字,當即微笑道:「其實神位面簡單說起來也沒什麼的,諸如七大元素神位面,基本沒多大區別。非要說有的話,也就在於元素法則的修鍊了,如修鍊土系元素法則的就應該到土系神位面去,修鍊其它元素法則的也大抵如此。總之,主修什麼元素法則就應該到什麼元素神位面,這對元素法則的修鍊有好處。當然,這只是針對一般修鍊者而言,少主你是不在此列的。」

「百羅前輩,那四大至高位面呢?」藍羽王神色閃亮的問道。

包括歐陽萬年在內的所有人都看向林百羅,畢竟林百羅乃縱橫七大神位面以及四大至高位面上百萬紀元的絕世高手,對於四大至高位面的了解自然不是歐陽萬年等從沒去過的人能比擬的。

「這四大至高位面乃是四大至高神創造的,分別是修鍊毀滅規則的地獄位面,修鍊死亡規則的冥界位面,修鍊命運規則的天界位面,修鍊生命規則的生命神界位面。」林百羅頓了頓,接著說道:「在這四大至高位面中,地獄位面主殺戮,冥界位面則屬於亡靈的世界,生命神界位面最是神奇,而天界位面則最為和諧。四大至高位面的大概特點就是這樣,少主你喜歡哪個位面的特點就選擇去哪個好了」

原來如此,林百羅幾句話把七大元素神位面以及四大至高位面的特點全部點了出來,這樣一來就比較好選擇了,而像藍羽王等人也已經是心中有數。

「萬年哥哥,那你準備去哪個位面啊?」趙若晰眨巴著眼睛問道。

歐陽萬年微一沉吟,說道:「這樣吧,我先去土系神位面,如果有必要的話可能還會去一下風系神位面,等解決一些事情后,再去四大至高位面之一的地獄位面玩玩。」

眾人自然沒有異議,然後便不再討論這個事情,分別在即,那份難捨難分就不必細述了。

之前明月帝國皇族的事情,歐陽萬年已經讓羅特家族的人去警告了,現羅特家族的人已派人在暗中保護著安若妮與趙若晰了,只不過歐陽萬年沒有告訴她們兩個而已。現在蛇貝大陸的事情該解決的都已經解決,就連曾經的幽峰主神畢波卡離開時留下的的那塊玉簡他也看到了,可以說,現在的歐陽萬年已經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

曲終人散,該分別的還是要分別,歐陽萬年也不是那種喜歡兒女情長的人,跟安若妮與趙若晰二女也沒什麼感情糾葛,嗯,至少目前還沒有。所以,他招呼了一聲,然後與林百羅一起飛身而起,瞬間消失在北方天際……

「萬年哥哥……」

「歐陽公子……」

安若妮、趙若晰二女與藍羽王夫婦眼中都噙著淚水,儘管他們四人中與歐陽萬年認識最早的安若妮也不過是區區一年時間罷了。但人與人的情感總是這麼奇怪的,不投緣的時候即便是打小就認識,交情也不過是泛泛,可一旦投緣了,即便是剛認識不過幾天,也能好得跟親兄弟親姐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