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的時候江帆房裡可熱鬧了,尖叫聲、嘈雜聲、喘息聲混亂一片,整個大使館的人被吵得睡不著覺。

兩日後江帆回到了東海市,和平常一樣,江帆在東海人民醫院院長辦公室里看報紙,突然傳來敲門聲,「小蕾,你看看是誰來了?」江帆道。

張小蕾立即打開辦公室門,門外是一個大胖子,「余局長,您怎麼來了?」張小蕾驚訝道。

「呵呵,我是有事情請江院長幫忙的!」余局長微笑道。

「哦,請進吧!」張小蕾微笑道。

余局長進了院長辦公室,「余局長,有什麼事嗎?」江帆微笑道。

余局長擦了下額頭喊,哭喪著臉道:「江院長看,您這次可要幫助我!這次省委書記下了死命令,如果查不出案子,我可要丟官失業了!」

「到底出了什麼事呢?」江帆驚訝道,他知道余局長肯定是有十分棘手的事情才會來找自己的。

「三天前,我們東海市的438號公交車突然失蹤了!」余局長滿臉驚訝道。

「公交車被盜了嗎?」江帆道。

余局長搖頭道:「不是被盜了,而是在晚上的出車的時候連車帶人都神秘消失了!」

「什麼,連車帶人都失蹤了!是在什麼地方?」江帆吃驚道。

「就在東海市的北城區的郊區失蹤的,那是公交車線路上最後一站,那天晚上大約七點半左右,公交車出去后再也沒有回來!」余局長臉上露出恐懼之色。

「你知道公交車上多少人嗎?」江帆道。

「根據我們這幾天調查,438公交車失蹤之前車上大約三十多個人,失蹤地點就在最後一站辛集里。」余局長道。

這些都是他調查那天乘坐438公交車的乘客所知道的,因為路途中有不少乘客上下車,就在辛集里的前一站就有兩名乘客下車了,這些就是調查這兩名乘客推算出來的。

「你們派人在辛集附近尋找了嗎?」江帆道。

「我派人在辛集附近尋找了三天,都沒有發現任何線索,也沒有找到車子!」余局長道。

江帆皺眉道:「這麼大公交車怎麼會失蹤來了呢?真是怪事了!」

「就是呀,車上還有那麼多乘客呢!難道人間蒸發了!」余局長搖頭道。

「途中肯定有不少乘客下車,你調查了那些中途下車的乘客沒有?」江帆道。

「中途一共下車了幾十個人,已經很難全部找到了,只找到了在辛集里前一站下車兩名乘客,還有更前面點下車的乘客也調查了,一共調查了二十多人,他們都說那天公交車上怪怪的,具體有什麼古怪誰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余局長道。

「這樣吧,我們到辛集里去勘察現場吧,也許有什麼發現呢!」江帆道。

「好的,我開車去!」余局長點頭道。

江帆隨著余局長下樓,坐上他的警車,大約半個多小時候到了辛集里。這裡是北城區的郊區,居住的人很少,基本都是附近的村民。

「余局長,你調查了附近的村民,有什麼收穫嗎?」江帆道。

「調查附近村民,他們反映根本沒有看到公交車來這裡,那天晚上最後一班車沒有來!」余局長道。

「你的意思是他們所有人沒有看到438公交車到辛集里最後一站?」江帆道。

「是的,沒有任何人看到公交車來辛集里!」余局長道。

「這樣看來438公交車是在往辛集里路途中消失的,你調查了辛集里與前站的那段距離嗎?」江帆道。

「調查了,沒有人看到公交車,因為那時候天已經黑了,如果有公交車來,肯定可以看到公交車車燈的,可是那天晚上沒有人看到公交車的車燈。」余局長道。

「這也太離譜了吧,難道公交車蒸發了!」江帆驚訝道,江帆立即召喚納甲土屍。

片刻之後納甲土屍從地下冒了出來,「主人,您有什麼吩咐?」納甲土屍道。

「傻蛋,你在這附近查探看看有沒有公交車!」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立即遁入地下調查去了,江帆和余局長在附近勘察,片刻之後納甲土屍從地下冒出來,「主人,這附近三十里沒有發現公交車,也沒有發現乘客的屍體。」納甲土屍道。

這次江帆傻了眼,震驚道:「難道公交車穿越了!」

隨後江帆又親自在辛集里附近勘察,一連尋找了一個多小時沒有任何收穫,無奈之下江帆和余局長回到了西城區公安局。

江帆在余局長辦公室里翻閱余局長調查的資料,他正在看資料的時候,突然余局長辦公室電話響了,余局長立即接電話:「什麼!在南城區的西鳳山上頂上發現了438公交車!」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江帆也驚呆了,明明在北城區失蹤的公交車怎麼會出現在南城區了呢?一南一北,相差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呢!

余局長放下電話,「江院長,我們去南城區西鳳山吧!」余局長急切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

西鳳山位於南城區七十多公里處,西鳳山海拔一千五百多米,是東海市比較高的山。這裡的山勢險要,平日很少有人前來遊玩,因此西鳳山基本上是十分僻靜之地。

江帆和余局長到了西鳳山山腳下,余局長立即下令讓警察包圍了西鳳山,接著有人帶了目擊公交車的村民前來見余局長。

那是一位年齡大約三十多歲的男人,身穿青布褂,手腳粗壯,滿手的老繭,一看就是地道的農民。

「你是在那裡看到公交車的?」余局長道。

「我是在西鳳山頂上看到公交車的!」那人道。

「公交車上有人嗎?」余局長道。

「我不知道,看到山頂上有公交車,我當時后就嚇壞了,趕緊就逃,後來在山下遇到村長,就和他說了山頂上發現公交車的事情。」那人道。

報案的人是村長,因為他是看到報紙和電視新聞上都有438公交車失蹤的事情,突然西鳳山頂上出現了公交車,他立即給當地派出所報案。

「你不會看錯了吧,那公交車是什麼顏色的?」余局長道。

那人道:「那公交車是綠色的,我清楚記得車上面有438數字呢!」

「哦,看來西鳳山頂上公交車就是神秘失蹤的438公交車了!」余局長道。

江帆皺眉道:「西鳳山海拔一千五百多米,一輛加長的公交車是怎麼上山頂的呢?」

余局長頓時發現了這個問題,「呃,是哦,如果是劫匪的話,那根本不可能把公交車運上山頂的,難道遇到了鬼怪不成!」余局長道。

「嗯,這件事太離奇了,目前還不知道公交車上有沒有乘客呢!」江帆道,最可能是乘客的屍體。

「江院長,我們該怎辦呢?」余局長驚慌道,他想著山上車子就渾身冒冷汗,這麼大的公交車,不可能開上山頂的,只能是鬼怪之說。

「我們去西鳳山頂去看看山頂上是不是失蹤的公交車,再看車上還有沒有乘客!」江帆道。

「好的,我們多帶點人手去,我立即請求市裡派武警支援!」余局長就要打電話。

「不要這麼多人,有這些人足夠了,如果是鬼怪,你以為這些人有用嗎!」江帆搖頭道。

江帆、納甲土屍、余局長帶領著一百多名警員開上爬山,西鳳山勢陡峭,余局長本來就肥胖,沒爬到一半,他就累得氣喘吁吁,「哦,我不行了,爬不上去了!再爬就要累死了!」余局長叫苦道。

「哎,你平時少吃點呀,你現在比豬還要肥呢!我幫你一把吧!」江帆搖頭道。

余局長頓時來了精神,「江院長,你有什麼好辦法呀?」

「你把鞋子脫掉!」江帆道。

余局長立即脫掉鞋子,江帆立即拿起余局長的鞋子,對著鞋底畫了一道符,默念咒語。隨後把鞋子交給了余局長道:「余局長,你穿上鞋就可以輕鬆地爬山了!」

「哦,太好了,我試試看!」余局長興奮道。

他立即穿上鞋子,突然他的腳不由自主地奔跑起來,「呃,我的腳怎麼不聽使喚了!」余局長驚呼道。

「呵呵,我在你腳地畫了一道奔跑符咒,你很快后就會跑到山頂的!」江帆笑道。

余局長立即快速地奔跑起來,眾人立即緊跟隨他身後,大約二個多小時后,眾人終於到了西鳳山頂。

「哦,快讓我停下來!我的腳都磨起水泡了!」余局長哭喊道。

江帆伸出劍指點了一下余局長的肋下,余局長立即停止奔跑,他頓時像泄氣皮球一樣,「哎呦,我的腳呀!」余局長立即脫掉鞋子。

他的腳上全部都是黃豆大小的水泡,呲牙咧嘴道:「江院長,幫我治療一下腳上水泡吧!」

「呵呵,這點水泡算不了什麼,你這麼結實的身體,還怕這點水泡,過幾天就好了!」江帆笑道。

「哎呦,江院長,您就大發慈悲吧,我真的不能走路了,我要死了!」余局長哭著臉道,那樣子就像死了爸似的。

「嘿嘿,余局長,你不是還有第三條腿嗎,你就用他當拐棍吧!」江帆笑嘻嘻道。

「江院長,您不要開玩笑了,我的真的走不動了!幫我治療水泡吧!」余局長冒汗道。

江帆伸出劍指,默念咒語,點了余局長肋下一下,「好了,不要叫了,水泡消失了!」江帆道。

余局長立即看腳底上水泡,「哦,水泡真的消失了!」他立即站起來,腳真的不疼了,他高興跳了起來,「謝謝江院長,腳好了!」

「竟然腳好了,你快點帶人去前面吧,公交車就在前面呢!」江帆指著前面不遠處道。

「呃,我帶人去呀,萬一車上有什麼怪獸之類的,我就完蛋了!還是您帶人去吧!」余局長驚慌道。

江帆搖頭道:「車上沒有怪獸,你去看了就知道了!」

余局長半信半疑道:「車上沒有怪獸,那你讓傻蛋兄弟陪我一起去吧!我放心點!」

「好吧!」江帆無奈道。

余局長立即笑著對納甲土屍道:「傻蛋兄弟,你在前面開道,我在你後面!」

「大棒子兄弟,你膽子真他媽的小,你隨我來吧!」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在前面帶路,余局長領著人遠遠地跟在他背後,走了大約一百多米,前面出現了一輛公交車。

「哦,真的是438公交車!」余局長驚呼道。

公交車的車門是關閉的,納甲土屍一腳踢開了車門,朝裡面望了一眼,「車上沒人呢!」納甲土屍喊道,他立即進入車裡。

余局長到了車旁邊,小心謹慎地望了望車裡面,「哦,車裡面沒人呢?連屍體都沒有呀!」余局長驚訝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許母一動不動躺着,許梓倩也是垂着眼皮不吭聲。

家人接二連三倒下,厄運即將馬上臨頭,馮亮終於恐懼了,知道害怕了。

他伸手重重打自己臉上幾個耳光,登時滿臉通紅,高高腫起。

“大仙,我錯了,我馬上安排趙院長,免費治療。”

頭部卻被她媽重重拍了一掌:“亮子,什麼免費治療,你心不誠,趕緊到車裏,把別人那幾捆錢拿出來。快去!!”

馮亮慌忙爬起,一溜煙跑了出去。不到幾分鐘,氣喘吁吁跑了回來,手裏拎着個皮包。

他關了病房門,驅散了門口看熱鬧的護士,見左右再無外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翻轉皮包,裏面登時滾出十幾摞粉紅色的人民幣!

許梓倩內心狂跳,表面又得裝出一副雲淡風輕之舉,着實不易。

幸而有龍江這個壞小子在,也不知他怎麼弄的,讓馮保姆一家服服帖帖,乖乖地聽自己擺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