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處,

「糟糕,蠻王居然出來了,這還真是出人意料呢。這次,是不是鬧得有些大了,主上不會有事?」

「出人意料?沒準,蠻王出山,本就在主上意料之中呢。不!是一定在主上的意料之中,甚至就是主上一手主導的!」

「哈!說的也是呢,看來我是有些昏過頭了。蠻王又如何?不管是誰,主上都不會有事的。」

「這世上的一切,都逃不了主上的掌控! 向往之文娛之王 我們只需要把主上交代的事情做好就行了。」

「哈!說的也是呢。至少這樣一來,那群人肯定坐不住了,看來,已經越來越接近真相了呢。如今的子君閣,到底是怎麼回事?嫦秋他們的目的,到底又是什麼?他們對真·正·的子君閣,又了解多少?」

「不要太過於興奮,所有的一切,主上自會調查清楚。不要忘了,我們還要小心教會,甚至還有其他未知的人。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現在嫦秋他們是蟬,教會是螳螂,而我們才是黃雀。主上可不希望,最後發現我們也是被人捕獵的一環。」

「哈!說的也是呢。」

······

四方城,

噠噠噠噠噠,唐貌不停的敲著桌椅,

「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我們這次是不是有些過於不冷靜了?這才剛剛放出消息去,要把女兒許配給夜白,如今蠻王出山,直接就沖著子君閣而去,最終會不會反倒連累了我們呢?」唐貌喃喃道。

蠻王出山,顯然是打破了唐貌原有的一切計劃。

「不,父親,我認為這對我們來說,反而是好事!」唐初懷在一旁說道。

唐貌眼睛一亮,

「哦?怎麼說?」

這個兒子,一直是唐貌的驕傲,要不然唐貌也不可能讓唐初懷這麼一個jing靈生的孩子當四方城少城主,當接班人來培養了。唐初懷實力高強,關鍵他還聰明,想法不拘一格,絕對是個天生當帝王的料!所以,此時唐初懷說出這樣的話來,唐貌相信肯定有他的道理,絕對不會是無的放矢,或者安慰人的話。

「心妹一直非常確定的說,夜白跟烈兵關係匪淺,甚至是生死之交,可具體的一切,心妹從來沒有講清楚過。我當然不是懷疑心妹說的話,只是,按照心妹如今的情況,和她說出這話來的時機,完全可以推斷,當時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而且還跟天貴族有關,於是心妹才有了那樣的判斷!」唐初懷說道。 她有顧慮,所以不想去家裡的公司,所以,去他的公司是再好不過了。

至於她想的問題,凌遇深之前是真的沒敢想,現在他們是男女朋友了,這樣看來,這個主意真是棒極了。

「真的?」陸眠還是有一丟丟的懷疑。

「你要是不相信,那我只能跪鍵盤了。」

陸眠:「……!!!」

「還是你希望我跪榴槤?」

臉蛋滾燙得要冒火了!

陸眠只能說,凌遇深太會了!

「誰,誰要讓你跪榴槤了?」說得好像她有多嬌蠻不講理一樣。

「那圓圓是相信我了?」

「勉強信你吧。」

凌遇深又笑了起來,聲音低緩,「那到我公司上班?」

「不行,我得跟爸爸商量一下。」

這件事,還是得從長計議,要是就這麼去了他公司,爸爸會生氣的。

「也好,我跟陸叔叔談吧。」

「你不行!」陸眠一個激靈,坐起身,「你去跟我爸爸談不行的。」

本來就是她的事,讓凌遇深去談,豈不是暴露了他們之間的關係?

陸眠現在還沒打算公開他們之間的關係,畢竟這才剛試著在一起,能走多久還不確定呢。

「為什麼不行?」

「哎呀,你去跟我爸爸談,我們的關係不就暴露了么?」

那端,凌遇深的聲音低沉了幾分,「所以,你不想公開?」

「也不是。」陸眠撓了撓腦袋,「我只是現在還不想公開,畢竟我們才剛在一起,我還沒準備好。」

凌遇深能理解她年紀小,剛畢業就跟家裡人坦白自己戀愛了,會有些心理壓力。

不過沒關係,他可以等。

一年的時間,他都等了,不差多等這一點時間。

「不是想藏著我就好。圓圓,我給你時間,等你什麼時候做好準備了,我再以你男朋友的身份去見陸叔叔。」

陸眠心中一暖,還以為他會反對,會生氣,沒想到,他就這麼輕易的同意了。

被人理解和支持的感覺,真好。

「你不生氣么?」

「不生氣,只是有一點委屈。」

委屈?

陸眠怎麼也沒想到,這兩個字會跟他扯上關係,而且還是從他口中說出的。

頓時,有些不知如何是好,「那該怎麼辦呢?」

「所以,你要儘快做好心理準備,這樣我就能光明正大的去見陸叔叔了。」

「好。」陸眠乖巧的應了一聲。

「圓圓,我愛你。」凌遇深突如其來的一句,讓陸眠心跳再一次加速。

呼吸也亂了頻率。

她舔了舔乾燥的唇瓣,「我,我知道了。」

「呵。」他低低的笑了起來,聲音磁性悅耳,「那你休息吧,晚安。」

陸眠點頭,「那你也早點休息。晚安,凌哥哥。」

掛了電話,陸眠往後倒去,手裡還握著手機,心跳難以平靜。

想到凌遇深,她噗嗤一聲笑了起來,雙手捂住臉蛋,興奮得在床上滾來滾去。

…………

在醫院觀察了兩天,喬小諾執意要出院。

誰也攔不住她。

陸眠挽著她的手臂,軟軟的勸著她,「姐姐,還有幾天就是慕爺爺的生日了,到時候你一副病怏怏的模樣回去,慕爺爺會擔心的。」 往外走的動作,一頓。

喬小諾神色怔忪,陸眠以為她動搖了,繼續努力的說服她:「你看,你臉色這麼差,還是多休息一下。等養足了精神,我們就回去給慕爺爺祝壽,好不好?」

喬小諾心裡已經打定了主意,她不回去。

因為,她還不知道該怎樣面對爺爺。

心裡的芥蒂,一時半會不會消失,所以,她就不勉強自己回去了。

「圓圓,我就不回去了。」

陸眠驚呆了,「姐姐,你是認真的嗎?」

不回去了?

慕爺爺生日,她不回去意味著什麼她知道么?

意味著,慕爺爺會生氣!

「我不是開玩笑,是認真的。」她拿下陸眠的手,拍拍她的手背,「圓圓,你回去吧,我不需要人照顧。」

「你打算去……農場嗎?」陸眠看她焦急的模樣,一副急著要去哪。

心下瞭然了幾分。

她這麼著急著出院,就是為了去找楚城,對么?

可楚城明明對她那麼壞,她為什麼還要去找他?

陸眠無法理解,替她感到不值得,「楚城有什麼好,他現在根本就不是當初那個楚城了。姐姐,你有沒有想過,或許只有你一個人還停留在以前,你的感情,你的記憶。楚城他現在是蘇離,他離開了S國,有了新的生活,他改名換姓是為了什麼?難道不是為了忘掉過去,重新開始新的生活么?」

「圓圓,誰讓你跟我說這些的?」

喬小諾的目光,一瞬間銳利了幾分。

這樣的她,讓陸眠有些害怕,她下意識的後退了一步,「沒,沒有誰。是我自己想說的。」

「圓圓,你撒謊的時候,眼睛會亂瞟。」

在異世界C位出道 陸眠:「……」

羞愧的耷拉下腦袋。

她不想說,是莫風臨讓她說這些話的,是因為不想讓她對莫風臨的印象不好。

對不起,我想要你 從她昏倒的這次事件里,陸眠對莫風臨有了不一樣的看法。

對楚城更是。

「不管是誰讓你對我說這些話,圓圓,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插手我和楚城的事。決定是我做的,無論結果好壞,都是我一個人承擔。我知道你關心我,這就足夠了。」

所以,姐姐生氣了,是么?

陸眠怔怔的看著她,語塞了。

拍了拍她的腦袋,喬小諾溫聲說,「準備一下吧,回去給爺爺祝壽。」

在醫院門口分別,陸眠看著她的車消失不見。

風中,揉碎了幾聲嘆息。

她不明白那份愛究竟有多深沉,才會不允許任何人說楚城一點的不好。

再一次回到農場,喬小諾的心境有了些許變化。

風吹起她的長發,在空中翻飛,遮住了眉眼,她按下門鈴。

安靜的垂手站在門前等候。

等了十多分鐘,多傑才出來,隔著一扇門,皺著眉頭,一臉為難的看著她,「喬姐姐……你怎麼又來了?」

一個「又」字,道出了不歡迎的意思。

喬小諾彎唇一笑,「是啊,我又來了。」

在這之前,喬小諾也沒想過自己會這麼卑微,當這一天到來的時候,她竟然很坦然。 唐貌臉sè微微一變,

「你的意思是,烈兵他完全可能瞞著天貴族,包庇了夜白?!可心兒要是知道這種事的話,怎麼沒被滅口?!」唐貌忍不住說道。

「想必心妹當時已經跟天貴族關係不錯了,烈兵無論怎麼樣,也不敢動天貴族的朋友。」唐初懷推測道。雖然,離事實是差了八帽子遠,但事實其實不重要,只要唐初懷的結論是對的就行。

「這麼一說,倒真是有可能。怪不得心兒敢肯定的做出這樣的判斷來,也怪不得她不好直接開口講出緣由了。」唐貌點了點頭道。

「是的,父親。且不說烈兵跟夜白到底是什麼關係,但既然烈兵敢瞞著天貴族包庇夜白,那麼,如果蠻王要對夜白出手,烈兵也完全會出手幫夜白跟蠻王交戰的!」唐初懷說道,終於是點到了正題。

「烈兵強歸強,可烈兵會是蠻王的對手?你們年輕人可能不知道蠻王有多強,但我們這代人,是絕對忘不了蠻王的強橫的!」唐貌不由說道。

「父親說的沒錯,雖然蠻王是老了,但很可能老當益壯,那烈兵估計不會是蠻王的對手,甚至還會死於蠻王掌下。但父親不要忘了,烈兵一死,也就代表著didu再無可慮之人,屆時我們完全可以趁機突襲,拿下皇城,重奪皇位!等到父親成為了朱雀帝國的帝王,有天貴族支持,那麼就算是他蠻王,也不敢對我們怎麼樣了!」唐初懷說道。

「哈哈!對,對,說的對!我怎麼差點忘了這一茬!」唐貌瞬間反應過來,大聲笑道。之前,因為夜白的關係,唐貌已經下意識把烈兵當成了自己人,差點忘了,如今的烈兵可還是他最憂慮的敵人。也就是說,烈兵一死,對他唐貌而言,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不過,蠻王畢竟還是老了,幾十年沒有出過手,沒有人知道蠻王現在的實力到底如何。理論上,是不排除蠻王敗給烈兵的可能的,因此,我們如今拉攏夜白,並不能算是壞事,甚至於,我覺得必要時,還是要出手幫一幫忙為好。」唐初懷繼續說道,「一旦要是等到烈兵真打敗了蠻王,到時候烈兵聲名大勝,我們再想要去巴結,或許已經巴結不上了。所以一早就出手幫忙,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烈兵的時候就出手幫忙,才是雪中送炭,直接就能夠跟烈兵建立好良好的關係。」

唐貌聽了眉頭一皺,

「懷兒,你這話是有道理,不過,會不會太過於冒險了點,這個度,好像有些不太好把握啊。要是我們出手幫助夜白,蠻王還沒跟夜白他們對上,就先把我們滅了怎麼辦?」唐貌憂慮的說道。

老一輩跟年輕一輩的思想和認知往往略有不同,好比唐初懷更趨向於認為蠻王老了,已經不行了,很可能會不是烈兵的對手,或者不是烈兵加夜白等人的對手。但唐貌卻還是更趨向於蠻王寶刀未老,就算不如年輕時候,也還能所向披靡,不是這群年輕人能夠對付得了的。

「我們可以先明著來,一開始像和事老一樣,在雙方之間勸架,希望他們能夠把誤會解開,當然,也不能勉強,相信在沒有真確定子君閣有問題之前,蠻王也不可能把我們怎麼樣的。而一旦蠻王跟子君閣真正對立起來,那我們就立刻保持中立,徹底從蠻王眼中消失。等到烈兵出手了,再真正幫忙。如此一來,相信蠻王也不會選顧到我們身上了。」唐初懷建議道。

「嗯,有些道理,有些道理。不過,這件事一定要慎重,還是要先細細思量,細細思量,絕對不能出任何的差錯!」唐貌想了想說道。

「父親請放心,我們還有足夠的時間能夠準備!」唐初懷道。

······

zhongyāng森林邊緣,剛剛算是東部大陸地界的位置,教會聖城,太陽城外,

「蠻王嗎,不會有事。。。。。。」

唐心放下子母碎片,如今跟天貴族呆一起,身邊沒有下人打探情報,自己也不好直接去接觸其他人,是以大多消息,唐心都只能通過子母碎片,由家族那邊告知。

這次蠻王出山,直衝子君閣而去,唐心自然也替夜白等人憂慮了起來。應該只是誤會,沒有什麼關係的,畢竟一般人,又怎麼可能去惹蠻王呢。只不過,唐心想起夜白,那個傢伙,真的知道什麼輕重嗎?這樣的傻事,沒準還真就只有他夜白會做得出來了。

怎麼辦? https://tw.95zongcai.com/zc/57311/ 他們一定不會是蠻王對手的!

「唐心,你怎麼又在跟家裡報平安了啊。」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啊!好了,已經好了!」唐心收起子母碎片,連忙朝天貴族少女跑去。

「快快快,看那邊!」天貴族少女突然指著東邊地平線處,激動得跳了起來。

唐心轉頭望去,太陽,正緩緩升起。而隨著陽光的照耀,地面上的一點,也逐漸跟著亮了起來,彷彿第二個太陽也跟著冒頭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