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上前一腳踹翻了西廬。

兩柄鐵環刀失去屬性之力的控制,掉落在了地面。

「我要殺了你。」西廬快速站了起來,忍著下半身的疼痛準備和曹魏拚命。

可這時曹魏突然消失了,再次出現時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千年殘!」

「嗚嗚嗚——」西廬感覺人生達到了巔峰。

可就在曹魏想要藉此機會,幹掉西廬時,突然感覺腦袋暈暈的,非常沉重。

「什麼情況?」曹魏滿腦子疑惑。

海哥坐在看台上鬆了口氣:「終於發揮藥效了。」

「警告!警告,發現安眠成分,宿主將會在三分鐘后失去行動力。」系統發出了警告聲。

曹魏心中大亂。

他可不認為等自己暈過去后,西廬會心慈手軟。

「這可是你們逼我的!」曹魏狠狠的念叨了句,取出一枚曹哥丹吞了下去。

「轟!」一股融合了三種屬性之力的氣體噴涌而出。

距離最近的西廬剛剛起身,就被這股可怕的氣勢震到,連退數步之後,臉上的肌膚感覺火辣辣的。

但是偶爾又會變得異常寒冷。

「難道他進階到五星了!」西廬吃驚的想道,但是很快就自我否決:「不可能的,他前天才四星一級,就算沉澱十幾年,也不可能兩日之內就突破。」

「受死吧!」曹魏大喊。

西廬連忙撿起兩柄鐵環刀,向著曹魏飛射了過去。

曹魏左手寒氣,右手火焰各自甩了出去。

冰與火的力量在半空融合,產生異常強大的力量,瞬間將鐵環刀摧毀,摧枯拉朽般沖向了西廬。

「不可能!」西廬大喊。

被冰火之力擊中,整個人一會結冰,一會又滾燙無比。

「裁判,他倒下了,趕緊宣布結果。」曹魏大聲喊著。

裁判站在那裡猶豫了半天。

曹魏所剩下的時間不多,已經有點暈暈沉沉。

眼見裁判無動於衷,直接拋跑向了西廬。

西廬這時掙扎著站了起來:「我絕不會輸!」

「給我躺下!」曹魏一拳干翻了他。

西廬再次準備爬起。

曹魏直接坐在了他的身上,說道:「只要你認輸,我可以幫助你突破到五星。」

「五星!」西廬沉默了。

他努力了這麼多年,死守角斗場這麼多年,就是為了找到了突破到五星的辦法。

可如果這些都建立在自己的榮耀之上,讓他很難抉擇。

「快點投降,否則你這輩子都別想晉陞到五星。」曹魏威脅道。

西廬咬了咬牙,喊來了裁判宣布自己投降。 裁判一臉吃驚,抬頭看向看台上的海哥。

此時的海哥也很不解,站起了身,望著下方。

唯獨曹魏最淡定,在這麼關鍵的時候,暈睡了過去。

「我已經投降了,你快點告訴我進階五星的辦法。」西廬搖晃著曹魏的身體。

曹魏因為安眠成分的影響,已經睡的不能再死。

「光哥哥,哥哥他好像有點不對勁。」小安妮站了起來。

光哥也感覺事情有點不對勁。

但是自己是不被允許進入角斗場內部的,所以很無可奈何。

「曹哥!」關鍵時刻趙三闖進了角斗場。

西廬一臉懵逼,心想難不成是因為曹魏贏了自己,所以高興死了?

「你對曹哥做了什麼?」趙三抱起曹魏。

西廬說道:「我什麼都沒做,他自己暈過去的。」

「卑鄙小人!」趙三抱著西廬跑出了角斗場。

曹魏的粉絲女團們再次鬧了起來。

對著西廬的鋼鐵直男粉絲團們喊道:「你們支持的都是什麼狗屁的人,人品這麼差,明明認輸了,既讓還對曹哥哥下黑手。」

「你哪隻眼睛看見西大哥下黑手了?沒看見就別瞎說。」對面也不服輸。

至於角斗場內部人員,此時更加難以做出抉擇。

按照常理來說,曹魏是應該繼承角斗王這個位置的。

可現在曹魏看起來出了問題。

如果讓曹魏成為新一任角斗王,萬一死了咋辦?

「各位,這次情況有點特殊,主辦方決定,這一切事情都等到曹鬥士蘇醒后再決定。」官方的人用大喇叭喊話道。

曹魏女粉絲門立即炸鍋了,一個個嚷嚷著官方不公平。

…三號貴房內。

趙三將曹魏剛剛放下,小安妮,光哥,傑爾丹立馬就闖了進來。

「曹小弟他怎麼樣了?」光哥急切的問道。

趙三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回來的路上已經檢查過曹魏的身體。

並未發現任何致命傷,或者傷口。

傑爾丹見罷,走上前,手掌上湧出一股黑色的氣體,在曹魏身上帶過後,一臉吃驚的問道:「昨晚曹小弟是不是吃了什麼安眠的東西?「

「安眠的東西?」眾人一臉疑惑。

趙三念道:「昨晚曹哥和我們一起吃的炸雞,我們都沒事,裡面不可能有安眠的東西呀。」

「昨晚…」眾人尋思著。

小安妮突然想到了什麼:「昨晚海哥哥好像送了枚丹藥過來。」

「丹藥!」眾人同時露出驚訝的表情。

趙三更加是憤怒的辱罵道:「沒想到他既然這麼卑鄙,為了贏得比賽,給曹哥吃安眠藥。」

「他沒事吧?」西廬帶著海哥來到了門外。

趙三見到他,憤怒的跑了上去。

「你還敢來!是不是擔心曹哥他死不掉,奪了你角斗王的位置!」

「我…」西廬不知道為什麼趙三會這麼激動。

海哥站在一旁心裡卻清楚的很。

「小光,你出去一下。」海哥喊了聲。

光哥猶豫了小會,走出了房間。

海哥讓西廬走進入房內,關好了門。

小安妮見罷,走上前,擋在了曹魏的身前:「你們這群壞人,別想傷害我哥哥。」

海哥一臉無奈。

傑爾丹,趙三已經握緊了拳頭,隨時準備出手。

「其實那葯是我下的,和西老大沒有一點關係。」海哥承認了。

西廬一臉吃驚:「什麼葯?」

韓娛之崛起 「裝,繼續裝,昨天送曹哥丹藥看似好心,應該早就預謀好了吧。」趙三毫不領情。

西廬沒有理會趙三,回身對著西廬咆哮道:「我問你什麼葯!」

「對不起西大哥,我擅作主張給曹小兄弟吃了永眠粉。」海哥彎腰給眾人道歉。

「啪!」西廬突然動手,一巴掌扇翻了海哥。

「我西廬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陰險小人,難道你都忘了,當初我們是怎麼從死斗場里走出來了的嗎?」

海哥從地上爬了起來:「不,我沒忘,所以才不想失去這好不容得來的榮耀。」

「滾,我沒有你這樣小弟。」西廬指著大門。

海哥知道自己犯了錯,正準備離開時。

「好了,好了,不就是安眠藥嗎?我最近剛好睡的不好,多虧了海哥治好了我的失眠症。」曹魏不知道什麼時候坐了起來。

海哥看向曹魏,眼見他沒事,笑著沖向了一旁的椅子。

曹魏手臂一伸,一隻漆黑手臂按住了海哥。

「你說你年紀輕輕,尋什麼短見,要是真的覺得虧欠我,就跟我去個地方,那裡有的是你贖罪的機會。」曹魏說著。

海哥被按在地上不說話了。

西廬見罷,上前道歉道:「曹兄弟對不起,這件事是我西廬的錯,這場角斗我真心輸了,這角斗王的位置從今以後就是你的了。」

「不不不。」曹魏連忙擺了擺手:「從今以後角斗王照樣是你,我只是想要帶走傑大哥和趙三。」

「這不行,你贏了我,這角斗王的位置就必須是你的。」西廬有點倔強。

曹魏瞪了眼他。

「還想不想知道進階五星的辦法了?」

「想,當然想。」西廬很惆悵。

曹魏講道:「想知道那就乖乖的去當角斗王,要我去當什麼角斗王,實在太麻煩了。」

「這…」西廬有點猶豫。

曹魏眼看他這個樣子,無奈的講道:「算了算了,這角斗王還是我來當吧,但是我要設立一個副角斗王從今以後就是你了。」

「這還行。」西廬答應了。

曹魏心裡樂開了花,白吃白喝騙來一個四星頂級的武者,而且還不用付錢。

「來,我告訴你進階的方法。」曹魏招了招手。

西廬好奇的探出了腦袋。

曹魏手臂一堆,將他的腦袋推到一旁。

「靠這麼近幹什麼?你不會有什麼特殊癖好吧?」

西廬一臉懵逼:「這麼大的秘密你不是應該只告訴我一人嗎?你不會想要當場宣布吧?」

「什麼狗屁的秘密,不過是一種進階的辦法而已。」曹魏很不屑的說著。

西廬沒辦法,也只能站在一旁。

曹魏開始敘述道:「所謂的屬性之力,又稱之為對四周無形的轉換之力。」

「而我們有的人之所以無法完成四星到五星的升華,完全是因為他們對周邊屬性之力陌生的感知。」

, 「所以想要良好的進階,需要更加良好的掌握屬性之力?」趙三發出了疑問。

曹魏點頭,這的確是一個進階的辦法。

「但是從如今西廬這麼久都未能進階的情況來看,他有可能就是屬於那種無法良好的控制屬性之力的人。」

一旁的海哥聽罷,回頭看向了西廬。

回想起當初西廬參加死斗前的畫面。

當時他就是為了自己和海哥性命,才不顧任何人反對,吞食了十枚強升丹。

雖說當時效果良好,成功提升了幾個等級,可那次之後,西廬的等級提升就變得很緩慢。

當到達四星九級時,甚至直接停歇,一步也踏不進五星的門檻。

「沒錯,我承認,我對屬性之力的控制能力非常差勁。」西廬承認了,但是他卻不後悔當初吞食丹藥的事情。

畢竟如果當初不這麼做,可能他早就死在了死斗場里。