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光石,是修行界的一種石頭,常人還了解這石頭有什麼作用。這石頭出現的機率很小,只會出現在一些高山的山頂,經過陽光照射 變異而成,從而能夠達到吸收光芒的效用。而且暗光石還有着一種功效,就是毒,而且是劇毒。

用暗光石磨成的粉末,無色無味,即使是氣息也無法感知到,而暗光石的粉末讓他人所吃了。那人不出三天自會身體爆炸而死。這就是暗光石的效用,吸收光芒儲存光芒。當光熱到了一定的頂點,就會變爲一個**。

但是暗光石卻極爲稀少,據黑雙多年所知,如今這世間有着暗光石的也就只有耀光門了,是因爲耀光門需要來煉丹纔有的。

眼前,這扇高達三米寬約兩米的石門,居然是完全的暗光石,如果這些被耀光門知道的話,傾全門之力恐怕也要得到它吧。因爲暗光石是煉丹的重要法寶,儲存光熱,但是也可以釋放光熱。而且暗光石所產生的熱量,是最極致最精粹的,用暗光石煉出來的丹藥比起普通火候煉出的丹藥功效最少要翻一倍。

但是黑雙卻沒有把目光停留在暗光石一會兒,他所在意的就是這石門裏面的東西,能用如此大手筆做一個門,恐怕裏面的東西更加的嚇人吧。

師門在嚟轉了幾個圈出現了,然呢嚟又轉了幾個圈,門又開了!

高明豪還沒看出什麼究竟,可是黑雙卻是眯着眼睛看着嚟的動作,這嚟不尋常呀,居然還會打開虛空之門。

虛空之門,就是不存在這個空間的物種,而是另外一個空間。但是這也是人爲製造的,基本上是每個大門派都有的,方便藏寶和外地來襲的時候門內弟子的藏身之處。

而且每一個虛空之門,都需要一定的手法才能夠打開,眼前嚟看似轉圈圈,實際上卻是暗暗的在用它的小爪子接着一個個玄奧複雜的手勢,然後通過氣息不斷的打入它身處的水池。

“砰……”

門總算完全的打開了,嚟也輕輕一躍來到了王石的肩上,只是此刻的嚟神色有點枯萎,每一次來這裏嚟都是需要修養許多天才能恢復過來。

“走吧。”黑雙招呼了一聲,然後率先縱身一躍進入了完全黑暗的虛空之門。

見黑雙進去了高明豪和王石也不遲疑,兩人雙雙一跳也進入了。而虛空之門則是在三人進入之後,緩緩的消散在了空氣之中,任何人恐怕都想象不到這空蕩蕩的空氣之中,其實還存在着一扇門吧,通往另外一片空間的門。

進入了虛空之門,亦是一片黑暗,王石想打開手電筒,可是手電筒打開了只是發出了瞬間的光芒,然後就嗝屁了。

修行者是強大,可眼前這片黑暗是黑得太徹底了,讓人一點點的光亮都看不到。如果普通人來的話,見到黑到極致的黑暗,心神上首先就會受不了的。

“問問嚟是什麼情況?”黑雙的聲音從身旁突然的傳來。

這黑暗不尋常,不單單有着隔絕視線的作用,甚至還有着隔絕氣息的作用。

剛纔黑雙的聲音還把提神的高明豪嚇了一跳,如果黑雙不說話的話,高明豪還不清楚黑雙就在自己的身邊。

黑雙的氣息是被隔絕了,但是他是強者中的強者,故此還是能夠感受到一點點呼吸的存在。

嚟在這裏也無法通過氣息感知黑雙表達的意思,只能從王石的心裏知道黑雙的問題,隨即就把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訴了王石。

“嚟它說,它也是第一次帶人進來這裏。以前還不知道這裏能夠隔絕他人氣息呢。以前它來的時候,就是抹黑然後往前走,走個差不多有着半天時間,前面就有光亮了。而在那片光亮之中,則是一大片樹林,裏面有着嚟想要的東西。”

“只有一片樹林?”黑雙的聲音再次從黑暗之中響起。

“嚟它說就只是這些,不過在樹林的身處卻有着灰濛濛的霧氣,嚟感覺到那霧氣具有很大的腐蝕性,所以也沒有進去過。”

高明豪在王石和黑雙的談話之中也沒閒着,眼睛看不見東西實在太憋屈了,各類物種長着眼睛就是來看東西的,如果不能看那有什麼作用呢。所以就在暗自的提氣,接着運氣。

黑暗之中,突然一道道電流閃過,嚇得王石往旁邊猛然一撲,對電流的恐懼是王石的本能了。因爲電是至剛之物,而且還是炙熱之物,對屍物的傷害很大。

電流當然是高明豪鼓搗出來的,如今他整個人身體之上,一串串的電流不斷的閃現,照亮了周圍。而高明豪也是控制了電流,使得其不會外泄,自己小弟怕電自己還不清楚嗎?

等通過電流看到王石居然趴在地上,高明豪笑道:“王石怎麼了?”

王石沒好氣的白了一眼高明豪,這不是明知故問嗎:“哥,下次你使用電元素的時候,給我知會一聲呀,不要每次都讓我提心吊膽的。”

王石這話也是他的心裏話,第一次高明豪使用電元素的時候,是對戰段青山,這貨一下子爆發開來,嚇得王石心都要飛了。第二次就是和武田大郎,自己也是被嚇到了,這是第三次了呀。

嚟則眼神古怪的看着高明豪,從最開始它就沒把高明豪放在眼裏,這傢伙修爲太低了,自己撓撓爪子就能把這貨給宰了。可是從王石傳達的情緒來看,這傢伙還是王石的哥,王石還很聽他的話,這讓嚟就納悶了。現在看來,原來這傢伙的底牌藏着的,電元素呀。

高明豪所形成的電流燈泡,雖然照亮的範圍不是很廣,但是周圍三米直徑以內的還是能夠清楚的看到。

她們如今身處的環境,居然是一個石洞。這些石頭也不知道是什麼石頭,黑雙嘗試過,伸手想要抓一把石頭下來看看,可他的修爲居然連塊石頭都取不下來。

擺在衆人眼前不是隻有一條道路,而是有着六個大小相同而且裏面完全黑暗的石洞。

“走哪一條呢?”高明豪不解的說道。

王石下意識的看向了嚟,嚟呢居然後腳站在王石的肩膀上,對衆人做出了一個攤手的動作,示意它也不知道。

嚟每次前來,都是摸着黑暗然後對着裏面走去的,每次都是黑乎乎的,它怎麼知道走的是那一條路呢。

見嚟如此,黑雙的身份最高,指了指在自己前面的這條路:“這邊。”

說着沒有遲疑就走了進去,高明豪和王石也快步的跟了上去。

三人的速度並不是很快,這讓嚟對此很無語。不知道自己都是全力前行,都需要花費半天之間才能到達,你們這麼走要走多久才能到呀。

行駛的速度是黑雙在掌控,他走在最前面高明豪中間,王石最後。

黑雙的眼界可和嚟不一樣,其實從那扇完全由暗光石所組成的虛空之門顯露開始,他就對這次之行就暗暗的警惕了起來。而進來之後這裏居然能夠隔絕氣息,這更加讓他警惕。而自己全力一爪下去,居然在石頭上連一點痕跡都沒留下,這裏太古怪了。

三人走着走着,忽然前面的黑雙腳步一頓,對高明豪招了招手,待高明豪走近自己身邊不到一米處,黑雙示意高明豪別走了。在走下來的話,黑雙也能夠感受到絲絲麻木的感覺,是高明豪身上的電元素太強大。

在黑雙的面前石壁上,不再是前面那般凹凸不平,而是十分平滑,只是上面好像刻畫着什麼東西一般,高明豪呢看着那些刻畫的,像是字可是自己不認識。

黑雙凝視了許久,徐徐的吐出了一口濁氣。

高明豪見狀,好奇的問道:“師叔,這上面寫着什麼?”

“這裏叫極樂界。”黑雙語氣沉重的說道。

“極樂界是什麼呀?”高明豪不懂,又問道。不懂就問是高明豪的一種習慣了。

黑雙聽了高明豪的話,整個人顯露出追憶的神色,良久才緩緩的說道:“在距離至今一千四百多年前,有着一個門派,叫極樂門。當時的極樂門建立的時刻是整個中原混戰的時代,也就是極樂門幫助楊堅成就了帝王大業。可成也極樂敗也極樂,楊堅死了,楊廣繼位,可楊廣卻想要脫離極樂門的掌控,極樂門覺得楊廣不受控制故此推翻了隋朝,建立了大唐。由此之後,極樂門就消聲滅跡了。”

聽自家師叔居然談到了一千多年前,高明豪也是熟讀那段歷史的,可是歷史上卻沒有記載過關於極樂門的事呀。

接着,又聽黑雙說道:“極樂門是消聲滅跡了,可任何人都不知道他如何來的如何消失的。而這裏是極樂界,是極樂門所創建的另外一個世界。”

“另外一個世界?”高明豪驚訝的說道。

黑雙點了點頭:“虛空之門通往的地方,皆是另外一世界。只許三個清境高手即可創建,這也不是什麼難事。”

三個高手,能夠創建另外的一個世界,高明豪被震撼到了。在他的世界裏面,就只有一個世界,可現在看來人家修爲到了高深的層次,居然能夠創造自己的世界。

見高明豪久久不能言語,黑雙笑道:“其實不能說是創造,而是順着這個大世界,隔絕出一個小世界。難道你沒發現,這個世界和原本的世界也是一模一樣的嗎?石頭是石頭,路是路。”

高明豪這纔想通了過來,如果那人真的能夠創造世界的話,那就不是人了。

“師叔,這石板上還寫着什麼?”

黑雙的笑容也消失不見,一字字的說道:“進者奔赴極樂。” 幾人繼續的前行,由黑雙打頭站,高明豪做燈泡,王石斷後。

黑雙並沒有象嚟那般一頓胡跑,沒到一個路口都會選擇一番然後進去。

但是無論衆人怎麼走,周圍的石洞給人的感覺都好像是一模一樣的。這卻不是衆人在原地繞路,而是這裏的石洞修建真的就是一模一樣的。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高明豪是想看時間,可手機一拿出來,上面冒了冒電,然後也和最開始王石的手電筒一般嗝屁了。王石也拿出手機,卻發現自己手機早就關機了,開機也不行。

終於,在前方出現了點點的光芒,黑雙沒有加快腳步,反而更是一步一停留的走着。

這極樂界肯定不是這麼簡單,在前面讓人提心吊膽的走着,後面難道就是這樣讓自己等人通過嗎?

嚟看着黑雙的動作,撇了撇嘴,對此嗤之以鼻。真是修爲越高就越膽小,七年來自己來這裏這麼多次了,還能不清楚嗎?直接走過去沒事的。雖然說好像這次所用的時間,並沒有半天,這點它也佩服黑雙,可黑雙的謹慎在它看來就是膽小。

“給他們兩個說聲,我先去看看那果子結了沒。”嚟心念一種,接着就化爲了一道光芒衝到了前面消失不見。

黑雙見狀,還是靠着他一步一停頓打量着四周,死海沒有加快意思的衝動。

高明豪也不督促黑雙,黑雙做事肯定有他的分層,而且既然已經過了這麼久了,也不在意多花費一點時間,安全第一嘛。

可是當黑雙再次往前走了一小步,面色一下子就變了,身體居然開始了搖搖晃晃的,好像站立不穩似地。

而在他身後的高明豪和王石則沒有什麼感覺,只有黑雙一人如此。

黑雙身體的搖晃並沒有持續多久,不一會兒搖晃消失,黑雙整個人卻癱坐在地上穿着粗氣,如果仔細的看黑雙的額頭上面已經是密密麻麻的汗珠了。

高明豪見狀,雖然不知道剛纔發生了什麼事,可是黑雙如此強大的都這樣了,那肯定是了不得的事情。

把電元素全部吸入身體內,藉着不遠處傳來的光亮還是依稀可以看清楚周圍的,關心的問道:“師叔,你怎麼了?”

黑雙擺了擺手,目光凝重的看着遠處:“我們還是不要前行了,在下去恐怕性命不保。”

黑雙說得如此鄭重,高明豪不懷疑,黑雙沒有騙自己的原因,而且黑雙此刻的手居然還在微微的顫抖着。

“師叔,剛纔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剛纔我只感覺一股強大的氣場把我籠罩,我全力反抗居然不能把那氣場反彈出去,由此可見這裏應該有着可怕的東西,也許是人也許是其他的。”黑雙談到。

這時,衆人眼前白光一閃,嚟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只是嚟的嘴裏此刻叼着一個紅得鮮豔的果子,前邊的兩個爪子裏面也抓着同樣的果子。

把果子吐在地上,嚟昂着腦袋不解的望着還在原地幾乎沒有走的三人,對王石投去了自己的心念。

王石隨即開口道:“哥,還有叔。嚟他問我們怎麼不走呢。”

黑雙淡淡的一笑:“再走下去恐怕就沒命的。”

說完黑雙的視線就看向了地面上剛纔被嚟帶出來的紅色果子。果子只有普通蘋果大小而已,生的渾圓,而且上面還有光澤閃爍,讓人看上去很想咬上一口。

“實心果。”黑雙目光一震,驚訝的說道。

嚟雖然不知道這果子的名稱,但是他所想要的就是這實心果呢。以前他來過這裏許多次,守護的也就是這實心果。他感覺,只要這果子成熟了,自己吃掉一個肯定能夠晉升。

對黑雙投去了一個算你小子識貨的眼神,接着身體一輕,跳上了王石的肩膀。

“師叔,看你這麼驚訝,這實心果也是好東西是吧。”高明豪問道。

黑雙已經習慣了高明豪的無知,點了點頭,解釋道:“不錯,實心果的確是好東西。而且如果拿一枚給你師侄,也就是慧玲和尚那傢伙吃了,想必應該不用一年的時間,他就能夠達到實境後期吧,和你師兄一樣的境界。而且只需要一小口實心果,就足以讓你的體魄在最短的時間內突破到九重天。”

實心果的效用就是體魄修爲突破,而且還是飛速的突破,當然這是對於其他修行者,高明豪呢不在此列,因爲這貨只要吃就可以了。

在修行界當中,每一次實心果出世,都會伴隨着一陣腥風血雨,因爲一枚實心果堪比修行者苦苦修煉幾十年的功夫。

修行者是吸收天地靈氣煉化己身,達到身體強大,而實心果就是超強靈氣集合體。

聽了黑雙的解釋,高明豪對這東西也是暗暗的稱奇呀,這東西都快要趕上自己的這電視了呢,只是自己這個電視是無論吃什麼都行。

見高明豪目光清澈,好像實心果也不放在眼裏,黑雙納悶了起來,這貨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好像自己看他沒有什麼能夠誘惑到他的。清境後期的強者傳承,這傢伙想都沒想就要給自己女人。體魄聖物實心果,這傢伙居然也不在意。難道他的內心如此強大,任何誘惑都不放在眼裏,只是堅守本心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這樣的人成長起來,肯定能夠成爲一代天驕的。

“對了,嚟,就是那裏面還有沒有什麼呢?”黑雙對嚟問道。

嚟撇撇嘴,不屑的看了黑雙一眼,這人這麼膽小不敢往裏面走,但是還是對王石心念傳輸了一陣,把自己所見到的東西都分享給王石知道。

“嚟他說,裏面的實心果只是在最外面的。那裏面還有着黑乎乎的果子,只是拿果子黑乎乎的一層好像是果皮,他剛纔進去就見到那果皮開了一道縫,裏面呢有着雪白好像玉的果肉呢。”王石說道。

黑雙思索了一陣,突然腦中靈光一閃:“難道是靈瓜?”

越想黑雙越覺得是,因爲只有靈瓜纔是那般,只是自己也沒有親眼見過靈瓜,這些資料還是從宗門裏面傳下來的典籍裏面看到的。

見高明豪望向自己,黑雙知道這貨又要問自己了,不等高明豪說話,搶口道:“靈瓜,是唯一有着自我神志的草木果實。而靈瓜,則是九重天到虛境的一種寶物,幫助九重天的修行者更好的體會自己的靈從而達到虛境。”

說完,又望向王石,等着王石繼續說下去。

“還有就是裏面有着差不多和虛空之門一般大小的花,花呢顏色很鮮豔,而且很美麗,只是那花卻可以自己動呢,而且花瓣還能一張一合的。最驚奇的是,在花朵的下方,則有着一個小水池,是那些花朵的口水組成的。”

“流口水?難道是食人花麼?”高明豪對黑雙問道,他想着自己曾經看電視裏面說過,就是世界上存在一種吃肉的植物,那植物就是食人花,和王石描述的差不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